放下夹肉的汉堡吧!

布朗认为畜牧业是一场生态灾难

作者:Matthew Herper 《富布斯》杂志11月30日发表

生化专家布朗认为畜牧业加剧全球变暖

帕特里克·澳·布朗,斯坦福大学的生化专家,其无偿贡献曾使科学界产生2次重大变革。在上世纪90年代早期,布朗发明了第一块DNA微矩阵芯片,一种观测细胞如何使用DNA的工具,他使研究人员可以自己进行转化基因的研究。2000年,一个免费的在线科学杂志──科学公共图书馆(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简称PLoS)开通,打破了像《科学》、《自然》等科学出版物每年200美元订阅费的桎梏,他是三位发起科学家之一。

现在,他正转向另一个更为强大的敌人。在未来的18个月,为了改变世界农耕和饮食的方式,55岁的布朗将暂时放下他的科学研究工作(研究一小段基因是如何翻译成大量蛋白质的)。他想终止畜牧业,或至少能使因饲养牛、猪、鸡而造成的全球饥荒状况能有显著改变。

作为一个超过30年的素食者和5年的纯素食主义者,布朗指出: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显示,牲畜排放的二氧化碳只占人为二氧化碳排放的9%,排放的甲烷占人为甲烷排放的37%(大部份来自养殖动物的消化系统),排放的氧化亚氮占人为氧化亚氮排放的65%。这些都远远大于二氧化碳的温室效应,这意味着因牛、禽类等造成的温室效应大于所有的汽车和飞机所造成的。

环保专家认为畜牧业是他们新的敌人。乔纳森·萨弗朗·弗尔(Jonathan Safran Foer),最畅销的小说家,已发表文章宣称,由于肉食业造成的环境危害,他已让孩子们吃素;而且如果人们想要吃肉时,不妨考虑吃他们的宠物狗。伦敦经济学院的教授尼古拉斯·斯特恩议员,曾告诉《独立报》说,西方国家必须更多地吃素以应对全球变暖。如不改变目前的趋势,肉类和乳制品产量至2050年将增加一倍。

作为一名美国国家科学院的成员,以及休斯医学研究所(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的研究员,布朗引起科学界的争论,认为这种改变必须是基于经济上的,而不仅仅是基于道德上的。种植作物喂养牲畜比直接喂养人需要更多的土地、能源和化肥。他说:70%的亚马逊雨林因作牧场而被砍伐。即使科学家现在知道如何从干细胞中制造牛奶,但它仍然与从玉米或小麦中制造植物奶的效率要低。

“自现在起50年后,这个系统绝对不可能象现在一样运行”,布朗说:“我们要么等待,要么去处理,否则我们全完蛋。我想把这作为一个可解决的问题来对待。”解决方案是:“清除地球上的蓄牧业。”

饮食具有可塑性。30年前,没有人喝高果糖玉米糖浆,但现在,它已是美国饮食中的主要组成成分之一。随着西方饮食进入中国大陆,那里的人食用牛肉日益增多。布朗建议,从饮食中去除肉类的关键在于鼓励食品工业生产出美味的素食。如果零售业推行新的食品,众人的口味也会随着改变。

怎么鼓励呢?布朗认为,如果他能使食品制造商相信出售肉制品的费用很高,而且还会升高,他们就会转而出售素食。从经济学上来看这似乎是微小的变化,却将使畜牧业负担不起。目前,世界各地的农场主都在主张他们应该免除温室气体排放税及温室气体排放量额度,如果他们不能被免除,肉类的成本还将上升;提高水价将会有同样的效果──生产1升牛奶需1000升水。

在实施项目前期,布朗计划与他的同事花6个月的时间来设计出经济模型,来阐述蓄牧业的高额成本负担。然后,他将用一年的时间与著名厨师和食品专家一起推出美味的素食食品,并制定出战略以解决政治、经济、法律、社会行为和粮食安全问题,他相信能够得以完成。

如果布朗能使麦当劳公司在每个巨无霸里少放肉,就可算胜利了。到目前为止,对环境友好的食品还少有被研究。

他说:“如果你是一个大的食品生产商,这将是绝对不可避免的,你最好开始想得长远些──为求生存,你最好认真地开始投资,并寻求转变。”

译自:Forbes Magazine

翻译:小言

文章来源:http://www.savetheplanet.org.cn/gb/info/opinion/dropthatburger.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