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华秋实”2012西部助学项目简讯–12月刊

y140205-2

截止2012年11月31日“春华秋实”2012西部助学项目收到来自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捐款总计约人民币280万元。

详见捐赠公示:http://www.cihuigy.org/gy/gongyi/caiwugongkai/xibuzhuxue/2011/1109/265.html

春华秋实2012西部助学项目放款总报告

2012年共有367位贫困学子获得了资助;发放助学金总计人民币:1,545,500.00 ,合计放款次数共13次。我们相信,当莘莘学子之梦得以成真时,将会成就下一个时代的希望。

2012放款总报告

尘土里的希望

篇一:【字】家兄妹

自8月动身前往云南走访学生和放款,至今已整2月。光阴如过隙白驹,总在不经意间将珍爱之物携走,例如儿时宠物的模样,那些年一起追过的女孩,和曾经最单纯的许多感动。趁一路的风尘仆仆还能依稀浮现,趁那些孩子仍能冲击我的心灵,我决定拣拾一些心情片段,让这份当时浓的化不开的情感得以保留传递。

来到字家是8月19日清早,细雨霏霏。哥哥字光发打着伞在路边等我们。见到他的第一眼:头发微长,裤腿一高一低挽起,打着赤脚。因为清瘦,显得轮廓格外清晰,身上的长袖衬衫略显宽大。

走进字家院子,妹妹光燕和母亲已在檐下等候。母女俩面貌身材相仿,黝黑结实。欢喜又略带拘谨地迎我们坐在小板凳上,小心翼翼地奉上茶水。

字老师是个温和的人,坐下后立刻和字家人话起家长,顺便打趣了下字光发一长一短的裤腿。笑声是拉近距离的秘宝,字家兄妹渐渐显得放松一些。

聊着聊着,我才发现,字光发的衬衫左后肩有一条约8、9公分长的破洞,是多年穿着洗涤后的磨损。再仔细看,右裤腿上也有个小破洞。这才回过神来,他这一高一低卷起的裤腿,粗看似男孩的不拘小节,或许正是他细心之处,为了掩盖许多不为人知的心酸。

这户是彝族,父亲在字光发初二的时候就去世了,母亲一直没有改嫁。家中没有田地,除了每个月490元国家低保补贴,一家三口主要靠母亲一人打短工维持生计。字光发今年大二了,字光燕也成了玉溪师范的大一新生,这么算来,妈妈独自辛劳已有五六年光阴。

“妈妈身体不太好。”当我询问家中成员的身体情况时,字光发这么回答。我追问有什么病情时,他却说不上来。是亚健康吧,操劳过度总会影响身体的,我想。

“妈妈常会晕倒。有一次在上工的时候晕过去了,送到临沧的大医院,但是医生也查不出什么。”他想了下,补充说。

原来字妈妈的身体状况远比想象的严重,我惭愧先前的自以为是。一个山村女子,没有多少知识,也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却要独自承担两个孩子多年来的读书生活,她一个人需要怎样的坚韧和超常的努力……每天吃什么?做几小时的活?干些什么?……我不敢想象,也无从想象。

我忍不住问字光发:“你曾想过放弃读书么?”

光发点头:“爸爸走的那一年,我就想,不读书了……”他沉默了,我的眼前闪过很多画面,能想象,多年前,那个曾经活泼调皮的男孩子在遭遇变故后,一下脱胎换骨,变得静默懂事。虽然不过十四五岁,但作为家中唯一的“男人”,他想要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担负起家的责任。

“但是妈妈很坚持。”过了一会儿,他继续说,语气也变得坚定,“所以现在,无论多难,我也不会放弃!”

母亲的伟大,不仅在于带给了儿女生命和衣食,更重要的是,教导孩子心灵的成长。不需要很绚丽的辞藻,她已然用自己的宽厚和担当,教会了孩子们坚持和责任。

虽然字家条件极其恶劣,氛围却十分积极。我们离开时都带着无限感慨,尤其对于“母亲”这一生命的公职,有了更深的感动……

篇二:曾正【安全】

曾家住在长树林坡,听地名就知道爬山路得花点时间。加上雨季,山路泥泞,车行的有些慢。在上山的路上,我取出曾正全提交的助学申请表“预习”一下。

照片里的女孩很稚嫩,清秀温婉,笑靥如花。家庭情况一栏里,填着父亲、母亲、姐姐、妹妹。曾氏三姐妹,大姐曾珍,二姐曾正全,小妹曾正安,合起来谐音“真正安全”,倒是应了老二考上的专业:云南警官学院刑事科学技术禁毒技术方向。

车到村口,被一段深浅不一的水坑挡住了路,纵是越野车也不敢轻易驶入,于是我们一行人改为徒步。走了几分钟,遇到打伞迎来的女孩,和照片上眉目有几分相似,但看来更丰腴可爱些。问过才知道,这是老三“曾正安”,因正值中午,二姐去采苞谷(玉米)招待我们。

爬了几个坡,绕了几个弯,终于来到曾家门口。乍一看来,和其他几户相仿,呈L型的三间平房前是方正的小院,院子一角种着十来棵玉米,旁边有一小间矮棚猪圈,一黑一黄两条狗蜷在檐下。

听到人声,狗儿们很警惕地站起来,曾正全也从侧屋出来,身边跟着个三四岁的孩子。她比照片里成熟黝黑。她请我们去“客厅”里坐,然后又转身去了侧屋。

屋子里是真正的家徒四壁,破损的沙发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何人所赠,除此之外印象中再没有其他大件家具。坐了会儿,曾正全端了茶水进来,不好意思地说让我们再坐会儿,转身又准备出去。

我觉得好奇,整个家里似乎只有她和妹妹在忙活,其他人却不见踪影。我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问她:“正全,你家里其他人呢?”

这句话像是戳中了她的穴,她扭过头,强行压抑着哽咽说:“他们,去找钱了。”但眼泪却止不住涌了出来。轻搂着她安慰,但她的泪似乎含了极强的酸,一下蔓延到我这里,有些心酸,有点心疼。直到今天,想到当时那一幕,还是忍不住眼眶湿润……

为免她在两个屋子之间奔走,我们集体“转移”去了侧屋。这里是厨房,她刚刚在这儿煮茶,煮玉米。闲话家常般与她聊聊家里的情况,妹妹曾正安在临沧卫校读二年级,她去市内读书的时间比姐姐早,人也更开朗活泼,我们问的大多数问题,都是她主动回答的。

从对话中了解,我们现在所在之处的屋顶已经在风雨天被刮走两次,两次的修葺费再加上姐妹多年的学费等已让曾家背负了不少债务。这次,小全考上的是警官学院,第一年的学费是4500元,除此之外,制服、住宿费等七七八八首年就需支付的还有7000多。

离开学还有半个多月,家庭压力之大自不用说。所以大姐和妈妈一早就去镇里找熟人,找银行,看有什么办法能解燃眉之急。这身边的幼童就是大姐曾珍的孩子。

这好像又是个“母系家族”,对于父亲他们只字未提。

我主动问起,又引来一场泪奔……

原来,曾父早在十多年前孩子们还小就已离家而去,偶尔回家看次妻子又不知所踪。“

爸爸在其他地方有另一个家了。”小安说。相对于二姐的感性,她则比较冷静。

因为没有办理离婚手续,也或许因为孩子心中对父亲不能割舍的情怀,曾正全在申请表上“如实”地填上了父亲的名字。

短短时间,提到父亲,提到钱,提到母亲的辛苦,提到我们要资助她,小全已经哭了很多次,如此柔弱感性的女孩,和她四年后将从事的职业好像有些冲突。

我揶揄她:“为何当初想要报考警官学院?”

她突然神情严肃的说:“因为警察可以保护大家的安全。”

谢谢小全,这一刻,你让我看到了刚毅。人生的前20年或许有些曲折,但我们相信,你一定能坚定的走下去,直到有一天,风和日丽,春暖花开。

君子不器

有人或许觉得命运颇为不公,一路走来步步艰辛,但欣慰的是,你们不曾放弃。

有人或许认为未来充满无助,学习竞争、生活拮据,种种这般让人手足无措,但庆幸的是,你们决定尝试。

未来是个未知数,希望与磨难并存。请整装待发,愉悦的接受挑战。

在保证学习的前提下勤工俭学,是我的一些建议。社会大爱无疆,但所能帮助的人毕竟有限,我们很乐意在危难时刻帮你们一把,接下来,希望你们能学会自给自足,有余力的话甚至可以去帮助其他人。慈慧西部助学第一年实践中,就有过这样的案例。有些学生通过一年的努力稍许改变生活现状时,便主动提出把资助名额留给他人。这让我和慈慧的许多爱心人士都深受感动。这份诚实和担当,是成长,是魄力,是家庭和国家未来的希望。但愿一两年之后,你们都能够成为那样敢于承担和付出的人。

孔子说:“君子不器。”古圣先贤认为,一个人拥有再强的能力,充其量也只是一个高级的“器具”而已。你们大学四年的目标,不局限于此,这是我最大的希望。广闻博学的才学能让你在任何岗位游刃有余,宽厚豁达的胸怀能让一切磨难变得云淡风轻,纯真善良的品质则会在你的周身乃至整个社会营造祥和之气。但愿你们能成为真正能够利益国家和社会的人。

有一天,你们或许会在巴黎、伦敦、纽约的高级写字楼里,希望你们还能记得,曾经有人给过你们安慰,给过你们帮助,也希望,你们能够把这份关爱传递给更多需要的人。

天气转凉,人也变得慵懒,拖拖拉拉了好几天,终于码完这些字。

手机上显示有条新信息,打开一看,是云南学生陆永花发来的: “姐姐:天冷了,记得多加件衣服噢!” 冬日,拿着手机的我,瞬间被温暖包围……

详情登陆慈慧网站:www.cihuigy.org

慈慧热线:021-6516 9777

基金会公开账户:上海慈慧公益基金会 3100 1643 5180 5252 4630 建设银行上海逸仙路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