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考试

考试终于告一段落,这是自己第一次在学院参加考试。剃度后进入闻思班学习已经半年了,因为知道自己需要有压力才会有动力,所以开学初就报了背三部论,笔考和讲考是必须参加的。一学期忙忙碌碌下来,为了放下自己对高分和他人赞美的执著,复习期间一直在观察自己的起心动念,告诉自己学习要努力,但是不可以认为成绩好就代表你什么都好。

这不,来了一件突发事件,让我经历了一场真正的考试。

仁增旺姆,一个在青海出家的汉地小师父,教给了我太多——那几天内心戏剧性的变化,让我明白:修行需要挑战。

那时离考试还有十天,管家通知我们领牛粪,我拿了绳子下去背,在路上遇到一个小师父,坐在一个觉姆家门口的木头上,很疲惫的样子。跟她一起的师父向认识的人打听房子的事情,看到我也问我,有没有房子可以租?看样子是才上山的。这时来学院如果有高山反应,再加上天冷容易感冒,如果生病就麻烦了。

再背一袋牛粪上来时,看到那小师父竟直接坐在水泥台阶上,脸绯红,一直在咳嗽。看到她累成这样,有点于心不忍,自己家就在上面,让她进屋喝口热水吧,天寒地冻的,别把人给冻坏了。

进屋之后,知道她叫仁增旺姆,昨天才上山,有高原反应又感冒,现在还发烧了,就住在和她一起找房子的师父家里,那师父家很小,只能睡在地上,很冷,就这样感冒了。

她看看我家蛮大的,问能不能住我家,还把身份证找出来给我看,告诉我她从上师青海的寺庙过来,听说学院很好,想来看看,没想到才到学院就生病了。

看她可怜的样子,没想太多我就同意了。于是,摩擦开始了。

找了床腿和木板把床架上,铺上厚厚的棉花胎和被子,怕她冷着,把自己床上的垫被也抽下来给她用了。

和一个从来不认识的人相处最先开始的是什么?观察,观察对方的语言和行为。然后呢?希望她的病能好起来,希望人生地不熟的她能接受我的建议:看病、吸氧、好好吃药……

然后矛盾就来了:

1、她并不是很用功学习的人,每天可以睡到八、九点钟,早上把药熬好、早饭做好,喊她才知道起床,我不喜欢这样懒惰的人。

2、什么东西都乱放,她来家之后,家里到处都乱糟糟的,东西用过了也不收拾,弄脏了也不擦也不洗……

3、还是一个不知道感恩的人,几天下来,连一个谢谢都没有。而我呢,不知操了多少心,吃些什么有营养、几点钟去医院、陪她看病挂水、帮她买东西、每天还得背几趟水,回到家就烧钢炉怕她冷……看书的时间都没有了。

4、还有一个多星期就要考试了,自己还在中医院发心,又要照顾生病的她,还要上课、背书等,看着考试日期越来越近,怎么办呀?真有些力不从心,顾不过来。

5、四处打听房子的消息,如果一直找不到房子,那就让她一直住在我家吗?唉,本来还想放假了可以清静地看书、修加行呢!

总之,想得越多,烦恼也就越多,每天都忙得不知所措,到了晚上,发现该复习的还没来得及看,只能一声叹息!

矛盾终于爆发了!好不容易打听到房子的消息,结果却得到一句“你赶我走啊!”我找到之前送她到我家的师父,那位师父听了也很生气,说之前送她到我家时,她也说了同样的话。于是我们好好地教育了仁增旺姆几句,告诉她不可以把别人的关心当成理所当然的事,自己什么事都不管,学院的房子并不好找,分开住也是为了方便修行。

第二天,索达吉堪布上课时说:“有的人,只愿意见到和自己关系比较好的人,只愿意和见修行果一样的人交往,这是修习安忍波罗蜜多特别差的原因……六度比较而言,前前是容易修的,比如说布施比较容易的,布施和持戒比起来,持戒比较难;持戒和修安忍比起来,安忍比较难……所以一般来讲,我们布施一点东西、守持戒律比较容易的,但你安忍不具足,六波罗蜜就没有了……”听来听去,怎么都觉得说的就是自己。

我的上师啊,弟子的心思您全然知晓啊!惭愧啊!

嘴里说着要利益众生、断除我执,可是面对一个才上山身体需要照顾、无依无靠的人,你却只想着自己的考试、自己的清净不被打扰,你的菩提心到哪里去了?当心里只有“我”时,对方的感受也就全抛下了,不会再设身处地地为她着想了。

另外,对她的关心,还期待着回报。当她对你的关心不耐烦、毫无表情地接受,自己内心就愤愤不平了:怎么能这样?付出这么多,连一句起码的“谢谢”都没收到,这样的人太过分了!

菩萨利益有情时会期待回报?你回报我,我就继续对你好,你不回报就处处看着不顺眼,这和世间法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如释重负,是我错了!利益众生不是一句口号,落到生活中才是真的。

放下之前错误的想法,相处反而成了一件容易的事。家里脏了就收拾,她喜欢吃的就买给她,自己该复习时就看书,该吃饭时就做饭,该上班就上班,该上课就上课,不再以自己的好心去要求她做什么。互不干涉反而产生了默契,两人真心的交流也多了几句,她会说说在青海寺庙里的有趣的事、她上师对她的慈悲摄受,我们之间理解也多了一层。我也发现了她的一些优点,很值得学习:

1、心很静,不太爱讲话,但讲话一定是大实话,而且很直白,比如她会直接说:“你不要再多说了,你说的我根本不想听。”或“你真的很喜欢说话,那,那你说吧。”还有“其实那天你们俩说我的,我知道是为了我好,我上师也这样说过我。”

2、平时只看早晚课诵和《普贤上师言教》,这也是她上师对她的安排。那本《普贤上师言教》虽然只看了一年左右,却破旧得如同看了几十年一样,不仅看得发黄了,连书页都是粘贴后又散了,真让人随喜。她上师让她背下来,看得出她也很用功。

3、她对自己的根本上师有无比的信心,谁也无法代替,上师是自己生生世世的皈依处。

4、心很善良,听说一个觉姆回家路费不够,自己本身也没有多少钱,却掏路费给那个不认识的觉姆……

仁增旺姆,一起相处的日子,她就像一面镜子,照到我身上的好多缺点,让我发现自己在很多地方还可以做得更好。

现在呢?给她找了一处合适的房子,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我们之间也有了共同语言,而且还约好假期一起在小经堂修加行,她信赖我,我也尝到了不求回报的快乐。

感谢上师!是您带我走出了迷惑,又一次战胜了对自我的执著,虽然这种执著遍满虚空,但弟子已感受到一点不计较的快乐,并且有信心迎接下一次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