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号之感应

欧洲 圆怀(李娇)

末学是初学佛者,在这里与各位道友们分享一点念佛号的感应,或许还称不上感应,只是我的一些分别念而已,如果有不正确的地方,希望各位道友多多指出。

这是最近发生在我工作中的事情。我是在老人院上班的,所接触的都是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的很高龄的老人,有着各种各样的综合病症,有老人痴呆的,有半身不遂的,有的因为脑中风而失去了语言能力,无法清楚地表达自已的意愿和疼痛,我们只能通过表情猜测他们想表达的意思。

刚开始我是在老人院的痴呆部门工作,里面的老人全部都患了老人痴呆症外和其它一些不同的病症,每天要吃大剂量的药物来缓解病痛。我记得很清楚,有一个老人每天都会不停地大叫,一直叫到很累很累时才会停下来。他患有老人痴呆和严重的精神病,坐着轮椅。可能精神病使他产生很多幻觉,能见到我们常人所无法见到的东西,有的可能是好的,有的可能是恐怖的景象。他无法与人正常交流,所有的医生都无法对症下药,他也只能在老人院度过余生。上班时,我有时会到他的房间去,给他念一些佛号,我发现我在念的时侯,他会安静下来,不会一直大叫。有时我也会推他到外面散步,在他的耳边小声念佛号,他会一直很安静。我祈祷他能够得到佛陀的加持,让他不要这么痛苦。不久我离开那个部门后,他就去世了。

现在我又到另一个部门上班了,这个部门的老人的情况也相似的,但他们中有少数可以听懂一些简单的语言,所以和他们交流时,不能讲得太快或太复杂。有时我也教他们念佛号,当然如果我不在时,他们肯定就想不起来了,但是他们也喜欢念,这可能就是大慈大悲佛陀无量无边加持力的作用吧。

这个部门有一位老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到这个部门时,她的精气神很差,一天二十四小时基本上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有时我们看她的精神稍微好点,就会试着帮助她起床,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她虽然身体不好,但是人很乐观,不管我什么时侯进到她的房间,如果她是醒着的,她都会笑着打招呼。有时我会坐在她身边,和她说说话,她都会很温柔地用手摸着我的脸说,你长得很可爱的,头发很漂亮。他们外国人,看我们中国人都觉得可爱……有时她在睡觉,我会坐在她身边,给她念佛号,希望她能够得到佛陀的加持。

正当我有一周没去上班时,我的同事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有一位老人快不行了(正是那位精气神很差但很乐观的老人),要增加人手,需要有一个人专门去陪伴这个老人度过人生的最后一刻。当时她的家人每天白天晚上都会过来陪伴着她,希望能够陪着她度过最后一刻,但是她在一周后仍处于深度昏迷,她的家人就先后回家休息了。我的同事基本上每天打一个电话,问我回来了没有,能不能去上班。

这一周我一直在婆婆家里,没有上班。周五回到家后,他们又在下午五点打电话催我,我就直接去上班了。开始我在外面帮助其他的老人,但每当我经过这个老人的门口时,我都会为她念佛号。到晚上7点钟忙完后,我就进去她的房间接替我的同事,让她休息一下,吃点饭。我同事问我以前有没有见过死人。我没有见过,我想第一次见到可能会很害怕,但是不知道怎的,我却对这个即将要离开的老人一点都不怕,可能是她平常亲切待人和宽厚的笑容,让我没有一点恐怖的感觉。我的同事出去休息了,我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面,对着这个将要离开的老人家,一直不断地念佛号。我想她将要离开了,我不能为她做什么,希望念佛号能对她有利。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到我的声音,在我念佛号期间,她都一直很平静地呼吸。当我为她念了半个小时左右的佛号时,我的同事进来了,我就暂停了念佛号。

这时,我们发现了她的呼吸由平静转为急促,最后她呼了三口大气后,就在平静中离开了这个世界。我的同事急忙出去打电话通知她的家人,我利用这段时间又给她一直不断地念佛号,大约念了半个小时,同事进来了。在她家人来到前,我们需要给她整理和换好衣服,这期间我心里也默默地为她念佛号。整理好之后,我们就离开了她的房间。老人是晚上7点45分去世的,本来她的家人说是要在晚上9点钟过来了,但最后她的家人都没来。我想这样也好,没有人去打扰她,她也能在平静中脱离人生中的痛苦。

第二天我是下午上班,上午她已经被医院的人就接走了。

在瑞典秋冬季节的天气,基本上白天每天都是很昏暗的或者绵绵小雨,这天也是与平常一样,到了下午三点多基本上就和晚上差不多。但是到了下午大约5、6点钟左右,在我不经意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天空时,我被那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美丽无比的晚霞吸引住了。想想非常奇怪,这么黑暗的天气,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晚霞呢,而且这一天中我都没有见到太阳出现过。我无法直接看到太阳,它被一片高高的林树挡住了,但是却挡不住那象一团小火,慢慢燃烧,最后变成冲天大火的太阳光。这一过程从一点点太阳光,继而变为像红遍了半边天的太阳光,只用了三四分钟时间而已。本来想再多看一会儿,但是我的同事需要我进去帮她,等过了大约五分钟后,我出来想再看看那美丽的霞光时,它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完全看不出在哪片天空中,曾经出现过灿烂辉煌的霞光,天空又再次恢复了往日的黑静。

如果不是当时我用手机拍下那美丽的画面,我还以为我是眼花了,现在有时想起来还会再拿出来看看。

我的一位师兄说,这可能就是瑞相。我是初学佛者,没有像上师及高僧大德们那样高深的修行,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这位老人的瑞相。那时我学习上师讲的《入行论》还没有学到菩提心品,还没有学习到正式的菩提心,舍我执及利他之心,也没有参加过任何的助念团,没有念正式的仪轨之类的,就是以“我”要给她念佛号的这种心态来念的。

最后希望她得到佛陀的加持,离苦得乐,往生净土。也希望我们念佛号的声音响遍各地,利益一切众生!愿我们生生世世不离佛法的光明!

2012-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