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探访最大佛学院——感悟寒窗苦读与喜悦

阿兵

佛喜遍满虚空:冰山雪地、寒风凛冽、茅庐寒窗…却有欢喜心长久相伴。

故事一:(无图)

刚走进这白雪皑皑的荒山野岭,看到一个形影瘦弱的觉姆(藏地称尼姑为觉姆),在冰冷的山水中洗着几颗青菜,气温是零下几度,觉姆手上的冻疮都开裂了,那种“惨状”,我怎么也忍不下心拿去相机…

“你们的生活还真是苦哈”,“生活是苦点,对不同根器的人不一样,苦点,更利于修行;但你看这里,我们的脸上都很喜悦,从这种修行生活中尝到的法喜,你们不了解”。她说话时的那种平静,我现在都还记忆犹新、恍如隔世,似在传递些什么…我拿不起相机,先是不忍,后来多了一份敬畏。

故事二:

一位老人为他的孙女送来吃的东西,我瞪大了我的眼睛使劲搜索,却怎么也找不出我认为“好吃的”,就三瓶泡菜,口袋里可能是糌粑。难道对这个女孩来说,糌粑+酥油茶+泡菜=早餐+午餐+晚餐,这个等式,我不愿相信能成立。

看他们基本上交接完,我上去先套近乎“你爷爷?”“不,我爸,他每三个月就要给我送吃的来 ,要走两天。”“你平时都吃这些?”“对,我们就喜欢吃这些,糌粑、茶”。“你学了多久了?”“5年了。”“还要学多久?”“还要学多久?一辈子都要学啊。”她回答我时,脸上也是如此的平静,我顿时无语了,为了那平静中透出的震撼,为了那看似清贫却不失雍容的礼仪,也为了我那傻得掉渣的问题。

在藏族,出家人没有收入来源,主要靠在家人的供养。在学佛法方面,在家人和出家人的信仰是一样的,他们的主要区别在于:在家人因有家庭事业要照顾,所以没有那么多精力投入到修行中,出家人是专业的,有精力。

所以,传播佛法是他们的责任,也是使命。出家人没有在家人的供养维系,会连生存保障都成问题;没有出家人传播佛法,在家人也没有办法学佛,都是因缘。有位大师说过“出家的修行者跟提供资粮的在家人有同时成佛的因缘,这因缘来自于回向”。这个功德是一人一半的。

所以在家人提供给出家人修行的资粮,也是在家人的一种修行;同样作为出家人,不但要自己好好修行,更要为提供资粮的在家人们修行,这就是责任和使命。

我想起我们对孩子的教育“你们现在学习,是为了你们将来有个好工作,是为了你们自己,不是为父母,也不是为老师”,这种看似有道理的动力,它缺少了责任与使命,是否还叫动力?

故事三:

正在搬运木料的觉姆。这位觉姆步伐轻快而坚定,从她的脸上,我的确看到了喜悦,那种憧憬自己的小屋即将建成的喜悦。

这里的一间间小木屋,全是这里修行的人自己盖的。佛学院戒律十分严格,男众女众的僧舍泾渭分明,即使是兄妹亲属,彼此也不得互访。修房子这种体力活,女的也只能靠自己和姐妹们。学院的僧舍,分成喇嘛区和觉姆区。上课,也分开上课,分为觉姆经堂,喇嘛经堂。

故事四:

在这海拔4000米的山上,空手爬山的我们都觉得累,但僧众却要将水从山脚背到自己山上的小屋。一位觉姆艰难的背着水朝山上走去,前面冰冷潮湿的地上坐着的是一位“乞讨者”。

我要给大家讲的故事就是这位“乞讨者”。我刚开始看到这个乞讨者,心里突然冒出了些不快,“怎么这里也有骗钱的”,我想起了我们内地的乞讨者。但看到两个喇嘛向他放了点钱,我又想“哦,不是骗子,是经济困难”,我也跟着放了点钱进去。“谢谢你”,这句谢谢却来自刚才放钱的布施者。“他是家庭困难吗?”,“他是为了我们修行的人,让我们通过布施修了功德,是在为我们种福田铺福路”。旁边喇嘛的话,让我再次无语。镜子,可以照出人的美丑,而以人为镜,却可以照出灵魂的善恶。

我以前碰到乞讨的,我如果认为他是骗钱的,我会拒绝,并且自己还认为很有道理“不能助长这种风气”。却没有想到,人家向你乞讨,你向他布施,他向你提供修德种福田的机会,这其实是一种因缘。再说,在没有了解的情况下就主观的认定别人是骗钱的,却是在助长自己的“嗔与痴”,在无知的情况下增长了憎恨。谢谢这看似偶遇的开示,我懂了,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

故事五:

这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居士,估计有60岁左右。佛学院为了照顾老点的居士,专门在山脚下开设了一片居士林。但她来的时候,山脚下面住满了,她只好住到山上来,她这一住,就住了2年。看她艰难的将这两桶水,一点一点的往上提,提一阶,休息一下。虽很累,但神情却很淡然。

故事六:

这小屋是右边这位喇嘛的,左边这位是他的邻居。房间空荡、简陋,唯一的电器就是那台取暖器,但满屋都塞满了喜悦。两位喇嘛,一位憨态可掬,一位灵光可爱,他们的笑容,也让我们也充满了喜悦。

其实,在我们敲门之前,担心会遭到拒绝,没想到,两位小喇嘛不仅热情还无所不谈。

摆谈中我们得知,藏民们是把家里最聪明的孩子送来学佛,每两个孩子就会送一个来学佛,喇嘛在藏地有着非常高的地位。虽然学佛不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但他们觉得能一生侍奉佛,传扬佛法、普度众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还有,这里串门非常随便,尤其在吃饭的时候,不管认识不认识,你走进谁家,马上叫你坐下一起吃饭。“佛轮未动,食轮先行”,佛教有饭大家吃的规矩,中华民族孔融让梨的美德,在这穷乡僻壤的山沟里,还保留下来了。

我们提出能不能出来拍张照,他们欣然答应,完全不顾外面的寒风凛冽。他们平静和幸福的脸上,闪烁着金红色的光泽……,这光芒,似莲花的花蕊放出的虹光,让冰冷的雪山充满了暖意,让阴霾的天空也泛出彩虹。真像一对小活佛。

故事七:

我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时,我被这从未见过的美丽惊呆了。不施粉黛的美丽,苦行僧式的美丽。没有华丽的服装,一件粗布僧袍;也没有富丽堂皇的背景,只有家徒四壁的闺房;更没有一头秀美的头发,但她依然亭亭玉立、清纯如水。这种美丽,让华丽的词藻黯然失色,“简单、干净、祥和、幸福”原来可以形容大美。

这张照片,是我们的一位女同伴到她家用小相机照的。我们在路上碰到她,提出是否可以到她家去看下,她马上就答应了,由于我们男的不能到觉姆区,我们就只能在路边等待。回来后,同伴告诉我们,她的房间比那个喇嘛的简陋多了,基本上什么都没有,地上也是光的,连电热毯都没有。她家五姐妹,她是老五,家里把她送来学佛,她很高兴。同伴问她,“你以后不结婚了”“不结了”。

有人说,要找真诚的笑脸,到西藏来,而我说,要找发自内心的喜悦,到这里来。

面对这张笑脸,谁会想到,这个女孩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100多元,谁会把她和深山、贫穷、落后、无知联系在一起。女同伴拿钱给她,叫她赶快去买条电热毯,这位觉姆真心的拒绝,说明是供养她学佛后,她才收下。懂事的她把我同伴一直送到车边,我也才有机会乘机拍下了这张笑脸。

临走时,我们这位女同伴,心中充满无限喜悦地把她带到高原上准备自己穿的毛衣、毛裤全部送给了这位可爱的女孩,就像姐姐送妹妹,依依不舍。在回来的车上还自言自语“太可爱了,就是没有手机号码,不晓得以后来还能不能见到她,唉,看缘分吧”。

这里是什么地方?能让心灵如此干净,贪嗔痴了无踪影,平和喜悦却随处可见。

这里是什么地方?天寒地冻,茅庐寒窗,却到处闪烁着一颗颗温暖喜悦的心,欢乐遍满虚空。

这里就是最殊胜的一块佛教净土,堪称世界最大佛学院的——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碧蓝碧蓝的天,雪白雪白的云,平静祥和的僧众,你只要去过一次,只要看到过一眼,你就永远永远不会将她们忘记。

在层层叠叠群山环绕之中,以佛学院的一座大经堂为中心,四面的山坡上,密密麻麻搭满了不计其数的小木屋,延绵数里,从上往下看,整个山沟就象一朵巨大的莲花,中心的大经堂是莲花的花蕊,四周徐徐伸展的山坡则是莲花的花瓣。“八风吹不动,稳坐莲花台”。

山脚下取水的地方。到了12月底水结冰后,水和电在这里都会成问题,尤其是靠水发的电,经常停。

这是他们唯一可以“逛”的街,你看街上的冷清,我估计逛街这个名词在这里不存在。大家注意那个站在铺子外面的那个汉地女人,她就是这家店铺的老板,因这个店铺处在喇嘛区,女的不能进店,如被管家发现,罚款500元,所以她就只能站在外面收钱,请个男的在里面买东西。以后大家如果到这里买东西,有人在铺子外面叫你把钱给她,你千万不要奇怪哈。

趁着老板娘补钱的时候“老板,这里出家的汉人是不是大部分都是遇到啥子挫折,逃避社会哦” ?“有,但少,大部分是真正来学佛的,大学生、大老板都有,你们都可以听下讲佛,这里随便听”。

傍晚,要离开五明佛学院时,突然,一抹霞光虹化了半山,无数幢小木屋的屋顶上,撒上了一层金色的夕光,五明佛学院温暖与祥和遍满虚空的景象马上真实的显现在我们面前,欢喜心弥漫全身,虽然佛光只有几分钟,但身体里那种说不清的喜悦与畅快,却很久很久…谢谢这恩赐的虹光。

五明佛学院,只用了十来年时间,就把一个32人的学院发展到世界最大,人员规模上万,这完全称得上是大奇迹。在这大奇迹的背后,却包含这一个个让人震惊的小奇迹。

文章来源:http://user.qzone.qq.com/408657108/blog/1322990847#!app=2&via=QZ.HashRefresh&pos=1322990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