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讨与布施,慈悲传递

阿兵

“世人行施,心希果报,是为着相。菩萨行施,了达三轮体空故,能不住于相。三轮者,谓施者、受者及所施物也。” ——《大般若波罗蜜经》

在拉萨,跟着佛教徒们一起转经,绝对是一件非常愉悦的事情。我相信,每人都会随类从中得到各自的感悟…

拉萨以大昭寺为中心,有三条古老而著名的转经道。转经的藏人,已然成为了拉萨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第一条转经道(小圈)是在大昭寺内,围绕大昭寺释迦牟尼佛主殿的廊道。这条转经道有数以千计的转经筒。

第二条转经道(中圈)就是围绕整个大昭寺一圈的街道,即著名的“八廓街”,也叫“八角街”。朝圣者和游人商贩混杂,祈愿声与吆喝声齐鸣,宗教法器与日常用品并列,持戒与贪婪对峙。

第三条转经道(大圈),由大昭寺、小昭寺、经过老城区,最后绕布达拉宫转一圈,约10公里。

围绕布达拉宫山脚下一圈的转经道,也一样的人潮如涌。

走在转经道上,心,成为了旅行者,佛土是目的地。受到震撼,也享受详和;有喜也有悲。在这条路上,身体享受着阳光,心沐浴着佛光普照。

转经路上晒太阳的人们

拉萨因阳光充足,日照充沛而被誉为“太阳城”。到拉萨,晒太阳或者看晒太阳,都是享受。

一家人或亲朋好友,一起转经,晒下太阳,吃点东西,享受温懒阳光。藏人们把这种生活叫“过林卡”、“晒坝子”。一家人在这种转经中,找到了幸福,其乐融融。慵懒、祈福、幸福、完美结合。

有位活佛跟我说“佛教其实是一种幸福文化,幸福,来自于一颗慈悲且容易满足的心”。

心在这里,被这最至诚的礼佛方式所震撼。因震撼,而产生对信仰者由衷的尊重和对信仰的向往。

看着跟随大人转经的小孩,心被他们眼睛里透出的清澈所感染而变得快乐,菩提心、敬仰心也油然而生。

藏人从小随着家人转经,听长者讲神话故事,佛,已然成为了他们家庭中的尊者,保佑着他们成长,并见证了他们的快乐与痛苦。当这种伴随他长大的信仰被践踏的时候,那种痛苦,是我们不能理解的。

我们可能对某些人的生活方式不理解,甚至不认同,但我们应该明白和尊重他们的生活方式。这,才是真正的谦卑,真正的慈悲。请不要再随便说出“愚昧”、“落后”等字。

年轻的转经者,为转经注入了新的元素。佛,也会随缘顺应时代的发展。

穿着各式藏族服装的转经老人,平和、淡泊。心与他们一起,享受阳光,享受佛的祥和。

转完经,他们就顺便买些需要的物品回家。对他们来说“出世入世都是修行”,也就没有了抉择的两难。有位藏族朋友跟我谈佛“悟什么悟,太深奥了,信就是了。只要晓得轮回,晓得因果报应就可以了”。

藏族人对佛的信仰,毫无理喻,也不需要理喻。要想了解藏族人对佛的信仰,我想,只有一种办法,就是你也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信仰者。

但在这神圣的佛土,心,看到转经道上的乞讨者,开始难过起来…

转经的人,会不时的给转经道上的乞讨者一元或者一角。我每天会去换几十张一元的,专门用于布施。虽然我知道他们在为我修功德提供道路,但因对乞讨者的成见,心还是隐隐不舒服。

心看到乞讨者,马上就习惯性的想到内地的乞讨者,并把他们划等号。然后,好恶接着产生“他们有手有脚,为什么要不劳而获呢?”。心,变的不舒服起来。

内地乞讨者,有的确需要帮助的,但较多的是想通过乞讨致富,不劳而获。有的乞讨者,你给少了,还要向你冒火。在城市里,本就疲惫的心,早已不愿去判断,所以,对乞讨者,多了份傲慢,在我内心,乞讨者也成为不受欢迎的人。

  在转经路上,当我看到我心中淳朴善良的佛教徒也在乞讨时,心开始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痴”(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产生的憎恨)蒙住了心性,心自然就感到不舒服了。

  但难受的心,也在为自己找安慰的理由。“他们如果想靠乞讨致富,为什么不到商业街去,那里能要到更多的钱啊。转经的人,本身就不富裕啊,即使要到100个一角钱,也才10元啊”。

带着疑问,继续我的旅行。

在山南昌珠寺,我遇到了佛的开示,这些示现,向我展现了佛教中的‘乞讨’和‘布施’的究竟本来,心,领悟到了有一种乞讨叫慈悲,有一种布施叫“三轮体空”。

寺庙里功德箱里面的钱,基本上都是一角到一元的。藏民们一般都敬一角或者一元钱。

我以前转寺庙拜佛,一般都“只认金装不认佛”,我会有选择的敬佛,觉得能保佑我的,我会多敬点钱,一般的,少敬点,或者不敬。再加上,捐出去的毕竟是钱,我还是舍不得。所以,我在捐钱的时候,我时常会犹豫,捐不捐?捐多少?

到昌珠寺,已是我离开拉萨的第二天,身上的一元钱,基本上要用完了。我看见藏民,对佛都是挨个的敬上一角钱,没有分别心。所以,我也到大殿门口的一个零钱箱里,把一元的,全部换成一角的。(在大殿门口,一般都摆有一个钱箱,里面基本上全是一元一角的,藏民们在那里自己动手把钱换成一角的,再挨个去敬佛)。

我手里握了几十张一角钱后,我突然发现我非常“有钱”了。我在寺庙,也跟藏民一样,见佛就敬上一角钱,心里对佛,因不去分辨,也就无所索求。一角钱,在我手上,也跟没有一样,我也就没有了犹豫与不舍。我敬佛敬的忘乎所以,完全忘了我是谁。物我两忘,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刻。我的心在布施中,因巧合做到了三轮体空,而享受到了布施的究竟快乐。

【佛教知识】三轮体空指布施时应有的态度。又称三轮清净。

(1)施空:指没有能施之我,布施时便无希求福报之心。(心内不见布施的我)。

(2)受空:指也无受施之人,故对施受者不起傲慢心。(外不见受布施的人)。

(3)施物空:指明了财物一切所施物品本来皆空,对所施物品不起贪惜心。(中不见布施的钱、财、物)。

从大殿出来,在门口遇见两位阿妈,我也敬顺了手式的,给他们发钱。她们很高兴的接过来,并向我祝福。

我和他们语言不通,旁边的人告诉我,这位阿妈,把要来的钱都会捐给寺庙。

这位阿妈,她每天来寺庙义务扫地,她今天已经打扫完了。她手里握着我们给的3角钱,向我们报以微笑。

看到她们的穿着,我的心,又习惯性的产生偏见。当知道他们并不是我想象的乞讨者时,我被她们的慈悲感动了。她们对我一角钱的布施,没有拒绝,更没有嫌弃少,她们都很高兴的给予我祝福的回报…

在我看来,她们虽一无所有,但她们的一丝笑容,一缕随喜的心愿,一句真挚的祝福,就令我生起信心。

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她们把乞讨,当成一种修行,是在为布施者创造结功德的机会,是在为人们的慈悲搭建一个传递的通道,这个通道,通达佛土。

感谢佛的示现,让我领悟到了有一种乞讨叫慈悲,布施的究竟叫三轮体空。

佛无处不在,一句话,一段文字,一个人,一段经历…..都是佛的开示,都可能让你醒悟、明白。

佛祖释迦牟尼托钵像

佛祖要求出家人要出去托钵,以平等心乞食,不分贫富,为在家人提供布施修福的路。现在,泰国、缅甸的出家人,还保持了这种托钵乞食的原始佛教生活。

我想起了我在拉萨转经路上看到的乞讨者,她们原来,并不是在乞讨,是在修行,也是在为人们提供修功德的路,是在进行慈悲的传递。

想到我心中的淳朴佛教徒,又回到了她们的本来面目,我的心,像小孩一样,高兴起来。

回到拉萨,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转经道,重新去看、去欣赏那些“乞讨者”与布施者。

境由心生,一点不假,这时,我的确看到了有一种乞讨叫慈悲,看到了佛教中的乞讨与布施的究竟。

转经路上善良的乞讨者与布施者

乞讨与布施居然能这么和谐,有些,你完全看不出,谁在乞讨,谁在布施,看到的,是慈悲在传递,是一种人性里主动去帮助别人而带来的自信与快乐。

我们生活中那些无法忘却的记忆和好恶,如果不用宽容的心态去理解的话,就会成为人与人之间沟通的严重障碍。好恶之心是烦恼的根源。当将好恶转化为欣赏的时候,你会发现,每人都在属于自己的宿命中、环境里,生活并完成着各自的因果。

去拉萨吧,到转经路上转转。晒着太阳,什么也别想,让心飘荡。去乞讨,去布施,去祝福。心,会油然而生慈悲。一句“扎西德勒”就是最美的话语。

【闲言碎语】

有人跟我说“西藏没你写的那样好,藏人也不都是善良的,藏传佛教也没你写的那样神圣”。我说“是的,我在西藏,在寺庙,也遇到过让我不开心的事情。但我写游记,我还是想把好的一面向大家展示,让大家看后,能心情愉悦、心生向往。毕竟,人心“向善”。

文章来源:跟随灵魂去飘荡

http://user.qzone.qq.com/408657108#!app=2&via=QZ.HashRefresh&pos=1336884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