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功课从量变到质变——我的修行经历

我是在2008年4月接触佛法的。很幸运在2008年7月就接触“六部曲”,接触后就对六部曲深信不疑。当时我就告诉自己这将是我一辈子都要做的事,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精进修行,所以就一直坚持在家做功课。后来有了UC开示以后一直坚持听老师开示。走到今天,我真正受益了,也亲身验证了老师说的“坚持功课量变到质变”这句话的真正含义。而且随着功课量累积得越来越多,这种感觉也随之越来越明显。现在我将经历的这段过程写出来,希望能给同修们做一个借鉴,对大家有所帮助,增加大家对六部曲的信心。

2008年7月—2009年2月

这段时间主要以诵经为主,每天7部经,偶尔拜拜小忏。后来听UC开示强调多拜忏后,才固定每天拜3个小忏。那时的反应主要是贪吃、昏沉、妄念多。2009年2月和老公、儿子又去大同打的第50期,从那时学会了拜大忏,回家以后才开始拜大忏。

2009年3月—8月(拜忏量累积到10万)

为了能完成功课就必须要起早,我把闹钟定在了早3点。每天闹钟一响,我就爬起来开始做功课,那时是先诵经然后再拜忏。这期间的反应主要是昏沉,妄念多,膝盖、脚掌磨出泡,身体开始疼痛。

2009年9月—11月(拜忏量累积为10万—30万左右)

这时为了能做更多的功课,我把闹钟定在了早2点10分,每天都是穿着拜忏的衣服睡觉。为了减少做饭的时间,听UC开示时准备第二天的早点,并且在周六、周日做些馒头、豆包、饺子、包子等冻在冰箱里,为上班时做饭节省时间,而且在工作日基本不采购物品,尽量在周末时准备好。这时我将早上的时间全部用于拜忏,由于拜忏量增多身体开始非常疼痛。由于地板革是直接铺在地上,所以手、胳膊肘、膝盖、脚掌全都是泡,经常是茧子和泡交替变换,旧伤没好又添新伤。额头有半年的时间都是青的(后来在额头部位垫毛巾就好了),在最严重的时候我的肋骨与地面接触的部位都是青紫的,身体扭伤是经常的,而且身体非常沉重。当我每天的忏量增加到20个时,在佛力的加持下,负面的力量开始明显暴露出来,贪吃、妄念多、昏沉的现象非常严重。记得有一次从3点至5点,整个状态都是昏沉,就是在睡中拜过来的,感觉自己就在业海里翻滚,被那种力量撕扯得四分五裂。当时就一个念头,越是难受我就越要拜,我就是要求佛菩萨,只要我不放弃,佛菩萨一定会救我的。那种痛彻心肺的挣扎,现在想想还觉得很痛苦,而且每天晚上7点不到就困得睁不开眼睛。

这种身体上的痛苦我还可以忍受,因为我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是让我想不通的是,这时心情也开始变得沉重,心里总是觉得好像有块石头压着,喘不过来气。焦虑,烦躁,易怒,心情非常压抑。那段时间表情都是僵硬的,根本不会笑了。记得儿子问我,妈妈你为什么总是板着脸,我说,儿子,不是妈妈不想笑,妈妈笑不出来了。为了能坚持下去,我就反复地听老师的开示。老师在开示时说,我们有各种痛苦、不如意等状况,这些都是业障,一定要坚持功课,从量变到质变,就会不一样。我就告诉自己,这都是我的业障,必须要承受,所以一定要坚持功课,一定要突破!不管这条路有多难、有多苦,我一定要坚强地走下去!所以我的功课量一直在上升,这个月我能拜20个。好,那下一个月我就要拜22或25个,每次加量都是在超越自己,在向自己的极限挑战。在非常痛苦难受时,老师的话语便在耳边响起“量变到质变、水滴石穿、铁杵磨成针。”“坚持3—5年就好了。”这些话给了我非常大的力量,是我前行的动力。那时我就想,为什么我越修越痛苦,难道是我的业障太深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拿出5年的时间,如果还不行那就10年,还是不行的话,那就修一辈子,反正这条路我是走定了!我也不知哪里来的这股毅力,反正就是想我一定要坚持,我一定要闯过去!

2009年12月—2010年3月(拜忏量累积为30万—70万左右)

就是在这个阶段,我每天的拜忏量达到了30个以上。除了前期的反应外,脸色也变黄、变暗、没有光泽,长斑、皱纹明显,看上去人变苍老了许多。因为心里已有了一定的承受力,知道这都是业障,就安心于做功课,想着量到了就会改变。这时开始感觉有变化:就是不怕冷了。以前到了冬天身体冰凉,更别说手脚了。而这年的冬天,晚上睡觉不再用电热毯和热水袋。印象最深的就是12月—1月两个月的时间,每天早上醒来时,身上的衣服都被汗给湿透了。那时儿子坐在我的身边,就说,妈妈你的身体怎么那么热,像个火炉。后来老师开示时说,这就是在消除业障。我心中就想,看来坚持真的有效果,所以坚持下去的信心更强了,做功课也就更努力了。

2010年4月(拜忏量累计到80万)

这时感觉有了明显的变化。记不清是哪一天了,当我早上醒来时,突然感觉不一样了:身体变轻了,妄念也少了,心情也好了,脸色变白、变亮了,做功课开始感觉轻松了。这时初次尝到轻松的味道,心中非常高兴,心想原来业障消了是这样,也对修行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所以那时我得出一个结论:“痛苦就是一个必经的过程,没有痛苦就不叫真修行”,所以就想还得多做功课。那时每天的功课量达到了3经40忏。这种状态维持了1个月。

2010年5月(拜忏量累计到90万)

身体轻松,面色白、亮。可能是佛的加持力足够强大的缘故,负面力量也更多爆发出来。这时感觉做功课很难,开始不想做功课。早上2点多起来,身体轻松(身体疼痛已基本没有,脚、膝盖已没有泡,不再出现扭伤情况),也不困,但就是不想拜。虽然心里反复地对自己说,做功课做功课,但身体就是不听使唤,就不动。有时好不容易走到拜垫前,拜了2下,就再怎么也不想趴下去了。这时开始体会到心的力量了,感觉心一点力量都没有了,体会到原来这就是心力,明白了老师说的力量这两个字的含义了。

这时是很恐惧的,非常怕自己跌下去,起不来了。也反复地问自己,为什么一切都在好转时却没有心力拜下去了,前期那么难还能坚持做下去。我心里想,不行,这样下去可不行,我得去寻找力量。当时听说北京天通苑道场有共修,一直很向往,那几天正好工作不忙,于是周末我就去天通苑道场参加共修。特别是5月29日共修突破那天,当我看到师兄们汗流浃背,那么艰难还在坚持,还有义工师兄的无私奉献以及种种努力,我非常感动,也让我觉得很惭愧。我心想他们那么难还在坚持,而我现在轻松了反而不想做了,太不应该了。回来后感觉心有了些力量,每天的功课能完成了。

这次突破也体验到了放下的轻松与快乐。当时老师在UC开示时反复强调突破的正确观念:“突破的不是数量,是突破业障、突破六道、突破心量”,所以有了心理准备。去了以后又认真学习了有关的开示,有了正确的态度。当时还有一个念头就是:既然要突破心量,那我就要把数量扔掉,不追求数量,不求速度,不想自己,一定要和大家一起拜,一起突破,所以身心全部放松下来。在拜的时侯就是想佛,就是拜,别的什么都不想。拜着拜着就感觉人没有重量了,身心愉悦…… 哦,原来拜忏还可以这样快乐,这样轻松。那时越拜越快乐,心里就在呐喊“我好快乐”。初次体验到放下的快乐。

2010年6月—9月(拜忏量累计到90万至110万)

身体轻松(身体已完全不再疼痛),面色白、亮。这时感觉负面力量集中爆发了,表现在几个方面:拜不动、不想拜、贪吃、嗜睡、心里纠结、情绪消极懈怠这些状况交替出现。

1.、拜不动。这时想拜忏却拜不了,当趴下去后,起不来,感觉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想借助手和膝盖的力量爬起来,手指尖都是软软的,爬都爬不起来,感觉整个人都是虚脱的。(应对方法:先休息,积聚力量再爬。)

2、不想拜。觉得做功课没意思,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完全没有了前期的斗志,人很懈怠。(应对方法:尽最大努力去做,能拜多少算多少。)

3、贪吃。只要是人闲下来,就找东西吃,有时根本不饿,但就是停不下来,半个月的时间,我胖了10斤(84斤增加到94斤)。

4、嗜睡。早上起不来,就是起来,读了一部经或拜了几个忏后就又倒头去睡觉,甚至有时一天都在睡。(应对方法:只要清醒就做,能做多少算多少。)

5、心里纠结、情绪消极懈怠。时而对拜忏恐惧,一想到拜忏就害怕;时而感觉自己真是无药可救了,自责、懊恼、烦躁等等交织在一起。

经过前一段时间的坚持,对修行有了更深的理解,知道修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是要坚持一辈子的,所以突破100万时心情非常平淡,就是想着怎样能坚持下来,静静地等待质变的到来。所以这些状况出现后,知道是业障,是一种力量。以前听老师说力量力量,还懵懵懂懂,现在感觉却是越来越真实。这期间深深体会到业力的可怕,觉得自己真的是很可怜,被业力牵引着,根本丝毫做不了主,深刻体会到地藏经上说的“业力甚大,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的含义了,对业力的体会真是刻骨铭心了,所以更坚定了坚持下去的决心,也更坚定了出离六道的心。告诉自己,这六道太可怕了,决不能再呆了,今生一定要出离,一定要跟着老师一起回家!拜不动时我就想,好吧,拜不动是吗,那我就先不拜,我还可以念佛、想佛,我就是要和佛菩萨在一起,就是要让佛的光明照着我。只要你漏一个缝隙,只要让我有能力、有机会,只要我有一口气,我就抱着佛的脚死死地绝不放手。我就拼了,看谁拼得过谁,我用一辈子的时间和你拼还不行吗,总有一天照耀我的佛光足够强大时我会有能力的。没别的退路,这一条路,我一定要闯过去!一定!就这样虽然非常难,但一直在坚持。

2010年6月下旬,状态开始好转。想要恢复前期功课量时,工作又开始非常忙,经常加班。这时功课和工作的矛盾日益突出,这时心就在外求,就想要是能不上班,只在家修行就好了。又觉得这样想不对,就又转念一想,要不换个工作吧,不用总加班,但又想这个工作离家很近(只要5分钟就到办公室),我能做这么多的功课,上班近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就在这种烦恼中坚持到了7月。

2010年7月公司安排我出差半个月,这就意味着不能做功课,这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同时儿子也出现状况。这时整个人感觉四面楚歌,四面八方的压力都压过来了,功课、工作、生活的压力把我逼到了悬崖边,感觉就要崩溃了,心力交瘁,已到心理承受的极限,开始出现情绪消极懈怠的情况。有时就冒出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开始不想做功课,但是理智还是告诉自己这样不行,还要坚持。这时的功课变成了游击战,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功课、工作与生活这个结还是没解开。

到了7月下旬老公回来探亲,我就对他说,我不想工作了,而且想叫他回来和我一起管儿子。我说我觉得压力太大,已经承受不了,快要崩溃了。老公对我说,你这样心态不对,老师不是说修行不能影响工作和生活吗?其实当时也知道这样想是不对,也知道心态有问题,但是就是别不过来那个劲儿,想不通,转不了心(现在想想还是得到的佛力加持不够)。那时也在常常反问自己,为什么我会觉得累,觉得压力大,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也在找答案,但就找不出来,这时已经开始想给自己减压了。

就这样到了8月。突然有一天,在拜忏时一个念头一下闪过:你工作为什么累,因为你有贪求的心,有得的心,你每次都想把工作做得尽善尽美,然后得到领导同事的称赞;为什么你看儿子总不顺眼,都是毛病,为什么一定要他达到你要求的标准,也是想得到别人的赞美,夸赞你有一个好儿子,都是你自私自利贪求的心在作怪;你为什么觉得做功课没意思,因为你认为功课是给老师和同修做的,是想得到老师和同修的赞叹。我一下子想通了,原来压力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给自己的,是自己根本没有看清自己。想到地藏经上说的“负于重石,渐困渐重”这段文字,一下明白原来我身上背了这么多的重担,怎么会不累呢?终于明白自己还是执着于名利,根本没有放下。这时开始学着放下,放下以后感觉一下轻松了,觉得工作也不累,儿子也很可爱,功课也不再是负担。才明白原来真的都是自己错,是自己在障碍自己,只是先前迷迷糊糊不知不觉,现在佛力加持足够强大,照见了,明白了而已,以前执着的问题也都心开意解了。明白了老师说的“修行不要去改变我们周围的环境”的真实含义,原来境缘是没有好坏的,都是我们自己内在的贪嗔痴的投影;明白了工作、修行、生活本就是一体;明白了什么叫随缘度日。对老师反复强调的“一定要坚持功课”有了更深层的体会,原来坚持功课就是在帮我们转心,就能让我们看破、放下。真正放下以后,体会到心还可以如此的轻松、愉悦,感觉心开始变得安静。到了9月时做功课已经非常轻松了,开始感觉到修行的快乐,而且快乐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

2010年9月—2010年10月(拜忏量累计到120万—130万)

这时做功课感到心越来越静,可以专注在佛号上了。也不知道是哪一天,随着一声一声佛号拜下去时,心很静很静,感觉心越来越安定。当定在佛号那一点上时,那一刻喜悦便从心里源源不断、源源不断地散发开来,散发到四肢、到指尖、脚尖、到身体每个细胞里,然后散发到周围的一切。感觉周围所有一切都被喜悦所充满,跳动着喜悦的音符,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从这时开始内心变得安静,感觉内心里都是快乐。这种快乐和以前的完全不一样,怎么形容呢?感觉这颗心就是一个发射塔,源源不断地发射快乐的电波,是持续不断的,或者说这颗心就是一个快乐的源泉,快乐不停地往外流淌,没有穷尽。原来心有这么大的能量,才有点明白了佛菩萨为什么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持续不断的。并且从心里自然地升起想要别人也快乐的愿望,没有丝毫勉强,想要给予别人爱,让别人幸福,有点明白了佛菩萨为什么要救度众生。再看周围的一切人、事物也都不一样了,感觉一切都很美妙。明白老师说的“随顺”的真正含义,其实不是“随顺”,原来一切都是自自然然的事情。明白了佛菩萨看众生都是善,本就没有恶嘛。很多都明白了。深刻体会到原来老师说的话都是真的,修行真的是一种享受,修行是快乐的!拜忏是快乐的!诵经是快乐的!感觉一切都是快乐的!

从2008年7月到2010年9月,两年零两月的时间(从拜大忏时计算是一年半),一直坚持六部曲,我真的有了变化。一路走过,真正的验证了老师说的“坚持功课从量变到质变”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体会到了修行的快乐,明白了所有的痛苦与各种状况都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只要我们坚持功课,当佛力的加持足够强大,将我们大的业障消除以后,心就会有力量,我们就会享受到修行的乐趣!就像老师说的我们的心就是一个无穷无尽的宝藏,只要我们将它开发出来,那就是永恒的快乐!

修学窍门:

1、做一个傻子,按照六部曲直直走下去。

2、坚持功课,将心安住在功课上,我体会现在的状态拜忏是重中之重。

3、登录相关网站,多听老师开示,紧紧跟着老师,听老师的话,按老师说的去做,就永远不会掉队。

回首走过的这段路,心中充满了感恩。是佛菩萨大光明的力量一直在指引着弟子,告诉弟子每一步怎么走,这种感激之情又怎是“感恩”两个字所能表达的?就让弟子努力精进修行来报答此恩吧!

顶礼十方所有一切三宝!

北京 演祥(女 39岁)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88571f0100m0m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