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若干由前世引起的身体畸形

Some Bodily Malformations Attributed to Previous Lives

SATWANT K. PASRICHA

Department of Clinical Psychology,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and Neurosciences, Bangalore, India

临床心理部,国家精神健康和神经科学研究所

班加罗尔,印度

JUTGEN KEIL

Department of Psychology, University of Tasmania, Hobart, Tasmania, Australia

心理学系,塔斯马尼亚大学,霍巴特, 塔斯马尼亚,澳大利亚

JIM B.TUCKER AND IAN STEVENSON

Department of Psychiatric Medicine, Division of Personality Studies,

University of Virginia Health System,

PO Box 800152, Charlottesville, VA 22908-0152

精神病医学系,性格研究部,弗吉尼亚健康系统大学

PO Box 800152,夏洛特斯维尔,弗吉尼亚州22908-0152

摘要:大小异常或者形状位置异常的身体畸形的发生相对罕见。有时候患有这类畸形的小孩可以述说受过创伤的已故者的生平事迹,这些创伤据说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和这类畸形对应起来。我们旨在调查身体畸形起源于特定亡者创伤的理由。这类案例经常发生在亚洲地区,但是也在西方国家发生过。调查的主要方法是采访和研究或者与相关亡者有联系的第一手线人。可以利用的医学报告,比如验尸报告,会被调查研究。在本文的第一部分中我们会介绍三件皮肤异常案例的报告以及另外5件案例的表格总结。我们已获得证据表明皮肤异常和相关亡者创伤之间有紧密的联系,尽管这些证据并不确凿。在本文的第二部分,我们报导了4例前世导致先天缺陷的案例。我们会提出并讨论一些虽然不确凿但是倾向于支持这种论点的证据。

Keyword:unusual skin anomalies-previous lives-birth defects-malformations

关键词:不同寻常的皮肤异常-前世-先天缺陷-畸形

引言

本文报导了12起畸形的案例,大多数都是罕见的畸形。被调查认为这些畸形是由于前世的创伤所导致的。我们首先总结那些声称记得前世的儿童的典型案例特征,然后叙述案例报告。随后我们描述下对案件进行调查的方法。

声称记得前世的儿童的典型案例特征

那些谈论前世的孩子通常在2岁到4岁的时候开始谈论他们以前的生活。在一组458此类孩子的样本中,他们第一次谈论前世的平均年龄是37个月。大多数的孩子会继续提及前世一直到6到8岁。在135起案例中,孩子们停止谈论前世的平均年纪是7岁半。孩子们讨论的次数和内容相差很广泛。然而,大多数孩子提到前世死亡的方式。在419起案例中, 74%的孩子提到死亡的方式。其中横死的比例远远超过在当地的一般人群发生的概率。在536起案例中,274(51%)个相关的亡者惨死。(在这段给出的数据由Cook(1983)等人第一次出版。部分特征信息无法从中获得。)

除了死亡的方式,孩子们的语句倾向于集中于前世的最后几年。许多孩子把前世和现在的生活进行比较,有时候他们会直言偏爱前者。许多孩子提出要求要和他们“真正的”家庭团聚。

这些孩子在家庭里会有一些不寻常的行为和语句。例如,许多孩子显示出对在他们描述的死亡时面对的人、武器以及地点的恐惧。在387名这类儿童中,有141(36%)例患有恐惧症(Stevenson, 1990)。不同寻常的玩耍方式经常发生。在278起案例中, 66(23.7%)个儿童有不寻常的玩耍方式,这种方式既不来自他们的家庭、家庭成员,也不是来自于明显的外界诱导。这种玩耍方式通常在孩子的能力范围之类复制了那个孩子声称记得的人的职业或爱好(Stevenson, 2000)。如果孩子的生活和前世人的生活不同的话,有些孩子显示一些对应前世人宗教信息或性别的习惯。

这里报道的发生在这组案例中的一种或者多种特性,尽管这里没有包括性别交换的类型。性别交换通常发生在缅甸的案例中,但是在其他的文化区域从来没有发生过,比如黎巴嫩的德鲁士。

畸形(皮肤异常或实质性的先天缺陷)经常发生在这些案例中。在来自九个不同国家或文化的895例案例中,309(35%)个研究对象有这种类型的畸形(Stevenson,1993)。

这类儿童在有轮回信仰传统的国家中最容易被找到。但是在没有这种信仰的地方也发生过,比如欧洲(Stevenson,2003)和北美(Stevenson,1983)。本文中就有两例发生在美国。

研究方法

调查的主要方法是采访第一手提供消息者。在案例的研究对象这一边,被采访的有对象的父母,哥哥姐姐以及其他的长辈。我们也采访其他的被认为可以提供第一手信息的人,例如邻居。在被研究的对象愿意的情况下我们也会和他/她交谈。在相关亡者这一边,我们采访还在世的亲属,例如配偶,父母,兄弟姐妹。在两边的采访中,我们试图了解他们相信研究对象是由被认定的亡者转世而来的原因。

我们不会对被采访者和我们在一起所花费的时间付予报酬。如果被采访者为了和我们会面而耽误了一天的工作或者走了很长的路程,我们给予一些补偿。大多数的受访者仅接受过小学教育。

在许多案例中,相关的亡者就是被研究者自己的家庭成员,或者是认识他家庭成员的人。在我们采访中,我们非常注意被研究者的长辈或者那些和被研究者家庭频繁接触的老者会不会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到被研究者,让他/她认为自己是就是亡者的转世。

如前所述,横死在这类案例中经常发生。我们努力获取或者复制任何于亡者相关的书面记录,包括警讯、医院病历档案以及尸检报告。

我们对畸形的地方进行检查和拍照。有时候通过记录和草图给照片补充一些关于受影响皮肤的外观细节,例如颜色、色斑以及周围皮肤的隆起和凹陷。我们也会向被研究者的家人借用或者检查任何可以利用的相关照片。

我们和被研究者没有专业的医患关系,因此我们不会称呼他们为患者。

第一部分

皮肤异常案例的介绍

几乎案例中的每个研究对象都有一处、几处或者多处皮肤异常。最普遍的情况是是色素的区域集中,通常被称为痣,也被皮肤科医生称为黑色素痣。这些异常在出生的时候发生相对较少。新生儿的发生率在不同的群体中会有些变化:1% (Castilla等等,1981; Walton等等, 1976),2.4% (Pack以及 Davis,1956),2.7% (Pratt,1953)。黑色素痣在身体各个部位发生的概率不相同。在躯干,上肢,颈部和头部发生的概率比在下肢要大得多。在头部,发际线以上几乎没有出现过痣(Pack等等,1952)。

目前为止对于痣的起因了解得很少。多发性神经纤维瘤可能是其中一个因子。这种瘤的特征是多处的色素增加。研究认为痣的位置和数目可能在一些家庭中可能会遗传(Denaro,1944; Estabrook,1928). 但是仅有很少的显示这种遗传的家谱被发表过。

大多数的痣以及其他的皮肤异常都比较小,一般直径在3厘米以下。父母即使注意到这些异常情况也不会予以大的重视。而较大的痣会引发人们猜测:这些不寻常的有时甚至丑陋的皮肤异常源于哪里。父母以及大一些的孩子可能也会为它们找个理由。

在信仰轮回的文化国度中,大人可能会把面积较大的或者非常不寻常的皮肤异常归因于前世的创伤或者其他的病变。在有些案例中,孩子们还没有谈论过前世的生活或者还没有谈论过任何人的时候,大人们就认定孩子是某个特定亡者的转世(Keil,1996)。关于亡者的梦,通常是被研究者的母亲做的梦,也可能对这种认定起到推动作用。

案例报告

AL的案例

AL 出生在泰国东北部靠近黎府的地方。在他的母亲意外怀上他之前,她梦到她的岳父(WL)在梦里说希望投胎做她的孩子。WL在1981年的一起交通事故中受到致命伤害,那一年WL64岁。

案例研究。Jiirgen Keil(J.K.)在1997年调查了这个案例。J.K.采访了AL,他的父母,他的舅爷爷以及曾看过WL尸体的3位AL的家庭成员。AL的舅爷爷曾在WL受伤之后把WL送到医院。

AL受影响的皮肤。图一显示AL出生几天后腹部的样子。图中可以看到腹部上有一块色斑比较严重的区域。图二和三显示在1997年,AL14岁的时候,异常皮肤区域的样子。腹部以及躯干的右侧有大面积的看起来像伤痕一样的皮肤,其中一部分的色斑仍然很明显。这些区域和大面积未发育的皮肤(被称为皮肤再生不良)的愈合疤痕是一致的。

AL的出生以及幼年。AL的妊娠期和出生都比较平常。几乎他一出世,负责清理的护士就注意到他腹部大面积的皮肤异常。这个部位的皮肤非常薄且透明,以至于被调查者说皮肤下面的器官都能看到。

AL童年的时候很虚弱。他的父母被告知AL患有一种脾脏的疾病。他经常接受输血。但是青春期的时候,他却看起来很健康。

AL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的前世,比如WL或者其他人。有一次别人给他看WL的照片,他看了很长时间,笑了笑,但是什么都没说。

WL的伤情和死亡。在WL死亡的那天,WL正忙于运送大米。他骑着自行车,后面连着一辆装载大米的拖车。他行驶在繁忙的高速公路上。突然交通出现了一些出乎意料的干扰。一辆摩托车转向到WL的一边碰上了WL的拖车,拖车的冲击让WL从自行车上跌倒下来。腹部着地,WL被一撞击拖了一段距离。至少有一个自行车的把手插进了他的腹部,WL大量失血。(一位事故现场的目击者提供了这段信息。)

WL被送到医院之后几乎立刻死亡。可能没有医疗档案,J.K.没有从医院获取任何记录信息。(WL可能被声明“到院死亡”,这让医院没有做记录免去了部分责任。)J.K. 找到了一份警察记录。记录中事故责任方在于骑摩托车的人,但是没有提供WL受伤的细节。

WL的尸体在医院里被清理过,最主要的腹部的伤口也被缝合了。穿着WL衣服的遗体后来被送回到他的家里。他的家人在看遗体的时候掀开了他的裤子看到在腹部有非常大的缝合。

评论。AL没有说过任何关于前世的言论。那些认为AL是WL的转世的认识以及AL母亲关于WL的梦,很大程度上建立在AL的皮肤异常以及WL被报道的伤情的一致性的基础上。

图1. AL出世几天之后的婴儿照片。照片中显示了腹部过多的色斑。

图2.AL在14岁时胸腔下部和腹部的照片。照片中显示色斑增强的区域和看起来像疤痕的部分。

图3.AL在14岁时右侧的照片。照片中显示色斑增强的区域和看起来像疤痕的部分。

图4. NK头上的痣。周围皮肤没有毛发,布满皱纹而且非常粗糙。

NK的案例

NK1982年出生在一个名为Kharwa的村庄。Kharwa靠近印度拉贾斯坦邦的阿杰梅尔市。在NK头部的左前方有一块皮肤异常的直线区域。这种皮肤异常被叫做疣状上皮痣。NK在1岁半多一点的时候就开始行走,说话了。当他还在学步的时候,有时候被指责之后他会离家出走。别人问他到哪儿去,他会答复到“我要去我的村子”。当被问到他的村子在哪儿的时候,他会说“我来自Sarnia。我的妻子叫Dakho。我的儿子叫Madan”。他坚持说这些提到的名字都没有说谎,然后说“我是Babu”。NK在5到6岁之前一直谈论Babu的生活。他叙述了Babu怎么被杀害他的强盗伏击的。为了夺取NK带的钱财,那些强盗用斧头砍死了他。他描述的这些细节都符合一个名为Babu的人的生活以及死亡情况。Babu在1978年被谋杀。NK的家人认识那个凶手,但是直到Babu的家人听到NK的那些陈述之后,这两个家庭才熟悉起来。

案例研究。Satwant K. Pasricha(S.K.P.)在1998年5月了解到这个案例,然后在当年的12月份开始调查它。那个时候因为NK的父亲没有空,(S.K.P.)只采访了NK的母亲。她也采访并检查了NK,还采访了Babu的四个家庭成员。从所获得的信息里,她还研究了一份关于Babu被谋杀的警方报告。后来,S.K.P.的助理Ashraf Valli帮我们获得了一份Babu尸检报告的复印件。对NK父亲的采访看起来十分重要,因此,2001年,Ian Stevenson(I.S.)和S.K.P.一起去NK父亲工作的地方Beawar找到他,对他进行了采访,然后去NK上学的镇上再一次对NK进行了检查。

NK的痣。图4显示的是NK头部左颞/顶骨区域的非常的痣。1998年那个痣有7.5厘米长,2厘米宽。周围的皮肤充满了褶皱,色斑也非常多。在受影响的皮肤范围内,有两处轻微隆起的十分粗糙的区域。

Babu的生平和死亡。Babu是一个已婚青年,他在Gwadia出生,并且一直居住在那里。Babu在另外一个叫Sarnia的村庄拥有一间小的茶馆。Sarnia距离Gwadia有2.5公里。Babu在从Sarnia回到Gwadia的途中被谋杀。(NK说有两个男人借口向他要个火点烟让他停下来。)那些凶手用斧头砍了他的头部和其他的地方。然后把他拖到附近的一口井旁边,扔了下去。Babu的尸体是在井里被发现。之后有两个男的因为涉嫌这起谋杀被逮捕,但是因为缺少证据被无罪释放。Kharwa(NK出生的地方)离Sarnia有6.5公里。

尸检报告描述了Babu身上的三处切入的伤口。在下巴处有一个小的伤口,在左肩和脖子的根部有一处较大的伤口。第三处伤口包括左侧头盖骨的破碎,那些碎片深深地穿入脑组织。这个伤可能导致了Babu的死亡。它和NK头部左侧的皮肤异常区域非常吻合。

至于在尸检报告中提到的其他伤口,NK身上没有对应的异常情况。

NK的陈述。被采访者相信NK说过19个关于Babu生平和死亡的陈述。其中,7个关于Babu及他的家人。剩下的12个陈述中,NK描述了抢劫者如何伏击并杀害他的过程。因为没有目击证人,大多数无法核对,但是警察报告证实了其中4个。另外被采访者确认NK在和Babu的家人相见时很自然地认出了5位。

NK的家人十分担心他会离家出走。他们试图不让NK谈论Babu的生平,甚至为此打他。

评论。这个案例有两个不寻常的特征。第一,在此类的案例中,相对于大多数的被研究的对象而言,NK关于前世的谈论较多,并且所有可以验证的陈述都是正确的。第二,可以获得尸检报告,而且报告显示出被研究对象的皮肤异常与他声称记得的亡者的致命伤之间有密切的联系。

PM 的案例

PM于1992年出生在美国中西部,父母都是美国人。PM的母亲从PM出生后看到他第一眼起就相信PM是她前一个去世的儿子的转世。(尽管PM的母亲是位正式的基督徒,她仍然相信轮回)。她去世的儿子,KC,在1980年死于成神经细胞瘤引起的并发症。成神经细胞瘤是种主要发生在儿童身上的癌症。KC死的时候还不到2岁。PM的母亲在KC去世之后离婚了,再次结婚后又生了三个孩子,其中一个女孩,两个男孩。PM出生后不久,他的母亲注意在PM的颈部有一条黑线,左眼有些不透明,右耳以上的有块突起的头皮,这些现象让PM的母亲更加相信PM是KC的转世。因为这些现象都非常吻合KC去世之前的病变情况。PM刚开始走路的时候和KC一样都有些跛行。他在4岁半的时候说了一些话语,这些话语似乎显示PM记得KC的一些生平事迹。

案例研究。Jim Tucker (J.T.)和 I.S. 在1988年了解到这个案例然后很快就拜访了这个家庭。他们对PM做了检查并且获得了他的眼科检查的档案,然后他们采访了PM的母亲、父亲、姨母以及KC的继父。另外他们还在一个三级医院获得了KC病历的复印件。2000年他们再次访问了PM的家庭并做了进一步的采访,观察PM后面的成长情况。

PM的异常。PM颈部正面的右下方有个黑色的倾斜的印记(图5),里面看起来像有一个小洞。PM的母亲说那个地方曾经流脓过。在PM右耳以上有个圆形的直径大概1厘米的肿胀。PM的左眼曾经有一块浑浊的区域,在1988年之前也就是PM6岁的时候,消失了,但是仍然留下一些浑浊。他的左眼肌肉有些不协调(被称为辐辏性斜视)。尽管不能准确地检测,PM的左眼视力不超过201200。PM走路的时候有些跛行,像是试图为了减轻左腿的受力。他的母亲说自从PM开始走路就如此。

KC的病情以及死亡。KC出生于1978年。16个月之前,他身体一直很健康。那之后,他开始跛行。一天KC跌倒了,医疗检测显示他的左胫骨有一处病理性骨折。1979年10月份,他被送往一个三级医院。医院对KC做了放射性检查以及骨髓活组织检查。KC的右耳以上头皮处的肿胀显示他患有成神经细胞瘤,并且已经扩散。他的左眼突出出来,看起来有些轻微的出血。一条静脉注射线插入他颈部右侧的血管里。之后KC开始接受放射治疗和温热疗法。

图5 PM颈部正面下方箭头所指的异常处。

KC在11月的时候出院了,但是几个月之后就是1980年4月份又被重新送往医院。那时候他的嘴里已经有几处区域受影响,其中有些开始出血。他的左眼也失明了。几天之后KC出院了,出院两天之后KC就去世了。尽管没有尸检报告,我们获得了他的病历,不仅和PM的母亲所说的完全相符,而且还提供了一些其他的信息。

PM的话语。从4岁半开始,PM开始说一些关于KC的生平的话语。他说他想回以前的家,并且可以非常准确地描述它。他跟他母亲说他在那里离开的。PM也描述了在头皮处的手术,那是KC的活组织检查手术。当看到KC的照片的时候,PM说那是他自己。PM只对他的母亲说过这些。在我们的采访当中,其他的家庭成员都不记得PM曾经说过任何关于KC的生平的特殊话语。

PM不寻常的行为。我们曾和PM以及他的家人在两个不同的场合一起待过几个小时。我们发现相对于家里其他的小孩,PM更愿意和他母亲待在一起。但是他的母亲也说过几个小孩当中,她对PM更关心。

评论。在这个案例中,PM母亲希望KC回来的意愿对于PM的成长究竟有多大的影响是个重要问题。也许她对PM关于KC的言论理解过度了,甚至有可能那些话语是被PM母亲引导的结果。至于PM母亲影响他以至于他跛行这一点似乎有些不太可能。但是KC那些已知的异常与PM的情况都非常吻合,比如PM颈部的黑线对应KC颈部的静脉注射,PM右耳上的肿胀对应KC头皮活组织切片处的肿胀,PM左眼的浑浊对应KC左眼的失明。这一点不只是用巧合就能解释。

表格1 总结了另外5个调查的案例的主要特征

第一部分的讨论

在8个被研究的对象中有6个都有非常大或者非常长的皮肤异常现象。读者们可能会问这些异常的发生会不会很普遍。Castilla等(1981)调查了500000个婴儿,发现在20455个新生儿中只有1例的概率会有比较大的色素痣(定义为直径在10厘米以上)。因此我们的研究对象的异常发生都不是普遍情况。

另外两名研究的对象身上的皮肤异常有些不寻常的特征。ND身上的两处皮肤异常发生在不一般的位置,尺寸和被子弹射入和射出造成的伤口很吻合。两处尺寸上的差异更加对应了射入的弹伤一般比射出的弹伤大这一事实。(Fatteh,1976; Simpson & Knight,194711985). PM脖子上的主要的异常看起来像一个小的入口。这个异常和其他的三处异常同KC的病历中核实的伤口以及其他异常很吻合。

稀有的、非常大的或者其他不寻常的皮肤异常会发生,皮肤病学的教科书经常会用图例阐述。例如,Freedberg等(1999),Habif (1996), Solomon & Esterly (1973),和Soter 和 Baden(1991),所有的这些出版的阐述中皮肤科医生都会称其为大的黑色素痣。Freedberg等(1999)和Rassner(1994)发表了关于粗糙皮肤出大的痣的一些插图。这些教科书的作者很少提及这些异常产生的原因,仅仅对相关的家庭病史以及其他的伴随的先天异常情况予以一些评论。

我们在这里更加关注这些皮肤异常现象的更前世的联系,而不是它不寻常的尺寸以及外观。这带给我们一个问题,这里报道异常案例是否和亡者的伤口或者病变有密切的联系。我们的论证中有一个不足的地方:在这些案例中,我们只获得了2个案例的医疗报告。其他案例中,我们对于异常和损伤之间联系的判断都是基于口头证词。另外,几乎所有被询问亡者伤情的被访者都看到过或者听说过研究对象的异常,因此在有轮回信仰的文化背景中,被访者可能会把亡者的伤情和那些异常联系起来。但是即使假设这种情况成立,我们仍然需要对这些皮肤异常的发生做出解释。

除此之外,孩子们声称自己是相关亡者的言论也需要解释。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这些行为是父母培养的结果。但是孩子们也有可能在他们自己或者他们父母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获取吸收那些关于亡者的信息,这种假设带来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个孩子会希望认为自己是另外一个人。因此,在这些案例中的被访者都认为转世是最好的解释,这种想法其实很合乎情理。

在大面积或者其他不寻常的皮肤异常以及先天畸形的案例研究中,了解病人及其父母对这些异常发生原因的解释非常有帮助。就PM的案例而言,即使在没有普遍的轮回信息的文化环境中,认为那些异常和前世有关的情况也会发生。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多吉曲才 校对:圆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