蚯蚓

欧洲 净丽

我把女儿上幼儿园的时间提早到早上7:45,早餐时间延后到单位上午茶时间,这样每天送完女儿就迅速折返回家,还可以在8:00-8:40观修一座菩提心,然后赶着9:00到单位上班,这需要中间无有少许耽搁。

今天一早起来看见窗外地是湿的,昨晚又下过雨了,这就意味着又有很多蚯蚓已经从草地里翻土而出爬到人行道上去了。于是我催促磨磨蹭蹭的两岁大的女儿,娘儿俩匆忙地出了门,顺路在连接着草地的路面上仔细检查有没有暂时幸存、尚未死于行人足下的蚯蚓。原来以为以现在接近零度的寒冷天气可能不大会有,但事实上在不到50平方米的路面上依然捡到了十几条大大小小的蚯蚓。我给它们念完心咒后,便把它们放还到泥土地里。

把女儿送到幼儿园后,我走在折回家的路上,心里有两个声音开始响起。

第一个声音说:你知道的,屋前这段路有蚯蚓,屋后那段路一定也有,你是不是应该去那段路上也检查一下?

第二个声音说:那边并不顺路,还是不要去了吧,如果去的话会来不及完成今天的这座观修。

第一个声音说:你明知如果你不去它们今天就必死无疑,你真的见死不救吗?

第二个声音说:你现在一周都完不成五次观修,不应该舍弃今天这次。

第一个声音说:你已经发了菩提心,见死不救是否有违菩提心?

第二个声音说:你入座观修也是修行。

内心取舍不定,这个时候不自觉地开始忆念上师,如果是上师遇到这种情况,他老人家会怎么做?哦,他一定会以众生的生命为重,不会丝毫吝惜这一点点时间去几步之遥的地方挽救一些在生死线上挣扎的有情。即使我的理由是要回去入座完成上师规定的日修功课,上师也一定不会欢喜,恐怕会噙着泪说:我给你们传讲《入菩萨行论》是希望你们能够利益众生,你却做这样自私自利的取舍,一边装模作样地观修知母念恩报恩,一边却将处于生死一线的老母有情弃置不顾见死不救,真是对自他的极大欺诳。

我顿时明白了,因为了知该如何取舍而生起欢喜,于是不再犹豫地走过家门,径直去到屋后的人行道一路检查过去,把死伤的连同活的、能挑起来的蚯蚓都搬到泥土地里,并且念了观音心咒和四无量心。当时想到,这些已经死伤和幸免遇难的蚯蚓都曾经做过我的母亲,也许正是因为为了爱护我这个儿女造下恶业而在恶趣中受报也说不定,也许它们已经做了很多世的蚯蚓还不得脱离蚯蚓身,如今因为愚痴,下个雨就钻出泥土地一点点爬到人行道上去,却不知道那是一条往人足下送死的不归路,这么一个报身根本不可能有了知和行持离苦得乐之善法的因缘……想得心里非常难受。当时那一刻,我对人身难得和恶趣之苦生起了一点点真实的觉受。

实际上我的入座时间仅仅少了10分钟而已,所以并非是真的没有时间利益众生,只是烦恼这个祸患在作怪,企图让我远离善法而已。而这舍去的10分钟,令我今日的观修有了真实的意义。观修结束后又赶在了上班的路上,我一遍遍地念诵并发愿: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愿诸众生永离众苦及众苦因,愿诸众生永具无苦之乐、我心愉悦,愿诸众生永离贪嗔之心、住平等舍。

愿我生起与上师无二无别的真实慈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