嗔恨是疾病的主因 慈悲是治疗的法门

马莎‧霍华

摘要

本文探讨嗔恨是疾病的主因和慈悲是治疗的法门,并提出一个问题:我们是否可以在治病的当下又能开悟呢?

本文以病和治疗为主题来讨论苦和灭苦,并探讨如何发展慈悲心以促进今日世界伦理的实践。

本文也将介绍精神神经免疫学的整体医疗的最新研究,这些都可以在科学上获得证明。此外,还将探讨:

一、双盲设计的、随机抽样的、控制的研究,证明以嗔恨为首的烦恼,是疾病的主因,譬如“自由浮动的敌意”是心脏病的主因;

二、有关把心导入慈悲确实具有疗效的记录,这些法门包括:

1、施受法。施受法具有直接的治疗力量,相关的最早记录来自西藏。麻风病人因为修持施受法而得到痊愈——吸气时观想吸进别人的痛苦,呼气时观想呼出慈悲和治疗念力给他们。本文特别讨论伙伴关系,并提出一个问题:恢复健康是因为别人希望治疗病人痛苦的心愿,还是因为病人自己的慈悲心态而治疗了自己。

2、冻结框法。由哈特迈斯研究所的路‧强卓克医师发展出来的方法——当一开始觉得烦躁或生气时,立刻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心脏区域,深呼吸和回忆生命中感到慈悲的事件,就可以改变反应。

正文

“基本问题是我们要如何培养和保持慈悲心?如果有宗教信仰,会很有帮助;但即使是没有宗教信仰,还是可以存活得很快乐。其实,慈悲和宽恕并不难得到,它们是人类存活的要素。”

简 介

这篇论文缘自于我对贪瞋痴是疾病主因和慈悲喜舍是治疗法门的兴趣。

通常人们认为精神或宗教教义不切实际,宗教所建议的行为或想法在寺庙或教堂都很好,但如运用在“外面的世界”则不太安全。人们很难了解他们是自己慈悲心的最大受益人,而陷入贪嗔痴则使自己损失最为惨重。

在《和谐世界》一书中,作者说:“一旦我们相信慈悲的好处和嗔恨的负面后果(常造成我们内心的不悦),我们便会努力减少生气,我们就会小心处理。我们总以为我们的愤怒可以保护我们,但其实是一个骗局。所以,最重要的是了解嗔恨的负面后果。我知道负面情绪对人一点帮助也没有。

“有时候人们以为在自然灾害或人为的悲剧时,如果我们愤怒就能有更多的能量和勇气去抵抗。但以我的经验,即使愤怒给我们能量做出或说出我们所要表达的,但这种能量是很盲目、很难控制的。智慧是人类最好的禀赋,智慧可以评估我们行为的长期和短期后果,但智慧在很强烈的情绪作用下并不能好好发挥作用。

“当我们用愤怒来反应时,我们不知道这样做是否真有效果?但如果没有愤怒,我们可以分析情况并知道有没有必要采取激烈的反对行动,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当我们采取反对的行动时,也不会有不好的感觉。如果我们有真诚的世界责任感,我们也会关心其他人及其长期的后果。有这种体认,我们在心平气和之下所采取的反对行动就会更正确更有效。愤怒唯一的用处就是它会带来能量,但我们也能由其他来源得到能量,而不必造成我们或他人的伤害。”

这段谈论让我想到下列几个问题:

* 我们要如何开始协助人们了解嗔恨真正的后果,好让身为地球村一分子的我们能开始了解愤怒并不能保护我们,而是对愤怒者本身有害,还会障蔽我们的智慧,无法对情况采取有效的回应。

* 一旦有了那种体认,什么练习才能有效减少愤怒和发展慈悲心呢?

这些问题的答案之一,可能就是研究正负面情绪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如果人们了解,嗔恨和其他负面情绪实际上会损害自己的健康、而慈悲和其他正面情绪才有助于健康时,将会有动机去减少愤怒。如果他们开始了解爱、慈悲是愤怒的解药,他们就会开始培养。

发展慈悲心的练习似乎是佛教徒专用的练习,但其实不是佛教徒也可以做,而且有时候对非佛教徒反而更有利。一位上师在1996年密执安州安‧亚柏的开示中,呼吁大家注意如何以我们人自然产生的正面情绪(特别是慈悲心)来加强人类行为、如何帮助人们(不论是否有宗教信仰)依慈悲心思考、行动和说话。

要让人们不论是否有宗教信仰,都有兴趣了解培养慈悲心的好处,那么大家对健康的关心可能是一项“公分母”。

了解愤怒的真正后果——愤怒和敌意是疾病的主因

愤怒影响心脏病的研究:

老人脾气最暴烈的最易罹患心脏病

一项针对1,300位平均62岁老人所做的、历经七年的研究观察显示:最易动怒者罹患心脏病的机率,是最不动怒者的三倍。这份研究由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健康与社会行为助理教授一郎川千博士所领导,发表在1996年11月1日出刊的《循环》学报上,该报告指出在人格测试中,最易生气的人平均年轻两岁、体重稍重、倾向于抽烟和一天至少喝两次酒。研究对象主要为男性白人,因此,川千和其他研究者认为在建议采取介入性计划之前,仍需要做更广、更多族群的研究。

最易生气的病人得动脉血管堵塞的机率最高

巴尔的摩联合纪念医院和马里兰罗耀拉大学的研究人员,访谈41位最近接受血管造型手术疏通动脉阻塞的病人。最有敌意的病人(称为A型敌意人格)在一年内需要再开血管造型手术的机率,是其他病人的2.5倍。研究人员把“A型敌意人格”界定为具有A型人格特质并有易怒的特征,这种人是典型的讨人厌和很难相处。

其他关于A型敌意人格显示,有这些人格特质的人,血液中含有较多的肾上腺素和压力引起的荷尔蒙,使他们的血管容易收缩。研究人员宣称把动脉浸在压力引起的荷尔蒙中,会加速形成新的阻塞,敌意增加心肌缺氧的几率。

1996年11月20日,《纽约时报》的个人健康专栏报导说:学习控制愤怒就是对心脏最好的药。每一次的愤怒或敌意,都会引发身体的一串生理反应,如:心跳加快、血压升高、冠状动脉收缩、血液变黏稠。对心脏病患,这样的反应会减少血液回流到心脏而造成心肌缺氧。如果血块堵住冠状动脉或缺氧使心脏跳动不规律,就会导致心脏病发。有时候这种缺氧会被发现,因为病人会表现为心绞痛。胸痛通常会使病人停止动作或行为,并且找医生;但有时候心肌缺氧没有征兆,病人会继续危险的动作或行为。

史丹佛大学的心理学家卡尔‧索瑞森博士相信有三种方法可以处理造成愤怒的情境:“改变它,避开它或适应它。”索瑞森说:“大部分人会适应和学习如何好好控制他们的情绪。”索瑞森鼓励用心理咨商帮人以健康的方式适应愤怒,在团体咨商中,病人要演练如何善巧地回应易怒情境。心脏病患和高危险群可以经由学习去改变他们对压力情境的处理来改善病情。团体咨商要花约一年的时间才能减低愤怒。

透过咨商减少愤怒

旧金山锡安山医学中心的梅尔‧佛德曼博士在一项研究中发现:心脏病患经十四个月的减少敌意咨商,可以减少罹患无症状的偶发心肌缺氧的机率达60%。

在佛德曼和索瑞森的研究中,曾经劝说从心脏病发存活下来的人,让他们控制自己的A型人格行为。接受咨商的病人,能将心脏病复发的次数减少一半。A型人格行为是指急躁、操纵欲、侵略性、有敌意。

低脂饮食减少胆固醇和敌意

1992年纽约州立大学石溪校区的心理学家葛地‧魏诺博士,曾主持追踪233个俄勒冈州波特兰的家庭。那些改用富有复合碳水化合物的低脂饮食的家庭,可降低他们的胆固醇,并减少感到沮丧和具侵略性敌意。研究人员仍不确定为什么低脂饮食有这样的效果,但他们推测可能是降低蛋白质摄取和配合低脂饮食才有作用。研究人员引用康乃尔大学对狗所作的一项研究发现:低蛋白质饮食可减少具侵略性敌意。

阿司匹林降低心脏发病机率

1995年10月1日《循环》学报上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发怒者在二小时内的心脏发病率,为非愤怒者的2.3倍。不过,国家心肺血液研究所研究主任穆雷‧迈陀曼博士和狄克尼斯医院暨哈佛医学院的心脏血管部主任詹姆士‧穆勒所领导的研究人员发现,如果人们吃阿司匹灵,心脏发病会减少一半。阿司匹林可以防止血块在冠状动脉形成,因而预防生气的人心脏病发。

研究人员发现,最常见的生气原因25%是和家人吵架,22%是工作上的冲突,8%是法律问题,其余为与青少年争论、离婚和抵押品赎回权被取消。研究显示虽然用乙型交感神经阻断剂可能和阿司匹林一样有效,但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

愤怒和慈悲对免疫系统的影响

敌意和愤怒所造成的伤害要怎么办?如何处理?以上这些研究建议首先要处理敌意和愤怒:借着团体咨商来修正愤怒的反应、低脂饮食,或比较机械性、危险的“治疗”——吃阿司匹灵。不过,这里有更全面性的方法,就是我们之前所建议的——努力培养“解药”:慈悲。慈悲是愤怒的解药,这种观念源自传统中医和佛教。在中医,每一个器官都有其相应的情绪和德性:

每一个德性如好好练习,可以取代情绪和它的负面作用。很明显的,慈悲的效果可用来做愤怒的直接解药,这个道理在两千年前人们就已经知道了,现代精神神经免疫学也已证明了这一点。在这个领域的一些研究,利用明确的科学数据,显示愤怒对免疫系统有巨大的伤害,慈悲则有可观的好处。《医学新知学报》报导一项由雷纳‧格莱恩博士、迈克‧亚金森和罗林‧玛格第医师所做的研究:三十位受测试者,在经历慈悲、关心或沮丧、愤怒的感觉前后,测量他们的唾液(唾液中的IgA(S-IgA)是一个免疫能力的指针)、心跳速率和情绪。

情绪用下面两种方式来引发:

1. 自发性的引发──用一个由路‧强卓克医师所发表在哈特迈斯研究所广泛研究的方法叫“冻结框法”。冻结框法是停止其他的活动,把注意力只集中在心脏附近的区域,让受测试者回忆过去的慈悲经验。同样的,自发性的沮丧或愤怒也是一样,让受测者回忆个人曾有的沮丧或愤怒经验。

2. 外来的引发──用特蕾莎修女慈悲地照顾人们或暴力、战争的录像带来引发情绪。

结果显示当有慈悲心和同情心时,S-IgA会立刻上升平均40%以上,并且持续升高几个小时;在引发愤怒或沮丧的情绪时,S-IgA一开始会短暂上升平均18%,接着的几个小时则持续降低。

研究并进一步发现,用自发性所引起的正面情绪,在刺激S-IgA的释放方面,比用录像带外来引发来得有效。下面我将进一步讨论“冻结框法”引发慈悲和感恩的情况。

有没有什么实际的方法可以培养慈悲心呢?在《新千禧年的伦理》一书中,作者建议重复的练习可以培养慈悲心。“因此,我们可以了解慈悲心就是同理心和理智的结合。我们可以把同理心当作非常诚实的人所具有的特质,理智则是非常实际的人所具有的特质。把这两种特质加起来,就能有效的发展慈悲。因此,慈悲和贪瞋等偶发的情绪非常不同,后者只会破坏我们内心的平静,绝不能带给我们快乐。对我而言,这表示借着练习并且持续地观想慈悲和熟悉慈悲,我们可以发展关怀别人的内在能力,就我前面所说的伦理而言,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越是培养慈悲,我们的行为也会变得越有道德。”

培养慈悲心就像任何技术一样,不断的练习是很重要的。做这个练习的好处是实际体验施受慈悲的感觉——称之为“慈悲心的彩排”,可以使我们更有能力在现实世界的“战斗”中表现慈悲。这种练习最后会变成习惯。当我们变得越来越习惯以慈悲来思维和感觉时,在日常生活中就能够比较安详地用慈悲来应对。除此之外,这种练习也会直接影响我们对自己的看法。

“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对别人表现关心时,我们的行为自然而然都是正面的,那是因为当我们心中充满爱时,就不会有空间容纳怀疑,这有如内心的门一打开,我们就可以出去。关怀别人,可以打破阻止我们与别人健康互动的障碍。不仅如此,我们对别人的意念如果都是好的,任何害羞或不安也会大幅减少。只要我们能够开启这扇内心的门,就可以从习惯性的自我中心解脱出来。”

我对发展慈悲心的方法特别感兴趣:一是藏传佛教的施受法,二是路‧强卓克医师在哈特迈斯研究所最近发展出来的“冻结框法”,我个人从这些练习中获益,且这些方法对健康有直接的利益。

施受法

慈悲具有疗效的最早记录之一来自藏传佛教。哲卡瓦格西教麻风病人练习施受法——吸入别人的痛苦,然后呼出慈悲给别人,希望他们因此获得治疗。当他们开始这样做时,很多人都康复了。哲卡瓦格西有一个弟弟是出了名的怀疑论者,他反对一切的精神治疗,但当他弟弟听到有麻风病人因此治愈,就躲在门后听哲卡瓦格西教施受法。当哲卡瓦格西注意到他弟弟个性越来越好时,他知道那是因为他弟弟开始练习施受法的缘故。施受法改变了他弟弟的个性,这比在对治疾病具有疗效更使他想广泛地教导施受法。施受法改变了他弟弟的动机,从自私地只希望自己健康,而变成一个希望利他的博爱者。

以施受法治疗麻风病人的故事,是我找到不断地发起慈悲心对健康有直接帮助的最早记录。当然没有明显的证据说明疗效,我们不清楚主要疗效是不是源自施法者治疗别人的慈悲心,或者是接受别人治疗的念力也是因素之一,或者这两种都一样重要。我们所知道的是,一群人很真诚地吸入别人的痛苦,然后呼出慈悲给别人,有很多药石罔效的疾病都因此治愈。

如何做施受法练习?我发现最感人、有用和善巧的指导,见于贝玛‧卓珑《当事情不如意时——遇到困难时的衷心建议》第15章〈违反本性〉。为什么她叫这个练习“违反本性”呢?她对做施受法的动机和能力如何说明呢?“违反本性”是指施受法和普通的思考逻辑——避免痛苦、寻找快乐相反。在这种练习过程中,我们从自私的古老观念中解脱,开始爱自己和别人,开始关怀自己和别人。施受法唤醒我们的慈悲,引导我们对现实有更宽广的看法。“违反本性”就是违反我们希望“自己的事顺利就好,不管他人死活。这种方法溶解了我们的心防,溶解了我们努力建立的自我保护。以佛教的术语来说,这个方法溶解了我执。”施受法的练习很简单——吸入别人的痛苦,呼出我们想要的慈悲和解脱。这个方法可以在自己受苦时修,把慈悲送给其他受同样苦的人们;也可以为生病、痛苦、临终者或已经死亡的人修。

下面是贝玛‧卓珑指导的施受法:

当你做施受法时,只要吸入痛苦,呼出无尽的虚空和解脱。把施受法当做正式的禅修练习,有四个步骤:

1. 将心安住在开放和宁静之中一两秒。这种状态就是传统所称的闪出胜义菩提心(慈悲),或是一瞬间开放于无尽的虚空和清明。

2. 开始施受法的内容。吸入酷热、黑暗、沉重的幽闭恐怖感,呼出清凉、明亮和轻松的新鲜感。吸入时用身上所有的毛孔完全吸入,呼出时用身上所有的毛孔完全放射出去,一直持续到与你的出入息完全融合为止。

3. 用痛苦的情境来练习。传统而言,从你所关心和最希望帮助的人,开始练习施受法。不过就像我所说的,如果这样行不通,你可以为你现在所感到的痛苦练习施受法,同时为其他那些受同样痛苦的人而修。例如,你觉得力不从心时,你为自己和其他相同处境的人吸入这种力不从心的感觉;然后依你的任何愿望呼出信心、美满或解脱。

4. 把吸入、呼出都变长。如果你为你所爱的人修施受法,你可以将你的爱延伸到其他有相同情形的人。如果你为在电视上或街上看到的人修施受法,也可以为其他有相同遭遇的人做,把施受法扩大到不只一个人。如果你为所有感到生气、害怕或陷入任何困难的人修施受法,这样的范围就够大。但在这些例子中,你可以更进一步,为你觉得是你的敌人(那些伤害你或伤害别人的人)而修,为他们做施受法时,想象他们也有和我或我的朋友一样的迷惑和困难,吸入他们的痛苦,送给他们解脱。

施受法可以无限地延伸。只要不断练习,你的慈悲就会自然而然扩张,让你体认到一切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无法改变。当你做这个练习时,慢慢地随着你的步调,你会很惊讶地发现,自己越来越能在别人需要时,甚至在过去认为不可能的情况下,帮助别人。

施受法的功能(尤其是有益健康的方面)如何,尚未见相关研究。不过,芝加哥健康协会一项先期研究,将记录一群施受法的行者和对照组的健康状况。

冻结框法

另一种可以当场培养慈悲心的方法是“冻结框法”,起源于路‧强卓克医师,加州博德溪的哈特迈斯研究所曾做广泛研究。学习这个方法相当容易,只需要觉察自己的压力情境和不耐烦、生气、害怕或其他情绪,然后将注意力集中在心脏区域,并回想生命中的慈悲和感恩事件,就可以改变反应。这个“停止按钮”可以改善健康、人际关系能力和一般“善巧”。罗林‧玛格第是哈特迈斯研究所的一名主要研究人员,他界定这种刻意引发的慈悲心所产生的状态为“身心统合”。他在2000年11月第十一届压力国际会议上发表论文,提到这种统合状态对健康的影响:

“所观察到的好处有:降低心理压力和负面作用,降低焦虑和沮丧,增加正面效果,改善心理社会功能,增加对事物的认知,增加情绪智商,减少压力和压力所产生的生理征兆,减少精疲力竭,增加体力,增加幽默免疫力,降低类固醇和增加DHEA。”

“身心统合的有利结果,不但在实验室获得证明,在许多团体和教育机构也如此。此外,练习这个方法带给健康的改善,在很多临床条件下都可证明。例如:艾滋病患减少忧虑和病理症状,郁血性心脏衰竭的年老病患减少沮丧和增加功能,高血压患者恢复正常血压,糖尿病患者获得血糖控制和生活质量改善。”

“结论是,身心统合是一种内部功能的模式,对人类健康和效能影响深远。这个模式和生理之间的关联,可以用直接的方法客观测量出来。不同年纪和背景的人,可以自己找出身心统合直到一致的实用方法,藉此来减少压力,增进健康稳定情绪,过有质量的生活。”

下图显示两种情绪状况下的血压、心跳速率和心跳速率变化:一是生气、不耐烦和其他负面情绪,二是生起慈悲感恩心。当受测者转变到正面情绪时,身心统合的现象很明显,特别是心跳速率随时间的变化更是明显。

这个明显可见的证据,为自发性的慈悲和感恩说明了一切。它在表现和技术的层次上也很有说服力。我认为在说明生理、心理、情绪的状态时,应该称为处理技术熟不熟练而不是正面或负面。这种图表很容易显示:慈悲心可以产生处理一切生活情境的能力,这正是大部分人都企求的结果。

结 论

*人们若以嗔恨来思考、感觉和行动,会直接伤害自己,造成免疫力丧失和生病。

*人们若以慈悲和感恩心来思考、感觉和行动,会直接利益自己,可以增强免疫力和治疗疾病。

*最好不要将嗔恨和慈悲、感恩界定为好或坏,要将嗔恨当作是不善巧的、有害的、无用的;慈爱和感恩是善巧的、有帮助的、有用的。

*在即将生气的时候,只要刻意生起慈悲和感恩心,就有可能停止生气,代以慈悲和感恩的响应,而且这是有利的。

*只要重复练习培养慈悲心,就有可能产生以慈悲心行动的能力。

从现有的研究结果可以看出,不善巧的情绪,特别是愤怒和敌意会影响健康,很明显的,这种心理状态对人体健康具有破坏性。研究也肯定了用善巧的心态来反应的好处。这些好处表现在心脏、血压、免疫系统等方面,可以清楚明显地测量出来,就如愤怒和敌意对健康具破坏性也可以测量出来一样。佛法早就倡导我们要努力去除这些不善巧的情绪,代之以善巧的情绪——最著名的是慈悲喜舍四无量心。如果对这些不善巧的情绪“开战”,而不是细心地观察这些情绪的生起并发起慈悲心去克服它们,则对付这些不善巧情绪的解药就很少。

我相信进行上述所提的三种简单练习,有助于造就一个真正健康的个人、团体和世界。我也相信如果继续更仔细研究贪瞋痴在日常生活中造成的伤害,以及慈悲喜舍四无量心的好处,将会对我们很有帮助。

一行禅师说过:“涅槃不是没有生命,涅槃就在这一生中。涅槃是指平静、宁静或是熄灭痛苦的火。涅槃教导我们自己早就是我们想要变成的样子了,因此我们不需要再追逐任何东西,我们只需要回归自己和接触我们的本觉。当我们这样做时,我们就拥有真正的安宁和喜悦。”

(更多资料可参看“自他相换的修法”:http://www.huidengzhiguang.com//c/2011-05-05/367.shtml)

文章来源:http://www.huidengzhiguang.com/c/2012-03-05/119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