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

蒙特利尔 圆悲

视师如佛,是藏传佛教中最有特色,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可以说是成就的诀窍。在索达吉堪布上师的传法视频中,常常看到上师每每提到法王如意宝时,常常一闪而过的激动得难以自持的神色。每当捕捉到上师眼光中流露出如此强大的信心光辉时,我的心也不禁一紧。不为别的,实在是羡慕上师的大福报,能够在即生之中值遇根本上师,如理随行,深入闻思修学佛法精华,并且产生不共的信心,对上师的教言只字不做违越。

再对照自己,就实在是感觉自己根器太低劣了。散乱、放逸,毫无戒定慧三学的点滴功德,上师的教言一只耳朵进,另一只耳朵就出了。心情好的时候,还能看看所学修的佛法视频、法本,课诵等功课也偶尔为之;如果心情不好,就根本不想闻思修行,甚至都不想靠近佛堂,因为害怕看到供桌上摆放的上师照片。尤其在做错事情的时候,或者在早上和晚上,本来应该打坐和磕头的时间,总是违缘重重,借故不修行的时候,更是不敢直视上师的尊容,心里也不敢念诵上师祈祷文等偈颂。虽然知道不如法,心里却犹如着魔般,还是耽著于毫无意义的世间享乐。

然而就算自己再怎么不堪,上师的慈悲却永远像太阳普照大地一样,不因为弟子根器愚劣而放弃任何一个。记得2010年参加学院的金刚萨埵法会,在大经堂里听上师作开示。时间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当时我刚赶到学院不久,时差还没调过来,又念了一天的咒,对于爱睡懒觉的我,真的是支持不住了。,头靠在抱在怀里的书包上,不知不觉中眼睛就合上了。虽然知道上师传法时睡觉不对,但是心里还是自我安慰道:上师啊,对不起,我实在是太困了,我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飞了半个地球,然后从北京又飞到成都,接着就是两天的大巴,路上我一个人没有结伴儿,不怎么放心,又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实在挺不住了……我想,不到十秒钟的时间,我就已经睡过去了。

也不知过了几分钟,突然我清楚地听到上师说道,“虽然知道大家很辛苦,时间也很晚了,但希望大家能坚持一下。”这时我突然间觉得不困了,然后上师讲了一个笑话,顿时大经堂里一片欢快的笑声,我也笑了起来,于是抬起头,抓起眼镜扣在鼻梁上,接着就听到上师教诫道,“不困了吧?听经闻法时,不要睡觉,否则过失很大的!”我当时真的是信服了!能把我这个雷都打不动的家伙叫醒,太厉害了!

就是这样,慈悲地、智慧地,上师以他特有的诙谐和幽默的方式教育着我们。相信上师的慧眼无时无刻不在观照我们,从未离开过。尽管我们愚痴、颠倒,尽管我们不听话,尽管我们业障深重。

其实,有些时候,信心的产生并不是件理性的事儿,往往在不经意间,你会发现,它已经在那里慢慢沉积到心里去了。有没有只有自己心里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