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子未必是凶

陈海量居士

(一)《华严五祖纪》:唐朝杜顺和尚有一次到外面去化缘的时候,有一个斋主抱着他的儿子求和尚给他消灾延寿。和尚定睛对着孩子看了许久,说:“这孩子本是你的冤家,现在应该给他忏悔。”吃完了斋以后,和尚叫斋主把小孩抱到河边。到了那里,他说把小孩子抛入水中。这时斋主夫妇不禁捶胸顿足嚎哭起来。和尚说道:“请不要闹!你们的儿子还在那里呢!”说着就用手一指,果然他们就看见他们的儿子化作六尺丈夫身,立在水波之上,怒目斥责斋主说:“你前生拿了我的金帛,还杀了我推入水中。若不是菩萨同我解怨,我是决不饶赦你的!”于是夫妇俩默默然信服和尚的神力了。

(二)梁敬叔笔记:姚伯昂先生说:“传说人世间的夫妇儿女,有还账的,有讨账的。我于是想起从前我的一个妹子,当她五岁的时候,出天花很是危急,呻吟床褥,非常哀苦,一连几个日夜叫号声不止。我的母亲说:‘这样地受痛苦,为什么不早些去呢?’她听见了,大声地反抗说:‘你们还欠我八千文钱尚未还清。等你们还了我,我就去了!’我的父亲就差我去关照她说:‘我们一定把这笔钱做你的棺殓费,再加千文烧些锡箔给你。这样你可以快些去了,何必等待着活活受苦呢!’我对她说了以后,她就在这一夜里死了。这样看来,还账讨账的传说是确有其事的。”

(三)梁敬叔先生说:“常州有个甘学究,是以教小学生为生的。当他的儿子才只三岁的时候,他的妻子忽然死了。他只得带着他的儿子到他教书的馆舍里去养育。到儿子四五岁的时候,就教他识字读书。这个孩子倒很聪敏,在十五六岁的时候,四书五经都读得烂熟,也可以做教书先生了。每年父子二人教书的收入凑合起来有四五十金,除去生活费用之外,还可以稍稍积蓄一些。后来甘学究就预备为他的儿子娶个媳妇。当他们正要举行订婚礼的时候,他的儿子忽然生起大病来,病势很是危急。

在病中,他狂喊着他父亲的名字。甘学究惊惶失措地答应说:‘我在这里!你有什么事吗?’他的儿子说道:‘你前生和我合伙做生意,欠我二百余金。某事除去若干、某事除去若干以后,现在应还我五千三百文。快快还我!还了我,我就去了!’说完了话就气绝而死了。这真是世俗所谓讨债的了。大凡年幼夭折的儿女,多是因讨债而来的;不过像甘学究的儿子那般分明说出来的,十个之中没有一两个罢了!世间一般做父母的不明因果,反为这种讨债的子女悲伤哭泣,不是很可笑吗?

(四)纪晓岚笔记:朱元亭有个儿子生肺病将死的时候,有气无力地自言自语道:“现在还欠我十九金。”这时医生正在开药方,预备给他吃一服人参,可是人参还没有煎好,他就死了。后来算算那人参的价值,刚好是十九金。这是最近的事实。

(五)天台有位袁相钦先生是我的远亲。他有一次在梦中看见酒坛里现出一个人来,指着他说道:“三百千!三百千!”他就醒了。这时他的妻子刚巧生了个儿子。相钦本来没有儿子的,所以很钟爱他。这个孩子到了四岁忽然生起病来,病得很厉害。在病中,他忽然叫喊着说:“拿算盘来算帐!拿算盘来算帐!”相钦突然想起从前的梦,就责骂他说:“讨债鬼!你到我家里四年,我为你花费的已经不止三百千了!”他的儿子听了这话就死去了。

印光大师曾经说过:“一个人生儿子,大概有四种原因:一种是报恩,一种是报怨,一种是还债,还有一种是讨债。”

报恩是因为父母对于儿子过去世有恩惠,为着报恩,就来做他们的儿子。所以服劳奉养,生事死葬,都称父母的心意。世上的孝子贤孙,都是属于这一类的。

报怨是因为父母对于儿子过去世有亏负的地方,为着报怨,就来做他们的儿子。所以怨恨小的就忤父母,大的甚至为非作歹闯下大祸,害及父母。做父母的活着的时候不能得到儿子的奉养,等到死了还因为儿子的不争气带着羞耻到九泉去。这是报怨的一种。

还债是因为儿子在过去世欠父母的资财,为着偿债,就来做他们的儿子。倘若债欠得多的,父母就终身由他奉养;若是欠得少的,就不免半路死去。像读书才得了些功名就丧命的,做生意才得了些财利就身死的。

讨债是因为父母在过去世欠儿子的资财,为着讨债,就来做他们的儿子。小的债,不过损失些学费聘金;等到债还清了,父母虽想望他成事立业,而他忽然夭亡,再也不留片刻。若是大的债,那做父母的损失可就不止此数,必定要废业荡产,家破人亡才罢!

这种报恩报怨的因果关系,不独子女是这样,就是夫妻也是这样的。总之,眷属聚会无非是恩仇报复。假使能够互相感化,大家念佛修行,同归极乐净土,那么恩仇眷属化为菩提眷属,就完美到极点了。

文章来源:http://www.xuefo.net/nr/article0/3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