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进步的衡量标准

顶果钦哲仁波切

一、诸法摄一要

佛陀开示八万四千法门,每一个都是为了降伏我执。这是佛陀授予法教的唯一理由。如果这些法教无法对治我执,所有的修行都是无用的。佛陀的堂弟提婆达多即是一例。他熟悉的经文多到能够载满一只大象,但他无法摆脱我执而投生地狱道。

战胜我执的程度,显示我们修法的正确度。我们要非常努力。

二、证取上首

如果众人对自己产生良好印象,并说:“这个人菩提心修得不错。”这可以算是一种见证。但仔细去想,除非别人有能力读取我们的心,否则我们内在的各种心理过程别人是看不到的。他们无法确知我们是否真的已经用上所有的对治方法。因此要自我检查,我们的瞋恨是否减少了?我们是否有能力修持自他交换?这才是我们该仰赖的见证。我们活着,应该有清楚明白的良知。密勒日巴尊者说:“在死亡时俯仰无愧,即是我的宗教。”大部分的人都不这么想,我们假装自己很平静、很低调,嘴里充满甜言蜜语,让无法看到我们内心的一般人说:“他是一个真正的菩萨啊。”但他们看到的只是外在行为。

重点是,不做任何日后会懊悔的事。因此,我们应该诚实地检查自己。可惜的是,我执是如此巨大,大到即使我们拥有一点点小功德,也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另一方面,我们甚至无法察觉到自己的大缺陷。俗话说:“好水无法积在傲慢的山顶上。”因此我们应该非常谨慎。在彻底检视自己之后,如果我们能够摸着良心,诚实地想:“我的行为是正确的。”这表示我们正在拥有修心的一些觉受。然后,我们应该对自己的修行成果感到欣慰,下定决心未来要更努力精进,如同过去时代的所有菩萨一般。我们要尽己所能,不断运用对治,让自己对每日的行为感到心安。

三、恒当依欢喜

噶当派大师因着修心的成就,不论遭遇什么困难,永远都能够看到事情的光明面。即使染上麻疯病,他们也保持乐观,想到麻疯病带来的是无痛的死亡而感到喜悦。麻疯病是全世界最可怕的疾病之一,但就算染上了,我们也应当下定决心修持自他交换,承担所有染上这个病的痛苦。

这种心态会带来力量,让我们下定决心,借由修心的善德,我们有能力把任何困境带到修行的道路上。如果能有信心如此做,表示我们对修心愈来愈娴熟,而且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能够快乐。

同时,我们必须承担他人的痛苦,并经历这些痛苦。当我们看到他人忍受身心的病痛或面对各种逆境时,我们应该希望承担一切痛苦,同时心中没有任何期待和恐惧。“万一这些痛苦真的到我身上,那该怎么办?”我们完全不该有这类想法。

四、能者受扰亦能行

经验丰富的骑士不会从马上摔下来。同样的,当我们遭遇不可预期的伤害或突如其来的困境,如果心中涌现的不是烦恼,而是爱与慈悲,就表示我们修心有所成就。能够利用生活中的困境,我们要一直这样努力下去,这是非常重要的。

诸如此类的经验表示我们娴熟的修心已经圆满。即使有这样的征兆,我们仍要继续努力,让自己更加熟稔,并时时充满喜悦。透过修行而被训服的心,会自然形之于外在事业。如各种谚语所说:“看到鸭子,就知道水不远。”“有烟,不会没有火。”同样的,我们可以从外在征兆认出菩萨来。

平静安宁,

显示自身之智慧;

不受烦恼约束,

显示修道之进步;

己身之圆满,

显示将在梦境善行中展现。

菩萨透过所行事业显现自身。或许我们也有类似的征兆,但不表示可以松懈。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849cbd0100kno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