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野生物种保护伦理学说——超越人与自然二元论(下)

Ethics for Wildlife Conservation: Overcoming the Human-Nature Dualism

作者:芭芭拉·佩特森

By Barbara Paterson

y20140124-30

五、人境合一学说

换个视角来看,构建东方哲学的基础是和谐、非暴力共存的理念,而非精神与物质二元论。因此,东方哲学一直以尊重自然的韵律、过程和现象而著称,不像西方哲学一直主张用暴力手段征服自然。池田大作的著作就是最好的东方哲学范例。

池田大作是一名佛教学者、作家,并且是国际创价学会的会长。国际创价学会是一个非政府组织的佛教组织,其成员在全世界超过1200万。池田大作的理念为东西方思想架设了沟通的桥梁,为环境伦理学做出了重大贡献。

池田大作的理念建立在佛教思想的基础上,其核心观点是缘起(也叫因缘生)。缘起法则体现了一切事物之间的相互依赖性,并揭示出种种生命和种种现象不可能各自独立存在,都是以其他生命和现象为因缘而产生或存在。

从这个观点来看,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由内因外缘聚合而产生的。换句话说,任何事物都不可能独自产生,或脱离其他事物而单独存在。正如池田大作在“东方宗教对话”中解释说:“这个观点揭示了因存则果生、此生则彼生的现相规律。”

缘起法则与生物学共生学说的内涵是一致的,即一个人的存在离不开其他人、乃至一切众生和整个自然界。但有意思的是,池田并不认为这种关系是一种单方面的依赖关系(即人类为了繁荣发展而单方面依赖自然环境),而是双方相互依存的。

为了更好地阐明这一观点,池田大作依据佛教本体论,用十个要素来描述生命,它们是:从静态角度来描述的三个要素——外相、特性、本体。描述动态变化的六个要素——潜能、外用、内因、外因、潜效和显效。

六要素中,潜能指生命天生具有的潜在行为能力,而外用则指潜能激活后显现的行为,内因、外因、潜效和显效则描述了因果规律怎样把现象及其环境连接在一起,其具体表现是:每个独立的现象包含了一个内部的、潜在的因或倾向(译者注:即内因),同时还包含了一个潜在的效应(译者注:即潜效);在适当的条件下(译者注:即外因),这个潜在的内因会被激发或触发出来(译者注:即显效)。外因将单个现象与其周围环境连接起来。外因导致内因发生改变,并引起潜效的变化,也就是由内因改变所致的行为结果外现为显效。由此,个体与外界通过因果关系网相互关联。内因与潜效并存,两者互即互入,而显效则出现较晚。

第十个要素从始至终都是不变的,它是所有要素的整合体。

这十个要素并非独立存在,而是同一个现象的不同侧面。前三个要素被视为现象的本体,余六个要素被视为现象的功用,而第十个要素,即所谓的“始终一如”,则被视为体与用的和合,两者密不可分。

这10个要素共同体现了生命的物质与精神统一性。其中,“外相”体现了生命的物质层面,而“特性”则体现了精神层面;内因和潜效体现了精神层面,因为它们潜伏在生命中;相对而言,显效在物质世界里可被观察到,因此体现的是生命的物质层面。

因此,不同于建立在二元论基础上的西方哲学思想,池田大作的哲学思想具有明显的佛教“非二元论”观点,即:身心合一、内外合一、因果合一和人境合一。

人境合一的理念对环境伦理学有着特殊的意义。在池田大作的观念里,“环境”一词并非指整个自然界,而是指每个生命各自拥有属于自己的个性化环境,进而他说道:“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个生命诞生时,就拥有了自己的个性化环境。”因此,在最根本的层面上,生命与环境、有情众生和无情物是不可分割的。

这个理念在日语中用“esho funi”这一术语来表达。池田解释说:sh?是sh?h?的缩写,指的是个体生命;e 代表eh?,指的是维系个体生命的环境;Funi代表“不二”,即指个体和环境二者不可分离。个体生命影响着其周围环境,同时也依赖于周围的环境。

池田进一步用身体和影子的比喻形象地阐释道:身体创造了影子,当身体移动时,影子也随着动;但是在某种意义上,影子也“创造”了身体,因为没有影子就意味着没有身体。而个体与环境的关系与此很类似,个体依靠环境获得身形与特征,环境亦依靠个体而有形状和特性。内因、潜效、外因和显效的运作构成了个体及其环境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显效由内因和外缘产生,而潜效则同时展现在个体及其环境中。

作为人类,我们塑造了环境,但同时我们也是环境的产物。这一辩证观点,根据池田的理论,对于理解人类和环境的关系至关重要。鉴于个体生命和环境的不可分割性,因此,环境的状况就是人类心识的一种外在反映;而环境退化则反映了人类对生命和宇宙相互关联这一本质的无知,其后果就是身心行为越来越低劣,也就会变得越来越贪婪,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不惜牺牲他人的利益,为了达到个人目标不惜采取一切手段。

而且,这种贪婪不仅仅局限在个人层面,它还造成全球范围内民族与民族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贫富差距。正如贪婪的工业化国家不吝于剥夺发展中国家人民的基本生存条件,贪婪的人类也在渐渐破坏其他生命的生存权利。

相反,如果能够意识到万物间的相互依存性,人们就愿意互相支持、同舟共济,并与自然环境和谐共存。池田解释说,人类与环境的辩证关系要求人类必须维护环境生存所需的能量和资源,因为如果环境很恶劣,人类也不可能繁荣昌盛,就像未消化的食物不可能给身体提供营养。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理解人类与环境的相互关系,那么可以这样说:生命依赖于环境而存在;也就是说,人类的成长与发展依赖于环境或自然生态条件。

从相反的角度来看,如前所述的“没有生命也没有环境”,这意味着人类的行为也会影响并重塑环境。因此,人类对塑造什么样的环境发挥着关键的作用,由此应该担负起塑造美好环境的责任。当然,这不是想说明没有人类就没有自然界,而是想说明,个性化环境是生命个体行为的产物,就像个体也是其环境的产物一样。

池田的理论表明,所有事物和现象间存在缘起性和相互依存性,这是宇宙的运行规律。对这一规律的无知是一种根本性的认知错误,它会毁坏个人赖以生存的生命网络,将会导致倾向于自我毁灭的自我中心主义。相反,如果能认识到生命间的相互关联性,就能够促使一个人克服自私自利的本能,而与其他生命,包括其他人类、其他众生、以及自然界,保持移情关系。(译者注:“移情”是一种心理现象,指把自己的情感移到外物身上,觉得外物也有同样的情感。此处似指将对自身的爱惜、爱护之情转移到其他生命上,从而可以和谐共存。)

六、结论

环境伦理学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要找到一个非常合理的学说或依据,证明为什么要保护自然、要避免人类活动对自然的破坏。在这方面,工具性价值学说强调其他物种对人类的工具性价值,这种学说为物种保护提供了比较实际可行的依据。

然而,这种学说也意味着物种保护工作者有义务去证明,那些需要保护的物种对人类具备工具性价值。也就是说,虽然大家都认为保护自然很有意义,但实际情况却没有那么乐观,物种保护工作者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保护野生物种而进行千篇一律的斗争,就也是去一再证明野生物种具有可以客观衡量的经济价值。只有这样,人们才有保护野生物种的动力,不把土地用在危害物种的用途上。

这种学说把人性看得很阴暗,它认为:如果无利可图,人类不可能自发地爱护大自然。它也认为:人类和自然之间一直存在着严重的冲突,而野生物种保护工作者就相当于一个资源管理员,他的工作是管理好自然资源,以便造福人类。当然,保护工作者们为了证明这项工作的价值一直在努力奋斗。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能够证明自然界本身拥有固有价值,那么物种保护主义者就不需要承担证明某个物种具有价值的义务了。这方面的现状是,人类天生具有固有价值这一观念被普遍接受,而非人类生命是否具有固有价值却一直在环境伦理学中争论不休。

有鉴于此,扩展主义学说一直在探索制定新的伦理道德标准,以便为野生物种找到固有价值。但这个学说对野生物种保护来说并不合适,因为这个学说主要针对生物个体,而非物种种群和生态系统。譬如这一学说的代表人物利奥波德和洛尔斯顿等学者,就是直接从生态学角度出发,而非从以人为本的角度出发,呼吁人类反思自己的伦理道德框架。因此,这种以生物为中心的学说被视为将非人类物种凌驾于人类之上,因而会更加激化人类与自然环境之间的对立状况。

以上所述的工具性价值学说和固有价值学说都立足于人与自然的二元论,前者偏向以人为中心,后者偏向以生物为中心,因此两者对野生物种保护和管理无有助益,因为这项工作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护和平衡人类需求和保护自然的关系,而非偏向于某一方。

现在,西方哲学世界观对全球的影响正在扩大。但几个世纪以来,西方哲学世界观一直把征服自然、臣服自然看作最大的挑战,这就无怪乎很难从中找到一个合理的伦理学说来支持物种保护。相反,传统的东方世界观则把人类视为大自然的一部分,而非其竞争对手。这种对大自然态度上的差异,池田大作解释说,来源于东西方对生命的理解不同。

池田大作阐述了传统佛教思想里的缘起法则和人境合一理论,这些理论超越了人性二元论,就像一座桥梁,将环境伦理学与解决环境问题的实际工作联系起来。池田自己虽然没有新建一个学说,但他提出的佛教缘起法则和人境合一理论,为构建一个新的环境伦理学说提供了充足的空间。

对池田而言,伦理学并非只适用于特定情况的永恒法则,而应该是灵活地随缘起而变化。因此,池田并不打算建立一个抽象的理论,而是鼓励每个人都去“过有意义的生活,……其根本是认识到生命之间相互依存,认识到我们与他人、与环境息息相通。”

现代环保运动以造福人类为目标,需要大众的支持和参与,其顺利开展需要超越二元论所制造的环境保护和大众的隔阂和对立。而池田大作所主张的佛教道理为新的环保伦理学说提供了理论基础,这一新学说不再把物种保护工作者当成防止人类危害环境的守护者,而是当作深深领会到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相互依存性的觉悟者,其目标是努力唤醒他人,让大家都领悟这一道理,并共同构建属于全体生命的美好明天!

致谢(略)

参考文献(略)

文章来源:BioScience (2006) 56(2):144-150F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巴玛拉摩,妙怀,王筱汐,王筱艺,丹秋白马

校对:巴玛拉摩、丹秋白马、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