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智者与佛教思想的对撞(5)

200480665-001

1、德国哲学家弗雷德里克·尼采

这里,我们必须要领悟的是一个人不应有恨,即使对于罪恶;一个人必须不对立,甚至不讨厌自己;一个人不应该仅仅是在痛苦中沉默不语,这不过是自欺的承受方式。一个人应该完全以积极的心态生活,应该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一言一行,通过孕育平和、温柔的和解,有助于爱的状态使恨的土壤变的贫瘠,只有当道德狂热主义不再盛行时,这才是可能的。因为嗔恨恶时,不只因为它自身的缘故,更因为它开拓了一条道路,将我们带到对自己有害的状态(不安、行动、忧虑、纠结、依赖)。

这是佛教的观点:罪不是恨,而是思想贫乏。佛教比其他宗教更现实上百倍,它继承了客观、冷静地忍受问题的传统。在经过几百年哲学的发展之后来到生活中,当它一出现,神的观念便告终结,祷告毫无意义,禁欲也是一样。没有权威意志,没有强迫,甚至在僧团中也没有(强迫)。因此也不会去挑战并打击不同的信仰。在对抗复仇、憎恶和怨恨的感觉时,其教言将这些情绪归于空无,这是多么地令人难忘。

弗雷德里克·尼采(1884 – 1900)

德国哲学家

2、美国物理学家罗伯特·奥本海默

比如,如果我们问,电子的位置是否保持不变,我们必须说“否”;如果我们问电子的位置是否随时间变化,我们必须说“否”;如果我们要问电子是否是静止的,我们必须说“否”;如果我们问它是否在运动,我们必须说“否”。当一个人被问及他死后自我的状态时,佛陀早已经做出了同样的回答;但是对十七和十八世纪的科学传统而言,他们并不熟悉这样的答案。

J罗伯特·奥本海默(1904 – 1967)

美国物理学家

3、美国记者、战地记者和作家南西·威尔逊·罗斯

任何一个人,从国王到理发师,凡想倾听佛陀的教法,或想在佛陀的传教游历中跟随他,或想加入僧团成为佛教团体中的一员,都可以自主决定。即使是女性,在经过一定考察后也会被僧团接受。僧团的建立是佛陀最具实用意义的成就之一,在很大程度上在亚洲范围内实现了佛教教义的传播和承继。一个秩序的建立似乎也进一步展示了佛陀的心理智慧,虽然他教导人们必须独自趋于“觉悟”之路或自我“救赎”,但也意识到在日常生活中要维持和他人的协作关系,才能实现共同的目标。对于佛教僧团的建立,阿纳德·托音毕曾说过,这是比希腊柏拉图学派学院的成立更伟大的社会成就。

南西·威尔逊·罗斯(1901 – 1986)

美国记者、战地记者和作家

4、英国数学家、哲学家、作家和社会批评家罗素

在历史上伟大的宗教中,我更喜欢佛教,特别是其早期的形式,因为它有最小的迫害因素。佛教是推理想象和科学哲学两者的结合。它提倡科学方法,其追求达到了理性主义的程度。从中,可以得到一些有趣问题的答案,如“什么是心灵和物质?他们之中那个更重要?宇宙是在朝着一个目标运动吗?什么是人的定位?存在高尚的生活吗?”由于科学的局限性,佛教领导了科学之外的部分,它征服的是心和其所属。(虽然)我自己虽然无法体会基督无论是在智慧方面还是在美德方面,与我们所熟知的一些历史人物一样站得相当高,然而我还是认为在那些值得尊敬的人中,应该把佛陀和苏格拉底置于基督之上。

罗素(1872 – 1970)

英国数学家、哲学家、作家和社会批评家

5、德国哲学家亚瑟·叔本华

我们发现轮回的教义,源于人类最早的和最高尚的时代,作为大多数人类的伟大信仰在地球上广泛地传播,不,实际上,是作为所有宗教的教导在传播,只有犹太教和两种犹太教派生的宗教除外。因此,正如已经提过的那样,在佛教中,它以最微妙的形式,最接近真理的方式出现。它作为最古老语言似乎是最完美的,因此也是最古老的宗教。如果把我的哲学理念作为真理的衡量标准,那么我认为佛教在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信仰中是最卓越的。

亚瑟·叔本华(1788 – 1860)

德国哲学家

6、英国罗兹奖学者、经济学家、记者舒马赫博士

唯物主义者主要对物质感兴趣,佛教徒则主要对解脱感兴趣。但是,佛教崇尚“中道”,因此绝不反对物质享受。障碍解脱的不是财富,而是对财富的执着;不是享受愉悦,而是对愉悦事物的渴求。

因此,佛教经济学的主旨是简单和非暴力。根据经济学家的观点,佛教生活方式的奇异之处是其完全的合理性,在非常小的样板中可以得到令人非常满意的结果。

佛教经济学在直接经验和长期前景的探讨,也可以推荐给那些坚信经济增长比任何精神或宗教价值更重要的人。因为它不是对“现代增长”和“传统停滞”之间的选择问题,而是一个寻找正确发展之路的问题,是在唯物主义的放逸和传统主义者的固定不变之间的“中道”,简而言之,就是寻求“正命”。

E.F.舒马赫博士,英帝国二等勋爵(1911 – 1977)

7、法国学者,神学家和哲学家,诺贝尔奖得主阿尔伯特·史怀哲

他(佛陀)所展示的真理具有永恒价值,先进的伦理学不仅属于印度更属于全人类,佛陀是赐予全世界的最伟大的道德天才之一。

阿尔伯特·史怀哲(1875–1965年)

法国学者、神学家和哲学家,诺贝尔奖得主

8、美国作家、诗人卢森·斯特莱科

佛教,优于大多数宗教,似乎已适应了现代生活。对西方不平等的社会取向来说,与考虑其他事情相比,考虑佛教多些,不仅是一个自我发现的方法,也是一个概念之源。

卢森·斯特莱科

美国作家、诗人和艾萨克·罗森博姆诗词奖得主

9、印度诗人和教育家,诺贝尔奖得主拉宾德拉纳斯·泰戈尔

佛教首要的是其精神力量,这在历史上为我们所熟知。他将如此大量的种族紧密地吸引在一起,这些民族曾被距离这一最困难的障碍所分离、因语言和习俗的差别而分离,由各种程度和类型不同的文明所分离。他的积极力量,既不源于国际商务活动,也不存在于帝国时代的建筑里,不是源于科学的好奇心,更不是源自要占据新领土而迁徙的冲动,而是以纯粹的无私的努力帮助人类实现其最终目的。

拉宾德拉纳斯·泰戈尔(1861 – 1941)

印度诗人和教育家,诺贝尔奖得主

文章来源:《智者赞——名人赞佛及佛教》

(澳大利亚达弥卡法师编辑)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圆唐

校对:耀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