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为富不仁:越有钱,越缺乏同情心

The Rich Are Different: More Money, Less Empathy

玛雅·萨拉维茨

ByMaia Szalavitz

y20140124-55

杰奎琳·威瑟德/盖提摄Jacqueline Veissid / Getty Images

想得到同情心及帮助吗?最新发表在《心理科学》杂志上的研究结果表明,穷人比富人更慷慨。

在一系列的实验中,新的研究发现,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人和社会经济地位较高的人相比,更擅长从他人的脸上解读情感,这即研究者所称的移情倾向。“我们看到的许多现象是,相对于上层阶级,底层阶级的人更容易同情他人”迈克尔 ·克劳斯说,他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院的博士后学生,也是该研究的合作者(详细内容见网站time.com: 布里斯的战争:旧金山取缔割礼的运动。)

为什么会这样呢?“底层社会的环境和上层社会的环境有很大不同,”克劳斯解释说,“底层社会个体,必须长期应对大量的不安全因素和社会威胁。人们在生存过程中更需要依靠别人,因为别人会告诉你是否正面临社会威胁或机会,这便增强了人们对情感的觉知。”

报告合著者达彻·凯尔特纳,加州大学伯克利分院的心理学教授,赞同社会经济底层的人们“生活在更具恐惧意味的环境中,他们受到更多的环境、规章制度和他人的威胁。回应威胁的最好策略之一,就是更加警惕并小心地对待别人,且试着去促进合作以建立强大的联盟。”(详细内容见time.com网站:谁需要婚姻?显然是男人)

相同研究者的一项早期研究发现,在社会经济地位底层的人们更乐于助人和慷慨大方。这表明,环境所加强的不仅是同情心准确度还有同情心本身。“对于生活在更易受到攻击环境的人来说,向他人求助会有助于解决问题,”克劳斯说,这会增强同情心并不断强化社会联系。

在新的研究中,克劳斯和他的同事们设计并实施了三种不同的试验。第一个涉及200名大学员工,有些人有大专以上学位,有些没有;大学的特点是,教育程度与工作职位相关,并构成了学院工作职位中的阶层不同。被试者要观察人脸照片并确定其表达的情感,中学学历的人要比具有大学学历的同行做得更好。(详细内容见time.com网站:再见,宝贝:为什么卖掉你的婴儿床会心痛)

移情准确度是衡量“一个人能否准确读出他人所处情感的能力”,这是很重要的,克劳斯说。因为这是同情心最重要的部分:如果你不能认知他人正在经历的情感,那么对于其需求就很难作出善意的回应。

第二个试验的参与者是学院学生,要求他们自己选择自己在班级中所处的地位。在之前的研究中,阶层等级的主观量测方法和这个很相似,这个实验能够很精确地预测底层人群的心理和生理问题。

在这个试验中,主试官对两个被试者分别模拟工作面试,在揣摩主试官的情绪时,认为自己属于底层阶级的人,其判断的准确率超过认为自己属于上层阶级的人。(详细内容见time.com网站:关掉你的手机作为一个技术的姿态的反应)

在第三个实验中,学生们被要求将自己与社会经济地位比自己高很多和低很多的人作对比。与较低阶层的人进行对比的人,会认为自己有较高的社会地位,他们在解读人们的情感表达时,其结果会失之准确。而那些想象自己居于底层社会的人,则更容易解读他人的情感。

“我认为这些研究真的做得很好,其结果极其引人注目,”贾米尔·扎基说,他是哈佛大学的一位博士后,也在从事同情心的研究,但没有参与此项实验。

在应付更多社会威胁和有缺陷的生活过程中,底层的人们能够更好地解读他人的情感信号,而权力关系对此也会有影响。如果能否保有工作职位取决于老板是否生气,你就需要努力揣摩他的情感变化,而他却无需考虑你作何想。(详细内容见time.com网站:他们看起来都一样:种族主义如何在神经学方面起作用)

“人们通过做一连串的事情以感到掌有大权,这也使得他们不会更多地关注他人及他人的情感,”扎基说。

一些研究发现,同情心准确度具有性别差异。这表明了权利因素的影响,因为女人通常比男人拥有较少的权利。凯尔特纳说:“由于处于较低的权利地位,使女性更易于理解他人;另外,她们在照料他人时付出更多。第三可能是基于生物学的原因,女人拥有较高水平的催产素,而我们知道催产素可以提升同情心。”

在当前经济状况下,越来越多的人面临被抛出社会中高阶层的危险,而上层社会人们的为富不仁令人担忧。(详细内容见time.com网站:医学博士豪乌斯的看法:信仰是一种精神疾病吗?)

“我们正处在社会高度不平等的历史时期,而且这种不平等程度正在增加,身心健康出现的问题都与此有关”,凯尔特纳说。“大权在握的人感觉不到不平等,他们对此视而不见。这是由于教育方法的原因,使他们无法看清这些明显的事实,也不理解生活在下层的人们所遭受的痛苦。”

不过对于在社会底层生活的人来说,值得安慰的是他们周围的人都更为友好。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慧灵

校对:圆唐 耀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