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智者与佛教思想的对撞(1)

y20140124-60

1、罗伯特•奥本海默(J. Robert Oppenheimer,1904年4月22日-1967年2月18日),美国犹太人物理学家,美国原子弹之父,曼哈顿计划的主要领导者之一。

罗伯特·奥本海默,在描述海森堡(海森伯格)的不确定原理时所做的与佛教对比:

“譬如,如果我们问:‘电子的位置是否保持原状?’我们必须回答:‘不!’如果我们又问:‘那电子的位置是否随时间而变?’我们必须回答,‘不!’如果我们再问:‘电子是否静止?’ 我们必须回答,‘不!’如果我们还问:‘它是否在运动?’我们必须回答:‘不!’当被问及在命终后,人的自我情形时,佛陀早已做出了类似的回答。这种回答,对于开始于十七、十八世纪的科学传统来说,是不熟悉的。”

原文见奥本海默所著《科学与共识》(牛津大学出版社,1954,第8-9页)

2、尼尔斯•玻尔(Niels Bohr,1885~1962),丹麦著名物理学家,哥本哈根大学科学硕士和哲学博士(PhD),丹麦皇家科学院院士,曾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对于一个平行于有关于诸如这样常规理想化受限有限的适用性的原子理论问题,我们必须转到科学的其他方面,如心理学,或甚至认识论的那种问题,而那些问题是当试图协调我们在现实存在的人生大戏剧中作为旁观者和演员的位置时,像佛和老子那样的思想家早已经面对过的问题。”

原文见1958尼尔斯·波尔所著《原子物理学与人类知识》(1958年约翰·威利父子编辑)第20页

3、尼尔斯•玻尔

“真理有两种:一种真理是没有重要意义的,其反驳方所展示的,显然也是荒谬的;另一种是深奥的真理,其反驳方就需要通过同样也是深奥真理的事实来辨明。”

——玻尔的儿子汉斯·玻尔在《尼尔斯·玻尔:他的一生和工作》1967,第328页,描述其父亲时引用的。

“没有被量子理论吓倒的人就还没有理解它。”

——《宇宙中途相遇》,凯伦·米歇尔·巴多巴,第254页,作为脚注引用的玻尔的哲学文章。

4、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1842年1月11日-1910年8月26日),美国哲学家与心理学家。

“威廉·詹姆士在构建知觉时,经常借用佛教的宇宙观,如他的术语‘意识流’,是巴利语vinnana-sota的英语直译,世界的各种语言在描述佛法时,‘意识流’被译为各种各样的名字,但在英语中被普遍了知为‘心识流’⑴。”他在《宗教经验之多样性》一书中提升了禅定对现代心理学的功能价值⑵。威廉·詹姆士声称: ‘这是每个人从现在开始将要学习25年的心理学⑶。’

⑴阿伦·沃勒斯,波瑞恩在《拥抱意识:科学和灵性的共同基石》(香巴拉出版社,第186页)一书中对威廉·詹姆士做出的评价。

⑵维基网(wiki)对威廉·詹姆士的评价

⑶大卫·斯考特在“威廉·詹姆士与佛教:美国实用主义和东方”中对其所做的评价,《宗教》30(2000),第335页

——威廉·詹姆士在哈佛大学的讲演中所说的一句话。

5、爱因斯坦关于宇宙宗教观念的观点:

“即使在社会发展的较早时期也能发现宇宙宗教观念的端倪,例如,在大卫的诗章和先知书中。值得注意的是,佛教中的宇宙元素更为强烈,就像叔本华的华丽散文所展示给我们的一样。”

——《爱因斯坦关于宇宙宗教和其他观点及格言》,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乔治·伯纳德·肖,第48-49页

以下观点均摘录自爱因斯坦的著作《我的世界观》:

“我认为宇宙宗教的激情,构成了对于科学研究的最强有力、最卓越的激励。”

“用最广泛意义的话来说,是什么导致了人们寻求宗教思想和信仰的感情与需要呢?稍加思索足以告诉我们,是最具变化的情感主导了宗教思想和经验的产生。”

在爱因斯坦看来,宗教的发展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恐惧宗教”、“道德宗教”和“宇宙宗教”。

爱因斯坦认为,原始宗教:人们由于种种恐惧才开始寻求宗教的庇护。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在集体中寻求道德和社会的价值,并因此开始寻求道德宗教或社会宗教。在这个层次或阶段,宗教中的神是被人格化的,这也是科学与宗教之间产生矛盾的主要因素。之后,人们开始寻求一种更高的宗教形式,即宇宙宗教。他描述到:

“一个人若认识到,器情世界中所展示出的人类欲望,目标和不可思议的秩序,都是微不足道时,他会将个人的痛苦生活视为一种牢狱,并希望将万物作为单一的有意义的整体来体验。”(宇宙宗教cosmic religion)

6、诺贝尔奖获得者,英国哲学家伯特兰•亚瑟•威廉•罗素( Bertrand Russell ) 描述佛教作为一个冥想和科学的哲学:

“佛教是冥想的和科学的哲学。它主张科学的方法,并追求一种叫做理证的最终结局。从中可以得出对于令人感兴趣的问题的答案,如:什么是意识和物?两者之中哪个更为重要?宇宙是在朝着一个目标运动吗?什么是人的位置?有没有一个高尚的生命?因为科学仪器的局限性,注定了科学不能成为先导。佛教所要征服的是心。”

——“佛教和科学:探索信心和理性的边界”,沃赫闻,马丁,《宗教:东与西》,2001年6月,77-79页。

罗素认为佛教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宗教,因为“佛教几乎不具有迫害因素。”

文章来源:《智者赞——名人赞佛及佛教》

(澳大利亚达弥卡法师编辑)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圆杨、圆唐

校对:圆唐、耀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