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大病换来了世间的无价之宝

杨牧贞

原来自己是这么幸福的人!

我是否还有机会帮助别人呢?

民国八十七年的七月间,因为卵巢肿瘤而开刀,切片后发现原来肿瘤是恶性的。获知自己得了癌症后,突然间觉得这个世界是多么的美好,怎么自己过去都没发现呢?电视新闻正报导嘉义地震,有人到阿里山游玩,车子翻落山谷,想到自己开刀前几天才从阿里山回来,跟他们比起来,自己实在太幸运了。报纸上的医药版一连几天都在介绍重肌肉无力症,跟那些患者比起来,我实在太有福气了……。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自己是个这么幸福的人,为什么我以前都不知道呢?再看到医院里这么多可怜的人,实在令我惭愧万分,为什么我过去从来没想过要去帮助那些受苦的人呢?我将来是否还有机会帮助别人呢?惭愧懊恼之情占满了我的心。切片显示是癌症的那天,也正好是我由副教授升为教授的日子,这原本是许多副教授期待的事,但对我来说,忽然变得不重要了。

开始念大悲咒

第一次化疗时,我问了护士苏小姐一个许多病人都想知道的问题:“什么样的人治疗效果会比较好?”她告诉我:“有宗教信仰的人。”接着问我:“你有没有宗教信仰?”我想了想,如果信基督教的话,每个礼拜要上教堂,太麻烦了;信佛教的话,只要路过寺庙的时候合掌鞠个躬就可以了,好像比较简单,因此就说:“那我就信佛教好了。”接着我又莫名其妙的顺口问了一个问题:“我信佛教的话,要怎么办呢?”她告诉我:“念大悲咒。”因此我就开始“信佛教”(念大悲咒)了。

化疗期间,我一面念大悲咒,一面在心里想着:“念这个有用吗?大悲咒是什么意义?世界上真的有观世音菩萨吗?……”此外,脑中还不时浮现出在医院中所看到的那些病人的模样,一想到他们那无助的眼神与憔悴的身影,心中就免不了又是一阵懊悔与自责;家人则为了我的胡思乱想而心急如焚,他们虽然一再地开导我,然而我的懊悔与自责却始终无法减轻。

八十七年十一月,当我接受最后一次化疗,注射最后一瓶点滴时,竟然发生了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在点滴即将滴尽的前几分钟,突然梦见了一个白衣人,我满怀困惑的即时醒来,而免除了一场可能发生的灾难。大约十天后,无意间看到了华视的“大法鼓”节目,不可思议的是,睡梦中白衣人从我这里拿走的红色东西,竟然和节目中莲花的花蕊一模一样。

为自己的残忍,忏悔痛哭……

住院窒息中清凉水灌顶

八十八年三月初回诊时,发现我的另一个卵巢也长出了肿瘤,医生立即为我安排开刀事宜,巧合的是所排定的时间正好是我的生日。住院前一天,我到法鼓山农禅寺参加大悲忏法会,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法会。过去我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没想到一开始忏悔时,脑中忽然浮现出一幅好温馨的画面,两只可爱的小猪正开心的玩着,其中一只还对我眨眼睛。我突然间觉得自己好残忍,它们那么可爱,我竟然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而吃它们的肉,我忍不住痛哭流涕,为自己的残忍而忏悔不已……住院那晚,只觉得胸口闷得几乎要窒息了,恍惚中忽然觉得有人从我的头顶注入很多水,那水真是清凉无比,我忍不住想到:“好舒服啊!”没想到这个念头一出来,水突然就停了。

开始学佛——由内心消毒——想法改变,心情开朗

有了以上的经验,我开始真正的“信佛”了。除了“信佛”以外,我想要“学佛”,却不知从何学起。看过一些法师的开示,总觉得除了吃肉一项以外,我好像没什么太大的过错,我看不到自己的缺点;想做点好事又不知从何处着手。直到七月间李丰医师送了我一些道证法师的书与录音带,我流着泪听完了录音带,法师的慈悲令我感动,由于法师将慈悲充分地融入生活中,于是我开始有了学习的榜样。

八十八年八月中开始,有缘到农禅寺当了几次的临时义工,和法师们在一起一段时间以后,我发现谦虚、包容、缩小自己、赞叹他人好像是他们的风气。从他们的谦虚、包容与慈悲中,我看到了自己的骄慢以及许许多多的缺点,因此我时常觉得,我到农禅寺名义上是当义工,实际上是去“消毒”的(消除贪、嗔、痴与骄慢之毒)。

在农禅寺中,法师们随缘地教化我,使我受益良多。果权法师曾建议我念大悲咒回向给癌细胞,将它们送到极乐世界。我听了他的话以后,对癌细胞的怜悯之心竟然油然而生,我觉得它们也好可怜,于是我诚挚地回向,希望它们能随观世音菩萨去极乐世界,不要再留在这里受苦了。当我纳闷何以由头顶注入的甘露水会突然停止?果华法师轻描淡写地告诉我:“你动了贪念!”虽然他的声音是那么轻柔,语气是那么婉转,但是听在我的耳中却犹如当头棒喝一般,我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叫做“贪”。接着他又很慈悲地说:“我们出家以前也是这样的。”果隆法师则告诉我:“我们现在也还会这样,打坐时一想到‘好舒服’,马上腿就疼得不得了。”他们的慈悲与包容令我感动不已,也使我开始思索是否曾如此慈悲待人?当我对果回法师表达感恩之情时,他却对我说:“其实你不必感恩我们,一定是你在过去世曾经帮助过我们,因此我们今生才有机会回报你。”他这种付出不求回报的态度使我毫无压力,也令我对他敬佩万分。果云法师教导我:“当你做一件事时,只要是为了别人好,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你就去做。”……法师们的一言一行在在给予我许多的启示,他们使我觉察到自己的贪、嗔、痴与骄慢,使我对于别人的缺点多了一分怜悯、少了一分嗔怨,奇怪的是,想法改变以后,自己的心情忽然开朗了起来。

感恩我的家人

生病治疗的过程是很辛苦的,但是家人比我更苦,尤其是我的先生,他的辛劳与付出更是一般人难以想像的。因此我能够顺利地完成化疗,家人是功不可没的。

接受化疗期间,年近七十的母亲每天一早就来到家里,为我煮饭、煎药、洗衣、拖地……,因为顾虑我的胃口不好,母亲更是每天绞尽脑汁变换菜式,至下午才匆匆赶回去照顾自己的家。先生的辛苦也是令人心疼的,除了例行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外(他是台大电机系教授),还要照顾正处青春期的儿子,此外更要为我准备各种营养品,榨胡萝卜汁以及处理许多繁琐的家事。几个月下来,我的体重因为化疗减少了4公斤,而他为了照顾我竟减少了8公斤!不仅如此,他还染上了“富贵手”以及甲沟炎,医生每次都叫他少做点家事,但是他只有苦笑的份。因为他担心随便请个人来照顾我,万一蔬果上的农药没洗干净,会对我那原本脆弱的免疫系统造成更为不利的影响,担心对方感冒传染给我,甚至连保鲜膜的盒子都不敢让我碰,因为担心我不小心割破了手会造成感染。在全家人相继感冒发烧之后,白血球偏低的我竟能幸免,我想这大概是因为我先生对我悉心照顾的结果吧!

许多妇女朋友常会抱怨先生不重视她,事实上我先生也是一个木讷的人。他不会甜言蜜语,不知道我的生日,不会送我小礼物,不会陪我看病,也不会陪我回娘家,甚至连我换了发型他都不知道。他曾经得过许多奖,也当选过十大杰出青年,在我生病后,被我戏称为“机器人”的他却说出了一句令我感动万分的话:“如果用那些奖能够换回你的健康,我宁可不要那些奖。”事实上,在我生病期间他对我的付出,是远超过一般妻子所追求的那种物质化、形式化的“爱”。因此我对他的感恩也是难以用言语来描述的。

最近我先生也开始走上学佛之路了。他从我的经书中选出了《佛说四十二章经》,念了几天后,他突然觉得佛经的内容和《论语》差不多,虽然我一再告诉他《论语》的层次不及佛经,但他不肯相信。他拿出平时做研究的态度,每天在书桌前制作对照表,试图找出《论语》和《四十二章经》中相关语句之关系,几天后他忽然告诉我,他决定念佛经了。

我先生将《佛说四十二章经》中一些重要的句子抄在纸上,然后贴在墙上,以便随时督促自己。有一天他下班回来,很兴奋的拿出一本书,原来他到书店请购了一本星云法师讲述的《八大人觉经》,于是我们家的墙上又多了一些经文了。每当我的毛病犯了的时候,他就会指着墙上相关的经文提醒我。

这场病,使我有缘接触佛法,也使我的先生,我的父母都先后走上学佛之路。

这场病,使我学会了感恩。感恩佛菩萨,感恩我所遇到的善知识,感恩所有关心我,帮助我的亲友,感恩我的家人,我的母亲,当然更要感恩的是我的先生,他不仅辛苦的陪我走过化疗路,如今走在学佛路上,他更是我的好伴侣。因此我的心中除了感恩之外,还是感恩……

得到了无价之宝

在农禅寺,果权法师接引我学佛,他的慈悲深深感动了我,即使自己生病住院,他仍不忘关怀那些病情比他轻微的患者。我还记得有一位病人曾很感慨地说:“我的儿子从来没有这样关心过我。”他使我看到了自己的执着,也使我领悟到:“最好的报恩方法,是若没有机会直接回报在对自己有恩的人身上,就将感恩的心,回报到其他受苦的人身上。”领悟到这一点以后,我在人际关系中所面临的压力竟然减轻了许多。

道源长老讲述的《金刚经》以及佛光山慈惠法师讲述的《心经》,也使我体悟到执着给自己带来的烦恼。会性法师讲述的《天台四教仪》、“大法鼓”节目中圣严法师的开示以及佛光卫视的电视佛学院,则使我学习如何放下自我、忘掉自己,同时也使我惊叹佛学的浩瀚。学佛使我有了归属感,加上许多善知识的引领,使我的学佛之路走得十分欢喜。因此我的病究竟好了没有,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因为我已获得了世间的无价之宝,能够听闻佛法,并且亲自证实佛法的妙用。

癌症使我领悟到人生的意义,观世音菩萨赐予我重生的机会,佛法帮助我走上重生之路。此时我的心里充满了珍惜与感恩,珍惜我所拥有的一切,感恩我所面临的一切境遇。因为顺境使我有能力付出,让我的生命更为丰富;逆境使我有机会成长,让我的智慧得以增长。现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祈求诸佛菩萨继续慈悲加被,让我向佛学佛的心念能够生生世世永不退转!

文章来源:http://www.dizang.org/bk/qt/10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