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要活下去!”——尊重生命 请勿堕胎

注:我自己身边有好些女朋友堕过胎(甚至在瑞典关于堕胎在法律上有比较严格的程序都有人堕胎),听说的就更多了。其中有一个国内朋友是我在她堕胎之前知道的,如果我早看到这篇文章,我一定会成功阻止她堕胎的,我想没有一个妈妈看到这些图片会愿意胎儿受此剧苦而死;如果我早就学佛修行,知道人身的可贵和因果的严重性,我一定会求她们把孩子生下来并且帮他们找到收养人家或者一起帮他们抚养的。

这篇文章曾经在我的QQ博客上转载过,看得人少转的人更少,也许大家宁愿没有勇气看吧。虽然我们佛弟子中极少有人会去堕胎,但是我们身边有很多很多人在杀害胎儿,所以我推荐这篇文章,希望更多的人有机会能够了解到堕胎的真相,或许能够因此救下几个宝贵的生命。

链接:http://bbs.0-6.com/showtopic.aspx?topicid=381205&onlyauthor=1

另外视频链接是国内网站的,末学在文末添加了youtube的相关链接。

“妈妈我要活下去!”——尊重生命 请勿堕胎

下面的文章将告诉你堕胎的真相。

一定要教育自己的男人戴避孕套,把这类文章给他也读一读,让他了解堕胎带给女性的痛苦,不要让他只认为是一个不痛不痒的常规小手术——当你无所谓时, 他也无所谓了。

女孩子一定要懂得爱护自己。

一时的快乐,换来的是你在手术台上死去活来一次。

很多国家立法禁止堕胎,比如: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葡萄牙,瑞典,瑞士,俄罗斯,阿根廷,葡萄牙,爱尔兰,肯尼亚,苏格兰……

了解一下正确的堕胎常识,不要认为只是个常规小手术。

堕胎被人默许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们看不见堕胎手术对腹中胎儿的影响。

即使我们的电视堕胎节目也被审查,电视台禁止播送。所以电影《无声的尖叫》(播送堕胎时子宫内的情形)引起很多争论,使人情绪沸腾。这部电影剖视一个十一个星期大的女婴被堕胎时的情形。这部电影用新的音波技术,让我们看见一个孩子在子宫内的轮廓,她在挣扎,但是无法反抗抽吸器,于是头部被撕掉,跟着你看见死去的孩子被肢解,头部被压碎,然后逐块被吸走。

看过这部电影的人,没有人还会讲“无痛”的堕胎。执行这堕胎手术的医生也不忍看完这部影片,他马上冲到播放室的外面,虽然他曾做了几千次堕胎手术,他以后再也没做过一次。

那些明白堕胎情形的人难以忍受这件事,所用的办法视乎未诞生胎儿的年龄,有时需要采用多种办法。

大部分的堕胎是在前十二个星期内进行的,胎儿仍然很小,可以用一个强力的抽吸器把他吸出,这个抽吸器的能力是普通家用吸尘机的二十五倍。 这个方法叫做抽吸割除术 (suction curettage),抽吸器的力量撕裂或者绞拧胎儿的身体,将肢体逐个部位撕开,直至只剩下头部。胎儿的头部太大,不能从吸管中通过,所以堕胎的人需要用钳子插入子宫内,攫获这个单独漂浮的头部,然后将它钳碎,直至能够通过抽吸管,那么头部也就被挪走。

尼芬淳博士描写这个过程说:“基本上,胎儿是被砍碎,然后用抽吸器吸出,出来的时候只是一堆的肉碎。”

当抽吸管在子宫内转动,胎儿四周的膜和液体马上被抽走,那小小的生物也被撕裂,最后,连接于子宫表皮的胎盘也被拔出。有一本手册对这一阶段的堕胎作如下的形容:“无论何时察觉有物质流入管内,活动就会停止,直至它全部流出,然后又继续转动,在整个抽吸割除术过程中,你会看见混着血的粉红色组织,一点一点的通过塑胶管流出。”

另一种堕胎手术叫做D&E“扩张和吸取” (dilation and evacuation)。这种办法通常用在第四到第八个月。子宫颈被扩大,插入子宫的不是抽吸器,而是手术钳(好象大工具钳),把胎儿的身体夹着,逐部拧掉,一块一块的取出,然后将脊骨和头颅骨压碎拔出,另外用一把割除器或者锋利的椭圆形刀子刮干净。

在 D&C“扩张和割除”(dilation and curretage)手术中,这把刀子被放置子宫内转动,当碰上障碍物,刀子就集中刮擦。换言之,胎儿的手臂可能被割走,腿部被割走,面部被砍碎,头部被砍掉,身体被肢解,切断为很多细块,然后身体各部分和胎盘被抽吸而出……

将胎儿身体有计划地砍碎的技术名词是“分碎术” (morcellation)。这些手术都有很多潜伏的危机,如果堕胎手术是将胎儿切割或者抽吸,身体各部分必须谨慎地被重新凑合,证实整个婴儿都在子宫外,因为胎儿的任何部分如果被留在子宫里,会有感染病毒的危险。1978年,一份呈交“双亲计划协会”(Association Planned Parenthood) 的医生报告,对D&E技术有如下的形容:

“为了减轻子宫口的损伤,胎儿被分成细块抽出,因为胎儿头部的尺寸和形状,通常是最难被压碎和拔出的,工作人员要数点胎儿的每一块骨胳……”

另一种堕胎手术是“盐水法”(Saline method),就是盐毒法,是用在第四到第七个 月,是1970年代最常用的方法。这个手术是用一支三寸半到四寸的针,从母亲的腹壁插到羊膜囊(ammiotic sac)中,抽出200mm的羊水,然后以一种强度的浓盐水替换。在这个程序中,胎儿会把盐吞掉,在盐中“呼吸”,基本上,胎儿全身的皮肤被盐熨伤,慢慢被毒死,于是母亲开始分娩,排出一个死的、烧伤了的,和枯萎的婴儿。偶尔有些婴儿在这个手术中幸存,生下来就有严重的并发症,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婴儿的组织和器官都因出血而破坏,动脉静脉破裂而在身上留下巨大的青肿。”

其它堕胎办法是用前列腺素 (prostaglandin)激发的。前列腺素含有一些荷尔蒙类的化合物,当被注射或使用在子宫肌的时候,可以损坏胎儿的血液循环,使子宫剧烈地收缩,然后胎儿被排出。因为前列腺素不是对未诞生的胎儿直接有毒,这样的堕胎方法结果比盐水法产生更多因打胎失败而出生的胎儿。打胎失败使医药工作人员十分麻烦,尤其是母亲:“婴儿为生存奋斗,喘不过气来,到处抽动乱移,使母亲难忘,在观看这些婴儿死亡之后,当时的情景会在脑中不断的重复,母亲会有一段自责的时间。”

通常,如果孩子出来而仍然是活着的话,他们就让他饿死,也有把他勒死或者杀死的 。

事实上,因为这些堕胎办法非常难忍受,所以才发明 D&E,就是为了要避免打胎不成功的问题。趁胎儿还在子宫中“隐藏”,把他切割,压碎,或者毒死,结果仍是致命的,只是对母亲和医药工作人员而言,没有那么清楚可见。不管如何,它对医药工作人员的影响仍然是一样的。例如:

在夏成夷的麦德茂 (McDermott)和查亚(Char)报导:“护士们觉得自己代替了其它城 市中的地下堕胎者,和他们一样,亲手去把婴儿(他们所用的字,形容那些排出的胎儿身 体部分,或者仍然温暖的胎儿,有时甚至还在呼吸)切片或砍碎。”……

医生们也在所难免。很多国家都报导,愈来愈多医生因为内疚而沮丧崩溃。

还有一个办法,叫做子宫切除术(hysterotomy),用在六到八个月期间,这个办法和剖腹产术(Caesarean section)只有一个不同之处,整个手术是为了谋杀婴儿,不是为了救他。这个手术是把肚子切开,直入子宫,取出婴儿,不照顾他,让他死去,或者早在母亲体内先勒死他(婴儿是不能在子宫外被勒死的)。一旦婴儿是在子宫外,他不可以被杀死;否则医生就犯了谋杀罪。按照法律,他只可以被饿死。

以下是堕胎组图:

1. 奇迹:伸出子宫的小手–生命如此顽强

当时只有21周大的Samuel Armas因为患上胎儿脊髓病变,必须开刀为胎儿医治,没想到在手术的过程中,子宫竟然伸出了一只婴儿的小手,并且紧紧握住医生的大手!

通常在这种胎儿先天有疾病的情况下,父母都会选择流产,但Samuel Armas的父母选择了在怀孕期间为其治疗……手术很成功,1999 年12月 2 日Samuel Armas顺利在Northside医院降生,秤重5磅11盎司。

2. 打胎后胎儿的真实照片,胎儿也是生命,打胎就是扼杀生命!

3. 反堕胎教育照片

如果现在是站在法律的立场,下面的这些照片,其实不止是教育照片,而更像是一些证据。

现今科学和医学已告诉我们,堕胎跟杀死一个活人没有任何分别。这些堕胎的胎儿照片正帮助我们证明——堕胎是一种残忍的行为。

当你在看以下图片时,也请问问你自己,堕胎真的只不过是一项外科手术,还是在无情地摧毁那些弱小、无助的人类呢?

1) 早期堕胎:7週大的胎儿

2) 早期堕胎:8週大的胎儿

3) 早期堕胎:9週大的胎儿

4) 早期堕胎:10週大的胎儿

5) 早期堕胎:11週大的胎儿

6) 早期堕胎:22週大的胎儿

真爱生命~

再送上一个视频:

《残蚀的理性》是一部以关注堕胎为主题的教育片,它完整地记录了整个堕胎的过程。社会在进步,人性却在堕落,当各种无痛人流等先进的堕胎手段层出不穷的时候,来自流产网的消息说全国每年有1000万余例的堕胎个案,1000万个小生命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唏嘘!堕胎对胎儿构成的伤害、对母体构成的伤害、甚至对于家庭、对于社会构成的祸害已经不容小觑。

自己一不小心受到皮肉之苦,尚且痛彻心髓,况且以钳、夹等肢解一个刚刚成形不久、在一分钟以前尚翕动双唇吸食羊水的小生命——连一只被宰的鸡、猪等都可假以哀嚎、悲泣之声以希人心,而腹中的小儿连喊痛的权利都被抹杀了……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A1OTI5MTI=.html

国际youtube网络视频链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EkXCnYBY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