鸵鸟的哭泣 奢侈品背后的生命悲歌

姜志鹏

它们觅食、玩耍、打斗、奔跑,这本是它们奔放生命的真实写照(来源:资料图)

编者按:一款价格昂贵的爱马仕手包,十几只鸵鸟为之付出生命与自由的代价。当鸵鸟还只是雏鸟,甚至还未破壳而出时,它们就已经被奢侈品的用户所殷殷期待了。鸵鸟在人为的违背它们天性的牢笼中长大,在相当于人类儿童的年龄就被处死,然后剥皮。它们丧生在原本应该是它们生命的最美丽时期,它们本应在草原上尽情地奔跑,它们还未来得及绽放生命的精彩,就为人类穷奢极欲的贪婪而送命。(凤凰网华人佛教·素食)

南非,距离约翰内斯堡500公里的乡间,是鸵鸟的家园。

在开阔的热带稀树草原和沙漠地带,时常可见几十只两米多高的大家伙炫耀般地展开双翼,以每小时50至70公里的速度奔跑,让人不禁惊讶:看似纤细的长腿,是如何支撑起100多公斤的庞大身躯的?

它们奔跑着,发出如同狮吼般的叫声,偶尔会冲进斑马、羚羊、长颈鹿、角马群里,这样,就能吃到被这些食草动物从草地里刨出的食物。

这些喜欢群居也有点好斗的大家伙也会因为争夺配偶以及其他各种原因而互相打斗,这是它们生活的一部分,也是它们奔放的生命写照。

只是,这一切和“爱马仕鸵鸟”无关。

在约翰内斯堡乡间的一个农场里,曾经的爱马仕皮具公司主席兼总裁克里斯蒂昂•布朗卡尔特看到的是另一种“鸵鸟”:一个个被称为“爱马仕之蛋”的鸵鸟蛋被分开放置,每一枚蛋均被小型木围栏单独隔开。

爱马仕鸵鸟的悲剧一生从它们还未孵化出来时就已经开始了(图片来源:资料图)

被冠以“爱马仕”之名,意味着完全不同的命运。

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雏鸟就只能过着隔离的生活。

克里斯蒂昂•布朗卡尔特在他写的《LUXE》一书中说,让群居的鸵鸟违背天性,是为了让它们不互相打斗,甚至不会在奔跑时撞及任何障碍物。

而这是为了让这些鸵鸟的皮肤完美无损,不会有擦伤的痕迹。扒下这些鸵鸟的皮制成包之后,爱马仕的顾客能够感受到爱马仕“精益求精”的品质。

雏鸟渐渐长成庞然大物,寂寞却挥之不去。“爱马仕鸵鸟”只能在农场细致入微的保护下独自奔跑,不管它们如何用热切的大眼睛注视着远方同类们挤挤攘攘共同狂奔时掀起的烟尘。

没有人知道,如果鸵鸟知道为何命运被如此设定,它们又会有怎样的哀怨?

在爱马仕的体系里,一只鸵鸟的生命禁不住一只小小皮包的消耗。鸵鸟最终却只有颈背部到尾部的皮肤有价值——在人类眼中,只有这里的毛孔最均匀,一颗颗凸起的小圆颗粒构成不规则的图案,且没有两张是完全相同的。

最终,由十几只鸵鸟“贡献”出的、连一个叮咬疮面都没有的皮革汇聚到爱马仕的工匠手中。

请把生命与自由还给它们,凤凰网华人佛教呼吁您:终生不购买、不使用来自鸵鸟的皮包产品(图片来源:资料图)

越是稀少,越是珍贵。尽管每只鸵鸟皮包标价几万甚至几十万元人民币,依然有消费者在爱马仕的等候名单上加上自己的名字。

在《变形金刚3》中,那个女情报总监带着骄傲的语气,让助理从3个爱马仕包中专门拿出那只绿色的、鸵鸟皮的包。

一个爱马仕Birkin皮包,通常要在订购半年到一年后才能拿到货。如果要购买自行选择皮料、扣件等的定制Birkin包,等待时间甚至长达五六年。

也就是说,当鸵鸟还只是雏鸟,甚至还未破壳而出时,它们就已经被奢侈品的用户所殷殷期待了。

文章来源:瞭望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