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中菜

在泰国东部的农村里,农夫阿邦夫妻育有二男一女,分别是九岁男童乌弟、七岁的红弟和五岁的白妹。

有一天,阿邦夫妻去参加一位亲戚做和尚的剃度礼,留下三个孩子在家里。他们住的是双层楼的泰式木屋,屋旁的木栅堆放干稻草,另外,有一字排开的十只盛雨水的大水缸,储饮用的水。农户各家住屋之间距离很远,疏落散布在田园里。

那天,木屋突然起火,远处的邻居只见乌烟冲天冒着火焰,整座木屋迅速地燃烧起来,在屋旁玩耍的三个孩子不懂得逃离,妙想天开以为水能避火,男童乌弟把弟妹分别抱进储满了水的大缸,并盖上盖子,然后自己也跳进另一只水缸里。当邻居和消防员赶到时,整座木屋和四堆稻草已烧成灰烬,并烧死一条被缚住的牛。但是不见孩子的踪迹,大家都认为孩子逃到屋外去了。阿邦夫妇回来,也一直慌忙寻找孩子,直到天黑都找不到。

第二天一早,有位亲戚叫仑包的,也跑来帮忙寻找孩子。好似有什么预兆,他跑到大水缸前,揭开水缸盖子,惊呼起来,阿邦夫妻闻声跑过来一看,是大儿子乌弟的尸体。仑包再打开第二、三个水缸,分别是红弟和白妹的死尸。这时阿邦夫妇当场伤心晕厥倒地,不省人事。

报纸和电视台都报导这桩令人伤心的新闻。当时电视台记者采访时,问起老人仑包,为什么知道三个孩子死在水缸里?仑包说,火灾的那天夜里,他梦见大家都在焦急地寻找孩子,忽然来了一位素不相识的老人,白须过胸,对他说:“水缸里有一群小鲛鱼。”醒来觉得很奇怪便匆忙地跑来看看水缸,想不到孩子们竟然为了避火,而躲进水缸里。像梦境里一般,一群被水烫死了小鲛鱼……仑包说到这里,阿邦大叫一声,再次晕厥于地。经急救醒来,阿邦目光无神,呆望着三个孩子的尸体,自言自语地说:“报应!报应!因果报应!”大家体谅他伤心过度,神志不清,不敢再问。

纯朴的农村习俗,凡事大家齐心协力,阿邦儿女的丧事,在乡邻协助下,料理完毕。阿邦夫妇在一天之中,失去三个心爱的儿女和栖身的木屋,家中所有用具、积蓄也付之一炬,两夫妻受此惨烈家变,顿时看透人间的悲欢离合,毅然双双出家。大家寄以无限的同情,阿邦这位忠诚勤劳的农夫,为什么会遭受如此惨重的责罚?而他又时时念着:“报应!报应!因果报应!”真是令人费解。只有阿邦妻子的弟弟阿巫略知一二。

阿巫说,阿邦为人和气,热心帮助人,生活正派,无不良嗜好。只是非常喜欢和赏识自己创新的美食“菜中菜”,阿巫曾再三强烈反对他的做法。

泰国是鱼米之乡,每逢春雷雨季是生鱼产卵季节,十几天后长成筷子般大的鱼苗,阿邦喜欢用蚊帐布制成的小鱼网,捕捉小鱼苗,少则几十条,多则百几条,用小水桶装着,保证鲜活。

烹煮时,先把空心菜(香港人叫翁菜或蕹菜)一节一节切成空管,把菜和鱼苗加冷水放进锅里,用文火慢慢煮。水由冷逐渐变热,初时小鱼悠然游动,水温渐渐升高,小鱼本能地快游,小鱼遇到空心菜管便钻进去避热……目睹这触目惊心残忍屠杀的场面,阿邦夫妇却没有丝毫恻隐之心,反而自鸣得意创造这味奇特的“菜中菜”,每一节空心菜便有一条小鱼,拌油加酱,自觉可口无比。

有一次,阿邦在田里一网把一群小鱼苗抓尽的时候,突然有两条大鱼,是一雌一雄父母鱼,跳上田埂。可能是眼见一群儿女被捉去,悲痛至极而作自杀性的抗议。而阿邦却迷昧人性,作为意外收获,顺手捡了两条大鱼回家煮食。

人类的恶毒冷血造杀孽,全是无明蒙蔽了良心。只知道自己死了父母、儿女、兄弟姐妹、夫妻亲人,而呼天抢地悲惨痛哭,却不想想动物也有父母、儿女、兄弟姐妹、夫妻亲情。古诗说:“千百年来碗里羹,冤深似海恨难平。”

如今因果报应,轮到阿邦亲身遭受丧儿之痛,一群儿女一网被杀绝的悲惨滋味,怎不令他灰心丧志呢?

古代诗人白乐天的戒杀诗:

“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

人类每天都为自己增添杀生孽债,当我们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手术台上,我们应该抚心自问,总结一下今生吃了多少只鸡?多少只鸭?多少只猪?多少只牛?今天是报应到了,到医院探病者也应同时醒悟。倘若人类能够这样反躬自问,就会产生慈悲心、忏悔心,杀孽自然而然的会减少,冤孽的奇异病症也会逐渐消失。

文章来源:《现世报因果实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1d639e401013bz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