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害者理应是悲悯之对境——《入菩萨行论—安忍品》

故于害我者,心应怀慈悯,

慈悲纵不起,生嗔亦非当。

解释 : 作为发大乘菩提心的人,对因烦恼而疯狂加害我们的怨敌,理当生起悲悯之心,即使生不起悲心,也不能对他生嗔恨心。

在大乘教典中,虽然没有强性要求对所有众生要生悲心,但即使你生不起悲心,也不能生嗔恨心,否则就失去了自己最珍贵的种性——如来种性。

英国有位首相叫威尔逊,他在竞选首相时,有天在一个广场上举行公开演讲。演讲开始不久,一个年轻人从听众中扔出一个鸡蛋,打在威尔逊的脸上。威尔逊心平气和地说:“你的技术不错,打得特别准!要是我真当上了首相,会让国防部长把你的技术用上,你在军事上应该很有培养前途。”

美国总统布什演讲的过程中,下面有人指着他的脸质问:“你有什么权力反对恐怖主义?你自己就是恐怖主义!”下面的安全人员立即去制止,不让他继续说下去。布什笑着说:“不要制止他,让他随便说。如果你们制止他,我为人们的想法,大家就不知道了……。”当时那种情况下,他能安忍别人的言词,让不愉快的情绪随风而逝,这一点,是有些大乘佛教徒所不及的。

上师说最珍贵、最稀有、最难得的是什么呢?就是相续中生起安忍之心,别人无缘无故加害时,真正对他生起悲心真正懂得了菩提心的珍贵!学佛的利益,关键在于自相续的改变,这才是一种成就相!

一、观察本体

设若害他人,乃愚自本性,

嗔彼则非理,如嗔烧性火。

我们遇到怨敌作害时,往往生起嗔恨心,没有办法修安忍。

众生损害我们,是他们的本性呢?还是不是他们的本性(他们本来善良,只不过偶尔被烦恼所驱)?

第一种观察方法: 损害他人是凡夫愚者的本性,那他对你进行加害,则不应该生嗔恨心。

如同火的本性可以燃烧,凡是它接触的东西,都会不加拣择地焚毁一样。所以,上师如意宝说:“愚笨的人最好不要把手放到火堆里,否则被烧伤也不能怨天尤人。因为火的本性即是燃烧,不管你的手也好、别人的手也好,接触它肯定会烧伤的。若对火大发嗔恨,责怪它不该灼伤自己,那只会成为众人的可笑之处。”

第二种观察方法,如果对方说:“害众生并非凡夫人的本性,他们的本性仁慈善良,从高一点的角度来讲,每个众生都有成佛的种子,实相上与佛无二无别。因此烦恼在本性中不存在,只不过像晴空中的乌云一样偶尔出现。”对此,我们也可以进行剖析:

若过是偶发,有情性仁贤,

则嗔亦非理,如嗔烟蔽空。

假如损害等过患只是偶然性,众生本性善良,那也不应当生嗔恨。为什么呢?因为众生本性即是佛,他的心是空性与大悲无别的,这种心不可能损害任何众生,所以他的本性上没有过失,我们不应该嗔恨他。那么,害我们的到底是谁呢?《释量论》中云:“心自性光明,诸垢是客尘。”是客尘,在心性光明中暂时起现,产生了烦恼等不良作意,进而用种种行为伤害我们。害我们不是众生的本性,而是偶尔的烦恼。

在这里,作者并非引用教证,而是用推理来引导我们断除嗔恚。在以智慧详细分析时,我们应该反复观察:令人生嗔的怨敌到底本性恶劣,还是本性善良?如果本性恶劣,那生嗔也没必要,因为这就是他的本性;如果他本性善良,只是以暂时的因缘害我们,那也不要生嗔恨心,因为这不是他的本性。

如此观察之后,对自己的修行会有极大帮助。

二、观察害法

棍杖所伤人,不应嗔使者,

彼复嗔使故,理应憎其嗔。

如果敌人用棍棒刀枪等加害我,那理应嗔恨棍棒,而不应当嗔恨使用棍棒的人。如果说使用者是敌人、因而对他生嗔,实际上敌人也是由嗔恨心唆使而无有自主,故当憎恨嗔心。如果棍棒是敌人的工具,那敌人就是嗔恨烦恼的工具,要找主犯的话,烦恼才是罪魁祸首。”

或者说,你真要生嗔的话,为何不嗔恨所有的因缘?打你的是棍棒,棍棒的来源是敌人,敌人的来源是嗔恨心,嗔恨心的来源是无始以来的业……。通过这样的理证观察,我们也可以了知,伤害自己的不是使用棍棒者,而是他的嗔恨心。《四百论》中有个比喻说:对于着魔病人的嗔怒和伤害,医术高明的医生一点也不会责怪,反而会因此更生怜悯。同样,发了菩提心的人,对众生的打骂也不应该生气,要知道这是烦恼控制下的不由自主。所以,按照圣天论师的观点,真正有智慧的人,不管他人怎么样损害毁谤,也能完全安忍下来。

三、观察受害者自己之过失:(一)说明以往曾害过他人;(二)说明自身之过失;(三)说明业力之过失。

说明以往自己曾害过他人:

我昔于有情,曾作如是害,

既曾伤有情,理应受此损。

上面是从作害者的角度分析,现在开始观察受害者自己:我们之所以受到这样的伤害,完全是以前曾对别人如此加害过。有个道友抱怨:“天天有人诽谤我,这是为什么?”答曰:“可能有两种原因。一是你今生的某些行为别人看不惯,另外则是你前世的业力所致。”佛经中有许多冤冤相报的公案,现实生活中也有些人根本没有做任何坏事,但总是遭人无故损害,这都跟前世有一定的关系。

无始以来,在漫长的轮回生涯中,我们肯定以不同形式伤害过其他众生,这种业力始终潜伏在我们的阿赖耶识上面,一旦因缘具足,不管他人有没有理由,自己也要承受这种果报。

在我们的相续中,跟众生也有各种各样的仇怨种子,现在通过听闻佛法,发愿对他们该还的偿还、该报的受报,依靠佛法的加持力将恶缘断掉,这是完全可以的。就像用火把种子烧掉后就不会生果了一样,累世的宿债可以一笔勾销。

问:有些人梦见佛菩萨,或自己的照片上有光,就觉得非常了不起,对此你是如何看待的?

答:不着相,平常心。修行中着相乃至着魔,是常有之事,只要以平常心对待,则自会平静如初。所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真心就是清净的、安详的、坦然的、无欲无求的、来去随缘的、清清净净的、明明朗朗的心。这时候,你不要思虑,不要分析、苛求、奢望、追悔什么的,不要让分别心作怪。要仔细地像品味好茶那样去品味那种安详、聆听那种安详、享受那份安详、观察那份安详、触摸那份安详,让自己融入那份安详,将那份安详放大,直至充满你整个生命、整个世界。你非常坦然,非常放松,不要有任何执着和做作。但是,你放松之中又不会失去那份警觉。常常安住于放松且警觉而无念的状态,就容易找到真心。无念是无妄念,放松是不执着、不着相,警觉是用智慧观照。能安住这种状态,却又不执着,这才叫平常心。

问:请分别从作害者、受害者的角度分析,我们为什么对怨敌的损害不应生嗔恨。

答:1)作害者:作害者损害他人,是不是他们本性如此呢?如果是的话,那生嗔也没必要,因为他的本性如此,无论接触谁,都具有如是的损害性,并不是只对我个人有如此的伤害;如果不是的话,他本性善良,只是以暂时的因缘害我们,那也不要生嗔恨心,因为这不是他的本性。

2)受害者:我们之所以受到这样的伤害,完全是以前曾对众生如此加害过。现在别人来同样损害自己,这也是合乎因果规律的事,自己应该毫无怨言地安忍。

问:若有人持刀棍等凶器加害我们,让我们感受身心的痛苦,此时是否应该对敌人生嗔?为什么?

答:不应该。作者说:“你不应对敌人生嗔,应该对棍棒生嗔。因为打你的不是敌人,而是棍棒。”有些人可能会反驳:“不对,棍棒无法自己跑来打我,是敌人操纵它来伤害我的。所以害我的根源是敌人,我理应嗔恨他。”对此,作者回答道:“其实敌人也是身不由己,在烦恼的控制下,他毫无自主的力量。如果棍棒是敌人的工具,那敌人就是嗔恨烦恼的工具,要找主犯的话,烦恼才是罪魁祸首。”

或者说,你真要生嗔的话,为何不嗔恨所有的因缘?打你的是棍棒,棍棒的来源是敌人,敌人的来源是嗔恨心,嗔恨心的来源是无始以来的业……。打你的因缘有那么多,对前面的你不生嗔,对后面的也不生嗔,仅仅挑出中间的敌人来嗔恨,这样也太不合理了!

慈旼感恩 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