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出财富真谛的东方智者

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企业家。他旗下的旭日集团是一个年营业额高达50多亿港元,并在内地200多个城市拥有900多间“真维斯”休闲服饰连锁店和在美国、加拿大、新加坡以及中国内地、香港拥有地产业务的多元化跨国集团;

他,是一位达则兼善天下的慈善家。多年来,他捐款超过2亿多港元用于建学校、助残疾、扶贫困、救灾民,支持祖国的科学文化及相关事业;

他,是一名虔诚修行的佛教徒。生活简朴,终生未婚,一心信佛,食素长达二十多年。

他——就是香港旭日集团的掌门人,有着“香港裤王”美誉的杨钊居士。

成功之路

当有人请杨钊为自己的成功之路总结几句话时,这位“香港裤王”——香港旭日集团的掌门人,拥有几十亿资产的佛教徒说:佛祖说人生有八万四千个烦恼,怎么可以用几句话解决所有问题?不同的问题要用不同的方法解决,要切合实际解决问题,只有不断学习、努力创新,这才是根本。

杨钊认为:“人要有事业心、决心、恒心。事业心即立志,不立志,万事难成;决心即破釜沉舟,不能退缩;恒心就是要坚持到底。年轻人最易犯的毛病就是沉不住气,熬不得苦,往往功亏一篑。”

这种观点让杨钊带领着旭日集团不断前进,30年间,集团已发展成为一个融服装零售、制造、贸易、房地产、投资为一体的大型跨国企业集团,总资产超过60亿港元。仅在世界各地的物业投资就接近7亿美元,全球雇员3万余人。在纺织制衣方面已形成生产、贸易、零售“一条龙”服务。产品除牛仔裤外,还发展出梭织、针织等不同工艺的男装、女装等各类休闲服装,打出了名牌产品“真维斯(JEANSWEST)”。

杨钊说:“人生追求不应有终点,而是不断创造,不断改善,使生命中不断地增添新的力量,永远不划句号。”他领悟的人生真谛同样融进了企业的发展战略中,那就是“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转”,体现着杨钊独特思维和极强的创造力。

杨钊在自撰的文章中多次引用孟子的名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和孔子之语“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已欲立,而立人”以及孟子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他是位虔诚的佛教徒,同时又深受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影响。他提出的“将西方科技和东方智慧结合起来解决人类物质和精神两大问题”的哲理命题已产生了广泛影响。他将“东方智慧”引入企业文化是一个创造。他将自己的人生取向定位于“为众生,为人群,为社会”,一经定位便身体力行,坚定不移,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走下去。他食素,日常生活简朴,多年来捐出了五亿多元建学校,助残疾,扶贫困,救灾民,支持科学文化事业,爱国爱乡之心溢于言表。

杨钊居士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一位佛教大护法。作为上市公司旭日集团的董事长,他在驰骋于商界的同时,大力支持许多佛教活动,作为佛指舍利瞻礼大会的倡助人之一,他有着自己皈依佛教的心路历程以及平和与富足的精神收获。

皈依佛教的心路历程

杨钊外表俊朗,谈吐不俗,气质儒雅,一双岭南人的眼睛散发出沉思的清辉,给人一种学者的风范。他在事业有成后,逐步在佛学中找到了生命的归宿,确立了“为国、为民、为社会”的人生取向。他笃信佛学,善于从中汲取精华,并将之运用于生活、工作以及企业管理中。

因为年轻时的勤奋努力与经营牛仔裤生意有道,杨钊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已赢得‘裤王’美誉。那时才廿多岁,事业有成,正是‘春风得意马蹄轻’,然而,对人生旅途的迷惘感即随之而来。杨钊坦言,若以金钱衡量物质生活,那时所拥有的财富够一家人受用一世。“但是,人来到世上是否只为有三餐一宿的温饱生活?若是继续赚更多的财富,求取更大的名和利,真正能用到自己身上的又有多少?辛苦工作,劳心劳力又劳神的目的是什么?”在他事业开始有成就的时候,他就不断地在思考这些问题,并且试图从身边的亲友中寻求答案,有人建议他尝试从宗教信仰中去追寻答案。

他用了数年时间去了解各主要宗教的教义精神。经过相当时间,有一次,虔诚佛教徒的叔父给了他两本阐论佛教教义的专著——由一位广州佛教居士冯达庵著作的《佛教真面目》及《佛教要论》,在用心阅读后,他从中领悟到佛家度一切众生,帮助众生去除烦恼的慈悲心。

助人为善 度众生

“继续赚取更多的财富或许对自己并不需要,但还有许多人有需要,我可以更好地利用金钱去帮助有需要的人。”年轻的杨钊从佛家教义中悟出助人为善,感受到佛陀发愿普度众生的慈悲心。“既然我有助人的微力,何不以己之力帮助别人?”

随着对佛家思想,佛教精神的认识及体会日深,杨钊将度人向善,助人即助己的理论付诸实践,成为自己的人生信仰,亦成为他丰足的精神财富。他在一九八一年正式皈依我佛,并大力支持香港佛教界的许多慈善活动,例如医院、学校、老人院等的慈善活动。

肩担精神出路使命

“佛教的起源就是要解决人的根本问题。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出家前是一名王子,一般人所追求的名利他都拥有,然而却无法解决健康、生死等问题。所以佛教要解决的就是人的健康、生死问题,佛教是对人生的探索。”杨钊说,“我们国家现已由温饱过渡到小康,有些地区更走向富裕,整个社会的经济物质财富达到了空前的繁荣。但在富裕之后怎么办?怎么样才能由物质上的富足过渡到精神上的温饱?如何解决精神上的问题、特别是一些由富裕衍生出来的问题?这些都是国家需要认真面对的。”

他举例说,香港人均物质财富在世界的排名中占到了前十位,但是港人生活的“开心指数”则名列世界倒数十名之内,物质和精神的不平衡发展,造成了巨大的反差。工作压力大,不开心、自杀等情况频频发生。佛教的产生就是要解决诸如此类的问题。佛教经过二千五百年发展,其与时俱进地发展,为解决人类的精神问题、为人的出路提供了新的发展方向。人有物质、精神两种需要,物质的繁荣可以靠科学的发明、运用科技达到,如内地二十八年来的改革开放解决了国人的物质生活需要;而精神问题则要靠东方文化,儒家、佛教、道家的义理,所以说佛教肩担了中国乃至全人类精神出路的使命。

学会反省做本份事

杨钊表示,一般人解决问题时容易走错路,一是受观念问题影响,以自我为中心,当老板的“又想马儿好、又想马儿不吃草”;做员工的“又想多赚钱又想少做事”。二是要求别人对自己好,却不问自己对别人怎样,总是埋怨别人对自己不关心、不爱护、埋怨这个社会,却从不问自己对社会、其他人付出了多少,只知道索取。第三则是遇到问题不是实事求是地面对,只是推卸责任,认为是自己太倒霉、认为是命运的不公。所有这些都不是对待生活所应该有的态度。

我们看到医院里有很多病人,但实际上社会上心理问题的病人更多,不开心、烦恼的人更多。首先要解决观念的问题,要学会自我检讨。做员工要有做员工的样子;做老板要有做老板的样子;做父母要有好的表率;做子女要尽好子女的义务,要真正做自己本分的事。互相埋怨、推诿、归责于对方,只会造成自己跟自己不和谐、跟世界不和谐。

一切从平和出发

他说,“人与人要和平相处,人与动物也要和平相处,人和自然界的相处也是平等和谐的。”

众生平等,就不应该有斗争,佛教最重因果,不断争斗之下,只会应了中国先贤总结出的言简意赅的那句老话“冤冤相报何时了”。他从自己的体会出发,不同人斗争,首先不要自己同自己斗争,才能达致内心平和,不会时时对周遭环境不满意。一切从平和出发,自然能创造出和平的生活环境。

和谐社会只可内求

杨钊指出,有些人总是希望别人对自己好,却从没问过自己有没有对别人好。他认为,要别人对自己好,首先自己要对别人好。其中,更重要的是自己要对自己好,才能希望别人对自己好。“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听说依此修行,西方就在眼前”。

他续称,和谐社会不要外求,而是要内求。由心开始是根本的方法。和谐世界要由心开始,由自己开始,由现在开始、由亲到疏。杨钊举例说,当遇到一个陌生人,你先向他微笑示好,他就有可能对你还以微笑,这正是佛教所说的“因果”关系、善恶各有报,这样的“因果”五分钟之内可以看到。当然,你的微笑最好建立在真实、真诚的基础上。早上出门前对自己笑笑,把对自己好一些当成每天的一种意念,把和谐放在内心,由心、由己、由现在开始,慢慢地一个人、十个人、一百个人、一千个人……世界将是一片和谐。把心中的快乐拿出来与人分享,“譬如一灯燃百千灯,冥者皆明,明终不尽”。

运气是努力得来的

杨钊对命运的看法,更具辩证法和现实性,他强调了人的主观努力对于事物发展的影响和作用。他引用古代哲人的话说:“今天之运气,是昨天的努力;而今天的努力,又是明天的运气。”

杨钊生活淡泊,鄙夷奢侈,不尚虚名。读书占据他生活中的许多时间,他特别喜爱读哲学和宗教方面的书,他重点钻研最新、最好的企业经营法以及佛学和儒家,也涉猎其它学派。多年来他一直食素,不沾烟酒,每天要抽出一、两个小时打坐,以“静化”(净化)心灵。

文章来源:佛教文化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