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宗教人士到一名忠实佛弟子

汪彦彤

其实我的佛缘并不浅。外婆信佛,一尊观世音菩萨像供奉了30年有余;母亲信佛,每逢初一十五必上香供佛;就连妹妹,也自小就乖乖跟在外婆身后拜佛不迭。只有我,一直对此敬而远之。并非我对佛法存恶,只是凡事都喜欢搞个究竟的我,在信奉唯物主义的父亲身边耳濡目染,对封建迷信的神明崇拜行为深痛恶绝,一直以为这样的拜与敬,无异于神仙崇拜,与封建迷信无二。于是,自从12岁第一次进寺庙昏倒之后,我就拒绝再踏入寺庙大门。

然而,十几年后,这一切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由于工作关系,先后认识了几名通灵师,其中一位竟然说她和我若干世都是亲姐妹。由于她的描述某些细节上与我自己的感受不谋而合,于是不由得不对她另眼相看。那段日子,我痴迷于前世今生的课题无法自拔,直到前往香格里拉。

2008年,我辞职在家为出国做最后的准备,同时利用空档期到全国各地旅行。那一天,我的足迹踏上了渴望已久的云南大地。在香格里拉古城的大佛寺,第一次踏入藏传寺庙的我竟然莫名地泪流满面。

说也奇怪,自从进入香格里拉的那一刻起,我就莫名地欢喜。大佛寺在香格里拉古城的制高点——龟山公园的山顶上,从那里可以鸟瞰整个香格里拉古城。原本并未打算进入寺庙的我们,在山上玩耍了一会儿便准备下山。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本来晴朗的天空刹那间变脸,大雨倾盆而下。无奈我们只好躲进寺庙的前门廊内避雨,企盼着大雨快点停。怎料我们越是急着离开,雨却越是下得酣畅,从最初尚算温顺的节奏变成了倾盆而下的水帘。正在我们盘算着恐怕要在山上过夜的时候,寺庙的老喇嘛笑吟吟地走出来,用并不流利的汉语邀请我们进寺休息。我们难却老喇嘛的邀请,一行人于是鱼贯而入。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知是受到寺庙肃穆庄严气氛的震慑,还是内心沉睡的某些东西被唤醒,当我在大殿正中的释迦牟尼佛法像脚下坐下,不由自主地盯住佛祖双目的刹那,眼泪止不住倾泻而出。

我就这样哭啊,哭啊,不停地哭,用力地哭,似乎要把数劫以来的所有眼泪一次流干。同行的朋友们见状甚是诧异,不知该如何是好。惊讶中,一位朋友向老喇嘛询问个中原委并请他相劝。老喇嘛既不劝慰,也不鼓励,只是笑吟吟地看着我,轻轻说,让她哭吧。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真的是哭够了,再也流不出眼泪。我轻轻抬起头,与老喇嘛的目光相遇,那慈悲含笑的目光瞬间穿透我,灵魂似要被融化。环顾四周,才发现其他游客早已走光,只剩下我们一行人尚在流连。起身谢过老喇嘛,发现雨已停。轻轻走出寺庙,白云如画,碧空如洗。

从那一刻起,我意识到,今生,我势必要成为一名佛弟子。

香格里拉之行就因为这个震撼灵魂的时刻镌刻心底,多年后仍旧牵动心弦。

回京后,我开始疯狂阅读各类佛学书籍。由此获知,所谓的前世今生,不过是一种因果轮回。所遇之人,所经之事,皆因果,无出其右。

不知是否佛菩萨有意安排,在澳期间,我的常居城市附近刚好有一座寺庙,号称南半球最大的佛教寺庙,建立此庙的大和尚举世闻名。而我则有幸成为那里的义工。

在南天寺做义工的日子很是充实。然而更令人吃惊的是,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对于佛法的推崇、追求与探索,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正法在西方的昌盛程度,远超中国大地。特别是许多西方人竟然虔诚笃信地皈依、修行、传播正法,无疑令我惊叹不已。一起做义工的一位澳洲本地师兄,佛法的相关论文已经写了数十篇;一位精通汉文、藏文、梵文、巴利文的法师,多次在课堂上回应各种刁钻问题;很多经典的经论英文版已经遍布流通……

在南天寺做义工的日子充实丰满,发自内心的自在与安乐。然而,内心里却总觉得似乎在寻找什么人,这种感觉一直萦绕心头挥之不去。某次与一位修行已久的师姐聊起,那位师姐听罢对我说:你应该是在寻找你的根本上师。

三载转瞬匆匆过。这期间,我与不少法师结缘,各种因缘际会,也见过不少有名的法师,但心底那个皈依梦依然没有实现。并非我慢心高,一心求名师。只是心底似乎一直有个声音告诉我:再等等,再等等,真正与你有缘的上师还未出现。直到那一天的那一场聚会——

那是回国来参加的第一场聚会,来者都是佛弟子,大都是从前的老朋友。席间有位师姐我从未见过,但却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我与她聊起我从云南一路到澳洲南天寺的经历与心路,她听罢沉吟片刻,说,晚上回去我给你看个东西。于是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就此再会。

晚上回到家,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加了师姐QQ后,她发来一个博客地址,说:“这是我师父的博客,你看看。”我不假思索地打开链接,看到师父法照的当下,时间仿佛静止,内心悲喜交加,瞬间泪如雨下,当即脱口而出——

我要皈依师父!

就这样,在受到师父远程指导了三个月后,我正式皈依上师,成为一名藏传佛教萨迦派的佛弟子,踏上修行路。

谨以此文

普愿世尊正法遍十方。

众生尽无余,皆安彼净土。

愿诸众生皆安乐,愿诸众生无错乱。

任一佛道求解脱,愿迅速获得成佛。

文章来源:新浪佛学

http://fo.sina.com.cn/xuefo/2012-09-20/1513144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