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奇案

一九七八年八月的一个早上,住在台北县三峡镇的果农蔡阿旺夫妻与友人林顺车挑着篮子上山采摘荔枝,路过一个废弃多年的防空洞前,突然从洞里跑出三只狗,它们嘴里含着血淋淋的鲜肉和一串串的肠子。好奇的林顺车蹑手蹑脚地走进洞里想看个究竟,然而眼前触目惊心的一幕把他吓呆了,一位六十余岁的老先生躺在血泊中,胸腹全被撕裂开来,心脏和肠子全被刚才三只狗咬得支离破碎。更恐怖的是在尸体旁边坐着一个披散头发的疯女子,把肠子挂在脖子上当项链玩,吓得林顺车毛骨悚然,掉头急步跑出洞外,立即与蔡阿旺夫妻一起去派出所报案。

警方接报,马上赶到现场,见尸体内脏各种器官全被掏挖一空,奇怪的是身体其它部位没有丝毫的受伤,令人惊讶迷惑不解。而更离奇的是,疯女子为什么没有受伤?为什么狗只咬老人而不咬她?一连串的疑问充满了神秘的灵异色彩,正考验着警方破案的能力。

警方透过民政处的协助,很快查明,死者叫廖冀德,女的叫廖秀秀,是他的女儿,重度智障,居住在附近的树林镇。根据档案资料,廖冀德在一九四九年随国民党政府撤退来台湾,任法官二十八年,他的法学知识丰富,但是心术不正,极贪财好色,是位标准的贪官污吏,一年前退休后隐居于树林镇。

一九五三年,台北县海关官员牛铜瑞,因贪污罪在第一审被法官判处十年徒刑。第二审时,因原来审判的法官调职,改由廖冀德审理。在法庭上,牛铜瑞的情妇粉珠也在法庭旁听,因粉珠长得非常美丽,立即引起廖冀德的注视,故意装腔作势声色俱厉地对着牛铜瑞吼叫,并威胁说判十年太轻了,若找到新的罪证,至少要判十五年。吓得牛铜瑞双手作揖苦苦哀求法官高抬贵手,从轻发落,可是廖冀德不响应。几天后廖冀德主动打电话约牛铜瑞的辩护律师见面,以含糊的口吻说,牛铜瑞的案件可轻可重,如果粉珠出面求情,或许有转机。对于廖冀德的暗示,律师当然明白得很,于是征得牛铜瑞的同意下,粉珠只好牺牲色相与廖冀德同居一个星期。然而廖冀德仍然不满足,再向牛铜瑞家人索贿一大笔金钱,最后财色兼收之后,廖冀德竟以罪证不足改判牛铜瑞六个月徒刑,并且可以罚金代替坐牢,实际是等于无罪释放,真是一手遮天。

原本只身来台湾的廖冀德,当了几年法官,贪污后有钱了,在友人的介绍下,娶了一个比他年轻十三岁的农村姑娘翠桃,又漂亮又贤慧。第二年生下女儿秀秀,可惜在秀秀二岁时,翠桃因患乳癌病逝,廖冀德忙于公务,对于女儿秀秀缺乏照顾,导致秀秀因感冒发烧过度,未及时医治而致成重度智障。

对于妻子的死,女儿智障的双重打击,廖冀德丝毫不懂得反省是自己缺德的果报,反而更加利用职权谋取私利,更经常狂妄地吹嘘,以他的职权,只要稍动脑筋,不愁美女、金钱会主动送上门。所以廖冀德在他二十八年的法官生涯里,每天、每月、每年都在干着伤天害理敲诈勒索的勾当,制造无数的冤案、命案。现在再举其中一件案例。

一九五七年台北发生一起欺诈案,服装批发商李柴财遭姓莫、陈、巫三人控告欺诈。原因是一九五六年他们向李柴财订购一批服装。可是收到的货物,箱子里全是废布和硬纸板。他们三人向李柴财论理,但是李柴财坚称箱子里装的是成衣,各执一词,于是告上法庭。李柴财的太太潘珠妺为人聪明机灵,经过她暗中调查,原来是先前离职的业务经理偷天换日,盗窃那批服装,然后把废料充当服装运给三位客户,现在那位经理已不知去向,但仍留下许多证据。开庭当天,李柴财呈上证据,以示自己清白。然而廖冀德却以揑造证据为由不予采信。事后李柴财悉知,原来莫、陈、巫三位在开庭之前送了大红包给廖冀德。逼使李柴财夫妻为了打赢这场官司,不得不加大银码至三十万贿赂廖冀德。五十年前三十万台币是一个巨大的数额。为了让廖冀德“心情愉快”地审理此案,潘珠妺特地多次提供金钱让廖冀德,到夜总会嫖妓。可是李柴财夫妻费尽心机巴结他,万万料想不到,当享尽财色的廖冀德,在判决时仍以欺诈、恐吓两罪,宣判李柴财入狱二年半。

身患心脏病的李柴财,完全无法承受判决,一入狱便心脏病复发,并且迅速恶化,两星期后死于狱中。妻子潘珠妺闻此噩耗,因伤心过度,在办完丧事后上吊自杀。一件很普通的案子,就因为廖冀德收受贿赂所造成的不公正审判,活活害死了两条无辜的生命。可见廖冀德丧尽天良的狠毒本性,为了满足个人的财色享受,在他任法官期间陷害死了多少生命,摧毁了多少家庭,其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一九七七年,罪大恶极的廖冀德终于退休了,离开其二十八年的罪恶的职位,或许良心发现,与一名寡妇隐居在山区的树林镇,每天念佛吃素,想藉此来洗涤他的罪恶。然而一个罪恶累累的贪官,想以此来消除他的罪责,事实上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就在廖冀德被三只狗掏肠挖心的那天早上,廖冀德带着女儿秀秀要去大庙烧香拜佛,祈求平安。由于地处山区,走到半路时秀秀要求休息一下,便拉着父亲的手进入旁边的防空洞内休息。就在这时候,突然闯进三只狗,气势汹汹地直扑廖冀德,不分青红皂白用利牙、利爪猛咬狠抓他的胸腔腹部,不到几分钟就把五脏六腑都挖出来了,廖冀德在极端痛苦中立即毙命。

三只狗像执行死刑的刽子手,迅速利落地完成了使命之后,又一溜烟地跑了,真是来无影去无踪。而坐在旁边的秀秀却满脸喜乐,把父亲的肠子当项链挂在脖子上,似乎很得意地显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情。

法官的职责是执法无私,执行法律,没有偏私。然而廖冀德为了财色昧了良心,滥用职权,全为一己之私,辜负了国家、人民的付托。廖冀德的现世报,警告世人,即使能够逃避法律的制裁,但是绝对无法逃脱冥冥中的报应,所谓天理昭彰,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非常公道。

文章来源:《现世报因果实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1d639e401013bz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