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理性和欲望的斗争中走向吃素

张庆祥

在很久以前,我还没有吃素的时候,曾经有一个人要劝我吃素。我一脸不屑地训了他一顿,我跟他说:“心好就好了,何必吃素呢?修心比修口更重要,您懂不懂啊?”那个人被我这样一说,就站在那里,一句话都没有说。我以为我打了一场胜仗,沾沾自喜地大摇大摆就走了。

回到家之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不断地思索着这个问题,我问自己说:“什么叫做心好呢?心好要不要有条件呢?还是嘴巴说说而已,是不是说心好就可以为所欲为呢?如果有一个小偷被警察抓到之后,他告诉警察伯伯说:我只不过是偷了人家一点东西,但是我的心很好,修心比修手更重要,对不对?那您能接受吗?或是有一位杀人犯说:我只不过是结束了他的生命而已,但是我的心很好呀,修心比修刀更重要,对不对?您说好不好笑呢?而我残害了这么多动物的生命,吃它的肉,喝它的血,然后说:我的心很好,那么我跟他们又有什么不同呢?”

各位朋友仔细地想想看,心好要不要有条件呢?圣人说:杀盗淫妄酒都把它戒除了,才能够算心好。而我今天,第一戒——杀戒,我就已经犯了。不只是杀其身,食其肉,而且讲起来还面不改色,那么到底我的心好在哪里呢?我简直是在强词夺理。虽然我的内心有一点内疚,但是我很爱吃肉啊,所以隔一天,我不甘示弱又找到了一个更好的理由去跟他争辩,我理直气壮地说:“吃素会营养失衡,会没有力气,会使人丧失健康,您知不知道?所以提倡吃素简直是在害人,您知道吗?”

我的朋友就跟我说:“奥林匹克的马拉松冠军韩国孙基祯先生终生吃素;少林寺的出家师父武功高强,他们也是终生吃素;寺院里面有念佛修行的师父们这么多人,他们都吃素,其中赵州老和尚终生吃素,享年150岁才圆寂,虚云老和尚也是终生吃素,享年120岁才圆寂;社会上有许多居士,他们都在吃素。自古以来,更是有无数的人吃过素,您肯定您的体力会超过他们吗?您肯定您的营养比他们更均衡吗?再举个例子来说:在动物界里,大象、牛、马它们都吃素,它们不但没有营养不良而且体格壮硕,对不对?科学也已经证明肉类的营养在植物里面统统都有而且更为丰富、更卫生。所以说,吃素会营养不良的理由只能去说服那些不了解营养真相的人,否则连一个小孩子都骗不过。”

我不甘示弱地又提出下一个问题:“如果大家都吃素,那动物会太多,生态平衡会被破坏掉。”我的朋友就说:“蚊子、蟑螂您吃过吗?”我摇摇头。他又说:“蜥蜴、蜘蛛您吃过吗?”我也摇摇头。他说:“那您看过满坑满谷都是蚊子、蟑螂、蜥蜴、蜘蛛吗?”我也摇摇头。他说:“那您为什么不怕蚊子、蟑螂、蜥蜴、蜘蛛会太多,而单独担心桌上的鸡鸭会太多呢?您心里在想什么呢?”

我感觉我心事好像快被看穿了一样。我马上又提出下一个问题来反驳:“如果大家都吃素的话,岂不是害了那些以肉为生的人要失业吗?我们怎么能够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去想想别人呢?”我的朋友又说:“那您的意思是说,发明汽车的人没有良心,因为他使得很多抬轿子的人、拉三轮车的人失去工作吗?或是说发明瓦斯的人也没有良心,因为他使得很多以砍柴为生的人失去工作,是不是这个意思呢?”我哑口无言。

他说:“时代进步只有对人类有好处,即使是那些要转业的人也是有好处,况且小孩子也会说——我们不应该为了人类利益而去杀生害命,对不对?”

接着,我又引用圣人的一段话来做反驳:“孟子说,天下万物皆备于我。照这样说,我们应该什么东西都可以吃才对呀。”我的朋友就说:“那您平常是不是不论什么东西都吃呢?”我说:“当然。”我的朋友就弯下腰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说:“您吃吃看?”我愣在那里,一句话都讲不出来。他说:“所以,我们应该找一些吃下去之后,对自己和别人都不会有伤害的食物,对不对?”显然,这一回合我又输了。

我接着又学起高僧打起禅语来了,我说:“酒肉穿肠过,我佛心中坐。修行人应该没有分别心才对,我们应该把肉当作菜一样来吃下去,这样才高明。”这句话听起来真是高深莫测。我的朋友又说了:“您的意思是您能毫无区别地吃下任何东西吗?”我说:“是的。”他接着说:“您真的能面不改色、神情自然地吃下一盘粪,就像吃下一盘菜一样吗?如果是的话,我马上去制造一盘让您老人家试一试。”我说:“您这个人讲话怎么这么没有水准?”他说:“苦口的才是良药,您仔细地想一想我说的有没有道理?”我当时真后悔干嘛打这种无聊的禅语呢?很显然的,这一回合我又输了。

不得已,我只好将五教圣人都搬出来了。我说:“五教圣人也没有说要吃素啊!”他说:“就算五教圣人都说了,那您一定会吃素吗?况且,人生在世,只要合理的事情就要马上去做,跟五教圣人有没有讲有什么关系?比如说,五教圣人也没有叫我们天天要刷牙,那我们还不是天天在刷?况且五教圣人没有硬性规定一定要吃素,一定有他们的苦衷,为什么?因为人类的口欲已经很深了,如果他们硬性规定要吃素的话,那么一定有很多的人为了要吃肉而放弃信仰。他们会为了肉而放弃佛祖、放弃耶稣、放弃孔子,您信不信?如此一来,对整个社会的安定将会更不利。所以圣人每当讲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不得已,只好语焉不详、模棱两可了。”

比如说,佛经上说:“要戒杀,您可以先吃早斋”。那么,有一些人就会因此说:“佛陀说的啊,他也没有说一定要吃全素呀,他说吃早斋就可以呀。”佛经的话,比较有心的人就会注意到要戒杀,以及佛陀要慢慢引导人们吃素的苦心。好比我们要劝一个人戒烟而说道:“您可以先早上不要抽烟。”但是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您早上不要抽,下午您就可以大口大口地抽。

另外,《圣经》上说:“凡活着的动物都可以作为你们的食物,这一切我都赐给你们如同蔬菜一样。”“唯独肉带着血,那是它们的生命,你们不可以吃”。您想想看,天底下去哪里找没有血的肉呢?上帝这些话真是太矛盾了。那么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呢?这就好像说我们劝一个老烟枪戒烟,对他说:“您什么烟都可以抽,但是有尼古丁跟会冒烟的烟不能抽。”大家都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突显出“不要抽烟”的用意。

在《论语》中孔子曾说:“若没有符合以下条件的肉不吃:新鲜、色泽好看、闻起来没有腥味、有适合的烹煮方法、符合时节、煮完之后的肉要方方正正、沾了佐料要符合胃口。”煮过菜的人都知道,这盘菜根本做不出来,即使您做得出来,孔子只要找个借口就可以不吃了,这不是暗示我们要吃素,那是什么呢?

这些伟大的圣人为了要教导我们这些欲望太深的人,就好像是手上抓着一只小鸟一样,抓得太紧怕把它给掐死了,抓得太松又怕不小心给它飞了。所以圣人们讲话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讲得模棱两可,难道我们不能够体会一下圣人的苦心吗?

再说,应不应该吃肉这个问题,我们应该从卫生、营养、人道方面来探讨才对,我们何必去曲解圣人的话来支持我们的欲望呢?我真搞不懂,为什么全世界这么多人愿意花那么多的时间去寻找圣人没有说不能吃肉这种模棱两可的证据?但是我只相信一个事实,从来没有一个圣人说“不能吃素”,并且还不断地诱导我们吃素,只有这一点是可以被肯定的。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呢?

各位兄弟姊妹,我朋友讲的实在太有道理了,我这些肤浅的问题哪里能够招架得住呢?我可以说是节节败退、溃不成军,但是我还是在欲望的边缘挣扎。我又提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非常特殊,我说:“吃肉是杀生、是残忍,吃植物不也是杀生、也是残忍吗?为什么我们独独去保护动物而去残害植物呢?干脆我两种都吃以示公平好了。”他就说:“因为动物比较高等。”我说:“那低等的植物就该死啰?”他马上哑口无言,但是过一会他说:“因为动物会痛。”我说:“那您怎么知道植物不会痛呢?”他也哑口无言。过一会他又说:“因为动物有毒,吃了会生病。”我接着又说:“您吃素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您所谓的爱护动物根本只是一个幌子,对不对?”他马上面红耳赤,我想到的这个理由实在是太厉害了,我试了很多人,所向无敌,实在是太圆满了。就这样我有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又多吃了几年的肉,也多造了几年的孽。其实说穿了,这都是口欲在作祟。

一直到有一天,我坐在沙发上,边哼山歌边剪指甲,一不小心剪到了我的小指头,我唉的一声,一时痛彻心肝,鲜血直流,我马上拿了两张卫生纸握住了伤口,就坐在沙发上,过了几分钟,伤口仍然阵阵在抽痛。我在想:我只不过是小小的一根指头受伤,就让我痛彻心肝,只不过是流了一点点的血就让我心跳加速,那么换一个立场想想看,那些动物朋友们被尖刀刺心、被利刃剖腹、被断头断足、被滚汤活煮、被喝血啃肉,那种痛苦,那种恐怖,要比我这小小的伤口痛上几万倍,人世间最悲最惨的事情也不过如此罢了。难怪那些圣人都叫我们不要吃肉,因为这实在太残忍了。

我又在想,我的手指头被我剪了一个小小的洞,我就大惊失色;而我的指甲我剪了又剪,我还是可以哼山歌,我终于懂了,原来植物就像我的指甲、我的头发一样,虽然它会生长但是没有知觉,所以剪它的时候,它不会痛,因此,我们都应该吃素,这样子比较有仁慈的心肠,对不对?

比如说,有一个人拿着一把手枪指着我的头说:“您要钱还是要命?”我一定不会跟他说:“我给您一半的命、一半的钱以示公平。”我会跟他说:“钱都给您好了,因为我的命比较重要。”如果有人问我说:“您是要您的手指还是要指甲?”我也不会跟他说:“各一半都给您。”因为我的手指比起指甲重要太多了。所以,现在若是有人问我说:“您要吃素还是要吃肉呢?”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说:“全人类都应该吃素。”我绝对不会跟他说应该吃肉配菜以示公平。因为动物跟植物比起来,显然是重要太多了。

这个就好像台风天过后,我们的屋顶被吹破了一个大洞,我需要找一块木板来遮盖,现在我有几个选择:第一个是隔壁邻居家里的屋顶,第二个是门口狗屋上的一块木板,第三个就是满地都是品质更优良的木板,那现在我要请教您几个问题,您会选择哪一个来遮盖您的屋顶呢?您会放弃满地都是更优良的木板而去抢隔壁邻居家的木板吗?就算您去抢人家的木板,只怕您也享用不了多久,因为对方如果有能力的话,待会他就会拿出一把猎枪来轰掉您的脑袋。如果他没有能力的话,他就会咬牙切齿,等待您有一天落魄了,再给您落井下石,并且再向您吐口水。当然,您也可以跟那只狗抢那块木板,但是难道我们的良心被狗给吃掉了吗?所以算来算去,还是捡一块满地都是的木板比较自然、比较合理,品质也比较好,而且绝对不会有后遗症。

既然满地都是植物,而且蕴含着比肉类更丰富、更洁净的营养成分,那么,我们又何必一定要贪图口腹之欲去残害生灵,去跟他们结怨结仇?有一天,它们会对我们来落井下石,您信不信?就这样,这个被我多吃了几年肉的理由,被我剪指甲的时候给“剪掉了”。

我一直有一点紧张,为什么?因为人生活在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讲理”。我常常告诉我的家人、朋友或是我的员工:“做人要讲理。”不要被欲望冲昏了头,也不要当欲望的奴隶。

但是如果我现在要讲理的话,不就表示我不能够继续再吃肉了吗?一时我有点紧张,但是忽然间,我念头一动,我还没有绝望呀,我还可以像以前一样找出一千个理由来扰乱真理,我就可以继续再吃肉了。这个并不困难,不到几分钟,我就找到几个还不错的理由,像是“一切随缘”、“方便就好”、“不要为了自己让煮饭的人不方便”、“吃素朋友会跑得光光”、“做生意不方便”、“吃它们可以帮它们超度”等等。并且我开始在想哪一个理由比较有说服力,听起来比较不会幼稚,但是过了几分钟之后,我还是放弃了。

因为,在我国中的时候,我有一个同学,他老是喜欢跟他的同党到处去偷车,并且骑到哪里丢到哪里,我问他说:“您为什么要去偷别人的车呢?”他说:“我也不是故意要偷呀,只是一时方便,没有什么恶意。”我跟他说:“您应该要尽早改过自新。”他说:“如果这样做的话,别人会说我不讲义气,朋友会跑光光的。”他竟然讲出这种话来,他竟然把他的方便、他的义气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面,令人听了非常地气愤。

但是回想一下,我比起他来又好到哪里去呢?我竟然为了我的口欲而去找了一大串的理由,把我的快乐、我的方便、我的生意去建立在那些动物朋友凄惨哀嚎上面,并且我还装成像教父一样说我在超度它们。比起那位同学来,我真是比他还不如。他偷的只不过是别人的车,而我偷的是别人的命。那我不是欲望奴隶,我是什么呢?并且为了避免吃素,我就把我的朋友都假设成酒肉朋友一样,他们都会离我远去,那我不是个伪君子,我是什么呢?我哪里还有勇气去向我的子女说教呢?

于是,就在那一天我做出了我一生中最重大的决定——开始吃素。

我不再花一分钟一秒钟去为我的欲望找借口,我也不再用尽心思翻遍所有的经典,找出一些模棱两可的字句去曲解圣人的用意,然后作为理由支持自己可以吃肉。

并且,我开始研究如何从植物之中吃得更健康。我也开始计划如何推广素食运动,让世人远离现代病的威胁。并且,我也要为动物朋友们向各位请命,请各位口下留情。我们应该发挥我们的爱心,让它们免于各种酷刑跟各种恐惧的折磨,让它们不必在冰冷的屠刀下凄惨地哀嚎。

希望您在听完之后,即使您不能够马上素食,也请您注重自己的健康,减少吃肉,这样就功德无量。即使您无法减少吃肉,也请您千万不要阻止别人——或是您的小孩,或是您的父母——吃素的决心。您应该鼓励别人吃素,或是少吃肉。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可以随意地举出吃肉的上百个缺点,而它的优点只有一个,就是方便。我们也可以随意地举出上百条素食的优点,而它的缺点只有一个,就是不方便。但是这一点是可以克服的,也是绝对应该要克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