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背后的罪恶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经过千百年的进化,人类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但是,人类似乎最容易数典忘祖,对自己同一家园的生命的戕害让人瞠目结舌。诞生于血腥中的“时尚奢华”导致了数以万计的海豹、藏羚羊等鲜活的生灵惨遭毒手。丝绸、棉布、麻料的发明曾让数以万计的动物侥幸逃过一时,但却逃不过现代人对于浮华的追求和贪婪的本性。

皮草的雏形可追溯至原始社会,古人为御寒蔽体,发明了以野生动物毛皮制衣的方法。在奴隶社会里,毛皮服装的功能主要是御寒保暖。皮毛服饰随着人类文明的进展和人类审美的异化而被赋予不同的象征和含义。

历史推进到工业文明高度发达的现代时,曾标志着野蛮的皮草竟一跃而成为财富和地位的象征。众多的明星名媛嗜爱皮草,在公开场合穿上各种各样设计独特的皮草时装以彰显身份的高贵。他们无视时尚背后对老虎、狮子、豹子、海豹、水貂、浣熊、猞猁、狐狸、藏羚羊等动物的疯狂屠杀;无视奢华的背后是鳄鱼、大象、蛇等动物的血腥命运……

为了获取皮毛,人们将动物们养殖在肮脏不堪、空间狭小的笼子里面。在动物的身心受到绝对折磨后,为了获得完整的皮毛,人们通常还会残忍地对水貂、狐狸等实施肛部或生殖器电击。即使采用注射毒剂的方式,动物也要痛苦痉挛十几分钟后才会死亡。

更残酷原始的是在印尼,人们还在采用木棒敲死或抓着尾巴摔死浣熊等弄死动物的方法。一般每件皮草大衣约需要10~25只狐狸或7~80只水貂的毛皮制成,以中国台湾近5年总共进口2.8万公斤皮革推估,这大约断送了11万只毛皮动物的生命。根据善待动物组织(PETA)的数据,一件大衣竟需耗损两百只小型动物;一头熊完整的皮毛只能用来做一顶帽子,母熊被杀死后,导致70%的“熊孤儿”存活时间不到一年;另外还有数以亿计的动物,包括海獭、浣熊、鳄鱼、驼羊等动物死于皮草行业。

2010和2011年,全球皮草销售总额连续达到了140亿美元以上。在全世界范围内,平均每秒就有一只动物因此失去生命。在欧洲斯堪的纳维亚,对于海狸皮的需求差点让海狸在18世纪灭绝。由于经济格局的转变,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皮草生产及贸易国,大约有95%供应外销市场。由于没有针对皮草贸易中保护动物的法律法规,这场血腥的杀戮还在赤裸裸地进行着。用藏羚绒做成的“沙图什”是一种美丽华贵披肩的名称,更是彰显身份的时尚。一只被打死的藏羚皮只能摘取125~150克绒,而一条重100克的“沙图什”需要拿3只藏羚羊的生命来换取。目前,还存活在青藏高原的藏羚羊不到五万只,仅是100年前的十分之一。

加拿大商业性海豹捕猎是地球上对海洋哺乳动物最大规模的屠杀。人们为获取海豹皮草而大开杀戒,近年来有超过100万只海豹惨遭屠戮。在主要海豹分娩区域的海豹幼崽因猎杀导致的死亡率高达100%。海豹幼崽的皮处于“最好”的状态,可售得最高价。这些毛皮大多被出口,用于国际时装市场。

 

大象是比人类历史更悠久的物种,在近100年的时间里被贪婪的人类疯狂地猎杀。尽管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很早就颁布了象牙贸易禁令,然而直到今天,平均每天仍有104头大象因一对洁白的象牙而遭到猎杀。

6500万年前,行星撞地球给恐龙等大型动物带来了灭顶之灾,而短吻鳄的祖先却奇迹般地幸免于难,并顽强地繁衍至今。这种远古爬行动物是生物进化的活化石,也一度被视为传说中的龙的原型。短吻鳄的皮质光滑,历来被视作高档皮革中的顶级产品之一,用于制作手袋、公文包、时装、皮带、皮鞋、箱包或时尚装饰品等,以彰显使用者的身价。瑞士名表皮带款均采用短吻鳄皮,法国、意大利的高档钱包也用短吻鳄皮。

美国一富翁花了5000美元定制了用两块短吻鳄皮做成的马桶坐厕垫,尽管鳄皮并无治疗便秘或痔疮的功效。美国鳄鱼制品销售市场主要集中在欧洲、北美地区、日本和中国。欧洲以女性化市场为主,主要有手包、女鞋等,美国本土市场则偏于男性,以牛仔靴、钱夹、皮带为主。短吻鳄农业成为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一个很大的产业,短吻鳄在养殖场里保持了数量上的增长,每年能生产约45000件皮革。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很美好,可残酷在养殖场里,短吻鳄孵化后经过12~18个月的放养后便会遭到捕杀,然后被制成高档皮具。人类的取皮捕杀和对其生存环境的破坏使短吻鳄历经劫难,一度濒临灭绝。

中国野生扬子鳄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数量甚至不及大熊猫的十分之一,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一度锐减到不足三百条。在美国,对短吻鳄的工业化规模捕猎始于19世纪初,用鳄鱼皮制靴、鞋及马鞍等,鳄鱼油则用于提炼蒸汽机和绵纺机润滑油。19世纪中期,由于南北战争爆发,鳄皮制品广泛用于军队装备,刺激了需求的增长。19世纪后末期和20世纪初期,鳄鱼制品成为时尚消费品,鳄鱼数量大减,许多地方甚至不见踪迹。

康德说:“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内心受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顶上的灿烂星空,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没错,道德的力量很大!但很多时候,道德的力量又显得很无力,会一次又一次被各种因素所战胜。著名华裔时装设计师杰森·李(JASON.LIN)认为,如果时尚以动物鲜血作为代价,那就已经背离了人类追求人和动物和谐相处的初衷,皮草应该被取缔。在面对与人类同为本源的动物生命时,人类的贪婪与漠视造就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残忍行径。我们需要拷问一下心灵:在生命面前,是什么让我们未感羞愧?

文章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