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刀下的人间地狱

袁善民

鲜活的水族、空中的飞禽、陆地上的走兽以及人们饲养的家禽牲畜,大到巨兽小到蝼蚁…… 它们都是生命,它们和人类一样享有同等的生存权利。我在护生会的新同事这样跟我说。

其实,在我的记忆当中,从小到大我就连只鸡都没杀过,甚至连看都不敢看。那活生生的生命在人们的利刃之下,痛苦挣扎,哀号呼叫,血淋淋的场面对于我来说过于残酷。平时我遇到这种场面,经常会“逃之夭夭”,唯恐避之不及。

但俗话说“怕什么就来什么”。前些天,护生会组织一次小型的放生活动,负责组织的别师兄说让我跟着一块去看看,感受感受。

我平时很少去这种地方,刚走到市场入口,我就差一点被一股浓烈的腥臭味生生地推了出来,那股味穿过我的喉咙,灌到胃里,五脏六腑翻滚起来,难受之极。咬着牙往前走,市场里面光线很暗,满地都是动物的皮毛和内脏,血水和污物顺着地面到处流淌,人们穿着粘满了污血的分不清颜色的的衣服,手里挥舞着屠刀,刀落之处,鲜血四溅……。我见一个女人,脸上始终带着微笑,一面和人说话,一面很麻利地拎起一只青蛙,开膛、剖肚、剥皮,整个动作流畅麻利,一气呵成。看得我目瞪口呆,拿起相机对着她,想偷拍一个镜头,正担心被她发现,不想,她抬起头来,对着镜头,露出一个更灿烂的笑容。我一时怔住,竟忘记按快门。也许,她正为自己这些娴熟的动作感到骄傲呢。

(图片来源:东林护生会)

我强忍着,捂着嘴,掂起脚,小心翼翼地在里面穿行,感觉到两边的那些待宰和关在笼子里的动物正直勾勾的看着我,耳朵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哀叫声,那是呼救吗?我救不了它们,我决定出去。

但有的东西却是无法避开的,就像有师兄说的那样,这就是因缘。刚走到市场出口,就见一男人,四十来岁,嘴里叼着一支烟,手上正抓着一只我叫不上名来的小动物,有点像野兔。他的身边还堆放着好几只笼子,里面关着各种动物。男人口里叫着,要买吗,可以现杀现卖,绝对新鲜……。手里拿把小刀在那只还在他手里提着的死命挣扎的动物头上划了下来,动物发出“叽叽”的绝望叫声。小刀锋利无比,刀尖沿着动物的背部慢慢的往下滑动,皮毛随着刀刃所到之处向两边翻开。动物声竭力嘶,我见到鲜血从它的口鼻缓缓的流淌下来,挣扎没先前那么激烈了。刀锋终于划过动物的身体,整个背部全部翻开,男人把刀一扔,两只手抓住那两边翻开的皮毛,沉沉地往下撕拉,皮毛从动物的头部开始脱离,越过眼脸、脖颈、腹部、四肢,最后从尾巴处整张脱离…… 失去了皮毛的动物被丢进装了水的铁桶里清洗,动物在桶里翻滚挣扎,慢慢不动了,死了。男人又把动物捞起来,开膛破肚,取出内脏丢弃在地。我走近查看,见被掏空了内脏的动物的腹腔里有个部位正在跳动,那个男人告诉我这是心脏。这时,我只觉得喉咙里有一股咸咸的东西往上涌,赶紧往外跑去,没走几步,“哇”的一下,翻江倒海一般呕吐起来,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感觉虚脱了一样。

(图片来源:东林护生会)

当我逃一般的从市场里出来后,昏头昏脑地依在街道边上的栏杆上,好一会才定下神来。我想这一幕可能会留存在我的记忆中难以磨灭了。但我真的不需要这样的记忆,它会增加我做恶梦的几率。

市场路口的对面是一条穿城而过的小河,我也不再进市场了,就靠在那栏杆上看那河水。河水已接近见底了,但总还是有水。河中有几只白鹭正在水中觅食。白白的羽毛,长长的红腿,在那污浊的河水中显得那么耀眼,犹如那翩翩起舞的青春少女,婀娜多姿,高贵神圣。我看得痴迷,赶紧拿起相机抓拍了几个镜头。我想用这些镜头来驱赶刚才在市场给我留下的那些不愉快的可怖情景。

(图片来源:东林护生会)

在市场里的那些动物本应是和这些白鹭一样,自由地飞翔、奔跑和栖息。它们和人类一样,共同生活在这茫茫宇宙唯一的绿洲之上,有配偶、子女、父母,还有属于它们的家园。而现在,它们却骨肉分离,身陷囹圄,面临剥皮挖心,下锅油炸的下场。我不知道它们前世造了什么孽,今生遭此厄运。但我知道,宇宙万物,因果轮回,此生作恶者,来生必以此法还以其身。

(图片来源:东林护生会)

当我们和师父一道把在市场上抢救下来的生命放归自然时,看着那些鲜活的生命雀跃着飞向天空、游向水里、爬向草丛树林时,我顿时感到一身的汗毛也随之舒展开了,是的,那才是它们的家园。

(图片来源:东林护生会)

(图片来源:东林护生会)

(图片来源:东林护生会)

文章来源:东林护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