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和水的两难抉择

布雷特·沃顿

圣路易斯谷与中国北方平原地区一样,都面临着地下水资源不足的危机。而居高不下的商品价格为地下水资源保护提出了难题。(布雷特.沃顿报道。)

美国西部科罗拉多州的圣路易斯谷平均海拔2350米,是该国地势最高的农业区,同时也是土豆的主产区之一。其产业结构注定了水资源供给在当地的生活方式和土地使用模式中扮演着生杀予夺的角色。

谷地的农户利用水资源将这个地处高原、阳光充足的沙漠峡谷变成了世界上灌溉密度最高的农田。然而,不久之后,在双重重压之下,当地的一些种植者却不得不面临着无水可灌的局面。一方面,在持续攀升的全球商品价格刺激下,农户不断扩大产量以满足市场的需求。而另一方面,受气候变化的影响,水资源供给也在不断缩减。

与加利福尼亚州中央山谷、印度北部和中国北方平原等其它一些高密度灌溉区一样,圣路易斯谷也面临着地下水资源供给不足的问题。这一地区双含水层的地质结构像海绵一样吸吮着源源不断的雪水。所以自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该地区在政府的帮助下通了电以后,当地农户就迫不及待地抽取地下水浇灌农田。时至今日,经过数十年不断的予取予求,再加上近几年河水水位屡屡低于平均水位,使得格兰德河、这条奔腾于峡谷之中,并且最终成为德克萨斯和墨西哥两州界河的沿岸水权持有人的利益受到了影响。

也就是说,圣路易斯谷的水资源供给已经不足以支撑受价格上涨推动而日益扩大的农作物生产规模了。

但是,或许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目前,当地六个村镇的水资源部门官员与联邦政府合作,共同开展一项自发性计划。该计划将向退耕土地的所有人提供补偿。如果该计划进展顺利,该地区24万公顷灌溉面积中将有大约1.6万公顷的土地休耕。

该项目目前仍在协商之中,但是,却面临一个巨大的障碍,那就是,粮食价格的暴涨。水资源保护项目所能提供的补偿就相形见绌了。峡谷地区主要农产品——土豆的价格在过去五年里上涨了25%。小麦、苜蓿、大麦的价格更是涨幅惊人,同期甚至翻了一番左右。

格兰德河水资源保护区总经理史蒂夫·范迪维尔在接受蓝色循环组织(Circle of Blue)的采访时表示,“商品市场是这一局面的推手。如果价格居高不下,让农户放弃农耕的难度就会越来越大。”

范迪维尔接着表示,如果自发项目失败,那么农户所面临的局面将更加严峻。他认为,到那个时候,州政府就会出面,迫使水井主关闭水井,而且不给分毫补偿。不久前,附近的南普拉特盆地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坐吃山空

这一地区就像是满载的水车,每分钟的出水量能达到4立方米。正是因为这样,从上方鸟瞰,圣路易斯谷就像一张千疮百孔的打孔卡。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开始,这里的居民就开始了农业活动。到了1903年,所有的地表水资源都被人占为己有。而峡谷地区少雨,每年降水只比沙漠之城拉斯维加斯多75毫米。因此,所有作物生产都必须依靠灌溉。

多年前,地下水只不过是地表水的补充,在灌溉期结束前几周、地表水逐渐减少的时候帮助农户渡过难关。而据圣路易斯谷水资源保护区主管麦克·吉布森介绍,近二十年来,格兰德河水水量已经减少到历史均值以下。农户为了弥补地表水的不足,不得不大量地抽取地下水。

吉布森在接受蓝色循环组织采访时表示,水文模式的这一新变化与气候的变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从亚利桑那和新墨西哥州沙漠刮过来的风暴不仅更加频繁,而且还裹挟着沙尘。沙尘的升温效应,以及气温的升高都对峡谷河流的主要水源——山上的积雪造成了影响,使每年春季积雪融化的时间提前了几个星期,再加上夏季旱期时间延长,农户就需要抽取更多的地下水来解决地表水不足的问题。

据吉布森透露,科罗拉多、新墨西哥、德克萨斯三州之间有协议规定,禁止兴建新的水库改变河流走向。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对现有水库进行改造,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储水能力。

范迪维尔认为,峡谷地区地下水的储量远远达不到支撑该地区可持续发展的需要。种植苜蓿、大麦、土豆、绿叶菜等作物每年需要抽取大约6.15亿立方米的地下水。而这些农作物产量占当地经济产值的40%左右。

1972年和1981年,该地区分别出台政策,禁止在深部含水层和浅层含水层开凿新的水井。然而,过度采水的情况却依然继续着,该地区也依然沿用着根据地下水需求量决定年度财务缺口的模式。

格兰德河水资源保护区总裁乔治·惠顿表示,“我们的经济规模虽然庞大,但都是建立在根本无以为继的资源之上。”惠顿家族从1897年就开始经营蓝色农场。他认为,按照目前的速度发展下去的话,当地以农业为主的经济格局以及水资源供给都无法支撑下去。

休耕项目

为改变这一局面,峡谷地区水资源管理部门与美国农业部农业服务局联合推出一项奖励计划,对休耕农户进行经济嘉奖。该计划获得了土地休耕强化项目(CREP)的批准。土地休耕强化项目于1997年获得国会通过,其宗旨是加强水资源、野生动植物栖息地和土壤环境等方面的保护。

农业服务局在科罗拉多、爱达荷、堪萨斯、内布拉斯加、俄勒冈等州均开展了CREP水资源保护项目。2010年,CREP项目在全国范围内总计支出1.64亿美元(10亿元人民币)。

共和党流域项目是目前科罗拉多州唯一的一个CREP项目。该项目始于2006年,目标是促成1.4万公顷土地的休耕。然而,对包括科罗拉多在内的一些州而言,居高不下的农作物价格却成为他们开展休耕计划的巨大障碍。十月份开始,项目吸纳的土地休耕面积还不到计划的60%。

圣路易斯谷计划跟农户签订一份为期15年的休耕合同,并根据当地土地价格每年每英亩土地支付一定金额的补偿。当地水资源管理部门官员向联邦政府提出的补偿金额是每年每英亩土地平均370美元(2336元人民币)。

不仅如此,当地政府还必须承担20%的项目支出。格兰德河水资源保护区因此向超额用水的农户征收每千立方米35美元(221元人民币)到60美元(378元人民币)之间的“抽水费”。同时,地下水抽取最严重、并且计划休耕的格兰德河北部一号地块的灌溉者也要缴纳费用。此外,所有灌溉土地还需要缴纳一笔数量较小的管理费用。

谷地管理部门官员希望,这项计划能够在今年灌溉季节开始前获得通过。但是,他们还无法预见这些计划对当地社区的影响。吉布森表示,“数万英亩的良田休耕会产生怎样的经济和社会影响,我们目前还无法预知。”

如果该计划无法达到预期目标,就只得退而求其次,采取强制限制采水的措施。州政府负责水权管理的工程师将在今年向州最高法院提交管理条例草案。

因此,地下水消耗情况严重地区的农户必须扪心自问,如果拒绝签订休耕协议,继续榨取资源的话,一旦政府要求对消耗的水资源进行抵补,我们是否有能力应对?

卡尔拉·史瑞沃在格兰德河南种植着400公顷的土豆,时间长达26年。她认为,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放弃靠天吃饭,选择接受休耕协议。她对蓝色循环组织表示,从长远看,CREP项目所提供的补偿或许是农户最好的选择。

“粮食价格不由我们左右,也不会一直居高不下。价格是会波动的。”她说。

日照和水源

圣路易斯谷每年平均日照为340天,是美国西部地区太阳能发展的核心区域。为了推动太阳能发展,目前,四块由土地管理局管辖的土地已经进入“快速”审批流程,并且数家投资企业也已经在谷地开始运营。

如果干涸的土地上不用再种植灌溉作物,而是树立起一块块太阳能板,那么,太阳能工业解决的将不仅仅是水资源问题。但是,太阳能相关的就业与从事农业生产有着巨大的差异,而且谷地居民对于大型太阳能项目一直抱着抵触的态度。除此之外,在过去的150年里,耕作已经不仅仅是当地农户的一种生活方式,耕作就是他们的生活本身。

范迪维尔说:“农业就是谷地经济的全部,没有了农业,我们就一无所有。”

布雷特·沃顿,蓝色循环组织驻西雅图记者。本报道一部分内容是其参加新闻和自然资源研究中心资助的研究项目期间完成的。

翻译:东峻

文章来源:中外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