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感应见闻记(节选)

林看治

第二则:菩萨示现劝化念佛

去年五月初旬,阿俊嫂的女儿阿兰因为流产,身体很不好。有一天血崩倒在床上,昏了过去,阿俊嫂以为她睡去了,几点钟后清醒过来,向她妈妈说:“我刚才神志昏迷,恍惚去到一阴森森的地方,似是很远的地方,还是一直向前,半路上遇到一位青年女子长得非常端正庄严,一把将我挡住,再伸手一推,我翻了一个筋斗,爬起来时,我就骂她,你这个女子怎么无故推我,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子就对我说:‘这个地方不是你来的,赶快回去,你回家就会知道我的名字。’那女子把这些话说完后,就恭恭敬敬合起掌来,口念‘南无阿弥陀佛......’我就这样清醒过来了。”阿俊嫂听说后,就对女儿说:“那女子恐怕就是观世音菩萨变化来救你的!可能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

此后阿兰的身体就回复了健康。事后阿俊嫂来莲社看我,她把阿兰的经过告诉我,还问我为什么观音菩萨也要合掌念“阿弥陀佛”呢?观音菩萨不也是西方极乐世界的三圣之一吗?我就对她说:“观世音菩萨合掌念佛,是教阿兰念,不是他自己要念。这就是以身示范,要劝化你的女儿阿兰啊!不念佛又怎能脱离娑婆苦海,免入轮回呢?”从此,阿俊嫂的女儿,也念起佛来了。

第三则:阿弥陀佛放光加被

这是发生在民国五十二年农历十一月初九日,因念一句万德洪名的大咒王而得到不可思议感应的事实。住在台中市互助新村的一名妇女赖某,年五十四岁,他会带他五岁的孙儿到其对门李金芳莲友家,给加持大悲咒“收惊”。加持大悲咒收惊是很有效验的,亦是一种善巧劝人念佛的方便法门。

初九那天中午,赖某正在厨房做事,忽然间她的头低沉了下去,周身抽筋,那五岁的孙儿倒很聪明,见状赶快跑到对门大声呼叫:“食菜阿婆,食菜阿婆......快去帮我祖母收惊。”李金芳莲友立刻就到她家里厨房一看,吓了一大跳,只见赖某只目翻白,已昏迷不省人事,她七十多岁的婆婆正扶着她的右肋,大儿子扶着左肋,二人都吓得直叫,金芳莲友教他们要镇静一点,大家一同念阿弥陀佛,这样的大约念了二十分钟,赖某在昏迷中叹了一口气,才开口说:“他站在那里,要我跟他一同去”;金芳莲友问他:“他是谁啊?”赖某答:“是我丈夫林某”,金芳莲友一边高声念佛一边对鬼魂说:“林先生啊!你可不要带赖某去,你要好好保佑她身体平安,因为她是个孝顺的媳妇,上要侍奉你的母亲,下有小孩尚未成年,须要栽培,你千万不可带她去啊!”赖某的婆婆这时也说:“儿子呀!自你去世后,媳妇与我相依为命,你不可领她去,你假若领她去,留下我老的老,小的小又怎么过日,你就是大不孝。”金芳莲友再劝鬼魂:“林先生啊!你要念阿弥陀佛,你亦要发心念阿弥陀佛!”说完就一直念“阿弥陀佛”不断地念,念了差不多半点钟,只听得赖某又说起话来了,她说:“三仙金烁烁的,三仙金烁烁的,先生也去了。”金芳莲友问她:“你问问看,三仙是什么名?”赖某说:“他说是阿弥陀佛放光加被。”赖某在昏迷中即时清醒起来,不几天身体就平安无事了。(三仙即三尊,因为赖某非正式佛教徒,不知尊称三尊。)赖某这次受这种苦厄,亦不无原因,事后她的婆婆对金芳莲友说:“她的儿子林某与媳妇赖某结婚以后,从未吵过一次嘴,正是一对恩爱的夫妻。自从三年前林某去世后,赖某天天想念丈夫,在十几天前独自一人跑到墓前扫拜,痛哭了一场,所以自那天起,她每夜都梦见亡夫回来家里,奇怪的是,不仅她一人梦见,家中老幼每个人都梦见。

李金芳莲友颇为不解,为何一个人死了三年,神识还守在墓里?我认为这可能有二种解释:一、是林某生前大概“我执”很重,所以死后堕在鬼道,依旧留恋着他的尸体,而成为守尸鬼。二、是赖某去扫拜墓地哭泣她的亡夫时。为墓地旁的孤魂饿鬼,变化了林某的形相,随她去家里作闹,根据地藏经内记载:“是阎浮提,行善之人,临命终时,亦有百千恶道鬼神,或变作父母,乃至诸眷属,引接亡人,令落恶道。何况本造恶者。”以上二者,不知属于那一类?聪明的读者,您能为我解答吗?

第四则: 老母念佛儿消灾厄

台中莲社金刚班班长李水锦莲友是一位发菩萨心最虔诚的佛弟子。他家住在市内南京路卅一号,不但佛化家庭,并且还度化了她自己的母家,她母家住在沙鹿镇明秀村的山上;在八年前的九月初八日,开始邀约莲社弘法人员到该地宣讲正法,劝人念佛;他家中供奉西方三圣像,命名曰“信义堂”,而且还将每年的九月初八日,定为纪念日,附近信者,每逢是日,都备办香花果品来信义堂拜佛闻法。民国五十二年九月初八日,学人被邀前去,以讲佛法结缘。这天有一位老阿婆与一男子手里捧着一个大镜框来到信义堂,二人满面堆着笑容,在佛前五体投地,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我见了不免好奇,就上前问她:“你们如此虔诚信佛礼拜,不知是何因缘?”这时阿婆立刻回答我说:“我是来答谢佛菩萨加庇的。”我替她找了个座儿,于是她慢慢的道出了下面一段信佛的因缘。

她说:“前月中旬,有一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自己的牙齿全掉落了,天明起来,想想这是最不吉祥的预兆,我就将此不祥的梦境告诉了锦姊弟妇,她教我跪在佛前一心念佛,虔求佛祖,保佑一家平安,逢凶化吉,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阿婆一口气说出了这段前因,停了一停,又继续说道:“我有一个长子名阿城,在中部的深山做烧木炭的工人;那天早上正在起火烧柴工作中,耳边忽闻有人在叫唤:‘阿城回来哟!......'他回顾左右并无他人,何以有声喊叫?又跑出屋外观看,亦不见有人叫,但当他走入屋中时,耳边又是‘阿城回来哟!......'的声音叫喊起来。此时阿城感觉到很诧异,连想到家中七十多岁的老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立刻就向主人请了假,整理行装坚决要回家一看。当阿城肩挑棉被衣服,离开烧炭的那间屋,大约一百多步的时候,忽然“嘭”的一声巨响,回头一看,正是他那间烧炭的房屋倒塌了下去。阿城那时候倒喘了一口气,庆幸着自己脱免了一场要被压死的灾难。心中很是安慰,事后他依然肩挑行李踏上归途。

一路上都是山路,阿城越过了几重山头,还要通过一条大溪,此溪没有桥,是用一种绳索做的竹篮当做两岸的交通工具,人坐在竹篮中,两边岸上都有人为乘客用绳索拉过来,又拉过去。阿城要过此溪亦不例外,坐在竹篮中,棉被等都放在身边,当被拉到溪中的时候,忽然间绳索断了,行李与人同时堕落在溪中,随水流去。因为数丈深溪水流的很急,两岸上的人皆束手无策,只有喊声可怜而已!阿城掉入溪中自己亦想谅已无命,但被水漂流了一段,奇迹却又发生了!他正在水中挣扎,千钧一发之际,忽在溪中发现一堆水草,右手即时拉住水草,将身一转,竟立在水中,然后爬起上岸,当然行李等已被水流去,孑然一身,竟然平安无事地回到了家中”。以上就是这位老太太所说的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因老母一心念佛,而感应儿子消灾化厄,脱离了二重险难的事实。

第五则:姊姊拜佛弟受福荫

佛菩萨是众生的良师福田,李水锦莲友亦是撒播菩提种子的良朋益友,他每次邀约台中莲社弘法人员日期定好,就先因家去作宣传,遍及山上的每个角落,男女老幼,无不都来念佛闻法。撒了种子,一定会发芽的,有念佛则一定有感应。大约在五年前有一天,水锦莲友对我说,她母家邻里中有一个十岁的女孩子,非常聪明,又有善根,每次都来参加听你们讲佛法,觉得很有道理,就发心天天念阿弥陀佛。因为女孩子家里还没供设佛像,所以她早晚都到隔壁供有佛像的邻家去拜佛。

大约几个月后,供有佛像那家的男孩有一天骂她:“你这不要脸,不知耻,我家的佛不许你来拜!”这位聪明的女孩就不敢再去他家里拜,可是心心念念都想要拜佛,心不离佛,佛不离心,有一夜在睡梦中忽然起来跪在床中,合掌念“南无阿弥陀佛”不止,她的母亲亦醒过来说:“你这孩子三更半夜起来做什么?”那女孩就说:“妈!我见到阿弥陀佛金身那样大,面带着笑容,从空中飞到我面前来,我赶快起来恭恭敬敬念佛,妈!我很希望有一尊佛来供养,我求求您请一尊佛像回家好吗?”她合着掌求母亲:“妈!我想到了,我那竹钱筒里,明天破开看看有多少钱,请爸爸到沙鹿街上去买一尊,每天我就有佛可拜了。”她的妈妈就答应她,早晨起来劈开竹筒一数,一共有二十八元,她父亲真的在沙鹿街上找到了一尊观世音菩萨,以五十元请回家来,初一那天早上就安位,她母亲准备了红圆仔,买了香花果品等。正当一家人都欢欢喜喜的时候,忽然间,不见了四岁的小弟弟;一家人又大起恐慌,立刻四处寻找,并且将山上山下的亲戚邻居,几百个人总动员,都分头去找寻,就连村里几个大鱼池也都下去摸透了,仍找不到人。从早上找到黄昏,还是找不到,有些人就笑她父母说:“你们夫妇是大人,也听孩子的话,要拜甚么佛,你们今日就是为了忙着安佛像,才惹出如此大祸!”可怜,这位聪明的女孩被人家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话,吓的一个人偷偷跪在菩萨面前,两眼流泪苦苦哀求说:“佛菩萨你要庇佑我四岁小弟平安回家,万一发生什么不幸,我从今以后就不可能再拜佛念佛了,邻居人家也不敢再信佛了。”他的父亲忽然想到,这个四岁小弟出生后曾经去算命排过八字,即刻从箱子里找出命书来给大家看,果然命书上写得明明白白,在某年某月中(正好是指的这个月),会发生横灾之祸。于是大家面面相觑,亦无可奈何!

原来这四岁的小弟,自早上就独自跑离了家中,也不知道是顺海线铁路或是从那一条路跑的,一直到下午五点多钟,在王田车站附近有一青年学生,看见他一个人在铁路边上一直跑,学生就叫“小孩!小孩!那里危险呵!快别再跑罗!”小弟头也不回一直跑去,这位好心学生就向前一把将小弟抱住。谁知这孩子目露凶光,张口就向青年的手上咬了一口,青年倒也不恨他,忍着手痛,强抱着他走向车站,交给站长保护。问他住址姓名也不会说。站长忽然想到早上龙井车站会来电话联络,嘱咐注意龙井山上走失一四岁迷童;王田站长即时打电话给龙井车站,请其家人前来认领。

站长太太见小弟满身都是尘土,可怜兮兮的,又很饥饿的样子,就抱他回家,先给孩子洗了个澡,再将自己孩子的衣服给他替换了,又喂了他两碗饭。也许是跑了一天的路很疲乏,二碗饭下肚就打起瞌睡来,站长太太就把他抱到床上安眠了。

龙井车站的人立刻通知了他的父亲,赶快去认领,从王田站长家把孩子领回家时已是夜间十一点钟。虽在夜半,但当地的父老兄弟亲戚大家都来看他,这孩子经好心的站长太太给他用香皂洗的全身香喷喷的,又穿上一身漂亮的衣服,大家都异口同声的换了口气说,今天小弟能够平安回来,就是受他姊姊拜佛的福荫,信佛念佛真有感应啊!否则四岁的小孩,从龙井到王田跑了一天海线铁路,没有遇到意外;并且再逢贵人遇到这几位好心的学生和站长太太等的爱护。这若不是佛菩萨加庇,又那能这般平安无事回家呢?

第六则:佛本医王能治绝症

上一则是说一位十岁女孩子,因一心念佛,念到阿弥陀佛加庇。救他四岁小弟消灾免难的事实。各位读者也许会想,这或者是女孩子的业障较轻,还没与人多结怨仇,所以念佛易得感应,假若老年人念佛焉能有如此感应呢?但要知佛法平等,无有高下,老年人念佛亦有不可思议境界。我再举一则事实证明。

李水锦莲友妈妈,她是民国四十九年六月十日在慈光图书馆受菩萨戒的,大家都称她老菩萨。四年前八十岁时,她忽然右胸乳下生了一块如中碗大的东西,据医师诊断说是肝癌,已经病入膏肓,不但医药无效,开刀更不可能,只让她要吃甚么,尽量买给她吃就好了。中西医皆如此说,不开方,更不打针。以后在床上缠绵痛苦了六个月,由他儿子阿义居士及媳妇侍奉左右,女儿水锦亦回家为她准备后事,可是在此六个月中,老菩萨每天早晚,不论如何都一定要起来拜佛,虽在病苦中,躺在床上也口不离阿弥陀佛圣号;大约在八月初旬,病况已十分沉重,身不能动,口不会说,那一夜正在危急的时候,忽然自言自语地说:“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您写的那么多字,我一字也不认识,你何不对我说就好了。”停了一会儿,老菩萨又再说:“多谢佛的慈悲,您明晚十点钟要来为我开刀割去右乳下边这块肉,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您真太慈悲了。”这些话都是阿义夫妇及莲友水锦亲耳听到的,当时以为老人在临终,精神恍惚乱说的。但到天明,老菩萨就叫儿孙去备香花果品,在房中排起香案要接待佛菩萨来医治;真是不可思议,一等到十点钟,就听到剪刀等的声响,突然间,“嗄!”的一声,右乳下边那块肉突然裂开,流出黑的像木炭一般的流质,一粒一粒如拇指大,流出了很多来。从那晚起,她的身体竟日渐恢复健康,那个裂开的创口,经他儿媳天天用茶叶汁洗涤,洗不到一个月已不药而愈。

现在老菩萨一见人就劝人念阿弥陀佛,手中的一串佛珠从来也没离开过。今年虽是八四高龄,身体却比普通人来得健康,台中与明秀之间,常是来来去去,精神饱满异常。

佛本是大医王,佛菩萨的外科大手术,是万无一失的,但只问你是不是真能“一心念佛”?读者不信,老菩萨至今健在,不妨请你自己访问一趟,她老人家既不为名,又不图利,何必要编造出这一套来欺骗人呢!

第十二则:念佛能度凶神恶煞

在这二十世纪科学昌明的太空时代,若向人说:正常的身体,要是冲着凶神恶煞,棺木煞等等的煞气,就会即时一命呜呼;那些自夸新进人物的不但不信,并且出口就是迷信,不合时代潮流!那么佛教徒是否信这些“相冲相煞”的事情呢,依我的看法是,宁可信其有,但却不去谄媚祭拜,或求他保佑。

若是把一句阿弥陀佛圣号志诚恳切的念,就可以逢凶化吉,遇煞无恙。具此究竟妙法,凶神恶煞早已被这一句光明正大的咒中之王吓的跑向九霄云外去了。也许这一句万德洪名的圣号,把那些痴迷不知返的恶鬼煞神降伏得心开意解,带廿业转生善道去了亦说不定。下面且举三则事实来证明。

李准莲友是方广班的副班长,住在台中市东区建中街,他家有余屋出租给中连货运行的司机。那司机太太名阿珠,今年卅一岁,于去年农历十二月廿日早上到南京路的一家洋装店,要把新定制的衣服取回。当时,忽然听到马路上鼓乐喧天,有人大声喊着:艺阁的三藏取经来了,有的又说:花圈花车那样多。阿珠在店内听得好奇心起,也出去看一看,不意只见八个人抬着一口大棺木。阿珠即时打了一个寒噤,口里直叫头疼,胸部如石块压住,即时昏倒过去。当时洋装店的人吓得赶紧叫一辆三轮车派店员一人护送,经过复兴路魏保顺医院门口下车,扶着她先请医师给她打针服药,然后送她回家。

李准莲友看见阿珠昏迷不省人事,五官与爪甲皆呈黑色,骇得大声喊起“阿弥陀佛来救命来!”当时隔壁的中连货运员工人等,听人叫喊,大家都赶了过来,只见阿珠两眼翻白,周身全黑,昏迷不醒,大家都说回生无望,有的就打电话到南部叫她丈夫回来,有的就打电报叫她婆婆来,只有李准莲友神色镇静,拿着手中的念珠放在阿珠胸前,口中仍不断地念“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虔求佛菩萨慈悲施救阿珠。大约念了二十分钟,阿珠的两眼与皮肤渐渐恢复正常,口说:“师姑,汝真是救我活命的大恩人,我几乎被压的要断气,当万分痛苦的时候,你的念珠放在我的胸前,又闻阿弥陀佛的声音,身体才渐渐感觉轻松起来,多谢师姑施救!”

邻居的人纷纷向阿珠恭喜,能得到念佛房东,救了你的大命,否则你三个儿女将变成没有妈妈的孩子了。据说去年七月对面那条巷内有一位才十七岁的小姐上街,他是看人出葬回来就叫头痛心寒,医药亦不见效,就离开了人间,更不幸的是这位小姐出葬的那天,这条巷的头一栋房屋女主人,她是信外教的,当时她站在门边看,也忽然头痛,同样的症状,医药无效,一命呜呼哀哉。听了邻居的话,大家都向阿珠道贺,这是本年二月间李准莲友来莲社亲口对我说的。

第十三则:生死边缘救活过来

台中莲社家庭念佛班共计四十八班,皆由炳公老恩师命名组织的,双修班是民国四十四年八月立的一班,班长邱心智,副班长林德金,李陈绸等人,都是非常热心劝人念佛的。十三年来,每两星期讲一次佛法,未曾间断,讲前由赵锬铨居士与丽亮夫人领导课诵,所以班员每人经咒很熟,几乎都会背诵。

这次农历四月廿日学人正讲“劝修念佛法门”的时候,讲起了李准莲友救阿珠的感应。当时在座一位姓萧名合的莲友,她住在太平路,即时站起来向大家说:“我可证明确实有棺煞,因为我妹在前月险些被它煞死。我妹妹名阿雪,住在半平厝的乡村,在二个月前阿雪产后廿多天尚未满月,那天早上忽然一阵乐队的锣鼓声。隔壁的阿婆,不看明白,一直叫‘阿雪啊!快出来看迎神,多么热闹啊’阿雪由房间出来伸头一看,原来不是迎神,是抬一口棺木过去,忽觉毛孔直竖,转身入房,头就痛,畏寒发烧。我的妹夫即时请医师打针,不但并不见效,并且愈见沉重,阿雪就叫他坐人机车来我家赶快载我去。我一见妹妹阿雪,心脏跳的喘不过来,在床上呻吟,立刻就点起三枝香哀求佛菩萨加被,又拼命念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约念了半点钟,并且念大悲咒水给他喝。阿雪喝了大悲咒水以后,就说头亦不痛了,心脏也跳得轻多了,以后身体便逐渐恢复。

但人生是灾难多,烦恼多。过十多天后,我的妹夫又满面愁容要我立刻坐他的机车到他家去。我问他是发生什么意外?妹夫说,六岁的女孩阿英出了麻疹,忽然变症不知人事,现已放在地下,只剩了一口气。等我到了妹妹家里一看,平时活泼的阿英正倒卧在地下,快要断气的样子,邻居多人都在叹气可惜。我就依然如前,大声念阿弥陀佛,并念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还念大悲咒水,用汤匙灌入小口,真是佛法无边,不可思议,阿英呆呆直视的眼睛已经会看人了。当时左右邻居分站两边,左边的叫声阿英,阿英头就转过左边看人,右边的人叫一声阿英,阿英的头又转过右边看人了。当时大家都称赞大姨,请佛祖来救活了阿英,以后服药就见效,身体便慢慢地复原了。”

萧合说到这里,在座的莲友每人都听到,我就对她说:“你既已知称念圣号的好处,云何不教你妹妹称念佛号,早晚课诵,以便各人吃饭各人饱,各人罪业各人消,自己会念,岂不是利益更大呢?”萧合就答:“我已教她念,我亦请了西方三圣为她安座,非常庄严,可是她四个小孩缠身,无暇可闻佛法,那里念得如法呢。我是三年来不间断的,听你讲净土法门,现在行、住、坐、卧,心不离佛,佛不离心。决定今生要脱此生死苦海的了。”我听了又加以赞叹,要不是她精进用功,又怎把妹妹侄女从生死边缘救活过来呢。

第十四则:凶煞之地化为清凉

自古以来佛家有一句成语说:“一子持斋千佛喜,九玄七祖能超生”这倒是事实。一句佛号能消灾解怨,凶煞之地化为清凉。诸位假若不相信我就举一事来证明。

这事是发生在新竹文雅布教所,这是我们台中莲社弘法员所开辟的一所净宗道场,从民国四十四年四月创立至今,每隔一星期一次,不断地去讲经,其中有一位男性的莲友,大家都叫他作“钳哥”。有一天,这位钳哥对弘法人员说:“念佛法门真好,真能利益众生,确有大大的感应”弘法员问他:“你念佛得到什么感应呢?”钳哥就说:“我祖上有一座坟墓很奇怪,很久以来就不能去扫墓,也不可以拜祭。若是拜祭回来以后,不是病就是死。假若有牧童带着牛羊吃了坟墓上的草,或者践踏墓上的泥土,牧童与牛羊回家后,人畜不是立死,也会大病一场,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地方上的人,大家都不敢去侵犯这个墓地。”

直到日本投降,台湾光复的那一年,钳哥有一位堂兄对他说:“我们的那座怪墓,现在墓碑红了一半,若去扫墓,子孙一定添丁发财。”钳哥说:“我不敢想,我亦不要依靠那墓来添丁发财。”那堂兄又说:“汝既然不去,那么我自己去祭扫好了。”清明节那天,他堂兄果然准备了三牲酒礼到墓前拜祭。这事过了一月之后,他的堂兄三个男孩子通通死掉了!诸位想想看,这事可怕不可怕?我相信任何人的耳朵,都未曾听过这种怪事。

到了民国四十九年八七水灾之后,又有一个堂兄再来对他说:“我昨天从那怪地方经过,看到墓碑被水浸倒了,坟头亦被水冲了一个大洞,假若不修理,这墓一定会崩掉,要修理又不敢动,因为如果一动他就发生大灾害,怎么办呢?”钳哥就说“没有关系,我们去修理修理”,那堂兄很高兴的说:“你真有把握去修理,一切工资、石灰、水泥,全皆由我拿出,不过你几时动工呢?”钳哥说:“再等一个月。”

钳哥自从闻了净土法门,几年来早晚功课都没有间断过,自从答应有把握修理那怪墓那天起,早晚功课做完后,就回向给那怪墓的祖先,并且志心恳切哀求佛菩萨说:“佛菩萨啊!要保佑我,我自信佛后,亲戚朋友都说我迷信、落伍,我这次一定要请求施展无边佛法给他们看,请佛菩萨保佑,在修理坟墓以后,不要再有人畜灾害等等不幸事件发生。”他每天早晚二时功课做完,都是如此哀求。

修理目期到了的前晚,他更加恳切哀求,中夜就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墓地,有一座坐北向南的坟墓,面前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晰,向前流逝,墓的两边有二个高大的树木,墓碑倒下,坟头露出一个洞,显得非常颓废荒凉。忽然之间,墓中出来一个凶恶的女子,穿着古时服饰,当时钳哥很害怕,即时合掌念起南无阿弥陀佛......在旁观看男女很多,其中一位老者对钳哥说:“这个女人从前是最凶恶的女鬼,因为他的后世子孙念佛,他现在已变为善鬼了。”钳哥看得清清楚楚,听得明明白白,醒来时,却是南柯一梦。心想梦中这境界,一定是佛菩萨大慈大悲大威神力,带我先去看看,明天我可以放心去修墓了。早上他的堂兄来了,他说:“钳仔!我把小工以及一切水泥等用具都带来了,你们快去吧!”钳哥说:“我问你那个墓的方向及周围环境,和那个墓葬的是女人对不对?”他的堂兄惊奇的说:“你是否先去看过了,否则你怎会知道呢?”钳哥说:“昨夜我梦到的。”

钳哥买了香花果品,并带了课诵本,到了墓前一看,果然和昨夜梦中见到的境界一般无二。钳哥排好果品,点起香烛礼拜说:“我今天是特地来修理你的坟墓的,先要诵阿弥陀经、往生咒、阿弥陀佛圣号给你,你亦要念佛,即将会离苦得乐,千万不要再害人,不但不要害家人,也不要害他人。”说完之后,就在墓前诵经念佛,然后开始除草担土等整理工作,把石墓碑洗洗乾净,一看上面刻的名字算起来就是钳哥的祖父祖母了,钳哥与小工从那时到现在仍是平安无事。

话说到这里,有的一定不相信,鬼的寿命那有这样长呢?诸位,请看佛经中所说的吧:“堕落鬼界寿命最短者五百岁”。而人间的一个月也就是鬼界的一天,这样算起来就可知道鬼类的寿命又长又苦了。有的人还会疑惑,为什么祖先也会害自己的子孙呢?佛经中有说,众生我执我见,即在六道中生生世世,你争我夺,汝杀我,我杀你,互造因果,结恩报恩,结怨报怨,讨债还债,如此茵蔓不断。钳哥的祖先与那个怪墓的过去,必定结下了不解的冤仇,所以才那样凶恶害人,假若没有钳哥正信念佛,以佛大慈大悲力故,就无法消解这冤仇了,因此奉劝诸位,还是多念“南无阿弥陀佛”吧!

第十五则:阿伽陀药万病总治

台中莲社到东部弘法的因缘,起自民国四十三年的台中莲社新春讲演大会。在听众中,有一位继续听了五天的洪林盏女士,远自台东来此,在中期间,她住在永丰百货行受黄火朝居士暨夫人阮面的诚意招待。当时林盏女士是面黄肌瘦,颈项缚了一条绷带,不时咳嗽。她问黄夫人:“台中有无高明医师?”陪她去看看病。她在台东时曾去照x光,据说在左边肺部发现了三个洞。这几个月来,吃了一斤正野山高丽参,并且打了一百多针,均未见效。

当时是下午五点左右,黄家是佛化家庭,朝暮课诵从不间断的。黄夫人阿面就邀林女士阿盏来拜佛,还拿了一串念珠,教她念佛的方法,并且说明这一服“阿伽陀药”万病总治的道理给她听。课诵完毕,亦求了一杯大悲咒水给她喝。晚饭后阿面就说:“阿盏!你的福气不浅,今晚起我们莲社一连演讲佛法五天。”当晚就带她去听讲。真是不可思议,那晚阿盏竟一点咳嗽也没有发作,一睡就睡到天明。阿盏感觉佛法很有趣味,住在黄家白天至心念佛,到了晚上就去听讲,连续五天,一套浅近的佛学大要,稍有明白。精神有所寄托,身体就爽快了几倍。她叹息说:“台中人很有福气,我们台东人就未曾闻到过如此深入浅出的正法。”阿面答他:“你现在已经明白信佛念佛的好处,你就应发菩提心,请莲社的弘法人员到贵地去弘扬佛法,使有缘众生亦得利益,你就功德无量了。”阿盏听了很欢喜地答应说:“好好!那就委托你请,来回车票或飞机票一概由我负担,但你亦要一同来敝地玩玩!”

远在十四年前的交通,没有今天这样便利,去台东一天就到达了。当时必须二天,要在高雄住一宿。终于一行三人,阿盏、阿面与法圆。当住在高雄旅社时,就发生了佛菩萨庇佑的灵感。

原来法圆的右足上,生了一个疔,曾医治了一个多月,烂了二寸四方亦不觉痛。当时一片热心,忘了脚上生着疔,但到了高雄旅社忽然患部痛得无法忍耐。旅社老板娘看见旅客足痛的那样厉害,就介绍说,此地有一种很名的青草精练的青草药膏,可治此症。当即拜托其买了二元,一贴真是特效药;止痛、养肉、生肌,三全其美,翌晨就好了一半,三天就完全痊愈。此皆是佛菩萨慈悲,特别加被的灵感,真是药到病除,否则行不得也。

第十六则:大悲水令死胎复活

法圆在台东海山寺讲了五天,圆满那天,讲的听的将要分离依依不舍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位大约六十多岁的老太婆,提出了一个问题:“你说的皆是解脱生死轮回,以及改恶、向善、变心的道理。可是现在要求消除病症,解决痛苦,又要如何求法?可否请你慈悲指示!”

法圆当时看此老妇人,颈上生了一个大瘤,衣领合不拢来,离开了约五六寸。法圆细想,此人谅必是要求消除她大瘤患部的方法,此时真是左右为难,若是教他求佛菩萨加被,颈上大瘤便会消掉,未必有此把握?假若不教她求,而已经夸耀了五天的佛法无边,有不可思议的感应,周围又是那样多的人正等着听,法圆一时只好善巧方便答道:“假若要求自己或是她人,消灾免难,病苦等等,必须朝暮诵念弥陀经一卷,往生咒七遍,阿弥陀佛圣号几百声或几千声,几万声更好,可是弥陀经不会念的人,只念阿弥陀佛圣号就好,但一定要念愿生西方净土中,然后你要求什么再用至诚心,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及加持大悲咒水给她喝;若世寿未尽,就可减轻疾病的痛苦,假若世寿将尽,承此课诵念佛功德之力,往生西方,就得永远脱离病苦与死亡,这便是究竟之法。”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忽忽不觉过了一年,台东洪盏又来到莲社,此时满面笑容,与去年判若两人,他的病症,已经消灭了无影无踪,体重也增了十多斤,衣服全是新裁,旧的已一件都不能穿了。他对法圆说:“台东人士,大家都要我来请你再度前去讲演佛法,不但我念佛得感应。那位颈上生一个大瘤的普爱姑,你教她念佛课诵方法,以后再求大悲咒水喝,她天天如法而行,她的大瘤已经消灭,衣服的领子也可以拉拢来了,任何人见了都叹为奇妙!”

阿盏继续又说:“不但普爱姑的大瘤消除,得了感应,更有令人难以相信的就是普爱姑的媳妇,她住在台东附近山上,有了十月怀胎身孕。这女人很会劳力,自忖快要分娩了,内外需要打扫清洁,连猪舍的粪亦挑了几担。不意从此以后,腹中胎儿不动。请问山中的老前辈,说是清猪舍动土,动着胎气。到第三天依然不动,这个孕妇早上就下山来寻她婆婆,普爱姑又不在家,孕妇自己到街上妇产科诊察。妇产科医师说:“你腹中的胎儿,已经死了三天,自己是不容易生出来的,必须用器具把胎儿剪开一块一块拿出来,或者开刀手术,把死胎拿出,此外别无办法可想。”

孕妇细想,开腹手术不是小事,没有婆婆丈夫许可不敢作主,就再回到山上。再经过四天,腹中胎儿依然不动,孕妇再下山来寻婆婆普爱姑,说明胎儿已经七天不动之事,普爱姑就带媳妇到另一位妇科博士那里去诊查。这位妇科博士亦与前次医师一样的诊断,说胎死腹中七天,非把它剪掉或开刀手术不可。普爱姑把媳妇带回去,跪在佛前,点燃香烛,教媳妇称念观世音菩萨,自己开始诵课,然后念大悲咒水一杯,叫媳妇喝下去,要至心哀求佛菩萨加被,希望媳妇腹中的死胎,自然地生出来,不要受开刀手术等等麻烦、痛楚。这时也已日落西山,普爱姑就留媳妇不要返山,与她同睡。当睡到半夜,她媳妇叫婆婆说:“腹中胎儿会动了。”她婆婆答她:“谅必佛菩萨加被,死胎要生出来。”到了天明,孕妇的胎儿已正常会动,身体也轻松多了。没有毛病,就再返回山上,又经过了一星期,孕妇很顺利地产下一个男婴,母子平安无事。洪盏来莲社说起此事,实是奇异灵应,很多人都听的啧啧称奇不止。

第十七则:摔楼受伤隔日无妨

第二次到台东海山寺的大空地连讲五天,劝人念佛改恶向善,东部一带的发心善信,都来邀约去结法缘,每个地方都约定三天。台东五天圆满,就到新港。此行由台东发菩提心的三位领导,那就是洪盏、陈玉芳和另一位老菩萨,加上台中去的法圆与慧霖二人,一共五名,下榻在日据时代留下来的一座日式寺庙内,地势风景都很好,背山向海,日暮渔人归舟灯火点点,似一幅图画,景色怡人,至今想起依然在目。三天弘法皆在这寺中,佛菩萨也赐予特别的感应。

在第二天早上有人来寺说:“某某阿婆,昨天晚上来听佛法回家,爬到楼上就摔了下来,周身疼痛难当,叫喊一夜,不能行动,何处受伤,无法诊断。拜托你们为她消灾消灾。”法圆闻说,如晴天霹雳,无奈只好与寺内当家师和慧霖三人到他家里。上楼就看见这位七十岁左右的老太太躺在床上呻吟,可怜万分。法圆就跪在他们简单供奉的佛像前,用万分至诚恳切心情,向佛菩萨祈愿说:“此老信女是昨夜闻法回家,摔下楼受伤的。假若不是来闻佛法与我无干,因为我们是诚心诚意来劝人念佛,改恶向善,使人离苦得乐的,不幸出此意外之灾,使我等于心不安。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您老人家亦要负点责任,赶快千变万化,庇佑这位老人即时身体恢复健康,平安无事!否则,这位老人万一三长两短,就难免不被人耻笑佛法无灵。”默祷后就念普门品一卷,念观音菩萨圣号,并且加持了一杯大悲咒水亲手捧给他喝,亦教她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可真是佛法无边不可思议,到第二天中午,这位老太太的身体已安然无恙,精神愉快,由孩子陪着,手里拿着一枝拐杖,步行来寺礼佛,并向大众道谢。这不是佛菩萨加被那有如此便宜的呢!现在想起来,还自觉好笑,那时法圆的情竟如丧考妣,痛苦不堪,为的是怕“佛教”二字被人毁谤。

南无阿弥陀佛!

上文摘自《念佛感应见闻记》 林看治著

输入者: Johnson Hong

【录自:佛教经典系列】

文章来源:网海莲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