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观庄严论解说第98节课

第九十八课

 

 

前面已经讲了,相似胜义在佛经中是怎样记载的,依靠理证是怎样成立的。下面讲相似胜义的名义和概念。

癸二、彼之名义:

切合胜义故,此称为胜义。

与真正胜义谛比较切合的缘故,可以称之为胜义谛。以前也讲过,中观自续派所承认的单空,实际并不是真正的胜义谛,但是为了让人们趋入真正的般若空性,在暂时抉择的过程中,可以将单空称为胜义谛。

大家都知道,有和无是对立之法,其中遮破所破成实的这一单空,实际可以归属在名言或者世俗当中。学习中观或般若的人都清楚,所谓的空性并不是指单空,为什么呢?麦彭仁波切在《中观庄严论释》中明确指出:所谓的单空可以安立在世俗当中,它并不是万法的究竟实相。

那为什么又将单空称为胜义呢?这是有原因的。虽然并不是真正的胜义谛,但是与远离四边八戏之胜义谛的意义相切合,将所谓的“存在、有”全部已经遮破,因此可以称为胜义。或者,由于单空是证悟胜义谛的因,将因冠以果的名称,所以称为胜义。也就是说,真正的胜义谛是远离四边八戏的中观空性,对于这样的境界,依靠单空可以证悟,是证悟真实胜义谛的一个过程,故而将单空取名为胜义谛,但它只是相似胜义或者说假立的胜义。大家应该明白,学习般若中观的过程中,一定要了解单空这一相似胜义,但它并不是我们究竟的所求以及究竟证悟的法要。

大家平时经常可以听到“某某祖师、某某禅师已经证悟空性”这种说法,这时人们就认为:证悟空性就是一切万法都不存在了,对于这一点他已经通达了,这就叫证悟空性。实际并非如此,所谓的空性这个词,表面看来似乎只是单空的一个名词,实际它是现空双运、远离一切戏论的,已经将有无是非的所有边全部远离。麦彭仁波切在前文也讲过:所谓的空性比较好理解,但是万法空性中可以显现或者空即是现的道理,很多人非常难以通达。

所以大家在学习般若空性的时候,千万不要认为:什么法都不存在、万法皆空、四大皆空……懂得这个道理就已经证悟了空性。不是这样的。在藏地历史上,以格鲁派个别高僧大德为主的很多人,将单空称为最究竟的所证;汉地禅宗的有些大德,在讲《金刚经》、《般若经》、《华严经》的时候,将空性解释为单单的不存在。但实际上,不管是什么执著,有的执著、无的执著、有无二者的执著或者非二者的执著,全部都是戏论、是一种相,一定要断除。

现空双运的境界,现在凡夫位时非常难以现前,因为凡夫分别念的境界相当相当狭窄,在如此狭窄的有境中能不能现前远离一切戏论的境相呢?非常困难。不要说真实胜义谛的境界,甚至世俗谛中成千上万的天文数字也是很难接受的,比如经典中所说的恒河沙数如来等,凡夫人根本无法思维。就好像在刚刚进入小学或者幼儿园的孩童面前讲授大学课程一样,他们根本没办法接受;同样,不要说胜义远离一切戏论的境界,就连世俗谛中所说的清净刹土、佛陀不可思议的神变等,作为凡夫人都很难接受。

凡夫人的智慧范围非常渺小,我们千万不要相信它,在这里面显现的法不可能成为万法实相。学习《现观庄严论》以及其他中观论典时,只要提到空性,一般就会有两种人,其中一种人认为:空性就是指单空、什么都不存在。现在世间上的大部分人都是如此。前段时间我遇到一位领导,他说:“我见到一个出家人的行为不太如法,我当时狠狠地骂了一顿。为什么呢?因为出了家以后四大皆空,不应该执著这些不如法的行为。”很明显,他认为所谓的空性就是不存在,这就是四大皆空。如果认为空性就是单空,这就是相似胜义谛,也就是麦彭仁波切此处所讲的,应该将其安立在世俗谛当中。这种境界,在凡夫人的分别念中也可以现前……柱子不存在、瓶子不存在、石女儿不存在,这些并不是特别高的境界。

诸佛菩萨所了知的一切万法实相的真正胜义谛并不是指单空,而是什么呢?应该是超离四边、远离一切戏论和执著的一种境界。但是,学习中观者也不能排除相似胜义,在中观自续派的所化众生面前,如果没有抉择分别念面前这一万法无实的相似胜义谛,也就很难通达远离一切戏论的真正大胜义。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中,也将胜义分成大胜义、小胜义、果胜义、因胜义等,所以,相似胜义在学习中观的过程中是不可缺少的一个问题。

为什么将单空称为胜义呢?依靠单空可以断除众生无始以来实有的执著,可以证悟远离一切戏论的真实胜义谛,所以可以叫做胜义谛。清辨论师的《中观藏论》中说:“于此若无有,真实世俗梯,欲上胜义楼,智者非应理。”《中观庄严论自释》中,将这一教证中的“世俗谛”解释为单空,也就是说,想要通达远离四边八戏的中观境界,或者说想爬上中观这一高楼,就必须依靠世俗谛单空的梯子,否则,不可能通达究竟的胜义谛,真正的智者不应错乱次第而行持。

当然,这也是按照中观自续派所化众生而言的。如果是中观应成派的所化众生,是不是也必须先经过单空这一过程呢?不需要。从中观应成派的所化对境来讲,直接宣讲万法远离四边八戏就可以了,就像《中论》和《入中论》所提到的那样,直接宣讲中观的大胜义完全可以。但在渐次根基的众生面前,必须经过单空以后才能获得究竟的胜义谛。

对于《中观藏论》的这个教证,清辨论师在《中观藏论自释》中,将“真实世俗梯”解释为世间一般的工巧明等学问。也就是说,不具足世间名言的学问,就很难获得空性的境界。但此处,麦彭仁波切按照《中观庄严论自释》的教义作了解释。

所以,按照中观自续派的观点,远离实有的无遮分单空以及缘起分的显现各居其位、互不混淆,秉持这一观点的人也有所承认,也就是说,有境与对境全部存在。

所谓的单空如果是一切万法的究竟实相,执著单空的心或智慧也是究竟胜义谛的话,所谓的基般若——实相般若的现空双运,在世间上也就根本不存在了。为什么呢?现和空实际是无二无别、远离一切戏论的。如果单空是究竟实相,所谓的凡夫人证悟空性也就轻而易举了,因为依靠中观推理方法去观察时,了知柱子的本体不存在就可以证悟柱子为空性了。但是,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这并不是现空双运的一种境界。由于将单空认为是最究竟的实相,便会偏堕于单空这一分,执著它的有境或智慧根本不可能离开分别念的范畴。

实际上,依靠理证将柱子上的实有遮破以后,对于柱子的本体根本不能安立为无有自相。因为对柱子的自相没有进行破除,那么,中观应成派对中观自续派所发的三大太过,或者按照《入中论自释》说的,中观应成派对唯识宗所发的三大太过,就难以避免了。

比如柱子上实有的法不存在、以实有来空,然后柱子本体的自相不空,这样的不空法不仅在名言中存在,而且以胜义量观察时也一直存在,必定会出现名言经得起胜义观察这一过失。另外,柱子的本体不空的缘故,胜义中仍有产生,就会有胜义理不能破产生这一过失。到了圣者根本慧定时会不会有自相的柱子呢?根本没有,这时,圣者根本慧定就成了毁坏诸法的因。

有关这三大过失的辩论相当多,这里也不广说。实际上,中观自续派承认相似胜义谛和真实胜义谛两种阶段,在暂时承认相似胜义谛时出现这些过失也不合理。那么,他们为什么会出现这三种过失呢?这一宗派在抉择万法实相时运用的是自续因,依靠自续因抉择时不可能完全通达一切万法的真相,中观应成派则从应成因的角度对其进行了破斥。以前上师如意宝也是这样讲过。

所以在这里,自相成立与安立实空二者完全属于名言当中,而在实相中,空即是现、现即是空,现空无二无别。如果没有依循前面所讲相似胜义谛这一道理,不是也就很难证悟月称论师的究竟甚深密意吗?这一点,请诸位智者一定要慎重思维。

壬二(宣说远离一切承认之真实胜义)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癸一、略说:

真实中彼离,一切戏论聚。

颂词中说:在真实义中已经远离了一切边执戏论。所以,中观自续派在最后抉择胜义谛时,对所谓的单空并未承许为最究竟的胜义谛。

有些人产生这样的怀疑:遮破有实法的单空为什么不是究竟胜义谛?至高无上真正胜义谛的法相到底是怎样的呢?

对此回答说:否定有实法的这一单空,只是排除了存在这一点之后的一种遣余分别念影像。比如遮破了柱子的存在就是无柱,也叫做柱子的单空,这一单空只不过是排除柱子实有的一种分别念的影像而已。这种对单单空性的执著并未脱离一种戏论,但在真正的胜义当中,有无是非的一切戏论都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