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观庄严论解说第109节课

第一百零九课

 

 

在遣除胜义中一切万法不成立则具有过失方面,共有三个辩论,下面遣除第三个疑问,也即对方认为:如果中观宗承认一切万法无有自性,上述所说三相推理中的宗法、能立、所立等会有不成立的过失。

壬三(辩论无自性不成宗法等故所立与因之名言不容有)分二:一、真实答辩;二、否则不合理。

癸一、真实答辩:

抛论所安立,分别有法已,

智女愚者间,共称之诸法,

所能立此法,无余真实成。

在前文当中,中观宗通过自续因推理:自他所承认的一切万法无有自性,离一与多故,犹如影像。这时,对方给我们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你们中观派既然承认一切万法不成立,能立也就不成立;如果能立不成立,所立也不可能成立。这样一来,整个三相推理就不合理了。

对此,中观宗回答说:我宗并非先承认一切万法无有,随后再运用理证。在最初对一切万法根本不作分析,完全抛开论典所安立的有法,而是将智者、女人、愚者等所有人共称之法作为有法,因此,上述推理中所说的能立所立,根本不存在不成立的过失。

其实对方认为:中观派一口咬定一切万法无有自性,这就是你们的究竟观点。既然如此,前面所说“一切万法(有法)无有自性(所立),离一与多故(因),犹如影像(比喻)”这一推理中,所谓的运用离一多因来证成万法无自性就成多此一举了,因为有法已经不成立的缘故。但如果对能立的离一多因不提及,所谓的一切万法无有自性只是一个立宗而已,真正来讲根本不能成立,所以也不合理。如果说离一多因存在,所立也必定不成立,这样一来,一切万法应该成立了。

归纳起来,在三相推理中,有时候立宗不成立,有时候因不成立,有时候比喻不成立。在这里,对方认为:中观宗说一切万法无有自性,这时再运用离一多因来证成,则说明一切万法已经存在;如果不运用,说一切万法无有自性也就无有任何理由。所以,中观派的观点实在不合理。对方给我们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下面中观派站在自宗观点来说:这种辩论实在很浮浅,其实是你们对基本的推理方式尚未通达,才出现了这种十分荒谬的辩论,实际无有任何意义。

由于各个宗派所承认的一切万法并不相同,比如外道承认一切法实有,而在佛教中,小乘认为极微存在、唯识宗认为明心之法存在……如果将各宗派所承认之法作为此处所说的有法则非常困难。因此,上述推理中所安立的有法,将各宗派和论典中所说的有法暂时抛开,并不是将这其中的任何一种法定为欲知物。这里所说的欲知物,所谓的“一切万法”是指什么呢?是将智者、平凡的女人以及愚者之间共现共称的一切万法作为有法。所以说,“一切万法无有自性,离一与多故”,所立能立的一切名言丝毫也不保留,在无有任何妨害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成立。

这一点必须要明白。大家在辩论或者抉择任何一种法的时候,并不是将佛教论典或外道所承认的一切万法作为欲知有法来抉择,而是将世间人们共称共现的一切万法作为议题。

比如外道徒与佛教徒二者,对柱子无常这一问题进行辩论,外道徒心中认为是常有的柱子,佛教徒认为是无常的柱子,如果将此作为辩论的焦点,永远不可能得出一个完整的结论。所以,辩论时仅仅对我眼睛见到的这一柱子进行辩论,在辩论过程中,外道所承认的常有之法不能成立,最后得出无常的结论。因明中经常如此,在互相辩论时,对方认为柱子常有,我认为柱子无常,对这两种观点哪一种合理、哪一种不合理暂且不提,只是针对眼前所见的柱子进行辩论,将它作为有法,然后说“柱子是无常的,所作故”,对方如果认为不合理,再运用种种理由来驳斥这一观点……

在此处,对于一切万法空性这一观点,外道根本不承认,所以并不是将中观宗所承认的一切万法作为有法,而是将一切万法存不存在这一问题先搁置一旁,将大家共同承认的一切万法作为有法,然后再抉择其为空性,因为离一与多的缘故……如此来进行论证。

如果将各个宗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