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观庄严论解说第112节课

第一百一十二课

 

此处所讲最甚深的要义,也就是说,心的本体本来即是明知的,这种明知并非明明清清或者说是一种光明,所谓的明知之识,即指心的本体是自明自知,具有了别、辨别外境的一种能力,这就是心的法相。而此处所说明知之识的近取因就是明知之识。

关于近取因,《俱舍论》当中讲过很多,大家应该清楚。比如青稞的种子是青稞的近取因,而心识的近取因就是心识,除心识以外,其他的石头、柱子或者苗芽等无情物作为因不合理。为什么呢?非心本性的一个法不可能产生心识。当然,对因缘不太精通的有些人,将作为俱生缘的身体安立为近取因,这是非常大的错误,《释量论》中已经对此作了遮破。

现在外道等很多人,认为身体是人生命的因。这一点在学习《前世今生论》时已经解释过,从表面来看,自己的身体受到损害时,心情也会不快乐,因为心和身体有能依所依的关系,一旦所依受到损害,能依也会起变化,但不能以此就说身体是心的因。

有关这个问题,《前世今生论》中遮破得非常清楚。希望你们相续中真正有一些怀疑的话,应该说出来与金刚道友讨论。所谓的怀疑不是不能有,相续中产生一些怀疑非常正常,但有了这些怀疑以后,不能让这种怀疑始终住在自相续当中,应该将它们作为焦点,与道友一起辩论。如果道友不能解开自己的疑惑,到一些上师面前问,很多上师已经在佛教团体灌输了很多年,对这些比较简单的问题都可以回答。这样一来,自相续的怀疑已经遣除,以后不会在这方面生邪见;如果怀疑未能遣除,邪见也就很容易生起。

可是,有些人心里面的怀疑非常多,却不敢说出来,害怕别人对自己的印象不好……这样不太好,对自相续产生的怀疑,金刚道友之间可以讨论,或者到法师那里去辩论,如果他也无法说清楚,再去找其他的堪布。如果还是解不开你的疑惑,到时候我们到辩论场里面去,我给你们当翻译……辩论场上的这些人是比较厉害的,我们一般都不敢进,很害怕,因为他们一个比一个厉害,不要说去辩论,连看都不敢看……

在座的人,有些外道或者其他人与你辩论的时候,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们对佛教真正的观点说不出来,如果真正说得出来的话,佛法的真理不会败倒在任何科学或者理论学家、文学家面前。世间的这种智慧,不要说大慈大悲的释迦牟尼佛,就连小乘阿罗汉的境界都不具足,因为毕竟是凡夫人,只是在自己所研究的某个范围或者领域有一点成就而已。

所以,大家虽然不能对科学特别轻视,但也不要过分看重,因为佛教真的很了不起。但作为真正的佛教徒,关于前世今生、业因果等很多问题,别人给你提出来的时候,你会不会回答?如果回答不出来,也只能败在他们面前。以前印度那烂陀寺等许多寺院,如果有外道来辩论,一些小班智达经常特别害怕,因为当时的外道辩论特别厉害,所以护门班智达都是由那若巴、帝洛巴这些大班智达来担任的。

我想,现在大多数世间人根本不学理论,每天只是想着钱财,可能基本上不会有这方面的疑问。万一有的话,最好以佛教的观点来回答,这个很重要。不然,真正有外道徒来辩论的时候,“啊,堪布,你帮我回答……”那时候不一定找得到……

众生的心以外不可能有其他法成为心的因。依靠这种理由,前面所说的众生从无始以来到现在,所谓的心在名言中一直连续不断,这个问题也很容易证实。

前际无始这一点可以成立,因为众生刚刚出生时的心是以前面中阴身的心作为因,中阴身则以前世的心作为因……一直往上推,从无始以来,众生就在轮回当中流转。正因为如此,现在世间上有很多人都能够回忆前世。但现在的很多科学家觉得,这是非常深奥的秘密,以科学无法解释。实际上,对于这一问题,《前世今生论》以及其他很多论典都已经解释过。其实仅从今生来观察也可以了知,比如我从小学习特别好、特别精进,对每一种知识都下了特别大的工夫,最后到晚年的时候,原来所学过的知识都会记得清清楚楚,原因是什么呢?正是依靠心的相续才得以留存,不仅今世,这些知识的种子,甚至在来世也会有。在这些问题上,只要详详细细观察并不是特别困难。

同样,如果未能断除贪心和我执,未能获得阿罗汉果位,我和我所执的烦恼习气与最后的死心相连,必定会产生后世之心。因为因缘具足时,果一定会产生,就像前面所观察的前际无始的推理一样。

这就是因果的规律。不论任何法,只要因缘全部具足,其果必定无有任何障碍而产生。比如青稞的因已经具足,地水火风也全部具足,这时会不会产生青稞呢?肯定会产生,这是因和果基本的自然规律。因此,依靠前刹那心产生后刹那的心,这一点通过现量便可了知,根本无须比量推理,因为我今早的心一直不断地产生,到晚上休息时心仍然产生,直到我临死之前,我的心相续都是连续不断的,这一点现量就能知道。

如果证悟无我,所谓的不清净心当然不会再产生,因为它已经有了障碍。就像种子被烧毁以后,虽然具足地水火风等缘,青稞也不可能产生。同理,我在临死之前已经证悟了二无我,转生轮回的近取因就已经不存在了,不清净的业和烦恼全部断除,所以心不可能产生。但如果业和烦恼等全部齐全,不具足证悟无我这一障碍,也必定会结生于三有当中。

在座的人现在没有修空性和大悲心,即使表面上念咒语、磕头以及听课等等,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善根非常了不起,实际在死的那个刹那也是用不上的。因此,大家对于真正佛法的内容,一定要在相续上串习。假设既没串习又未发愿,所做的善根不一定在下一辈子马上成熟,所以修行非常重要。

由此可见,在尚未证悟无我之前,三有就不会销声匿迹。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清楚,如果没有证悟无我,我执和烦恼的种子全部齐全,就会在轮回中不断流转。一旦证悟空性,这种不清净的心相续就会中断,不会再转到轮回当中感受痛苦。

另外,众生的心都具足一种光明分,有时也称之为如来藏或者说佛性,从语言文字表达时,这叫做心性光明。这种心性光明并不是在获得成就时马上断灭,为什么呢?《定解宝灯论》中也说:显现上,我执的心断了以后不会再产生,而光明的心与此有一定的差别。这一光明心的本性,从显现上虽然有一种同类因,从实相来讲,同类因也不存在,但光明部分应该存在,因此说,转生为天人时,人的所有习气都不具足,或者六道众生所见不同,最后到佛位时仍然有光明的显现,原因就在这里。

光明的心不观待任何我执等其他法,虽然已经证悟了人无我和法无我,光明的心仍会继续产生,或者说,它的本体存在的障碍丝毫也不具足,即使在佛地,光明大心也不会退失。有关这方面,在学习《宝性论》等释迦牟尼佛第三转法轮的教义时已经解释过,从大乘了义经典的角度来讲,众生乃至佛陀的智慧都是无有任何退转的。所以,不清净的心是无常的,依此不清净心产生佛陀的无二智慧,但心性光明不会退转,这一点也是诸位理教主陈那、法称论师等共许的。

按照观现世量的观点而言,不清净的心虽然已灭、但智慧不会间断的道理,也需要依这种方式来建立。有关这个问题,麦彭仁波切在《三本性论》等很多论典中讲得比较清楚,《大幻化网总说光明藏论》中也提过,《入中论》中也说:获得法身时,所有的心和心所全部灭尽,但是智慧的本体不会间断。这是实相现相分开的角度可以这样讲。这种道理,依靠理自在的因明方式可以进行论证。

这以上宣说了附加内容。

上述所说的,不管前世后世还是业因果的关系,在名言中不仅合情合理,而且,按照瑜伽行中观派静命论师的观点来安立名言,也是以事势理可以成立的。

当然,抉择空性时,依靠中观自续派和中观应成派的观点来建立,但在抉择名言时,以事势理轻而易举便可成立的,就是中观瑜伽行派的观点。为什么呢?因为通过因明的理证或者法尔理等四种理来观察,万法唯心造这一问题非常容易,用梦的比喻或者幻觉的比喻均可了知外境确实不存在,全部由众生不清净的心造成。

一切万法,在胜义中不存在,而在名言现相时可以说无情法存在,在名言实相上则是万法唯心造。有关这方面,前面已经运用非常多的理证作了论述。对此完全通达以后,不符合因缘缘起实相以及抹杀因果道理的所有恶见、邪见,全部都会烧尽无余,所以,这个问题相当重要。

但对这些问题,没有闻思恐怕很多人不会知道。即使这次学习一遍,也不一定记得特别清楚,因此要再再地看、反复地思维,最后才会打下稳固的基础。否则,经论里面的道理非常深,众生的分别念不一定与它相应。即使相应一段时间,但不一定长时间留在心的库房里面。因为我们心的库房里放了太多乱七八糟的贪心、嗔心等,这些与心的保管者很相应;而中观的空性、大悲心等智慧,他不一定愿意留存,也许两三天就让你拿出去……。我想:在我们心的库房里,最好不要放一些世间法,最主要的就是要有出世间的真理,有关空性和悲心等方面的智慧相当重要。

对中观应成派和自续派,尤其静命论师的这部论典通达无碍,不仅可以将不符合因果道理的邪见全部摧毁,而且对因果之理超胜他道也会生起坚不可摧、牢不可破的定解。

佛教中所讲到的,名言中有因有果、前世后世以及三宝的加持等,决定是存在的。对于这些法存在的道理,仅仅了知肯定不行,一定要在心坎深处生起坚不可摧的定解,这一点很重要。

你们现在正在学习《定解宝灯论》,希望在每一天的课当中都应该有一点收获,如果像完成任务一样去听,没有意义。现在的有些世间人,不去上班就没有工资,所以每天都会去,但是到了办公室里面抽个烟、看个报纸,然后一直盯着时间,时间一到就回去……我们不应该这样。从法师的角度,对于自己所讲的内容最起码有两三句应该有一些深刻的体会;下面听法的人,每天也要有所收获,这个很重要。

有关业因果等佛法的道理,的确具有超胜之处。现在世间的科学家,都说自己所研究的是至高无上的知识。但实际上,不要说胜义当中非常深奥、远离一切戏论的空性道理,甚至名言中非常简单的,比如寿命无常、人身难得的道理,他们也是从来没有观察过,甚至对自己的生活处境也从不观察。

当然,佛教与科学应该有相同的地方,这一点我们不否认,但是不能说“佛教非常好,就像现在的科学一样”,这种说法绝对不合理。正如前段时间所讲的,佛教与其他宗教,在行为上应该和合,但在见解上,千万不要说:啊,佛教很好,就像儒教一样;佛教很好,就像道教一样……。如果具有一些特殊密意的话就不说了,否则,如果心里真的认为佛教就像道教、回教一样,那就完全错了。

对于其他宗教的慈善行为等,佛教也承认,而且也可以行持,但以此不能代表二者完全一致。尤其在见修行果上,以前的很多大德也说:佛教的见修行果或者基道果的道理,任何一个新的学问都无法摧毁。但是大家装着外道,互相辩论一下是可以的……

由于有部宗等对中观派所抉择的胜义中一切万法不存在的道理不能接受,于是以嗔恨的心态说:“主张万法无自性,是强有力否定因果等一切事实的观点,因此可以叫做‘全空灌顶派’。”

不过现在可能是“不空灌顶派”,本来城市里面的人都是邪见蔓延,特别可怜,但很多藏传佛教的上师到了外面以后,对业因果、前世后世等基本的佛教道理根本不讲……可能也讲不来,只要是“人民币存在,我就给你灌顶”,这样的话,对双方有没有真正的利益也非常难说。

真正所谓的灌顶,以前我也讲过,灌顶的上师需要具足一定的境界,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灌顶的。接受灌顶的人也要有一定的根基,或者基本的佛教正见必须具足,否则,对上师三宝不太相信、对前世后世也深感怀疑,这样的人灌“上师心滴”、“系解脱”……也许是我特别吝啬,总觉得藏传佛教至高无上的上师心滴等这些法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不过,这些上师有神通的话,可能已经看出了他们前世的善根,或者今生的一些状况……

以前有些人说龙猛菩萨是魔王的化身,有部宗也认为:你们中观宗说一切法都是空性的,这已经强有力地诽谤了业因果的关系。讲《中论》和《四百论》的时候经常遇到这些人,他们认为中观派是“全空灌顶派”,此处所说的“灌顶”,不一定是密宗所谓的灌顶,而是让所有人弘扬一切法都是空性的说法。

他们还说:“如此损减因果者,以邪见摈诸善法,妙法稼雹虚空花,求善妙者当远弃。”这些中观派已经将因果法全部诽谤了,依靠这种邪见完全摈除了一切善法。就如同冰雹可以摧毁所有庄稼一样,佛陀因果妙法的庄稼,依靠你们中观派空性的见解冰雹,已经全部摧毁了。所以,只要是希求善妙解脱的小乘行人一定要远离大乘,因为大乘认为一切法都像空中鲜花一样不存在。

这些人由于未通达“万法自性存在则因果不合理、若无自性则因果更富合理性”的要点,才发表了以上这番言论,实际上,依靠在名言中存在、胜义中不存在这种分开二谛的方式进行抉择,他们的谬论全部可以一并遣除。

辛三、以赞叹远离常断而结尾:

故诸常断见,此论悉远离,

灭尽及随生,如种芽茎等。

依靠这部《中观庄严论》,已经将所有外道承认的常见和断见全部远离了。为什么呢?因为因灭尽以后果随之产生,就像青稞的种子和青稞的苗芽一样。

有关无欺因果的道理,在学习《中论》的时候也讲过:名言中只要因缘聚合,它的果必定会产生。比如你在山谷里面大声叫,便会传出一种回音,这就是一种因果;做善业会有快乐的果报,做恶业会有痛苦的果报,这也是因果。所以,名言中因果的本体无欺存在,而在胜义中,它的本体就像水月一样是空性的。

应当了知,承许一切有实法非刹那性的常见,以及有实法无有因果关系相续断灭的断见,在《中观庄严论》这部建立胜义理与世俗理的殊胜论典中不可能共存,就像在光芒下黑暗无机可乘一样。

所谓的常见和断见,实际都是依靠有实法来安立的,比如柱子是有实法,承许它是常有的;或者说柱子原本存在,现在已经断灭了。所有常见和断见都需要依靠有实法来解释,那么,在胜义中连有实法也不存在,又怎么会有常见和断见呢?

既然如此,世俗中会不会有常断的过失呢?

不会有这种过失。种子的前前之因灭尽,必定会产生后后之果;而因应有尽有则果必定产生。对这一连续不断的因果规律用比喻来说明,就如同种子生芽、芽中生茎等一样。

《宝云经》中也说:“菩萨如何精通大乘?菩萨皆修学一切学处,不缘修学、亦不缘所学之道、亦不缘学者,依彼因、彼缘、彼事亦不堕入断见。”菩萨是如何精通大乘甚深广大法门的呢?从名言来讲,菩萨学习一切应该学习的知识;在胜义中则得不到修学,也得不到所学之道以及学习者。其中,“彼因”是指如种子一般的因,“彼缘”指地水火风等,“彼事”则指它的果。虽然一切都得不到,但依靠“彼因”、“彼缘”、“彼事”也不会堕入断见。

又云:“善男子,于此菩萨以正慧而分别色,分别受、想、行、识,若分别色,则不缘色之生,不缘集。不缘受想行识之生, 不缘集,不缘灭。亦即以分析胜义中无生之智慧,非是于名言之自性中……”在名言当中,菩萨以真正的智慧分别色法,在胜义中根本无法得到色的产生和来源,“集”也即来源之义。在胜义中,不仅色得不到,识也是根本得不到,其来源同样得不到,最后它的灭法也是得不到。当然,无生的智慧并非针对名言,也就是说,名言中所有的法都存在,而在胜义中全部都是不存在的。

下面再分析粗大的常见和断见。

执著有实法非为刹那性是常见,比如外道认为瓶子、柱子等并非刹那性,而是永远存在,这叫做常见。认为现在的蕴不生后世的蕴,或者业中不生果,这就是断见。进一步说,虽然有实法的因存在,但它却不生自果,这种执著为断见。比如说我们的心现在存在,但以后不会有,所以即生中尽情享受就可以了,现在世间上的很多人都是如此,他们认为每天在这种状态下生活非常快乐,这就是断见派。

遣除如同极险悬崖般外道所执的这种恶见的对治法:认定一切有实法刹那灭尽便可以对治常见,因样样齐全必定生果则可对治断见。因为一切法是无常的本性,必定不是常有;一切法依靠因缘可以产生,必定不是断灭。

对这个问题再详细说明:认定柱子刹那刹那灭尽这一点,非但不是断见,反而是遣除常边的对治法;由因中产生果非但不是常边,反而是断见的对治。这两种对治法,在名言中虽然是非常合理的执著智慧,但仅仅依此能否产生胜义远离一切戏论的空性境界呢?不能产生。因此,必须通晓万法无自性这一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