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美仁波且生活小趣

丹增嘉措活佛 著

弟子沃萨汪波 译文

他不敢打上师

在乔美仁波且小时候,当地来了一位修习格萨里法获得成就的瑜伽士,名叫嘉觉巴。传闻他的成就与神通非同凡响,引起了人们的哄动。

一位喇嘛和乔美仁波且商量:“我们是去好还是不去好呢?如果去了,上师曾经教诲我们说,在末法时期,对于示现神通的人要慎重对待。再说他十分厉害,在人群中动不动就打人,我们要是挨打了怎么办?那也太丢脸了!不过,其它所有的人都去了,我俩要是不去,那肯定会有人说我们不懂礼貌,不恭敬瑜伽士……这怎么办好呢?”

乔美仁波且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我们不妨可以把自己观想成他的上师——玛吉拉准空行母,不是他的神通特别大嘛!他肯定不敢打上师。”同伴喇嘛听了频频点头说:“这真是一个好主意!”他俩把自己观想成玛吉拉准空行母,就去拜访瑜伽士。

果不出所料,瑜伽士一见到他们就感到亲切无比,笑逐颜开,十分盛情地款待他们。相互间开着玩笑,畅谈了许多佛法方面的问题。

疼得要命

小时候,乔美仁波且在一次闭关期间要完成诵咒的定量,其间因有急事必须出关,于是他昼夜精进诵念咒语。

由于整夜未睡,他不由自主地打起盹儿来。他本想起身活动一下,但依照闭关的严格要求,一定要用体温保持座垫的温度,身体不能离开座垫时间久了。不过要是不活动、一直坐在垫子上,那肯定会睡着的。

他想了一个办法:在座垫上放一个高木凳,用衣服盖住垫子——它可别凉了。他坐在凳子上,如果睡着的话就会从凳子上摔下来,这可以避免磕睡。虽然这一方法暂时奏了效,但因连续几天没有睡觉,他仍然抵挡不住困倦的进攻,终于从凳子上摔了下来。不得了,头撞在了床板角上,真是疼得要命。这可好,再想睡都睡不着了!

打杂工

在楚布寺的时候,乔美仁波且与几位喇嘛共住。这些喇嘛象用仆人一样使唤他,经常让他干一些杂事。

乔美仁波且暗想:真是千恩万谢,为了消除业障,他们给了我一次绝好的机会!我可以利用打杂去修行。

有时,他去提水。在去的路上,他念诵心经和度母祈祷文;在回来的路上,他观看自己的心性。

在晚上,轮到他们值班,他大声地念诵前行仪轨——这可惹恼了仲然晋美喇嘛,招来了一番猛厉的喝责:“你大嚷大叫的,真象一个在家蛮种。”他听见以后,吓得再也不敢出声念,只好默默地念诵。

我决不会杀人

当地有一位贝约王爷,性情凶残,时常干一些伤天害理的坏事儿。听说他杀了许多出家人,但仍不罢休,总想杀够他所要达到的杀人数量,于是就暗地派了一些杀手,企图谋害高僧大德。

当时,为了保护乔美仁波且的人身安全,有一位亲友送给他一杆长矛以便自卫。乔美仁波且想了一下说道:“我获得了暇满人身,这一人生的意义在于得到清净的比丘之身。因此,我是根本不可能伤害他人的。为了保护短暂的生命而破犯清净的戒律,反倒不如守持清净的戒律而死为好!”说完,他毫不犹豫地折断了长矛。

不怕传染

当地流行起一种严重的传染病——赤痢,致使许多人病死。人们谈病色变,纷纷祈请乔美仁波且加持禳灾。他冒着生命危险,不怕传染,有求必应,亲自到病人家里念经加持。

不久,大多数人脱离了危险,病体康复。但是,这些人却把救命恩人根本不放在心上,没有感恩报德之心。对此,乔美仁波且并未耿耿于怀,而是从内心中真诚祷告:愿生生世世度化他们!

搭救小偷

有一次,一个小偷偷了乔美仁波且的两匹马。真倒霉!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小偷始终没能找到路,在森林里兜圈子,总也出不去。

两天后,人们发现小偷仍在林子里打转儿,这引起了乔美仁波且信众们的极度愤慨。他们义愤填膺,组织了有六十几人的队伍,各拿刀枪,身骑骏马,争先恐后地去搜捕小偷。即使乔美仁波且怎样劝阻都不行,非要抓住小偷杀了不可。乔美仁波且万不得已,只好回到房子里,下定决心要保全小偷的生命。他就观修护轮,搭救小偷。

结果,六十几个人把那片森林包围住,差一点就抓住了,可小偷在众目睽睽之下却突然失踪了。

讨厌的妈妈

有人虽然非常重视修习慈悲心,但对于自己的父母却并不慈悲,这一状况本身就违背了慈悲心的宗旨。因为,父母是修习慈悲心的最佳选择。

对于乔美仁波且本人来说,最难调化的莫过于自己那位令人讨厌的妈妈。他的妈妈是位喜欢说长道短、嘴巴尖酸刻薄的人,时常动不动就对周围的喇嘛们破口大骂。许多人向乔美仁波且提出建议:她应该到山下的居士林去住。

乔美仁波且考虑着,如果将妈妈送到山下居士林去住,她年岁这么大了,恐怕难以照料自己。要是找一位保姆,保姆也受不了妈妈的气,她们过得也不会愉快。而且,妈妈也会想着天天到我这里来,她的腿脚不便,来回上山下坡一定很困难。但要是妈妈仍然呆在我身边,也很难办,妈妈的言行真令我难堪……

但是,为了照顾妈妈、报答她的养育之恩,乔美仁波且依然决定:这位令人讨厌的妈妈还是留在自己身边。

富户人家不喜欢

有时,乔美仁波且出外作经忏法事。

经常有一些有权势的施主和很穷困的施主在同一时间里祈请他。那些富户人家邀请乔美仁波且:“一定要赏脸光临,应先到我们家来!”乔美仁波且听了不以为然,反而先到贫苦人家去念经。

富户人家的人们感到十分不满,悻悻地责怪说:“他老人家看不上我们呀!”乔美仁波且就利用这一大好机会修习忍辱波罗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