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116节课

第一百一十六节课

思考题

443、请说一说你对金刚萨埵是“显而无自性”的理解。

444、在修厌患对治力时,所忏的罪业都有哪些?尽量地罗列出来。对照自相续,将罪业一一忏悔。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现在大家都在修五加行。但是,修五加行的目的,你们也知道,不是为了听密法,而是为了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佛教徒。五加行是修行的基础,如果质量上圆满了,就一定能成为一个很好的修行人。

因此,大家也不要急着赶数量,勉强修完的话,利益不大;倘若报个假数字,那更是没有必要了。我们应该注重质量。其实,对修行人而言,这每一个加行——皈依、发心、金刚萨埵、上师瑜伽、曼茶罗,都是不可缺少的。所以,希望大家都好好修加行。

关于法本翻译的问题

同时,就《大圆满前行》的译本,我也想顺便说两句话。

《大圆满前行》这本书,现在也有其他的译本,叫《普贤上师言教》,我见过的就有两种。当然,有不同的译本,我也是赞叹的。比如,《金刚经》、《无量寿经》等,这些大大小小的经论,都有很多不同的译本。但是,如果有些“翻译”,是将以前的译本修饰、改造一番,弄得面目全非以后,还自认为是好的“译本”的话,那就不一定合适了。

这两个译本中,以前我见到的那本,是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前两天见到的那本,是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的。

以前的那本稍好一点,改得不多,基本上和我原来的《普贤上师言教》 [1]是一样的,当时的错别字、译错的意思,还是照样放着。这些错的地方,还有个别教证,后来重新修订时都改过了,但这个“译本”里没改。简单讲,就是只换了译者的名字而已。

后来,我碰到了这些人。碰到以后,他们自己也特别不好意思,但我没提这件事。个人的事,我觉得还是不说为好。而且,改得也不多,不管怎么样,反正我这边也没拿书号,他们出版也可以。听说是台湾个别人找他们(出版社)谈的,并花钱买了书号。但即使是有了书号,这种“出版”方式,也还是不太好吧。

后面的那个“译本”,是前两天见到的,我倒没细看,只是翻了几页,说是“在以前两个译本的基础上完善的”,“译者是华智仁波切的后世什么什么”……没细看,总之很有“资格”、很“权威”。

当然,如果译得好,我也随喜,没有任何嫉妒心,对一个法本,有不同的理解是可以的。

但是,就我的原则来讲,翻译的话,要么干脆不译,要译,就应该有自己的特色,不要在别人的译本上修改,然后当成自己的作品。现在也好,以前也好,像《释量论·成量品》、《量理宝藏论》等所有论典,我都是这样译的。

《虚幻休息》、《禅定休息》,刘立千译过,我也翻译了;敦珠法王的《藏密佛教史》,刘锐之译过,我也正在译。但在译的过程中,绝对不会在人家的译文上改来改去,最后加上自己的名字,绝对不会这样。

我都是用自己的理解来译的。只不过,偶尔碰上某句话、某个教证不好译的时候,我也会翻翻别人的译本,看看他们是怎么解释的,怎么翻译的(但有时我也发现,他们的译文,有些地方错了,有些地方可能自己也没懂,就那么放着)。除此之外,你们也可以对照着看看,根本没有抄袭的现象。

翻译这么多年以来,有人给我的称呼太高了,我担当不起,也觉得很惭愧。但不管怎么样,因为自己作翻译,所以看到那些把别人的译本改来改去,然后加上自己名字的做法,就不太舒服。

这让我想起敦珠法王在《藏密佛教史》的第七品中,引用荣索班智达的一段话,荣索班智达说:“以前,在印度佛教完整未衰落之时,前辈的译师们,是凭自己的智慧,将诸佛菩萨的金刚语作清净抉择以后,原原本本翻译下来的;但现在的个别译师,却是在前辈大德的译文上,作种种转变之后,自我赞叹,说自己译得最好、最可靠,但实际并非真实之义。而现在,我们这些遵照佛语来翻译的人,和他们是不一样的……”里面还引用了其他一些圣者的教言,对当时一些译师的行为,作了批评。

当然,可能现在这些人,也不至于如此,也许他们有他们的目的。但是,当我看到某些教证、内容完全译错了,还是非常痛心的。意义本来不是这样的,可他们在解释的时候,也许藏族人不懂汉语,汉族人不懂藏语,这样两个人就接不上了。最后,虽然汉族人把词句理通顺了,弄漂亮了,但意义却完全错了。非常可惜!

也许这也是一种需要吧,一定要让人知道“我做了什么什么”,尤其是一本比较出名的书,如果标的是自己的名字,就会觉得比较光荣。当然,也许是这样,也许也不是。不管怎么样,一个人说什么、做什么,只要符合道理,谁都可以接受。

学院也有一些道友在为上师们发心,翻译一些佛法。发心是很好的,尤其是,如果能将藏传佛教中的一些殊胜文库译出来,那我也非常随喜。但是在译的过程中,一定要谨慎,否则,既没学过五部大论,又不通显密教理,或者即便学了一点,也只是皮毛而已,那由这种非专业人员下笔的话,专业人士来一看,一定是漏洞百出。

所以,在藏传佛教广泛传播的今天,好的和不好的现象,都是存在的。但从某些现象来看,这和当年阿底峡尊者来藏地期间,印、藏之间的佛教交流状况,是相似的。

当时荣索班智达也住世。在夏天的时候,很多藏地译师就到茫耶贡塘;冬天的时候,就到尼泊尔求学。但他们和前辈的译师们不同,前辈译师们去依止上师时,供养的金子都是一袋一袋的,翻译的地点,也都是非常正规的道场。但这些人没有这个实力,只是为了与某某上师竞争,为了一些名闻利养,非要步行过去,最多在腋窝下夹一二两金子,找的也是一般的上师……凡此种种。

后来,荣索班智达也对前辈与当时的译师,列举了六种差别:施主的差别,翻译地点的差别,译师的差别,大班智达的差别,供养的差别,法的差别。

这些差别,你们看看《藏密佛教史》,的确反映了前辈译师的严谨和卓越。如果我们能够学到或做到一点点,也应该很好了。

我倒不是说自己译得好,但是多年以来,我翻译的,都是从上师们那里得过的法;而且翻译时,也很少着力于华丽辞藻,只是以自己的一种风格,将圣者们的语言原原本本译出来而已。这就是我在翻译上的追求和原则。

当然,有智慧的人可以对比一下。在不同的译本当中,佛教专业人员所译的经典和论典,你闻思以后,应该会明白的。

这是我顺便说的两句话。不管怎么样,在翻译方面,以前我花过一些时间和精力,以后的话,也是会一如既往的。

丁三、真实念修金刚萨埵:

前面讲过,在所有的忏悔方法中,修金刚萨埵是最殊胜的,尽管我们往昔造过许多恶业,但只要如理忏悔,一定会忏净的。

如《金光明最胜王经》云:“若人百千劫,造诸极重罪,暂时能发露,众恶尽消除。”一个人不是在一年两年,也不是几十年,而是在百千劫中造了极为严重的罪业,但只要在几个月或几年的短暂时间里,真诚发露忏悔,所有罪业也将被根除。这是佛陀的金刚语。

当然,这也要用正确的方法才行,否则也很难奏效。

提违舍弃自焚修十善

《佛说未曾有因缘经》中,讲过一则提违的故事:提违的丈夫死后,她在家守寡,虽然家境富有,但却没有孩子,也没有父母,一个人过着孤苦伶仃的生活。

有一次,她问常来的婆罗门说:“我应当如何修福,才能灭除罪业呢?”

婆罗门说:“灭罪有两种方法,若是轻罪,则要供养一百婆罗门饮食,布施乳牛等等;若是重罪,则要用家中的一切财富,布施五百大婆罗门,之后还要在恒河边上堆积木柴,焚烧自己的身体,这样便可灭尽一切罪业。”

提违自知业力深重,决定自焚。于是让仆人到山里砍了十车木柴,做好了准备。

当时有一位比丘,叫辩才。听说此事以后,他心生怜悯,于是来到提违家中,问她道:“请问施主,你置办这么多木柴要做什么呢?”

提违说:“我要自焚,以灭重罪。”

比丘说:“你的罪业只会跟随神识,与身体是分开的,烧掉身体,如何能灭掉它们呢?而且,在你感受焚烧的痛苦时,会更加烦恼,更加造罪,这样死去以后,后世将更加痛苦,这是受报的规律。所以,假使用火烧坏百千万的身体,还是无法灭尽你的罪业相续。就像无间地狱的众生,一日之中八万生死,一劫以后罪业才消尽,那你现在烧身一次,就想灭罪,哪有这个道理呢?”

提违一听,恍然大悟,立即舍弃了自焚的想法。

接着,辩才又为她及她的五百眷属,讲述了悔过灭罪之法 [2]:“起罪之由,出身口意……是为十恶,受恶果报。今当一心丹诚忏悔:若于过去,若于今身,有如是罪,今悉忏悔;出罪灭罪,当自立誓,从今已往,不敢复犯……”说了灭罪法以后,又教她们行持十善。提违听了,欢喜踊跃,用百味饮食供养辩才比丘,并想终身奉事。

但辩才说:“你已舍弃邪法,入于正道,以净修十善而成为正法之子,但若再能以十善教化天下,则是报答师徒重恩了。既然你已得度,我也就不必住在这儿了,现在我要去各方云游,度化其他的众生。”

提违知道留不住师父,就想供养些珍宝之物,但师父一概不接受。无奈之下,她在无尽的感激当中,涕泪交流,叩头辞谢,送走了师父。从此之后,她和五百眷属到处宣讲十善法,度化了无量众生。

在辩才比丘的灭罪法中,所谓“有如是罪,今悉忏悔”、“从今已往,不敢复犯”,其实也就是厌患和返回两种对治力。可见,所有忏悔的基础,就是四种对治力。

那么,这四种对治力,在上师金刚萨埵的修法中,是如何体现的呢?

金刚萨埵修法中的所依对治力

● 明观金刚萨埵

在忆念四种对治力之后,进入真正念修金刚萨埵的阶段。

首先,自己平平常常地安住下来,也就是所谓的庸俗而住(不将自身观作本尊)。安住之后,在头顶上方一箭(即一尺许)左右的虚空中,观想一朵千瓣白莲花,它的上面有一轮圆月。所谓的“圆”,并不是指它大小的尺度,而是指,明月的所有部分完整无缺,就像十五的月亮一样,毫无弯弯曲曲,而是圆溜溜的。

接下来,再观想月轮上有一个光闪闪的白色吽(>)字。虽然在其他宗派,有观想从“吽”字放光、收光 [3]等步骤,但宁提派自宗并没有这种观想。

然后观想,一瞬间,“吽”字就变成了本体为三世诸佛的总集、无等大悲宝藏具德根本上师;形象是报身的本师金刚萨埵主尊 [4],他的身色洁白,宛如十万个太阳照耀在雪山上一般,一面二臂,右手在胸前握持表示明空无二的五股金刚杵,左手依于腰际部位握着代表现空无二的金刚铃,双足金刚跏趺坐,身上以十三种报身服饰庄严。

十三种报身服饰,也就是绫罗五衣与珍宝八饰。绫罗五衣:冕旒、肩披、飘带、腰带、裙子;珍宝八饰:头饰、耳环(左右二者算为一个)、项链、臂钏(左右二者算为一个)、璎珞、手镯(左右二者算为一个)、指环(所有的指环算为一个)、足镯(左右二者算为一个) [5]。

离开这些图案的表示,要观想是很困难的。当时画这些的时候,我也请教了很多画家和上师,但说到细致的地方,像金刚萨埵的装束,也有不同的说法。甚至,有些画家画的时候,少画、多画的现象都有。但严格来讲,不能多、也不能少,否则有过失。

● 双身与单身

按宁提派的这个仪轨,本尊要观金刚萨埵与白慢佛母无二双运。这种双身像,在藏地是很平常的,没有人会生分别念,更不会生邪见。而且,多数金刚萨埵的修法,也都是双身像。因此,是密宗根基的话,对本尊有无比信心的

修行人,可以直接观双身像。

但是,如果对密宗空乐无二的智慧没有信心,甚至将佛父佛母视作世间男女,观修时,心里也始终有种不清净的欲望或意念,那就最好修单身的金刚萨埵,不一定非要观双身像。

但不论观双身还是单身,自己头顶上圣尊的面向,与自己的面向是相同的。比如,我自己面向东方,圣尊也面向东方。

● 显而无自性

这种明观,不是观想成扁平的,虽然你可以参照唐卡或壁画的形象,但在你脑海中呈现的,却不应该是一种平的画面,应该是立体的。但也不是像土像、金像那样,有实质的物体自性。

如果观的是一尊实在的铜像,可能会起一些分别念,“它的边儿,会不会划到我的头啊?”所以,按生起次第的要求,圣尊是不能观作实有的。

那应该怎样观呢?

从显现的角度而言,你应将主尊佛父佛母,包括双目黑白的颜色在内,都互不混杂地观想得清清楚楚;而从空性的侧面来说,又没有一丝一毫实质身躯的血肉、内脏等,就像空中显现的彩虹,或者无垢水晶宝瓶一样。

总之,要观圣尊是显而无自性的。虽然显现上了了分明,但本体上却毫无实质,犹如水月、镜中影像、空中的彩虹、无垢水晶宝瓶……对有空性基础的人来讲,这样观想应该不难。

以上是所依对治力。

金刚萨埵修法中的厌患对治力

这样明观以后,就开始祈祷。祈祷有两种,一种是发出声音的祈祷,一种是在内心忆念。

现在诚心忆念:与大恩根本上师无二无别的怙主金刚萨埵,愿您以大慈大悲垂念我及一切众生。我自己从无始以来迄今为止,身语意所造的十不善业、五无间罪、四重罪、八邪罪,违犯外别解脱的律仪、内菩萨乘的学处以及持明密乘三昧耶戒,背弃世间的盟誓、说妄语、无惭无愧等,凡是能直接回忆起来的一切罪业,在上师金刚萨埵您面前,满怀惭愧、畏惧、追悔,以至于毛骨悚然地发露忏悔。此外,自己想不起来的,在无始流转轮回的生生世世中,肯定也积累了许多罪业,这一切罪业,在此也不覆不藏一并发露忏悔,请求宽恕。但愿这所有罪障,就在此时此地,荡然无存、全部清净。

● 所忏罪业

我们所要忏悔的,不只是这一生,而是从无始以来至今生的一切罪业。

在这些罪业中,十不善业,每个人都造过,有的是全部的,有的是部分的。

五无间罪,真正的不一定有,但相似的可能会有。比如,侮辱父母、对圣者不恭敬等,这些都是。

所谓四重罪,《前行备忘录》里有:

1.居智者之首位;

2.享用密咒师的财产;

3.居比丘顶礼之前;

4.享用修行人的食物 [6]。

八种邪罪:

1.诽谤白法;

2.赞叹黑法;

3.对行善者积累资粮从中作梗,减少他们的资粮;

4.对修善的信士,说难听之语而扰乱其心;

5.已入密宗金刚乘坛城以后,在会众行列中发起争斗、恶语相骂、争吵不休,背弃上师;

6.已入密乘者远离本尊;

7.已入密乘者脱离道友;

8.已入密乘者舍弃坛城。 [7]

别解脱戒,有居士戒、出家戒,在家出家时,可能每个人大大小小地也有违犯。

菩萨戒,有广大和甚深两大学派的传承,戒条很多。

在金刚密乘中,共同密乘和不共密乘的三昧耶戒,也是无量无边。

所谓背弃世间盟誓,就是发誓做或不做什么,但后来却违背了,这也是一种罪业。还有无惭无愧等做人方面的各种缺陷,所有这些罪业和过失,我们要一并在金刚萨埵面前忏悔。

● 发露忏悔 不覆不藏

对上面所有的这些罪业,要发自内心地忏悔。

可以一边念百字明,一边忏悔。比如,忏悔时你就想:现在我是五十岁,出家前,我造了什么罪;出家后,我造了什么罪;想不起来的,会有什么罪;即生的,乃至无始以来的什么什么罪……一个一个地发露忏悔。

这样发露忏悔后,因为没有覆藏心,所以有些罪业直接就被清净了。如《涅槃经》云:“若覆罪者,罪则增长;发露惭愧,罪则消灭。”如果覆藏罪业,罪业则会增长;而如果以惭愧心发露忏悔,罪业则会灭尽。

因此,忏悔时一定要不覆不藏。只要不覆不藏,再加上是以金刚萨埵为所依,念修百字明,这样必定能清净无始以来的一切罪业。

当然,如果每天都能这样忏悔,养成一种日日忏悔的习惯,那功德更是不可思议了。如《庄严藏续》 [8]中说:若依靠上师金刚萨埵,每天念21遍百字明,即可加持堕罪,令堕罪不增长;若能念诵十万遍,那即使是破誓言等罪业,也都能清净,而究竟也必定成就清净的本性。

以上观想是厌患对治力。

金刚萨埵修法中的返回对治力

发露以后,心里默想:“我以往因为不懂取舍因果、烦恼深重、业障现前,在学佛前、学佛后,皈依前、皈依后,在家、出家,造下了无数罪业。如今,依靠大恩上师的慈悲,我已懂得利害,所以从今以后,即使遇到生命危险,我也决不再造那种罪业了。”这就是返回对治力。

《大方等大集经》云:“若能于佛世尊前,忏悔发露一切罪,是人远离于邪见,能到生死之彼岸。”如果能在金刚萨埵或者其他佛尊面前,真诚地忏悔发露一切罪业,并且立誓再也不造,那么,此人从今以后就能远离一切邪见,到达生死彼岸。

所以,依靠四力忏悔是极为必要的。简单概括一下,在修金刚萨埵法门时,观想金刚萨埵,是所依对治力;在佛尊面前认识并发露罪业,是厌患对治力;立誓改过,是返回对治力。

其实,这样的修行,也并未脱离世间的道理。我们知道,世人犯错以后,也是要先认识错误,认错以后改正,改正了也就没什么事了,谁都能原谅。但如果明明犯了错,却认识不到,甚至还要掩饰,“我是对的”、“我有什么什么理由”……那就没有改过的机会了,当然也就得不到别人的宽恕。

因此,修行人要忏悔,一定要从认识罪业开始。

下面念诵宁提派前行仪轨:

= 2.$- *A.- ,- 3=- ,A- 2R- <;

阿  大 涅踏玛谢喔热

阿 于我庸俗头顶上

0.- .!<- ^- 2:A- $./- IA- .2?;

班 嗄 达哦  旦 戒 为

白莲月垫之中央

>- =?- ]- 3- hR- eJ- ?J3?;

吽累喇嘛多吉塞

吽成金刚萨埵师

.!<- $?=- =R%?- ,R.- eR$?- 0:A- {;

嘎   萨  龙  秀 凑  波革

皎洁受用圆满身

hR- eJ- SA=- :6B/- ~J3?- 3- :OA=;

多吉这 怎  尼 玛 彻

双运慢母持铃杵

HR.- =- *2?- $?R=- #A$- 0- .R%;

秋 拉 加  索  的巴炯

祈净罪障皈依您

:IR.- ?J3?- S$- 0R?- 3,R=- =R- 2>$?;

救  塞  扎 布  透 漏 夏

以猛悔心发露忏

KA/-(.- YR$- =- 22- G%- #R3;

辛 恰 昼拉瓦 江 斗

后遇命难亦戒犯

HR.- ,$?- ^- 2- o?- 0:A- !J%;

秋 特  达瓦记波 荡

于您心间明月上

@+- ;A$- 3,:- 3<- }$?- GA?- 2{R<;

吽叶 踏  玛  鄂 记 够

吽字周围咒绕旋

2^?- 0- }$?- GA?- o.- 2{=- 2?;

得  巴 鄂 记 杰  革 为

诵咒打动相续故

;2- ;3- 2.J- 2<- .R<- 353?- /?;

呀 叶 德 则 救  擦  内

父母双运交界处

2..- lA- L%-(2- ?J3?- GA- 3A/;

德  则相切  塞 戒珍

菩提甘露如云涌

$- 2<- h=- v<- :6$- 0- ;A?;

嘎哦 德 达  匝 巴意

降下白如冰片汁

2.$- .%- #3?- $?3- ?J3?- &/- IA;

大  荡  卡   色  塞 坚戒

我与三界众有情

=?- .%- *R/- 3R%?- #$- 2}=- o;

累 荡 拗 梦  德  爱杰

业及烦恼痛苦因

/.- $.R/- #A$- 1A2- *J?- v%- PA2;

那 敦  的 这 尼 洞 这

病魔罪障煞气垢

3- =?- L%- 2<- 36.- .- $?R=;

玛利 相 瓦 匝 德 索

无余清净祈加持

现在,我们多数人修的是《开显解脱道》的忏悔仪轨。而按照宁提派的这个修法,依文观想以后,就开始修百字明。

丁四、念修百字明:

随后,于金刚萨埵佛父佛母无二无别的心间,观想一轮明月,大小就像压扁的芥子,月轮的上面有一个白色吽(>)字,宛如毛发写成的一样。这个通过视频光盘,或者直接跟随文字观想都可以,大家根据自己的情况定,尽量观想清楚。

一边这样观想,一边念诵百字明:

 


嗡班扎萨埵萨玛雅、嘛努巴拉雅、班扎萨埵底诺巴底叉、知桌美巴哇、苏埵卡约美巴哇、苏波卡约美巴哇、阿努日阿埵美巴哇、萨哇斯德玛美扎雅叉、萨哇嘎嘛色匝美则当、协央格热吽、哈哈哈哈吙、班嘎哇纳、萨哇达他嘎达、班扎嘛麦母杂、班扎巴哇、嘛哈萨玛雅萨埵啊。

观想百字明好似竖立的兽角一般,互不抵触,旋绕着“吽(>)”字。之后,口中以祈祷的方式,念诵百字明。

以祈祷方式念诵百字明

诵咒有几种方式,祈祷式、安住式、降伏式 [9]等,这里用的是祈祷式。祈祷念诵时,可以双手合掌,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内心里的祈祷,祈祷上师金刚萨埵作加持,清净自己相续中的一切罪业。

在上课前的念诵里,念到百字明的时候,我看好多道友的表情很好,闭目合掌,神情专注。不过,心情可能很复杂,时而欢喜,为今生能值遇大乘佛法,并有缘修持金刚萨埵;时而惭愧,为前世今生竟造下这么多罪业,自知是罪人,也担心死后背负罪业趣入恶道……这样念诵,真的很好。

其实,忏悔修得是否有力,也跟“共同加行”的基础很有关系。

比如“寿命无常”,当我们了解谁都会死,谁也没有明天不死的把握,一觉醒来或许已成了尸体,虽然今天是人,但明天也许就堕入无间地狱……有了这种无常观,忏悔也就有了动力:“在我死之前,一定要念完十万百字明,尽可能地清净罪业。”

还有“轮回痛苦”、“因果不虚”,既然罪业一定会召感痛苦,那当我们一失人身,罪业一定会跟随着去往后世,那时就只有痛苦,而且是永无出期地感受无量痛苦。因为忆念了这些修法,人就会精进起来,尽量地忏悔罪业。

有人说:“带业往生不就可以了吗?”但是,到时如果带的业太多了,往生恐怕也很困难的。

观想降下甘露

观想好咒字以后,现在再观想:从所有的咒字中,犹如寒冰被火融化形成水滴一样,源源不断地降下智悲甘露,通过身体从佛父佛母双运的密处流出,由经自他一切众生的头顶流入,使体内的所有疾病变成脓血,所有魔障变成蜘蛛、青蛙、鱼、蛇、蝌蚪、虱子等小含生的形象,所有罪障变成烟汁、炭汁、灰、烟、云、气的形态,这一切的一切,犹如飞泻的洪水冲走尘土一般,全部被甘露流毫无阻碍地冲走,从足底、肛门、所有毛孔的部位,黑乎乎地排出体外。

这个观想非常重要!这样修持的时候,除了前世的定业以外,很多魔障甚至附体,都能消除。

这时再观想,自己下方的大地裂开,无始以来的所有男女冤家债主,围绕着死主阎罗王,它们全都是张着口、伸着手、张着爪来盛接,上面的脓血等,全部冲到它们的口、手、爪中。一边这样观想,一边念诵百字明。

如果能一次性地明观一切所缘境,那就这样观想。不知道你们怎么样,但对我来讲,这样观还是挺难的。因为,又是本尊佛父佛母的形象,又是外面的装束、里面的咒字,还有脓血、旁生等,这么多事物要一次性观想清楚,没有一定生起次第的能力,是做不到的。

以前,有一个人修上师瑜伽时,始终观不出莲师的身像。于是他来到上师面前,难过地说道:“上师啊,我在观想时,观莲师上半身时,下半身就忘了,观右边时,左边就忘了……每天都这样追着莲师的身体观,太痛苦了!我实在修不下去了。”上师说:“那你就不用一一观嘛,只要忆念莲师住在你面前,就可以了。”

在《旅途脚印》里,我也讲过一个简单的修法,是乔美仁波切《山法集》里的一个窍诀:先在自己的头顶上观想金刚萨埵,然后,从金刚萨埵发出无量金刚萨埵,住于每一个众生的头顶上,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着的,所有众生的顶上都安住一尊金刚萨埵。尽力念诵百字明后,自每一尊金刚萨埵降下甘露,消除了自他一切众生的业障。再念一百零八遍百字明后,金刚萨埵化光融入自他一切众生。最后,所有众生都于片刻中安住空性。

这个修法非常简单,我自己也修了一段时间,感觉特别好。

当然,如果能细致观修是最好的,里面有传承上师的加持等很多缘起,而如果实在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时而专心致志观想金刚萨埵的身体、颜面、手臂以及金刚铃杵等来念诵;时而全神贯注地观想主尊的璎珞、飘带等服饰来念诵;时而观想甘露流洗涤魔障、罪障而专心念诵;时而以悔前戒后 [10]的心理来念诵(有些人不愿想以前的罪业,一提起来就想哭,但此时还是要一一想出来,以作忏悔)。

最后,观想居于地下的死主阎王等,所有冤家债主全部心满意足 [11],至此已经化解了宿怨,偿清了业债。比如,以前我杀过他,那么通过这个修法以后,命债就还了,以前我欠过他,那现在也还上了。

有些人想不通:“我这辈子没害过你呀,为什么你要害我?我肯定欠了你的。”那你欠了人家的,就用这个方法来偿还吧。还完之后,再也没有“欠不欠”的问题了,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一切宿怨都了了。

这时,阎罗王等也都闭上了它们的口、手、爪,裂开的大地又恢复到原状。

 

文殊师利勇猛智  普贤慧行亦复然

我今回向诸善根  随彼一切常修学

三世诸佛所称叹  如是最胜诸大愿

我今回向诸善根  为得普贤殊胜行

 

 

[1]堪布翻译的《前行》,最初叫《普贤上师言教》。后来,又重新对照藏文作过校对、修改,现名为《前行引导文》,归在“显密宝库”中。

[2]详见《佛说未曾有因缘经》。

[3]放光、收光,意为供养圣者、布施六道众生。

[4]有些修法中也说,如果对上师信心够大,形象也可以直接观作金刚上师。

[5]报身服饰中,也可将璎珞分为长、短两种,计为两饰,不计指环,如图。

[6]享用修行人的食物,并不是指所有修行人的食品,但如果某个修行人心里决定期限“依靠此食品我在这个月里修行”,假设享用了他那寥寥无几的食品中的一点儿,那么在他所想的期限里,饮食就不足了。

[7]八种邪罪,在别处也有不同的解释方法。

[8]《庄严藏续》云:“妙观白莲月垫上,上师金刚萨埵尊,依百字明之仪轨,倘若念诵二十一,即将加持堕罪等,使其不复得增长,诸成就者所宣说,故当恒时而修持,倘若已诵十万遍,必成清净之本性。”

[9]诵忿怒本尊心咒时,以威猛、猛烈的方式念诵。

[10]悔前戒后:追悔往昔所造的罪业、避免以后再犯之心。

[11]有些修法中讲,降下的黑水、脓血等到了冤家债主的手里,就变成往昔我们欠他的那些东西:钱、感情乃至各种各样的物品。这样就还上了,他也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