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助念问题

慧律法师

(一)错误处理

依照佛教之观点,生命乃是轮回不息的一种状态。

一般人在生命刚结束之后,神识(第八意识)还没有脱离身体,仍然有知觉,必须经过一段时间,全身冷却,神识也出离了,才算真正死亡,并非只如医学的观点,如心脏、呼吸停止或呈脑死的状况,即宣判死亡。

所以,当人在断气之后,神识尚未离去之前,心灵是最痛苦的时刻,刹那刹那,一生的经历如电影般,一幕幕重映眼帘。有人会因为感伤于往事而流泪;有人会因贪恋世间情爱、钱财而难割难舍纠缠矛盾;有人因为心愿未了,而却将遽然离去感到悲伤苦恼;也有人因冤屈末伸,而不甘愿瞑目而去。此时此刻正是悲苦交集之际,倘若听闻哭声或见到喜欢兴讨厌的人,或被搬动及错误的触摸,势必对即将出离身体的心灵,造成莫大的打击与伤害。

一般人,只要亡者一断气,随侍在旁的人马上就会悲哀啼泣,或抚搂亡者嚎啕大哭,或任意搬动强令正寝,或趁身体未冷时为之沐浴穿衣,或注射强心针,或才断气立即被送入太平间冷冻库,或当天即被转送殡仪馆而两三天后随即举行火葬。

这些行为对神识未去仍有知觉的亡者而言,算是极为残忍的一种虐待举动。

例如:有一次,我帮一位医生的母亲助念;由于这位医生在北部上班,母亲在高雄,当他得知母亲病危而无法及时赶回高雄时,便请我先为他母亲助念。当我到达现场时,临场实际经验告诉我,她确实已经往生了;可是,当这位医生赶到时,并不相信母亲已经走了,硬是要为她急救、打针。结果,经过一番折腾,死者双目怒现,全身散发恶臭,嘴巴一直张开,久久无法合拢起来。

举出以上例子,无非想要呼吁大家,一般人在气绝之后,神识仍然是有所感受的,我们千万勿将一些往昔一直习以为常的处理方式及错误举动,加诸在亡者身上,致令他们痛苦异常,若让临终者升起无可抑止的嗔心怒火,将可能导致亡者堕落到悲苦难忍的地狱、饿鬼、畜生三恶道之中,因此,不可不知错误处理之严重性。

(二)如何助念

人刚断气,虽然看起来好像已经死亡,但是,一般人神识尚未完全离开身体,因为其往生之处尚未决定,所以在这个时候为他念佛助他一臂之力,有很殊胜的功用。

然而如何助念?又该留意什么呢?

首先,在我们发现此人脉搏、呼吸已经渐弱的时候,就可以开始为他助念。再者,人在临命终时,已经相当痛苦了,为避免无谓的噪音,助念时应该使用引磬而不要用木鱼,诵经也可以省略,只要念四字佛号(阿弥陀佛)即可,时间以八小时以上为最佳(从断气时算起)。此外,切记助念的速度不宜太快,也不宜太慢。

至于什么情形之下,使用木鱼比较恰当?

当人在临命终出现乱语、怪叫,或是好像见到鬼一样脸色发黑发青等情形时,就应该敲木鱼念诵往生咒四十九遍或一百零八遍。

我曾经处理过一个例子:有一位女信徒的父亲,由于是在半夜里睡死,直到隔天清晨才被发现,究竟已经死了多久也没人晓得,而且当他被发现时,脸色完全发黑。于是从早上八点多开始,虽然二十几位在家居士帮他助念,可是七、八个钟点过后,亡者的面色仍未稍褪。

因此,在这种情形之下,再为他助念已经没有任何效果,只要敲木鱼诵往生咒就可以了。

所以,当知一般人到了临终的关卡上时,正是四大分离、诸苦交集,自己丝毫不能做主,完全必须依靠他人的帮助。因此,当知助念对临终者有多大的助益了!

(三)金光明沙与陀罗尼被

临终处理除了透过助念的方式之外,还可以使用加持过的“金光明沙”。根据不空三藏翻译之《毗卢遮那佛大灌顶光明真言经》所记载,持“光明真言”及“六道金刚咒”等,各一百零八遍加持土沙,散于亡者的遗体或骨上及坟士,能帮助亡者除去一切罪障、脱离恶道,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这种加持的功能,主要来自咒力、愿力和心力三种力量的结合。透过这三种力量,转变被加持者的心念,帮助他安然度过生死的关卡。

金光明沙的使用方法略述于下:

一、采土葬时:

(1)未盖棺时,依法将金光明沙洒于亡者额头上。

(2)已盖棺后,则洒于棺木上之垂直对应于头部的位置;用胶水先抹于棺木上,再洒金光明沙。

(3)若已埋葬,则洒于坟墓之上;先以少量遍洒坟土,再估计额头垂直位置,于其上方散洒金光明沙。

二、采火葬时:

(1)、(2)同土葬方式处理。

(3)火葬之后,骨灰置于骨灰坛中,再洒一些于坛中。

除了金光明沙之外,陀罗尼被(往生被)也具有不可思议的大威德加持力。任何众生在临命终时,将此陀罗尼被覆盖其遗体之上,能令亡者消业灭罪,阻挡其过去世一切冤亲债主或魔障之寻扰,使其得以身心安乐、顺利往生。

最后,除使用金光明沙与往生被之外,一般人在重病时期以及去世四十九天之内,如果家人能茹素并结集为亡者持诵地藏经,或观音菩萨、弥陀佛之圣号,乃至六字大明咒、六道金刚咒等经、咒、佛号,则更能令其得大利益,令未转生善道者令其趣往,已转生善道者增其福德,已往生极乐世界者,并使其莲品增上,令冥阳两利,共沐法喜。

文章来源:临终关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