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儿童的前世记忆(10)

反对观点

批评者们已经从许多方面质疑转世存在的可能性,本文中我会审视主要的观点。如果这些观点有足够的说服力,接下来就要重新审视我们收集到的案例了。毕竟,如果我们知道转世存在不可能成立,在这方面投入大量精力就显得毫无必要了。我不会浪费时间去试图对其是否存在做一种完全意义上的数学式的证明(比如1等于2,或者1不等于2)。另一方面,在仔细审视之后我也非常确信有些观点是错误和无法成立的。用一句著名的谚语说就是“人们的问题不在于他们不知道真理,而在于他们知道太多与真理背道而驰的东西。”我们的主要问题就是一些人声称反对转世不存在的论证是建立在事实之上,抑或只是根据一些无法成立的猜测。

在审视这些论证时,我不会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各种认为转世无法成立的宗教异议之上,因为宗教观点并非本书立论的根据所在。我们所做的研究并不预先假设任何支持转世存在的宗教观点,在《结论与反思》文中我们会讨论这个问题。最关注的问题是考虑是否真有可能存在转世——个体的意识在人死之后并未消失,然后在未来某人身上继续出现。

在开始讨论之前,我想要提下一位著名的怀疑论者。当代著名的天文学家Carl Sagan,他是一个著名学术打假组织的创立者之一( Committee for the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 of Claims of the Paranormal,超自然现象科学调查委员会 ,简称CSICOP)。在1996年,他出版了著名的《幽灵游荡的世界》,书中严厉批评了新时代运动与超自然观点。但是在书中,他写道:“在我看来,超心理学中有3个领域值得进行严肃的科学研究,其中的第3个就是有小孩子有时候会回忆出前世生活的细节,而这些细节在仔细审视之后却发现是无误的,而只有通过转世的方式才有可能如此。”他并没有说自己相信转世存在,而是认为应该对这一领域进行严肃的科学研究。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忽视这种观点吗?我们试试看。

唯物主义观点

在科学界,对转世的主要批评来自于唯物主义观点,认为其不可能存在,因为物质世界是唯一的存在。根据这种观点,意识只是脑的功能,无法独立于脑而存在,脑死亡后意识就不复存在了。科学家之所以认为意识在死亡之后继续存在无法成立,是因为他们认为这与世界的本源是物质的这一观点有很大冲突,抑或是并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成立。

最近,许多著名科学家(主要是物理学家)在一些领域都提出了新观点,这些观点挑战了认为意识仅仅是功能性大脑的微不足道的副产品这一观点。不同领域的研究者提出,我们应该重新考虑意识独立于大脑的可能性,应当认识到当代的物理学已经可以为超自然现象提供解释,甚至意识本身也是宇宙的一部分。虽然这些论证并没有直接论及转世,我们会看到这些都是我们对于宇宙全新认识中的重要内容,在这种认识中,意识扮演了重要角色,而非仅仅是脑的产物这么简单。这种新认识最终可能会有助于接受意识可以独立存在这一观点。

认为意识可以独立于脑存在,这在很多方面都是探究转世是否存在的核心问题,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几个世纪。笛卡尔在15世纪时提出了二元论的观点,认为意识是不同于物质(包括大脑)的。他认为存在着一个与物质世界独立的精神(意识)世界。如果非物质的意识与脑是分离的,那么问题随之产生:意识是否会在脑死亡后继续存在?

许多主流科学家认为意识这种非物质存在可以与大脑进行相互作用的观点是荒谬的,有些人走得更远,认为二元论违反了现有的物理学定律。如果意识能够影响其他实体,那么必然会改变某种脑细胞这种物理实体。这种转变必然要消耗能量,因为并没有能量可供消耗,所以这与能量守恒定律相违。如一位批评者写道:“二元论与正统物理学之间的这种冲突自从笛卡尔时代就已经被大量讨论,已经被大多数人认为是二元论无法回避的致命弱点。”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简单。物理学家Henry Stapp对此进行了回应,他写道:“这种论证过程假设‘正统物理学’就是19世纪的物理学。但是当代物理学就不同了,这种观点在这个框架中无法成立,⋯⋯,意识可以影响大脑活动这种观点并不违反物理学定律,当代物理学中的orthodox von Neumann form entails ,认为相互影响的二元论是成立的。”在他的模型中,意识可以产生作用,“而且这与目前公认的物理学定律完全一致(包括能量守恒定律)。”他说的当代物理学指的是量子力学(研究的是分子、原子和亚原子层面)。无独有偶,诺贝尔奖获得者神经科学家 John C. Eccles为这个问题提出了一个二元论解释。他和量子物理学家 Friedrich Beck假设可能存在一种涉及到量子力学的作用机制,意识可以影响大脑,却不违反能量守恒定律:这个过程中,意念通过增加大脑中神经细胞间的神经递质释放的概率进而影响到大脑。

在理论物理学和超自然现象领域,一些科学家已经挑战了认为二者无法调和的观点。Elizabeth Rauscher 和Russell Targ认为传统观点的时空四维度观念无法整合超心理学领域的研究发现,但是几何学研究中的“复杂闵可夫斯基空间”时空模型可以被用来描述超心理学领域的发现。更有甚者,理论物理学家O.Costa de Beauregard甚至认为无需借助上述几何模型,理论物理学的体系内就可以解释超心理学领域的预知未来、心电感应、念力等概念。他曾经就此撰写文章:《远非“非理性”这般简单:今日物理学视野中超自然现象》,来说明这种观点。英国诺贝尔奖获得者Brian Josephson,曾经在为英国国家邮政发行百年诺贝尔奖系列邮票撰写的介绍性小册中有过一番后来带来争议的评论,他说量子力学和信息与计算理论已经开始融合,而且“这些领域的发展可能会对目前传统科学无法理解的一些现象给出理解(比如心电感应现象)。”他在文章中说,在未来,心电感应和心物互相影响的现象会被大家所接受,也会被科学所证实,我在《结论与反思》文中也会提到这些。

关于意识在宇宙中的重要性,已经有实验表明:在亚原子尺度,一些实体可能同时具有多种可能性,除非观察者将其限制在一种可能性之中。这可能是个很难理解的概念,因此需要举一个例子进行说明。在经典的双缝实验中,光粒子,或者说光子,可以同时穿过两个狭缝,而当狭缝旁安置探测装置,光子就会从其中的一个狭缝中通过。这种情况下,每个光子要么通过这个狭缝,要么通过那个狭缝,给人感觉就像观察时给光子施加了力量,使其通过其中的一个狭缝。

已故的当代重要物理学家,黑洞的命名者John Wheeler,将这个概念扩展,用来解释我们现在的观察如何能够影响过去的事件。他提出了一个思想实验来表明天文学家在地球上的测量行为会影响太空中遥远的类星体几十年前发出的光,随后的实验室实验证实了其推论的。Wheeler认为在量子层面上,宇宙就是一个正在演化的过程,在其中未来和过去都不存在,观察者的意识导致人们看到宇宙诸多可能的过去中一种。斯坦福大学物理学家Andrei Linde走得更远,认为观察者的意识是宇宙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他说:“我无法想象解释万物的最终理论(一种旨在采用同一框架解释大尺度层面的重力、相互作用力,以及量子力学层面的小尺度层面的统一场论)中,意识会缺席其中。”

当我们将这些深受尊敬的科学家的观点综合考虑,我们应该考虑意识独立于大脑存在,当代物理学可以用来解释超自然现象,可以解释意识是宇宙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得到的结论与唯物主义者是明显的不同。意识是宇宙中一种必不可少的、独立存在的力量,其在超心理学效应中起到的作用与当代物理学发现是一致的。如果真的如此,那么我们就能够找到案例之外的其它证据,进而支持意识独立于脑存在这种观点。

其它方面的证据

实际上,已经有几个领域的研究者都给出了意识并不仅仅限于大脑的证据。研究表明个体的意识或者意念可以对处于异地的物体或者生物体产生影响,表明意识作用的距离并不局限于脑。其中的一部分研究是关注人是否可以只通过意念影响物理系统—这类研究被称之为心物互动。在研究中,参与者使用意念试图去改变机器输出的随机数,这样随机数就不那么“随机”了。这就像用意念影响抛硬币,最后最后头像向上的次数超过50%。结果积累的大量数据表明:意念确实可以产生作用,虽然这种产生作用的情况比较少,但是非常明显。一份报告总结了68位不同研究者所做的800个研究,得出结论“在特定的情况下,意识确实会对随机物理系统产生作用。”

有一类研究关注意念对生物体的作用。这个领域被称之为意念直接作用于生物体研究(Direct Mental Interaction with Living System,简称为DMILS)。研究者们对参与者是否可以影响诸多生物过程的速度,包括植物生长、动物从麻醉状态中恢复、动物身上肿块增长、动物伤口愈合、酵母与细菌的繁殖。总结下来,在191个严格控制的研究中,81个研究的结果具有统计上的显着性(根据统计学原理,其为随机出现的概率小于1%),另外有41个研究也具有统计显着性(随机出现的概率在2%到5%之间)。根据概率,我们可能会认为不会有多少研究的结果是阳性的(译者注:表现出速度的增长),实际上124个研究都表现出这种结果。

一类研究关注个体的意识是否可以改善另一个人的健康状况,这是通过让参与者通过祈祷(或者说,远距离治疗,译者注:即参与者与对象空间上具有明显的距离)。正如“距离”这个词所言,个体只能运用心念的力量,去改变另外一个人的健康状况。在研究中,病人不知道有人在为其祈祷。结果表明:参与者确实可以改善心脏病人与艾滋病人的健康状况。一份研究报告总结发现,在23个研究中,13个研究中的治疗效果具有统计学上的显着性,这远远超过随机出现的可能性。

上述研究表明,无论是对机器、生物体还是病人,意识都可以超越脑的限制而产生作用。虽然这并不是说意识在脑死亡后还会继续存在,但是如果意识的作用可以超越于脑的限制,我们接下来思考意识在时间上与脑进行分离时(比如死亡)是否会产生作用就不奇怪了。

那么是否有证据支持意识在病人死亡后会继续存在呢?一个研究领域是濒死体验研究。许多经历事故的人经历的状态与死亡非常像,抑或有些人已经被宣布为临床死亡,但是后来有恢复生命特征,这些人会报告濒死体验的经历。这个过程中通常会涉及到意识离开身体、从上方看见许多正在发生的事件,抑或是到了另外的世界,看见了死去的人或宗教中的存在。大多数此类案例的报告都是主观的,当然也无法证实,但是有些人报告说在濒死体验中听到或者看到正在发生的事情,而后来被证实无误。

其中的一个案例是Pam Reynolds,她准确描述出自己清醒状态下根本无法看到的手术设备,以及当时手术室内的谈话。她是在做脑动脉瘤手术时出现濒死体验的,当时她的全身被冷却到16度,心脏已经停止跳动,血液暂时从身体内排干,已经完全失去意识。另一个例子来自于弗吉尼亚大学大学的Bruce Greyson的研究报告。其中报告了一位叫做Al Sullivan在进行冠状动脉旁路手术时的濒死体验,他说自己当时从空中看到医生在拍自己的胳膊肘。医生与Sullivan的心脏学家向Greyson博士证实:医生确实有在手术消毒之后有拍自己胳膊肘的习惯。

有一类研究关注的遇鬼报告,这类案例会报告自己见到实际上不具有身体形态的人。此类报告于19世晚期出现,涉及到的人可能是在世或者已经去世的人,也包括报告刚刚死去的人又出现,即使目击者本人并未意识到个体已经刚刚死去。在许多报告中,人们会描述出自己根本不可能知道的死亡情形。许多案例同时报告看见一样的情形,这种情况也会出现。

灵媒是指个体声称有能力与死去的人沟通。对灵媒的研究也始于19世纪晚期。虽然有些灵媒后来被曝光是欺骗,抑或无法给出无法通过推理给出的信息,但是确实有一些灵媒已经被研究者认真研究,发现确实可以给出问事者以及其已经去世的亲友的具体与个人信息。其中的一位叫做Lenora Piper夫人,对其的最初研究由早期美国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于19世纪80年代完成。她也曾被带到英国,接受心灵研究协会的研究。当时研究者曾经想尽办法来避免欺诈,比如曾经动用过侦探连续几周对其进行跟踪,以确认其是否会挖掘问事者的信息。在这种情况下,她对陌生的问事者过去生活经历的描述竟然令人惊讶的准确。另一个案例是Osborne Leonard夫人,她是英国20世纪初期的灵媒,对其也采用了上述类似方式,最终发现其具有一种预知问事者后来生活事件的能力,后来被证实无误。

现在,灵媒已经成为一个小型的产业,许多灵媒已经成为电视名人。但是这个群体并没有受到Piper夫人和Leonard夫人那样被仔细研究,但是一些人已经开始参与到研究当中。

每个领域的研究既有优点也有缺点,但是当你从整体来思考时,你可能想知道为什么主流科学界会完全忽视这些。科学非常保守,它的可靠性依赖于对世界的新认识必须能够被其已经的认识所容纳。生物学家 E. O. Wilson,曾经用“一致的”来描述这个过程,那些来自不同领域的事实和理论“走到一起”才能够形成知识的基础。如他所说:“只有当那些对于现象的解释彼此之间具有关联,而且彼此一致的时候,解释才能够幸存下来。”

这种观点无疑是正确的,主流科学界强烈偏好于维持现状,而且总是尽可能如此,除非当发现已经是如此之明显,再不容忽视,这时观点才被接受。科学史上充满这种不幸的案例,主流科学界总会拒绝接受那些挑战传统的认识。晚近的例子是伽利略,1633年的时候,他因为宣传日心说而不得不关到宗教裁判所。

另外一个非常著名的例子是科学家对于陨石的发现,尽管有农民报告说岩石从天空中坠落到自家院子当中,科学家仍然不承认这一点,他们认为这荒诞不经—天空中没有石头,怎么会发生石头坠落的情况?19世纪,可怜的妇科医生Ignaz Semmelweis在47岁时死于心理治疗所当中,之前其曾经积累大量数据表明,医生如果在检查之前洗手,孩子出生后的死亡率会显着下降。

在20世纪初,尽管有大量的证据支持,Alfred Wegener的大陆漂移说最初仍被认为是荒诞不经的,如同一位地质学家所说:“如果我们相信Wegener的假说,那么我们必须忘记过去70年中学到的一切,然后重新开始。”在其成为板块构造学说的前提之前,有几十年的时间都不被学术界所接受。

当然,主流科学家曾经正确的拒斥过许多荒谬的观念,确定哪些观点应被拒绝,哪些应当被考虑是困难的。科学这种保守的本性是其最大的优点,也是其最大的缺点。对世界的根本认识的改变一般来说很久才会发生,就如同大陆漂移一样,但是在情感上不愿意接受新认识往往会让人类的认识来回往复。科学上对于一致性的重视—这是一种将新知识编织到已有的认识的网络当中的能力—有助于让我们过滤掉错误的观点,但是也会让那些深刻的洞见远离我们。

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问题是转世存在这种观念是否与我们当下在一般意义上对世界已有的认识或者说我们所认为的一致。一个问题是我们并诶有一个合适的理论来解释转世存在的过程。我们只有一个理论的纲要,其基础是认为意识不仅仅局限于脑中这个观念。个体的意识在死后继续存在,然后投生到胚胎中,将记忆、情绪,甚至创伤都带来了。虽然这种观念与唯物主义世界观冲突,但是当我们思考上述那些意识独立存活的证据,连同物理学家晚近提出的观点,我们就会发现,终有一天,那种认为任何与唯物主义世界观相抵触的观点都是错误的观念会被我们重新所反思,我们会发现自身的短视,就如同过去主流科学界认为陨石不可能存在那样。量子力学提供了一种理论框架,让我们来理解意识的世界是如何与我们其它的认识是一致的。宇宙中最小粒子的世界所遵从的规则不同于这些粒子所构成的宏观世界的运行法则,这让一些科学家做出量子力学荒谬的判断,但是量子力学与宏观层面对宇宙的认识一样,都已经被大家所接受。与此相似,意识世界的规则可能与物质世界有着根本不同,但是这并不会妨碍其成为宇宙的组成部分。在主流科学界接受转世存在之前,我们仍然需要多意识加以更多的探讨,但是一些著名科学界的观点认为,终有一天,大家会知道这是可能的。

机制不清

与唯物主义观点类似的一种观点是我们不应该考虑转世的可能性,因为我们不知道这其中的作用机制—我们不知道意识离开身体之后是否可能继续存在,又是怎么能够影响到未来胚胎发育的,诸如此类。这种论证的弱点表面上看就很明显,仔细审视就会发现更是如此。医学上,我们足够幸运在未弄清治疗的机理之前就可以实施有效治疗病人,医生曾经在研究无法说明机理的情况下曾经使用过大量的药物。

重力的作用机制在伊萨克•牛顿提出这个概念时还完全是个谜,但是人们接受起来毫无障碍。直到爱因斯坦在他的相对论中提出重力的本质是时空弯曲,人们才开始了解重力的作用机制。这表明:缺少对作用机制的解释并非是拒绝一个观念的充分理由。时空弯曲的概念对牛顿来说是无法想象的。除非我们说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作用机制,否则我们不能仅仅因为不知道就放弃一种观念。

人口爆炸

有人说人口增长的现实可以否定转世存在的可能。其推理是这样的:当代人口数量的增加表明,所有目前在世的人不可能都是由过去的人转世而来的。这一点并不难驳斥。

约翰霍普金斯公共健康学院的David Bishai认为:在人口增长的现实下,我们甚至也无需上述理由来解释转世。他研究了过去曾经有多少人生活在地球上这个问题。由于我们并不了解远古时代的人口规模,因此我们必须采用估计的方式,然后由此给出远古人类的数量的判断。Bishai博士引用的计算过程中的起始时间是公元前50000年,估计1.05万亿人曾经生活在地球上。由于本世纪末人口数量最多到100亿,过去曾在世人口的巨大数量可以保证现在所有人类是转世再来的可能性。Bishai博士并没有指出死亡到投生之间的间隔时间必须越来越短,这样才能符合人口增长越来越快的现实。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中间的间隔时间一直保持不变,所以人口增长并不能排除转世存在的可能性。

阿尔茨海默症(老年痴呆症)

另外一种反对观点认为:在阿尔茨海默症病人中,记忆功能退化是伴随脑功能损伤出现的,因此表明一个生理上完整的大脑对意识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如果记忆和性格特征在脑部分损伤后都无法继续存在,那么在脑死亡后也一定无法存在。我们思考下这个推理,我们知道个体当然需要一个完整的大脑来执行记忆功能和保持人格的完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脑产生了记忆和人格。威廉•詹姆斯在19世纪晚期曾经研究过这个问题,当时其正是在思考其与转世是否存在之间的关系。他认为脑可能不是在产生意识,而只是在进行传递。在这种观点中,他把脑与彩色玻璃进行类比,彩色玻璃自身会过滤和限制什么颜色的光可以透过,但是自身并不产生任何光。他指出,在物质世界中,虽然意识依赖于脑来进行传递,但是这与生命结束后,意识继续在非物质世界中传递并不矛盾。他说当大脑退化或者停止工作时,与物质世界相关的物质流就逐渐消失了,但是使意识继续传递的“存在”(sphere of being)仍然完好。

我不知道詹姆斯是否会赞同下面的类比,但是我们可以想下电视机这个当代的产物。如果你的电视机坏了,你当然无法再在电视上看到图像,因为电视机仅仅是传递这些图像信息,而非是产生图像。直到你找到另外一个电视机,电视节目继续以图像的方式出现在你的生活中。与之类似,意识在物质世界通过特殊的脑来进行表现,但是当脑死亡后,在晚些时候,会找到一个新的“中转站”,继续通过一个新的脑来进行传递。

虽然这种推理过程无法证明这种现象是实际发生的,但是正如詹姆斯指出的那样,那种认为脑凭空就产生出意识的观点并不比任何其它理论更可信(比如说脑是传递意识的器官)。实际上,科学界对意识的认识上,并没有比百年前的詹姆斯走的更远。

另一种“质疑”是有一些人反对转世存在仅仅是因为觉得这种观点“荒诞不经”。当然,仅仅说观点荒谬并不是一种理性的态度。问题的关键在于为什么转世存在是荒谬的。本人已经在此对认为转世不存在的重要的批评进行了总结,但是发现这些观点无法让我们将这个问题置之不理。

来自宗教的反对意见

另一方面,有些人因为转世与自己宗教信仰冲突,而拒绝承认其存在。以科学方式来回应这种反对意见并不行得通,因为其观点并不来自于科学,但是这种意见仍然值得重视。宗教上的反对观点主要来自于犹太-基督教传统,我们现在看看这些观点。

虽然转世并不是犹太-基督教传统中的信条,但是一些信徒确实相信此观点。今天许多西方人自己是相信转世存在的,也有一些犹太-基督教团体在其信仰中包含转世的信念。犹太教中的卡巴拉信仰相信转世存在,这也是哈西德派犹太人信仰体系中的一部分。一些早期的基督教团体,尤其是诺斯替基督徒,相信转世存在、一些南欧的基督徒直到公元553年召开的第二届基督教大公会议后才放弃转世信仰。这届会议到底发生了什么至今仍有争议,但是人们公认宗教领袖在其上谴责了怀胎之前灵魂存在的观点。

《圣经》的《新约》中似乎包含与转世有关的段落。在《马太福音》11章10-14节与17章10-13节,耶稣说施洗约翰在几百年前是先知伊利亚,而预期上似乎并非是隐喻的语气。有人回应说根据《旧约》伊利亚并没有死去,而是在一阵风中上了天堂,后来又回到地球上,而非转世再来。但是《路加福音》在描述施洗约翰的出生却并非如此,其出现时是一个婴孩,而非回到地球的成年人。

另一处提到转世的段落是在《约翰福音》9章2节,门徒问耶稣说盲人是否因为他的原罪抑或父母的原罪才成为盲人呢。这显然是在暗示他们认为盲人在出生之前是有可能具有原罪的,进而表明前世可能存在。耶稣回应时并没有拒斥这种可能性,而是说这个盲人的眼盲可以显示神的作为,然后治愈了他的眼疾。

除了这些具体段落,我们应该思考下转世与犹太-基督传统中的哪些内容有冲突。承认转世存在,就意味着我们对死亡之后一无所知。许多其他宗教问题也如此,并不是有明确的界定。《圣经》对各种理解都持开放态度,所以有各种不同的教派都存在着。虽然《圣经》没有明确指出转世存在,但是这不意味着转世必然与《圣经》冲突。实际上,这甚至不会必然导致与天堂和地狱概念的冲突,因为有些人同时也相信转世。比如部分什叶派穆斯林相信审判会在转世多生后来临,真主会根据人们多生的行为善恶来将其送往天堂或者地狱。

此外,转世观念并不与犹太-基督传统中的爱和善良的价值观冲突,也不与世界上的其他宗教冲突。承认转世存在,并不影响宗教教育人去过一种充满爱和道德的生活,无论是一生亦或是生生世世。

简言之,我们已经回顾了诸多对于转世存在的批评意见,我们已经看到这些对于转世不可能存在的论证无法成立。我们也审视了一些反面观点:比如认为没有证据表明死后意识存在、人口增长排除了转世存在的可能性,发现这些观念无法成立。我们也发现这些反对观点也无法给出忽视这些证据存在的合理理由。没有任何论证给出相信转世存在的可能性就如同相信1=2这种显而易见的事实。我们并无足够的理由来拒斥转世存在这种观念,以及停止这项工作的理由。如同Carl Sagan写的那样,我们需要仔细研究儿童前世研究中证据。

《Life before life》

作者 :吉姆.塔克(Jim Tucker)博士
维吉尼亚大学儿童精神病学家,于一九九六年加入伊昂.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博士前世今生的研究团队,目前主导人格研究部门儿童前世记忆的研究,也是儿童及家庭精神科的门诊主任。

译者:林群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