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儿童的前世记忆(9)

生死之间

北卡罗来纳州州男孩Bobby Hodges总会说自己希望和自己的堂兄弟姐妹生活在一起。他堂哥是家中长子,还有3个妹妹。Bobby的伯父在这个儿子出生后,曾经流产过一对双胞胎。Bobby说堂哥是自己的长兄,质问妈妈为什么阻挡她回到自己真正的家。他不厌其烦地说自己对堂哥的感情。他的父母认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堂哥家有很多孩子,从来没把他的话太当真,直到4岁半的一天,他洗完澡开始和妈妈说了下面的事情。

他问妈妈是否记得怀自己的时候。妈妈说记得,然后问他是否记得怀弟弟Donald的时候(当时两岁半)。他问母亲是否记得兄弟两个一起在妈妈肚子中的时候。母亲说他们两个没有同时在自己的肚子里,Bobby说他们确实同时在肚子里,但是并没有出生。妈妈说是他先出生的,后来Donald才出生。他说自己和Donald之前是在伯母Susan的肚子里,不是在妈妈肚子里,问为什么伯母Susan没有生下他们。

Bobby变得非常暴躁,追着Donald喊道:“Donald,都是你的错,我真不该告诉你我要出生,但是你不想出来。你怎么把我从里面拉走的?为什么你不想出生,告诉我你都干什么了,告诉我你都对我做什么了。”

这时,妈妈不得不让他再跟着弟弟吼,告诉Bobby不要对着Donald嚷,弟弟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Bobby说弟弟知道,并对弟弟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质问。

Donald兔子奶嘴,嚷道:“不!我要爸爸!”Bobby也不甘示弱,吼道:“我不要爸爸,我要伯父Ron。”

在Bobby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的时候,他告诉妈妈说,在伯母流产之后,自己曾经试回到伯母肚子里,但是自己现在的堂哥Rebecca已经在肚子里了。他告诉妈妈:“我要回去,但是堂姐妹Rebecca不让我去,我想把她弄出去,但是做不到。她出生了,我没出生。”后来他就来到了妈妈肚子里,出生了。他对妈妈说:“我确实费了很大劲才到这里的,妈妈。”

介绍下背景。Ron和Bobby的爸爸是兄弟。Ron的妻子Susan在Bobby出生前7年曾经怀过双胞胎男孩,在33周时发现没有任何胎动后去了医院,医生说已成死胎。病历中记载说当时其中一条链接婴儿与胎盘的脐带的血管外的附着物过薄,怀疑因此而受到压迫,进而影响正常的代谢。医生告诉Susan说,他们怀疑是双胞胎中的一个卷曲了其中的一条脐带,然后母体通往这个婴儿的血液断流,进而杀死了双胞胎中的一个,但是由于双胞胎共享一个循环系统,另外一个不久也去世了。

由于流产对于父母来说显然是件伤心事,家人从来不提这件事,Bobby的父母确信自己从来没听说过。Susan和Ron在几个月后又怀孕了,后来陆续有了3个女儿,最后一个女儿是Rebecca,出生于Bobby出生的18个月前。

除了说自己是伯母流产双胞胎中的一个,Bobby还说过一些另外世界的事情。他说自己有一生死于枪击,有一生少年时死于摩托车事故。有一次,他感冒刚好,Bobby和妈妈说:“妈妈,另外的那个世界的人不会生病。我在那里等待投胎的那个世界中的人不生病,他们非常快乐,从不生病。我在这个世界要是也不生病就好了。”

还有1次,他谈论其自己父母的婚礼,当时母亲已经怀了他。因为婚礼上已经可以看出怀孕,她并没有在家中挂任何的婚礼照片。她和丈夫当时是在一座山顶的观景台上办的仪式,他们不得不先爬山,再到观景台。他们从未让孩子看到过任何一张当时现场的照片,也没有讨论过。直到有一天,Bobby看到妈妈在整理一堆照片。妈妈给了他一张婚礼现场的照片:是一张父母在在栏杆旁的近景抓拍照。在照片中,栏杆显得并不明显、妈妈手捧鲜花、爸爸胸口别着花。他们面朝主婚的牧师,但是照片中当时现场一个女人正好挡住了他们,以致于无法看见照片中的人。

当Bobby的妈妈问他是否认得这张照片。他说:“当然!这是你和爸爸的结婚照。当时我在!我全程都看到了。”妈妈诧异问道:“你当时在?”他回答说:“是的,妈妈,你从台阶走上去,你们互相交换戒指,然后你们吃蛋糕。”

在听到这个细节之后,我立刻给Bobby妈妈打了电话。她告诉了我Bobby当时说的话。她无法想出任何当时Bobby能够看到她和丈夫从走上台阶的可能性。Bobby和父母参加过一次婚礼,但是当时因为空调出现问题,吃蛋糕的环节被取消了。她平时从不吃蛋糕,但是在当时的婚礼上确实吃了,因为她觉得当时不吃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霉运。

在他4岁生日时,Bobby说起了自己的出生过程。他的妈妈说当时是破腹产,费了好大力气才出生。当时他是面朝上出生的,术语叫做枕后位分娩,护士当时无法将头调转。当Bobby说当时自己在子宫中拼命踢,想要出来。妈妈说当时他不得不在里边等,他说:“我知道,当时感觉太差了,我当时就想挤出来,他们却推我的头,妈妈,他们当时想把我按我按回去,这太槽糕了,因为我想要出来,但是我出不来,我被卡住了。”

妈妈当时震惊了,说:“是,你是被卡住了,他们按你的头让你换姿势。当时只要你翻身,就可以出来了。”

他说:“哦,我不知道。我本来都翻身了,但是他们要把我按回去。不管怎么样,后来我看见光了,然后医生把我拉了出来。然后把我身上黏糊糊的东西洗掉了,放在床上,然后我就睡觉了。” 

Bobby是一个回忆起自己前世死亡之后到出生之间的案例。在案例中,他谈到在母亲子宫中的事情,还提到了来到母体投胎之前在另外世界的事情。我们的绝大多数案例都不会报告出这样的内容。在1100多个案例中,69个案例报告了前世的葬礼或者遗体的处理过程;91个案例报告了死亡之后世间发生的一些事情;112个案例报告说曾经在另外的世界出现,45个案例报告了入胎或再出生的过程。

因为我们无法确证孩子们关于另外一个世界的经历,通常也无法确证两次生命之间的经历,生命之间的记忆比起其他方面,更多的内容只能是推测。几方面的原因表明我们至少应该考虑这些内容。首先,一些孩子的一些内容在随后会被证实无伪。确实有少许可靠的证据表明孩子们对于生命之间发生的事情的记忆是正确的,我们随后会简要回顾下这些内容。

在转世证据明显且具有说服力的案例中,这种描述更容易出现,这也增加了这部分记忆的可信度。当我们观察生命间记忆时会发现:前世的葬礼、发生的其它事件、在另外的世界出现、再次入胎或出生过程,这些要么是单独的个体事件,要么与其他证据共同出现 。我们发现这种可能性与孩子在案例中的其它表现有正相关。Poonam Sharman是我们团队中的医学专业的学生,曾经对这种情况做过统计分析,发现报告生命间记忆的案例也更多会报告出回忆其前世的名字与死亡方式这些细节。他们通常会更多回忆出更多前世生命中的亲友名字,他们回忆中被证实无误的也更多。

许多此类报告在任何意义上都非常引人入胜,值得关注。

 飘荡

在1100对个案例中,有25个案例描述了准确的前世葬礼或遗体处理方面的细节。一个例子是《回忆前世》文中的Ratana Womsombat,他准确描述出前世的骨灰未按照自己的医院埋葬,而是被洒在寺庙建筑群中的菩提树下。有时,这方面描述会由于细节不够丰富而难以证实。比如,《生命印记》文中的Ekanayake说的自己在一场重大事故中死亡,接下来好几天都在半黑半暗的暗中漂浮着,她说也看到许多其他人也像他一样漂浮。后来,她看到了光,然后就投到新家中了。

给出描述的孩子通常不会说太多,看上去似乎对此也不是太过关注。如果我们接受他们的描述,那么这可能表明前世的意识确实会在去世之后在身体或家人身边停留一段时间。

有些孩子会的描述甚至会涉及葬礼结束后的很长时间。一些案例中,前世的家人会对其中部分描述进行证实。印度男孩Veer Singh描述说自己记得一个叫做Som Dutt生命中的一些事,这个男孩居住在5英里以外的地方,在Singh出生前的11年就已去世。他说自己呆在Som Dutt家附近的树上。他说自己曾经到过Som Dutt的兄弟的婚礼现场,其对婚礼中大家吃的食物的描述也准确无误(不过其属于印度婚礼上中普遍使用的食物)。他说自己会跟着家人一起出行。这段记忆与Som Dutt去世后其母亲的一个梦境相同。梦中一个男子告诉自己和Som Dutt的兄弟夜间偷着溜出去逛一个集市。后来,这位兄弟确实承认自己溜出去这件事。Veer Singh也报告说他曾经被在秋千上玩耍的几个女人所激怒,进而把秋千的木板弄坏,因为秋千吊在他所居住的树上而影响了他。Som Dutt记得确实发生过秋千木板被弄坏的事。Veer Singh和Som Dutt的母亲说过Som Dutt去世后家中所遇到的一场官司,还提到过 在其转世之前出生的Som Dutt的兄弟姐妹,而且准确指出在Som Dutt死后有一个特别的人曾经从村子里搬走。

其他一些孩子会谈到前世死后自己在其生活的地方飘荡。一个例子是泰国男孩Bongkuch Promsin,他能回忆起一个居住在他村子附近6英里远外的村子中一个在8年之前被谋杀的人的生活。他所做的29项描述都准确无误,包括对行凶后的凶手马上做的事情都准确无误。他说自己离开前世的身体后,曾经在附近的一颗竹子树上呆了7年。后来他在一个雨天去寻找自己前世的母亲,说自己在市场中迷路了,然后看到了成为其后来父亲男人,就跟着回家了。事实上,他的父亲确实在当月的一个雨天去了当地的一个集市,而他确实是在那时候被怀上的,所以Bongkuch Promsin的回忆至少有部分是确凿无误的。 

另外的世界

有些案例会描述死亡和投生之间在另外的世界的体验。一个叫做Lee的男孩说他记得自己要来地球上转世。他说在那个世界的其他“人”帮他做了这个决定。他说前世的母亲比现在的母亲漂亮,母亲也很有幽默感表示说这很好。《能够回忆起前世的儿童》文中提到的男孩William,说自己在死亡之后曾经浮在空中,他谈到了在天堂中看到了上帝和动物。

《似曾相识》文中提到的曾经从祖父小学照片中认出祖父的男孩Sam Taylor,也谈到曾见过上帝。他说上帝给了他一张卡片让他从天堂回来,在他的描述中这个卡片有些像带着绿色箭头的那种商业卡片。除了这些看上去似乎是充满想象力的细节,他说在死后身体一下子就到了天堂,而有人同时死去了。他谈到在死后的天堂中看到了Uncle Phil。他是祖父最好的朋友,也是祖母妹妹的丈夫。祖父叫他Uncle Phil。Sam说前世时,祖父喜欢开玩笑“烫”Uncle Phil的脚。他们两个总是喜欢互相开玩笑,祖父有时候会先把鞋弄热,这样Uncle Phil穿的时候就会觉得“烫”。

与之相似,《生命印记》文中提到的Patrick Christenson(其身上有3处与去世的兄弟身上疤痕相一致的胎记)。他说在天堂中曾经与一个叫做“Billy the Pirate”的亲戚说过话。他说自己曾经遭近距离枪击致死,后来死在山中。Patrick妈妈说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个亲戚,但是当她给自己的妈妈(Patrick的外婆)问这件事时,她才知道确实有一个远房的表兄,绰号叫做“Billy the Pirate”,确实以上述的方式死亡。

也有一些案例的描述特别生动。斯里兰卡女孩Disna Samarasinghe曾经对3英里外的村子里的已去世的一个老妇人的生活进行了大量描述。她描述说当时在向上升,即使身体已经被埋葬,但是仍然像鸟一样在空中飞。她说看到一个大概是国王或者是统治者样子的人一直穿着红色的衣服和点缀得很好看的鞋子,而且从不脱下来,也不会脏,也没洗过。她自己的衣服也如此,但是是金色的。她说自己曾经在国王样子的“人”的家中玩,国王的家是玻璃制成的,有很漂亮的大红床。她说自己自己饿的时候,只需要想象食物出现,然后就饱了,而并不需要真正去吃。她说国王样子的这个人带她到了新家,告诉她就转生到这里。

另外一个进行过类似描述的人是印度女孩Sunita Khandelwal,她描述过一个220英里外的一个女人。她说当她意外从阳台坠落死亡后,“我升起来了。有一个长长胡子的baba(印度教中的精神导师)模样的人出现了,看了看我的记录,然后说‘送她回去。’那里有一些房间。我看到了神的房间,非常漂亮。那的东西你都没见过。”

确实如此,我想没人会不认可最后这句话的。

记忆:这个世界 V.S. 另外的世界

我们要面对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些孩子描述的记忆是关于这个世界的,而另外的孩子的记忆却是另外的世界。如果我们认真对待这些描述,我们就会思考是哪些因素导致这种差异出现的。我们可以考查死亡方式与死亡的突然性。我们可以通过比较正常死亡和非正常然死亡的案例,看看是否在随后的回忆内容上有所不同。非正常死亡包括意外事故、溺水或其他任何的暴力性死亡,蓄意谋杀或者无意致死不在讨论范围之内。在我们的1100多个案例中,我们发现这两种方式在随后描述这个世界或者另外的世界上不具有差异。另外一方面,正常死亡的案例比非正常死亡的案例在描述另外世界的时比例稍高:19%(正常死亡案例中描述另外世界)V.S. 11%(非正常死亡案例中描述另外世界)。

死亡的突然性也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来进行考查。首先,我们可以考查死亡时间的不确定性的影响。我们将案例分为5类别:未预期到死亡时间、预计1天后死亡、预计1周后死亡、预计1个月后死亡、预计1个月以上的时间死亡;随后看其与生死期间的体验类型之间的相关,我们发现死亡的突然性与孩子的回忆内容涉及这个世界还是另外世界无关。但是死亡时间越不可预计,案例的描述中涉及到另外世界的可能性越大。

另外一个方法是比较无法预计死亡时间的案例与至少可以提前部分时间预计到死亡的案例(哪怕是在一天中提前预计到死亡)之间在描述这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上是否要差别。也就是说,我们要比较立即死亡的案例与非立即死亡的案例在此方面的差别。立即死亡包括许多种非正常死亡,但是也包括心脏病突发等正常死亡的情况。在我们比较之后,我们再次发现两者之间未发现明显的差别。但是,突然死亡的案例与非突然死亡的案例相比,前者描述另外一个世界的可能性更小:12% V.S. 22%。

分析表明:前世死亡方式与死亡的突然性并不影响案例随后描述内容中涉及这个世界还是另一个世界。但是,正常死亡与死亡时间不可预期的案例的死亡到再生描述中出现另外世界的可能性更高。

虽然我们可以有此得出暴力性死亡或者突发性死亡案例会在某种程度上的投生时间更短,其体验到另外世界的可能性更小,这些发现虽然在统计上是显著的,但是并不绝对。我们也应意识到:存在这样的可能,即个体死后先去了另外的世界,然后再回到这个世界再生,那么说明死亡方式与死亡的突然性可能是导致描述中出现另外世界的两个影响因素,但是并必然导致死亡投生之间到另一个世界“访问”。

我们还可以看看前世的性格与行为特征会不会影响描述中涉及的死亡投生过程:这个世界与另外的世界。我们的数据库中记录下的性格特征包括:前世贪恋钱财吗?前世有过犯罪记录吗?前世是慷慨大方的吗?前世积极参与宗教仪式吗?前世会进行打坐或者冥想吗?前世虔诚的宗教徒吗?在此需要指出,我们的数据库中只是记录少部分案例这方面的信息,因此只能用这部分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因此我们需要清醒地认识到基于此的任何解释可能都是初步的。

我们接下来分析是否会有此类特征影响孩子的死生阶段描述,发现任何特征都不影响孩子孩子是否会描述这个世界上的事情,仅有打坐冥想这一项特征会影响孩子是否会描述到另外一个世界。我们在1100多个案例中,仅仅有33个案例拥有此方面的信息,所以这里提到的分析结果还很初级,但是尽管如此,统计上的差异还是显著的。前世中打坐冥想者的死生阶段描述中出现另一个世界的可能性更大。

过去我们曾经将案例根据是否在描述中出现另一个世界来进行分类(是或否),通过统计分析可以得出上述结论。但是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如此做。我们根据描述中大量细节,对案例描述另一个世界进行编码,确定其属于“大量细节(对另一个世界)”、“一些细节”、“少量细节”、“没有描述”。我们将变量按此分类,并分析其与案例打坐冥想之间的关系,结果是正相关。这意味着前世打坐冥想出现的可能性越高,其描述另外一个世界的细节越多。鉴于此,如果我们考虑转世存在这种可能性,如果我们想要从上述的结果得出结论,那么得到的可能是打坐冥想会增加案例描述死生之间时回忆到另外世界的能力。这与说打坐明显可能会增加个体死后能够去另外一个世界的可能性有明显不同,但是这种可能性也无法排除。做出任何一种结论都是很初步的推测。也有可能有其它因素涉及其中,导致打坐冥想与回忆起另外一个世界之间的相关是一种虚假相关。

我也考查了其他性格特征可能存在的作用,但是发现没有任何作用。我们当前所具有的初步信息表明:死生之间回忆中出现这个世界事件与另一个世界的描述的能力与一个人是否贪恋钱财、是否曾经犯罪、是否慷慨大方、是否热衷于参加宗教仪式、是否虔诚这些因素无关。虽然这些统计的结果只是关注孩子出现这类记忆的可能性,并不能够回答这些因素是否会影响死亡之后个体真的会去另外一个世界,抑或是真的转世了。 

母胎记忆

死生期间记忆的最后一种类型涉及到怀孕与出生过程。这个过程中包括胎儿对在母亲子宫体验的记忆与孕期中母亲行为的记忆,比如本文开头时介绍的Bobby的案例就是这种情况,他讲述了自己对于父母婚礼与出生过程的记忆。另一个例子是第一章中提到的William,当他看见一张他妈妈的孕妇照时,他说自己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看到妈妈很多次拿着这张照片在之前的房子中上下楼。妈妈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自己一直在看着她。对于出生过程的记忆,许多科学家认为婴儿的记忆大多是几秒钟,最多几分钟。如果这是正确的话,孩子回忆中提到的出生时的事情当然就是无法成立了。

但是近期的一些研究已经让我们重新认识婴儿期记忆。过去的传统观点认为婴儿的记忆系统比较是原始的,1岁后才发展的比较成熟。科学家说婴儿期具有的是内隐或者说程序性的记忆(译者注:比如对于各种动作和游戏过程的记忆),随后才发展出外显的或者说陈述性的记忆(译者注:比如对于事情来龙去脉的记忆)。但是这种传统认识缺少强有力的研究作为证据。正如一位研究者所说:“许多科学家都持这样的观点,认为有证据支持不同的记忆系统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保存着不同方式获取的知识,但是实际上并不存在任何这方面的证据”

研究婴儿期记忆往往比较困难,因为与婴儿无法进行流畅地沟通,但是研究者已经开发出多种技术来进行研究。在一些研究中,通过布带将婴儿的脚踝连接到婴儿床上方的旋转玩具,这样婴儿通过训练就可以学会蹬脚可以控制玩具旋转。如果婴儿在随后的测验环节中看到旋转玩具,而且也具有记忆的话,就会比没有记忆的情况下出现更多的蹬脚行为。其它技术包括延迟模仿行为,看看婴儿是否会去模仿研究者先前的示范行为。这类研究颠覆之前的传统观念,发现大孩子(比婴儿大)的记忆机制也适用于婴儿阶段。在大孩子与婴儿组中都出现了记忆逐渐消退现象,通过提醒都会激活记忆,新出现的信息取代过去信息产生作用。研究表明,婴儿早期时,特别在有合适提醒物出现的情况下,记忆的持续时间和内容的细节丰富度都比之前认为的要高。正如一位研究者所说:“已经发表的研究已经渐渐取得共识,认为婴儿在早期阶段也会进行编码、存储和提取大量亲身经历的时间,这些事件可以在记忆中保存大量时间。”

虽然证据清晰表明:随着年龄增长,婴儿能够在更长的时间内回忆起发生过的事情。研究表明与这种提高有关的神经机制很可能与编码和存储相关的机制不同。换言之,我们大多数人无法回忆起婴儿期事件,以及婴儿无法回忆起早期经历,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提取过程出现了问题。也就是说,无法顺利提取的关键在于与此相关的脑机制出现问题。

于是,问题变成了是否有些孩子,特别是在进行充分提醒的情况下,能够提取出大多数孩子无法提取的早期记忆。研究者已经记录下一些具有这样能力的孩子。比如,一个将近9岁的孩子能够正确认出在其9个月大的时候在实验室看到的一张鲸鱼的照片。在另外的研究中,研究者访谈了10个3岁以下的孩子,发现所有的孩子都至少可以回忆出一件半年之前发生的事情。虽然小孩子通常都无法记起出生时的事情,但是这里提到的研究表明认为存在这种传统观点无法相信的可能性并不是疯狂的想法。当Bobby表现出他可以记得出生时事情的能力时,我们可以说他在这一方面具有超常的提取早期记忆的能力。这与说婴儿期因为无法在大脑中对任何信息进行编码进而认为不可能记起这个时期的事情,两者之间有明显的不同。

我们回到胎儿记忆的问题。在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让怀孕的妈妈读一个故事片段,在孕期的最后6周每天都如此。出生后两天,对其进行测验。采用的方法是在婴儿播放不同的录音带,听后奖励婴儿吸奶。不同的录音与不同的吸奶方式匹配。结果发现,与未听过的故事相比,婴儿更喜欢先前的故事。而在怀孕时未听妈妈读故事的孩子则没有表现出差异。研究表明至少在婴儿出生后两天时,应该可以保持其出生前的一些记忆。

Bobby的案例表现出的可不仅仅是对故事的偏好不同这么简单。还会有其它的内容涉及吗?David Cheek博士是一名妇产科医生,她通过催眠和念头引导技术让参与者成功唤醒胎儿期记忆。采用的方式是让处于催眠状态的人使用手指表达自己的想法。如同接下来在《结论与反思》文中提到的那样,催眠并不是一个可以获得可靠记忆的工具,但是Cheek博士在此过程中获得的一些信息确实得以证实。在一份报告中,他描述了4个回忆起胎记期事件的案例,准确性得到了孩子母亲的证实。第1个案例回忆说自己看到爸爸在看见母亲正在织一件女孩穿的衣服时,表现出很生气的样子。她记得母亲当时说:“没办法,是个女孩!”还记得母亲当时穿的是一件深绿色格子裙。她的母亲证实了细节的准确性,说自己在生产之后就把衣服扔掉了,表明孩子随后并没有见过这件衣服。

第2个案例是20世纪60年代的人,催眠下说自己的母亲曾经在怀胎6个月时曾经试图用纽扣钩(译者注:一种用来将扣子送入扣眼的工具)堕胎。她的母亲说这确实发生过这件事,当时是因为身为酒鬼的父亲威胁说要杀了她。但是她也无法知道孩子是怎么知道的,因为她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

第3个案例中,一个男人回忆起在妈妈肚子中的时候,母亲经历祖父心脏病突发去世,他准确描述出母亲当时所穿的衣服,以及母亲当时对于自己也可能会死于相同疾病的恐惧。他的母亲随后证实孩子对于衣服和当时情绪的描述。

最后一个案例中,一个德国女人回忆起她的母亲在怀孕时感到非常恐惧,因为当时正值二战,父亲正在服役。她也记得出生时,医生以一种非常平静的语气说:“孩子非常漂亮。”而妈妈当时非常高兴。她的妈妈证实了孩子的描述。虽然接生的地方看上去是有些不一样,我们感兴趣的是孩子是怎么知道妈妈在那个事情对怀孕表现出焦虑情绪的。

Cheek博士认为个体最初是将子宫中这些感觉上的印迹记录下来,然后在能够运用语言时将其组织并表达出来,这就可能像一个人会录下外语演讲,多年之后学习这种语言之后再开始听当时的录音。他认为胎儿会体验到母亲在怀孕期间所感知与对外界环境做出的一切反应。存在的证据让Cheek博士相信像心灵感应、远距离透视(千里眼)和某种形式的远距离听觉都可能是胎儿具有的能力,只要母亲意识到自己正在怀孕这个事实。虽然这样的结论看上去远非成熟,但是我想不出可以适用于他报告的案例的更好解释了。

他的案例不同于我们所报告的案例。因为其中的个体在正常的意识状态中是无法回忆出这些内容的,而是在催眠状态下出现。如果我们认为个体在成年期可以通过催眠唤醒这部分记忆,那么认为某些孩子可以在正常意识状态下就能够提取相关记忆的观点就并非不可能了。Cheek博士的研究报告表明:认为婴儿出生时或者出生前的记忆无法被提取这种观点并不成立,因为他的案例表明可以在催眠状态下进行这种记忆唤醒。

Cheek博士的案例与我们部分案例中能够记起出生时或者在母体内的情况有些类似,但是与能够记起死后投生之间,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或者另一个世界的经历这种情况明显不同。虽然能够回忆起另外一个世界的经历听上去象是天方夜谭,但是当我们仔细考查这些案例,我们应该同时记住他们的有些内容在真实生活中已经得到验证。

我们可能也会质疑为什么只有这么少的人具有这个阶段的记忆。如果孩子们能够回忆起前世,我们预期他们都能够记起死亡到转生阶段的经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质疑本身就显得很荒谬,因为我们正在讨论的就是为什么有这些回忆存在,然后探究为什么没有听到更多人报告这样的内容。但是这样的问题却具有意义:为什么孩子开始会记起前世,随后却忘记了。

一种可能性是,如果死生期间的记忆产生之时与大脑没有任何关系的话,那么其能够在处于发育中大脑里留下印迹的可能性较小。与胎儿记忆的存储不同,死亡转生之间确实有某些事件发生,但是一定会在大脑之外的某个东西中储存起来了。这个东西,连同意识一起,可能带着前世的记忆到了转世的人那里。虽然转世的人存储了死生期间的记忆,但是这些新的记忆不可能在大脑中留下印记,因为他们最初就与大脑无关。

无论原因如何,既能够回忆起前世,又记得死亡到转生之间发生的事情的案例都是极少数。他们报告的内容令人深思,一些案例的内容已经得以证实,至少部分是确凿无误的。

 

《Life before life》

作者 : 吉姆.塔克(Jim Tucker)博士
维吉尼亚大学儿童精神病学家,于一九九六年加入伊昂.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博士前世今生的研究团队,目前主导人格研究部门儿童前世记忆的研究,也是儿童及家庭精神科的门诊主任。

译者:林群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