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佛教与人生

滑铁卢 朱丽霞

y20140122-2

从佛教的基本知识,到佛教的基本内容,再到茶道与禅道,以至最后的佛教与诗歌,通过这仅有的十堂左右的课,我有缘更深入的了解和认识佛教。想通过这一点点课堂所学来谈论“佛教与人生”真是有点自不量力了,但我还是想略微谈一点有关佛教与人生的基本看法。

佛教认为人生是充满痛苦的,人生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盛苦(色、受、想、行、识,概指一切身心之苦)。看我们的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呢?愁衣、愁食、生离、死别的痛苦,在社会上,有是非争斗,怨憎相会的痛苦。痛苦时时围绕着我们,控制着我们,使我们不能解脱,正如诗句所言:“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人自身无尽的欲望就是一个痛苦的根源。学了佛教我才明白,原来学佛的目的,是要离苦得乐,所以要先知道苦,认识苦,才能去追求快乐。

人们常说人生无常,佛教中也有“无常”的观点,在“三法印”中就有“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金刚经》中有载:“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我想世界上的一切东西,没有一样不在随着时间发生变化的。人要经过生、老、病、死,有人贪求无厌,想把一切都占为己有,可是到了最后,不都是空中云,水中月,镜中花一般了吗?

有一则佛教故事,说:从前有一个大富翁,一连娶了四位太太,大太太很体贴丈夫,时时跟着富翁,百依百顺,照顾富翁无微不至;可是富翁嫌她不够漂亮,不理睬她。娶个二太,虽然漂亮一点,但是还不够媚,起初富翁还有一点爱她,到了后来,便慢慢把她疏远了。再聚一位三太,不但漂亮而且能干,这使富翁爱恋不舍了。 但是得陇望蜀,见异思迁,这是人之常情,富翁自从娶到美若天仙的四太以后,他把大、二、三太都忘了,他买了很多化妆品给四太,用最香的肥皂给她洗身体,终日和四太在一起,恩恩爱爱,相恋不离,大有“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之感。然而,韶华易逝,好景不常,富翁在与四太过着甜蜜的生活中,渐近暮年。有一天,富翁患了不治之症,病入膏肓,医药失效,临终时,富翁叫四太到床前,跟她商量道:“我心爱的四太呀!我虽然有四位太太,但是最心爱的只有你,所以也待你最好,我一刻也不能和你分离;现在,医生说我的生命已经维持不了多久,我想,我一个人死了多孤单,你跟我一道儿死去好吗?”四太听了,花容失色道:“你怎么会这样想?你年纪大了,应当要死,我年纪还轻,怎能跟你去呢?”说完也不看富翁一眼就跑开了。富翁叹一口气,没有办法再叫三太出来,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请三太跟他一同死去,三太听了发抖起来,连忙说道:“这怎么行?我年纪这么轻,你死了我还可以嫁给别人,怎么跟你去?”说着赶快跑开。富翁又是叹一口气,再叫二太出来,又把刚才的话,来跟二太商量,二太听了,连忙摇手道:“不能!不能!家里的事都要我管,我怎么可以丢了家庭事务跟你去呢?为了夫妻的感情,你若死了,我会送你到郊外的坟墓。“富翁又失望了,这时候,他想到平时不睬的大太太来,无可奈何,又把大太太叫床前来,这一回富翁几乎声泪俱下,道歉带恳求地向大太太说:“真对不起你,我过去对你太冷落了。我现在要死去,一个人多寂寞,四太、三太、二太都不要和我去,你肯跟我一道儿死去吗?”大太太一口答应道:“嫁夫应该要随夫,做丈夫的死去了,我做妻子的怎么能单独活着,我决定跟你一起死去。”这出乎意料之外的话,富翁虽然听得很清楚,好像远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再问大太太:“你!你!你愿意陪我一道儿死去?”大太太点点头。这时,富翁如梦初醒,很懊悔地对大太太道:“唉!以前我不知道你对我这么忠心,一直把你忘了;我爱四太、三太、二太,哪知她们忘恩负义,到现在都离开我,不肯陪我死。想不到我没有看重你,你反而愿意永久和我在一起。唉!我太辜负你了, 我为什么不早对你好呢?”说完之后,就抱着大太太死去了。

据说这是从前释迦牟尼佛对他的弟子们说的。故事中那美若天仙的四太,就是指我们的身体,每个人都为自己的身体,装饰得美丽,打扮得年轻,但美丽年轻,在我们的将来,终会失去。要改嫁的三太,就是指人人喜爱的钱财,人死的时候,再多的钱财也要让给别人用了。要照顾家庭的二太,就是指那困难时才思念的亲戚朋友,亲戚朋友在世间未完的事很多,人去世时,他最多在送殡的行列中走一程。一向没有得到理睬的大太太,就是我们的心,心常常提醒着我们,为我们服务,我们却不去理睬它。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生要时常护心,时常修心,要知道生死。

佛教还有很多的故事和道理,能指导我们走好人生路。它告诉我们要自度和度他,在利己中利人,要改进人生,指导人生,净化人生。纵有千磨万难,只要精进,认真修习人生,就能离苦得乐,达到真善美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