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94节课

第九十四节课

思考题

365、悲心和慈心之间有什么差别?为什么说大悲心在成佛途中相当重要?

366、悲无量心应当如何观修?请详细阐述。

367、怎样才能把大悲心贯彻到实际行动中?你具体是怎么做的?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讲正文之前,首先提醒大家注意两件事情:

第一、在听课时,不管你是什么身份的人,都应该专心致志、聚精会神。否则,心散乱的话,无论听哪门课,都不一定得到很大利益。

在《前行广释》第一册中,我讲过基本的闻法规律,除了新加入的个别佛友,大多数人应该都懂。听课时如果不专心,即使是一个简单的故事,你也不知道在讲什么,根本生不起任何意乐。《前行》的内容虽看似简单,但却是华智仁波切的智慧精滴,大家若能认认真真学习,肯定会有无比的利益。

我在讲的过程中,有时候觉得自己胡言乱语,确实讲得不好,但也尽量依据诸佛菩萨、前辈大德的教言,再加上自己的一点体会或理解,才给大家传授的,所以每个人一定要认真听。

在学院听课的道友,对闻法规律长期以来就很重视,问题应该不大。但最近通过网络学习的有些人,一边听课一边讲话、吃东西、做事情,这样还不如不听。你要听的话,至少也要空出一两个小时,认认真真地听。其实,共同学习这些大德的金刚语,会令我们生起一些出乎意料的境界。你不愿意的话,我们也不强迫,来这里听课的人,全部是自愿的。但假如你愿意听,就务必要专心,这样才能养成良好的听法习惯。

有些人听法时间长了以后,从表情上看,已经成了“法油子”、“老油条”,好像没什么感觉了。当然,听我这样的人讲法,没有感觉也很正常,但《前行》是前辈大德的金刚语,没感觉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你心不专注而已。如果专注的话,每句话都能给你带来无穷的利益。因此,希望大家好好地听,每堂课都能获得一些新知识,或者对已懂的道理再三串习,令这种境界蒸蒸日上。

第二、我以前也经常要求,在闻法过程中,没什么特殊情况的话,最好不要断传承。毕竟现在听课比较方便,你若偶尔因故无法听课,网络上应该有重播。

还有,听课时要念前后的念诵文,前面差不多有20多分钟,后面的《普贤行愿品》、上师瑜伽,大概也有10分钟,这期间最好能用上转经轮,如此功德不可思议。长期一直用的话,你可能没有这个习惯,但在闻法的前后,不管是学院现场听课的人,或是以后通过光盘、网络接受法义的人,如果你有转经轮,不要把它总藏在盒子里,用一点是不会坏的。

现在大城市里的很多人,在世间法方面经验丰富、方法善巧,可是出世间法的话,能力确实非常薄弱。其实,你们每周抽出一两个小时学习佛法,心最好要静下来,听课前把乱七八糟的事都处理完。听课的一两个小时,差不多只是你吃顿饭的时间。而且在大城市里吃饭,有时候两个小时还不够,喝一点,吃一点,又喝一点……在饭店一呆就是三四个小时,去吃饭的地方要花一两个小时,来来回回还有堵车,所以,有些人为了一顿饭,经常要用六七个小时。而我们听一堂课,时间比这个少多了,所以最好提前把琐事处理完,然后尽量如理如法地听。当然,在听课的时候,不能使用转经轮。

 

下面开始讲正文:

戊三、修悲无量心:

修悲无量心时,应观想一位被剧烈痛苦逼迫的众生,希望他远离痛苦。

悲心和慈心之间的差别,一定要搞清楚。《大智度论》也讲了,慈心是愿众生得到快乐,悲心则是愿众生远离痛苦,二者的侧重点有所不同。

在佛教中,大悲心真的很重要,如果没有它,大乘的境界根本谈不上。《佛说法集经》里也说了 [1],修学大乘佛法的菩萨,不需要修很多法,只修一个就可以,这一个法指的是什么呢?就是大悲心。

大悲心犹如太阳普照世界,有了它,任何法都很容易修成。反之,倘若不具足大悲心,即使你修大圆满、禅宗、净土宗,最终也会一无所成。为什么呢?因为这些法与佛陀的智慧无二无别,是一种特别高的境界,必须要以大悲心作为根本。《菩提心观释》也说:“所有最胜一切佛法,皆由悲心而为根本。”有了大悲心,菩提就会手到擒来,如《大方广如来不思议境界经》中云:“悲愍众生,则为菩提,已在其手。”

那么,大悲心该怎么修呢?

悲无量心的具体修法

经中说:“观想一名被关入监狱接近被杀的罪犯,或在屠夫面前生命垂危的旁生,以这样遭受剧烈痛苦的一个众生作为悲悯对境,对它生起母亲或儿子想。”

修大悲心,最好先由一个众生开始,否则,一开始就闭着眼睛想“愿所有众生离苦得乐”,那“所有”众生的话,就像因明里的总相,是遍于一切的。仅就人类而言,到底是汉族人、藏族人、蒙古人?根本没有具体的概念,故这叫做散漫的修法、遍满的修法,不切实际。因此,要观修的话,最好先观一个可怜众生。

具体来说,比如观想一名被国王下令带到刑场的囚犯,或者一只正被屠夫捆绑的绵羊,放下“他是囚犯”或“它是绵羊”的念头,想想这个众生就是自己,那该怎么办?

就像一些囚犯,被宣判死刑后,马上被武警和法警荷枪实弹地押上囚车,到刑场去执行枪决。这时不少死刑犯面如死灰,双腿甚至全身都在抖,甚至有人当场瘫倒,站都站不起来。我以前读书时,就见过这样的死囚,看他的面孔,因极度恐惧而目光呆滞,死前的一两个小时,已经成了他的末日,绝望、悲哀的神色令人久久难忘。

那天电视上播出日本地震的场景,当十米多高的海啸铺天盖地而来时,不少人都脸色苍白,有信仰的人默默祈祷,没有信仰的人,则极其无助。人遇到这种危难时,会有怎样的恐怖和痛苦,我们都很清楚。而其它的旁生,在屠宰场遭杀时,尤其是屠刀刺入它的身体时,感觉也是同样。若以这样一个具体实例来观修,你的悲心会油然而生。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悲心和智慧的潜能,否则,原本就没有的话,再怎么修也无法将其引发出来。在此基础上,你如果受到大乘教育,知道大悲心在成佛途中非常重要,那在遇到可怜众生时,一定会跟以往的心态不同。比如你在医院看到身患重病的人,眼泪不知不觉就会流下来。随着环境的影响,内心也会产生很大变化。

新加坡有个居士叫许哲,今年114岁了。她学佛比较晚,以前是学其他宗教的。她说自己的人生方向是:“哪里有穷人,我就往哪里去。”她的生命哲学是:“我爱我的同胞,全宇宙是我的家。”很多人都认为她这种境界很高。实际上,只要你受过大乘教育,即使刚开始对个别众生的嗔心、不满很严重,但在大乘教育的熏陶下,会对每个众生都慢慢生起强烈的悲心,并在有生之年乃至生生世世不会退。

我们在生活中,其实随时都可以修悲心,遇到可怜众生时,要经常换位思考:“如果是我怎么办?”那天我看到电视上的地震海啸,当时就想:“我在场会怎么办?会不会祈祷佛陀?这时候能不能想起来?”有些佛教徒平时讲得很好听,但关键时刻只想着自己,对别人的痛苦熟视无睹,这就不是很好的修行人。

作为真正的修行人,看到众生的痛苦时,应专心意念:“正在感受痛苦的众生,判刑的死囚也好、被杀的动物也好,就是我自己,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呢?无处可逃、无处可躲,无依无怙,无法溜走,也不会飞行,凭借力量和武力也不能抗拒,一瞬间就要离开今生的一切,甚至自己珍爱保护的身体也要舍弃而步入后世,这是多么悲惨啊!……”观想那样的痛苦落到自己身上而修心,这就是大悲心的修法。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因为平时没怎么串习过,恐怕有点不习惯。但到了一定时候,这种境界就很容易生起来。现在有些佛教徒,从来没修过大悲心,虽然口口声声说证悟空性、明心见性,“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但眼睁睁看着众生被宰杀,自己面不改色,一点感觉也没有,这样的话,你所证悟的境界与大乘理念就相违了。

作为大乘佛教徒,应该像《华严经》中讲的那样:“不为自身求快乐,但欲救护诸众生,如是发起大悲心,疾得入于无碍地。”不求自己快乐,一切所言所行、所思所想全是救护众生,若能发起这样的心,很快就会入于无碍的佛菩萨果地。倘若没有这样的悲心,就像墙没有墙基一样,墙上的花纹又从何谈起?所以作为大乘行人,修大悲心特别重要,有了这样一颗心,不但生生世世中会不离利他,即生也会获得世间的快乐。

民国九年,某地曾发生过一则传奇故事:有一山居人家,在办完喜事的第六天,全家正在祭祀祖先之际,忽然跑来一只受惊的山鹿,因为被猎人追赶,躲到了祖先的供桌下。

新娘非常善良,赶紧把山鹿藏起来。猎人追来说鹿是他的,必须交出来。新娘不忍心,准备买下这只鹿。猎人趁机敲诈,说非要二十个银元不可,双方讨价还价半天,最后降到十五个银元。

价钱谈定后,新娘的公公婆婆面现难色,因为这次娶媳妇就用去十五个银元,家里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新娘说愿把自己的陪嫁十五个银元,全部拿出来买鹿。家人只好同意,但都觉得此举很愚蠢。猎人得银后离去,新娘便从桌下招出山鹿,安抚一番,鹿轻跳几下,跑回山林中去了。

几年以后,新娘生了一个儿子,刚满周岁。家人正值忙碌之际,便将婴儿放在院中椅子上。这时山鹿又再出现,用鹿角挟起椅子及婴儿,在院中转两圈后,带着婴儿向外跑去。家人见山鹿偷了孩子,便大大小小追赶出来。追到山外之后,忽听一声巨响,回头一看,只见屋后的高山倒塌,整个村子瞬间夷为平地。

这家人才醒悟到,原来是山鹿为了报答新娘救命之恩,借着“偷孩子”引他们一家逃出。山鹿见目的已达到,便轻轻将婴儿放下,跑到深山中不见了。

这不是传说,也不是神话,而是真实发生过的。遗憾的是,现在很多人每天只想着金钱,想着眼前的世间利益,对善心的力量一无所知。其实,除了我们眼耳鼻舌身所了解的以外,还有很多神秘的境界。但对于这些,大多数人都没有兴趣,不喜欢钻研,这样一来,不如法的行为经常发生,这是相当可怜的!

 

我们修悲心时,除了把受苦的众生观成自己以外,还可以这样观想:比如,看见一只羊被带到屠宰场去了,就观想:“如果这只羊是我的亲生母亲,那该怎么办?”——你们汉人的生活习惯跟藏人不同,可能说起牛羊来,感觉不强烈。这样的话,你们去饭店常看到一些鱼、兔子、狗,天天都被宰杀,这时候你就想:“它们若是我的母亲,该怎么办?”放下那是一只羊、一条鱼的念头,发自内心观想它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接着,再进一步观想:“如果我母亲没有一丝一毫罪过,却这样无辜被别人杀害,现在我该怎么办呢?我的老母亲该是何等痛苦!”诚心诚意这样想。

当迫切希望老母立即摆脱痛苦的念头,情不自禁地生起时,再继续观想:“现在正在感受痛苦的这个众生,虽说不是我今世的父母,但肯定在以往做过我父母 [2]。当母亲时,也完全像今生的母亲这样养育我,大恩大德与现在的双亲没有差别。而今却遭受如此剧烈的痛苦,它该有多么可怜!如果它此时就能摆脱这种痛苦,那该多好啊!”一直观修到生起猛烈悲心,忍不住泪水簌簌而下为止。

我们现在最困难的,就是对“这些可怜众生当过自己父母,跟今生父母没有任何差别”,始终生不起定解来,这也是没有长期观修过的原因。不过,有些居士和出家人,根基还是很不错,看见一些可怜众生时,从表情和行为上看,他的悲心特别特别强。能生起这样的悲心,就是佛菩萨的本质。《普贤行愿品》也说:“诸佛如来,以大悲心而为体故。”诸佛如来不像我们凡夫人,以贪心、嗔心、痴心而为本体,他们唯一的专长是什么?就是大悲心极其强烈。所以,在这个世间上,如果一个人大悲心特别强烈,就可以称之为佛的化现、菩萨的化现。相反,假如你在日常生活中伤害、甚至杀害众生,那绝不是修行人的所为。

我们在修悲心时,要一直修到流下眼泪为止。当然,刚开始你可能做不到,但只要一直修一直修,时间长了以后,看见任何一个可怜众生,眼泪都会止不住流下来。就像有些道友,每次见到这样的众生,内心都极为难过,连饭也吃不下,这说明他相续中真的生起了悲心。

 

如果对众生生起悲心,再继续观想:“正在被杀的羊也好、鱼也好,感受这种痛苦,也是往昔造不善业的果报,以前它们肯定伤害过别的众生,如今才会用命来偿还。同样,现在为非作歹的这些屠夫,后世也一定会感受这样的痛苦,实在可怜!”

我们在放生时要知道,不但牦牛很可怜,杀牦牛的屠夫也可怜。所以,我每次在藏地放完牦牛,都要求屠夫发愿一天不杀生。对他们来说,长期不杀不现实,但若能做到一天不杀,就像昼辛吉的公案一样,也能暂时得到一点点利益。我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其他的也无计可施。

正如刚才所说,先以正在造杀业的个别人作为对境,修持大悲心。然后再慢慢扩大范围,观想更多造恶业而成熟果报的众生,比如在地狱中感受寒热之苦,在饿鬼中感受饥渴之苦,在旁生中愚昧无知、被人役使、互相啖食的无量有情,专心意念它们就是自己,或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对这些众生修持悲心,愿其早日远离一切痛苦。

最后观想:“虚空遍及的地方,就会遍满众生;众生遍及的地方,就会充满恶业和痛苦。这些唯造恶业、唯受痛苦的众生,多么可怜!(有些人表面上看来幸福美满,但实际上,都被业和烦恼的镣铐捆得紧紧的,没什么快乐可言。因此,以前噶当派的很多大德,一辈子都没有笑容,或者天天用披单蒙着头哭。)如果他们远离一切业惑、痛苦、习气,获得永久安乐的圆满正等觉佛果,该有多好!”

我们对亲人、怨敌、中等者,都应该这样平等观修,希望拔除他们的一切痛苦,这就是真正在修悲心。《瑜伽师地论》亦云:“若于有苦,亲怨中三品有情,平等欲拔其苦,当知是悲。”

其实每个众生因业感不同,感受的痛苦也千差万别。包括在座听课的道友,人人都有各自的烦恼、痛苦,这全是自己的无明分别所致。不说别的,仅仅是现正在听课的人;不说长远的,仅仅是这一个月以来,你们身体上、心理上产生了多少痛苦?可想而知。

或者,单就病苦而言,我们不去医院不知道,去了医院一看,成千上万的人来来去去,似乎全世界的人都生病了。但医院只能治治身体上的病,对心理上的病却常束手无策,到目前为止,基本上没有行之有效的方法。就算有一些心理咨询专家,他们自己也苦不堪言,有时候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给别人回答问题。

所以我建议,一般的心理疾病要想得到治疗,还是应该从宗教入手,尤其是佛教。佛教中有最好、最妙的调心方法,比如《入菩萨行论》的第七、八、九品,这些道理若能通达,心理问题就会从根本上迎刃而解。为什么如今很多人对佛教有好感?就是他们从中得到了利益。我曾接触过许多人,他们都非常感激佛法,因为他们从财富、地位等中得不到满足,产生了无法解决的心理问题,但通达佛法后完全消失了。作为凡夫人,虽然还是会有烦恼、痛苦,但从大的方面来讲,他们已经知道了人生方向。所以,学佛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对于身边没有这种缘分的人,我们要对他们发起悲心。

当然,福报不够的人,也不一定能发起悲心。《大般涅槃经》云:“一切众生中,若起于悲心,是名圣种性,得福报无量。”可见,只有苏醒了菩萨种性的人,才可以生起悲心。这种悲心即使只生起一瞬间,其功德和福报也不可思议、无量无边。

因此,大家在修加行时,早上起来、晚上睡觉,或者白天有时间,都应该让心稍许安住一下,观观众生的痛苦,尽量想办法生起一瞬间的悲心。若能长期如此,所作所为始终想着众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那就已经成菩萨了。所谓的菩萨,就是利益众生,除此之外,并不是让你整天在天空中飞来飞去,在大海里游来游去。如果是这样的话,运动员也全部成菩萨了。

总之,观修悲无量心时,最初要以任意一个众生作为所缘境,唯一对他观修;然后范围逐渐扩大;到了最后,对一切众生普遍观修……如果没有这样一步一步去修,而是漫不经心、浮皮潦草,就不可能如理如法修成。

这一点,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中也讲得很清楚,我们开始一定要找几个特别可怜的众生,比如灾民、孤儿等,以此为对境进行观修。有些人在电视上、报纸上看新闻时,边看边流泪,但过了一会儿,眼泪就干了,悲心也飞走了。其实,真正的大乘行者会把这种悲心一直“养育”,就像佛陀在因地时一样,任何一世都要增上悲心,这的确很重要。否则,现在极个别佛教徒,自认为境界非常高,但对众生一点都不在乎,那“大乘”二字又从何谈起?

大悲心要从身边修起

大悲心就像前两天讲的慈心一样,也要从身边开始修。否则,你认为自己是个大菩萨,大悲心修得很好,可在与人接触时,把他们全部看作敌人、坏人,甚至一起出门也天天打架,这样的菩萨有没有啊?文殊菩萨和观音菩萨的传记中,从没有提他们去哪里都跟旁边的人合不拢,整天吵架。所以,一个菩萨的行为,从日常生活中也可以体现出来。

要知道,我们不是一个人住在月球上的,而是周围还有很多人和动物,以及无数的非人。那么,在跟他们交往时,有大悲心的人该怎么做呢?无论他是上者、中者、下者,都可以成为自己修大悲心的对境。比如对上面的领导、负责人,甚至是上师,都可以观修:“哎,我们的领导天天造罪……”“我们上师好可怜啊,业力那么深重,烦恼那么深重,我天天给他回向。”(众笑)

除了人以外,我们身边还有很多飞禽走兽,它们的生命跟人类一样,并不是像外道所说,跟一块石头、一朵花没有差别。所以,我们哪怕在路上看到一只小虫,担心它被别人踩死,想办法放在安全的地方,这也是你大悲心的体现。

 

下面,华智仁波切通过描写藏地的一些生活习惯,来说明这个道理。

有些人问我:“华智仁波切的《前行》给汉人讲,没有必要吧?因为他一直讲骑牦牛、骑马、阉割、穿鼻,这些汉人不一定知道。”其实,这也是有必要的,任何作者不可能脱离他的生活背景,就像莎士比亚的许多著作,也带有他的个人习惯,但后人一直非常赞叹。同样,我们学习这样的《前行》,也可以从中了知另一个民族的生活传统。

但不管是什么民族,众生的生命都是一样,佛教的大悲和智慧没有地域界限,不会区分国家、地方、世间、出世间,2500多年前是什么样,现在仍是如此,以后也会是这样。不像其他的思想学说,几百年前有人提出来,几百年后就被推翻了。在我的印象中,包括小时候人们最爱讲的某些理念,如今早已时过境迁。但佛陀的大悲心,却与之完全不同。

 

华智仁波切在文中告诉我们:

“尤其平日里看到牛马羊感受痛苦时,本该修悲心,可我们这些人又是怎么做的呢?当自家门前的牛等牲口,遭受穿鼻、阉割、拔毛、活活放血等地狱般的多种痛苦时,主人从没想过它们也有苦受。如果慎重加以观察,就会知道,这是没有修悲心的过患所致。”

在藏地的确有这种现象,过去有些人很恶劣,把铁锥用火烧了以后,直接从牦牛鼻子穿过去,然后用特别粗糙的绳子系上。还有阉割、拔毛,从牛羊身上抽很多很多血,血抽完了以后,很多牛羊都奄奄一息了。现在汉地的大城市,听说也有给牛、羊、猪放血的,跟他们杀生的数量比起来,藏地就没有那么严重了。

那天我还看到一则报道说,有只母熊每天被采胆汁好多次,特别特别悲惨。后来当它的小熊也要做手术被戴上铁皮时,它不忍看孩子受这种痛苦 [3],就含泪掐死小熊后自杀……

还有一些动物实验,让大量动物饱受痛苦,生不如死。听说现在甘肃那边杀小羊羔,为了小羊羔的毛很好看,就给它打一种激素,让它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了,24小时中身体一直发抖,然后慢慢断气。现在人们的手段非常残忍,包括餐厅里的种种杀生,我原来在《悲惨世界》中也写过很多。

每个人好好想一想:假设是换了自己,就是拔出一根头发,也会“哎哟哟”直叫,觉得这种刺痛实在让人受不了。而那些牦牛的话,被主人用绞木 [4]活生生拔掉身上所有的粗毛,之后全身血迹斑斑,每个毛孔都在滴血,疼得它不时发出低低呻吟,它又是怎样的痛苦?可是主人对牦牛遭受这般难忍的苦痛想也不想,反而觉得手上因此磨起水泡,令人忍受不了。

此外,还有些人在骑马赶路时,往往因坐的时间太长,臀部疼痛不能端直地坐在马鞍上,而需要侧身斜坐 [5]。却不曾想座下的马也同样疲乏,反而在它精疲力竭、寸步难行时,认为这牲口性情恶劣,不肯继续前行而生起嗔心,用鞭子狠狠抽打,对它一刹那也不生怜爱之心。这种无有悲心的人,性格特别粗暴、恐怖,以此嗔心之故,死后必会堕入阿鼻地狱。《大集经》云:“无有悲愍心,暴恶甚可怖,彼嗔心力故,入阿鼻地狱。”

尤其是绵羊被宰杀时,首先屠夫把它从羊群中抓出来,它会产生想象不到的恐怖感、畏惧感,被抓的部位皮下淤血。然后身体被翻倒在地,屠夫用皮绳把它的四条腿紧紧捆绑起来,又用细细的绳子勒紧它嘴巴,使其呼吸中断,感受气息分解的剧烈痛苦 [6]。假设死亡的时间稍微拖延,大多数罪孽深重的屠夫则火冒三丈,一边气急败坏地说“这该死的畜生还不死”,一边拼命地捶打它。

只要这只羊一死,他们就立即剥掉它的皮,取出内脏,紧接着,又抽取另一头活牛的鲜血。这时那头牛已体力不支,走起来踉踉跄跄。主人将死肉与牛的活血混合起来,装入前面宰杀的那只羊的内脏里,然后大模大样地吃了起来,这种人真成了恶业罗刹。

(听说日本人特别爱吃鱼,有一个人跟我讲:“日本这次发生地震、海啸,应该也是大自然的警告。那边几乎所有的人,每天必须吃三顿鱼虾,而且喜欢吃新鲜的,甚至是活的。有些人在吃的时候,鱼虾还在嘴里一直动。他们觉得这样很香,是一种享受。这几年来,他们吃得越来越多,这次可能是让他们感受一下:生命到底是什么样的?”)

在藏地,以前确实有特别不好的杀生现象,作者已经描写出来了,这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其实不仅仅是藏地,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许多践踏生命的恶劣行为。对于这些动物和杀生的人,我们应该生大悲心。

尤其是这次修加行,大家应反反复复观修众生的痛苦,发愿自己有能力度化他们,赐予他们快乐,令一切痛苦彻底远离。依靠自心的清净力,再加上诸佛菩萨和传承上师的加持,各方面的因缘具足之后,相信我们一定会生起真实无伪的大悲心!

 

文殊师利勇猛智  普贤慧行亦复然

我今回向诸善根  随彼一切常修学

三世诸佛所称叹  如是最胜诸大愿

我今回向诸善根  为得普贤殊胜行

 

 

[1] 《佛说法集经》云:观世音菩萨白佛言:“世尊,菩萨不须修学多法。菩萨若受持一法,善知一法。余一切诸佛法,自然如在掌中。何者是一法?所谓大悲。”

[2] 佛陀在《大集经》中云:“无有一众生,非我父母者。”这方面的道理,噶当派曾以许多教理作过论证。

[3]人们为了得到熊胆,对一头熊在十年中一直采胆汁,每天采一到三次。

[4] 绞木:用来拔去牦牛身上毛的木棒。

[5] 没有骑过马的人,可以想象坐一天班车的感觉。

[6] 以前大多数牧民杀牛羊,全部让它们闭气而死,大概需要五到十分钟,这个过程非常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