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池海会入梦来——阿妈念佛往生的故事

y140125-13

台湾 自铎法师

转载自1998年9月《法云》第5期

我的阿妈(外祖母)名叫钟六妹,家住台湾屏东县麟洛乡麟洛桥旁。我外祖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被日本人抓到南洋做军夫,一去不回。阿妈守寡四十余年,带着一子四女,过着极贫寒的日子。

阿妈虽然不曾读过经书,她拜佛,吃早素,以佛法作为她精神的支柱。她十分仁慈,不许家人杀生,记得我哥哥小时候用弹弓打鸟,她会加以禁止。她还教我们,夜晚走黑路害怕时,但念阿弥陀佛。

我从小学起,寒暑假都去屏东看她,因为接近她,我从小知道有阿弥陀佛。我真幸运,小时候有这么一位阿妈!

阿妈往生的前一年,病重住进屏东空军医院时,我正值学校期末考,不能去看她。我考完了赶去,她已由医院被送回家里。因为昏迷了几天,医生判定她身体年老退化,肺(或肝)脏积水,没有生望了。

我听说(大概是听忏云长老所说)如果能为病危的人念佛,七日七夜不断,若不能使他病愈,也能使他往生西方。因此,我就为她燃香念佛,不得不休息时,使用念佛机相续念佛,使佛号不绝。

第二天夜里,我在家中庭院里,三步一拜,为她求佛,至清晨五点钟去休息。

七点钟起来,我在厨房看见水桶里有三条大活鱼。舅妈说,这是人家送给阿妈作补品吃的。我征得他们同意,拿去放生,由表哥载我到佛寺,为他们念了大悲咒,行皈依之后,送到河边放生。三条鱼儿入水而去后,却又都回到岸边,如同向我们招呼,然后游到深水中去。

这天下午,阿妈醒了,开口说饿了!她想起来坐坐,并想喝牛奶。喝完牛奶后说:“什么音乐,真好听!”原来她听见念佛机的声音。

她能下床走几步路,精神从此渐渐恢复了。

这天下午,我对阿妈说:“您真的好了,这会儿您可得念佛了!”

第四天,阿妈起来坐着。阿姨到她所信奉的神坛通灵求问,知道是佛给阿妈添了寿。果然,一星期内,阿妈好起来了。

我问阿妈:“阿妈,这是佛给您时间来念佛,您希望长生吗?”

阿妈说:“我不!长生是受老苦。我已经眼耳腿都不灵了,不求长生!”

我再问:“您随阿弥陀佛去修行好不好?”

她说:“自然好!可是,我不识字!”

我说:“您只要诚心,佛可以教您。”

她说:“好啊!我能给阿弥陀佛扫地、烧水、做饭。”

我送阿妈一串手珠和十块小石头,结合起来记数之用(可记到二百多),请她发愿念佛,早晨和晚上持诵佛号后,都回向:长依阿弥陀佛修行,并求佛接引她往生阿弥陀佛国土。

阿妈很欢喜,每天念佛,身体也逐渐健康起来。事过一年,我暑假到北部实习,一天我去见她,她念佛念得很快乐,念珠和石头都摸得很光亮。她告诉我,几天前的一个清晨,她梦见阿弥陀佛,佛向她微笑。“佛两旁有两位漂亮的姑娘,她们都脚踏着莲花,都不穿鞋子,天上还有人在飞。”阿妈说。

我问:“您可问他能带您回去吗?”

她说:“我忘了啦!我都看呆了,直看到影像消失。”

阿妈又说,另一个早晨,她梦见一片莲花池。池边的地十分清净,那边的房子都很好看。有小孩子们在地上拾花,相貌都很美好。“但是那里的人家竟没有人养鸡鸭!”阿妈说。这一次,她一直看到醒来。

我说:“好极啦,那是西方净土。下次您再看见阿弥陀佛,可得记着说:您得带我去啊!”

她说:“好!”

我回到台北两三星期,就梦到阿妈往生,又梦到我问忏公长老:“我阿妈往生西方了吗?”忏公回答说:“念佛人都能往生善处。”

醒后,我打电话告诉母亲。她说:“不要乱讲,阿妈很好呢!”

过了三四天,母亲来电话说:“阿妈可真去了!”故去之前,阿妈只是略有不适,晚上早点休息。次日早上七点,有人去探望她时,她已经平静地逝去了。

过后,我母亲梦见阿妈要她念佛,说:“在佛前修行真好!”

阿妈往生时,年正八十。我当时整二十岁,我与阿妈同一生肖,而且是同月同日生。

我回屏东为阿妈念佛,邀请凤山佛教莲社的莲友为她助念。其中有林益谦老师(就是后来的慧律法师)用光明砂为她持光明咒。

阿妈入殓时,我母亲和姨母的生肖与阿妈的生肖相冲,依习俗,不许她们在旁看阿妈更衣入殓。封棺后,她们心里都十分难过。大家为阿妈念佛时,她们极诚心地祈求佛,竟然看见阿妈在棺木里微笑,棺木如同透明一般。

她们叫着“妈妈!”,并伸手去拉阿妈的手。旁人看,她们是伸手去触摸棺木,都很觉奇怪。

我对表哥说:“只要你虔诚求佛,你也能同样地看透棺木。”表哥将信将疑,但终于发起愿望,诚心念佛。当他注视着棺木,竟能隔棺见到阿妈的半身。

阿妈因为一生待人慈厚,办丧时,乡里中大大小小的人都来吊唁。因为阿妈世寿超过八十岁,依俗丧礼中白色的用品全改用红色。阿妈的丧礼虽然能做佛事,全供素食,然而遗体不得火化,得遵俗将棺入土。

送走了阿妈,我十分感伤。想她那衰老之身,六十年前也是同年轻的我一样,六十年后,我也免不了变成与她一样的衰老。我宁可早点出家,不愿意结婚以后,又演变成一个老祖母。生老病死实在是苦,出家修行,方是究竟解脱之道。

所以阿妈往生之后两年(民国六十九年)我就出了家。阿妈原来是来度我的!

我出家十六年后,才回屏东去看舅舅——徐云鲸先生,他是家乡的邻长。舅舅很高兴地同我吃完素面,到客厅里瞻望壁上阿妈的遗像。像框下的挂钩挂着一串念珠。

舅舅问我:“你记得它吗?”我全然记不得了。

他说:“这就是你给阿妈念佛用的那串念珠。她入土之后八年,我依俗开棺为她捡骨入瓮。棺木已然朽去,阿妈的身体也全部归为尘土,但是手骨却握着一团团的东西。拿出来洗刷之后,原来是那串她用的念珠。檀香木一点也没有朽坏,连绳子都没有断。”舅舅说:“这串念珠就成了我们的传家之宝了!”

我知道,阿妈给我们存下这串念珠,是要我们都念佛往生净土!

文章来源:http://www.fomen123.com/fo/shiji/ws/1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