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化游

2010年农历七夕,一好友突发奇想,说要到后海的广化寺去求个姻缘。本人无语的同时,也觉得闲暇无事去看看也好,似乎很小的时候去过以后,多年来竟也遗忘了这么个地方。

北京的什刹海、后海等地曾是儿时的乐园,夏天总是约上几个小伙伴冲过去游泳嬉戏。除却差点淹死自己的那次,其他时候都是很美好的,尤其是秋日午后的时节,更是说不出的悠闲。

到了鸦儿胡同口收到短信,两友人已经到了。入寺门顿感恬静,看到一个友人徘徊在法物流通处挑选要上的香,另一个久久不能忘怀曾经遗失的手串,正好这边有类似的,就挑了一个。选香的朋友踌躇了半天,选好了香,悠悠地出去说要上香,我倒反而对外面的法本流通处很感兴趣,就过去看了起来。忽然听见后面似乎有些争执,转眼一看,原来朋友上香动作大概不标准,正被工作人员训斥,似乎是说,点了香插在香炉里以后再跪拜,但是朋友拿着一把香先是要吹灭,之后又甩,然后似乎是说打算拿着香拜完了再插。当时我们这些人里没有皈依的人,所以并不知道如何才是如法。简而言之,那边的姻缘求着,我这边经书看着。

在法本流通处,有红色封套折子地藏菩萨本愿功德经一册、同样的楞严咒一册,看了很是欢喜,因为之前曾因一个朋友提及要发愿背楞严咒而引发了兴趣,通读了一遍楞严经。正打算拿起来,突然边上一直蹲在那里看经书的一位出家人站了起来,伸手也要拿。我俩同时收回了手,他笑笑说,你看你看。我说,没关系,我看过了的。他就问说,是嘛?我说,嗯,而且楞严经我也是看过了的。他一脸讶异地说,是嘛?我说,是啊,十卷很长,但是很好看,我两天看完了,呵呵。他问我,你觉得佛祖在楞严经里说的都对不对?就是这个世间的罪恶?我说,楞严经不愧是第一经,写得很好,从世间辩证法的角度来说,没有任何破绽。他应,嗯。忽然他问:你皈依了么?我说,没有啊。然后他就一脸震惊地看着我,半天没说话,然后说,那好那好,很有佛缘啊。我笑笑问,你从哪里来啊,是在寺院修行么?他说,我从山东来,这边有很多山东来的。我就又说,这本楞严咒你要看么?他说,不用了,你拿走吧。我跟他道了谢,就随朋友走了。他蹲回地上,继续看他之前看的那本书。我脑海里却盘旋着他那一脸震惊的表情,当时不明白,能看到这些经书要有多大的福报。

广化寺平时其实是不开的吧,似乎有牌子说不让进去。但是谁曾想,一转身的功夫两个朋友已经溜了进去,我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进去。进到内院大殿前,突然听到悦耳的风铃声。明明平地无风,哪里来的风铃声?循声望去,才发现大殿两侧有两只超大的风铃,声音极为动听,仿佛是从另一个空间传来的乐声,不似人间。坐在殿前石阶上闭眼聆听,说不出的清静。

这时一对年轻人过来跪拜,之前在法物流通处看到他们很自然地跟那边的师父、阿姨打招呼,也看到他们上香,再又看他们进来,也觉得看来这边还是可以进来的,呵呵。

随处游走,殿廊外看到很多寺院喂养的流浪猫。随友人穿插,居然来到了地藏殿的小院。这是一个标准的四合院,映入眼帘的是院内的石头桌、石头墩,四棵树把着四角,头顶一片蓝天,脚下一片黄土,那种天人合一的感觉令人无比舒畅。谁曾想几百米外就是车水马龙喧嚣的大街,而这里却只有雀鸟声、树叶随风起舞声而已。

朋友说找个大家都能坐下的地方吧,我们就又兜了回来。刚转回主殿,又听到大殿的风铃声。终于在大香炉边的大树下找了块地方休憩聊天,这时一只几个月大小的猫跑来跟我们玩,懒洋洋的,好开心的样子。本想多停留一会儿,未料想刚刚纠正朋友的管理员过来说,这边是不让随便进来的,就只好出来了。

出来后我又回到法本流通处,看到一个出家人正在整理法本。我过去问他,这里有楞严经么?他说,这里赶上什么是什么,不是什么都有的。我看他在整理法本,我也就帮忙整理,他拿起一个西方三圣图(当时还不知道,就看到观音),问我说这是立体的图像么?我说,是啊,就又继续整理。我悄悄地打量他,心想他可能是这里的主持么?不过还没等我发问,朋友就催我了,只好道别走了出来。

门口有些人在乞讨,兜里的零钱都给了他们。朋友说要去后海边坐坐喝些东西,就又随着去了。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好似做了一个清静舒心的梦。后又在后海停留半晌,只觉得多年来都不曾感受的闲暇老北京人生又游走了一遭,呵呵。

后记:之后没多久就在因缘际会下皈依了,师父教授了如理如法的顶礼,这才知道朋友当时洋相出得多大了,呵呵。

记于2010年11月,修改于2012年8月

巴玛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