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京都时代:新经济之路

杰夫•埃里克逊

在今天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中,八百位世界各地的可持续问题专家向各国政府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要让排放温室气体的费用更加高昂。

今年底,京都议定书的第一承诺期就到期了。但它并没有成功地解决气候变化,而是距离这一步还很遥远。尽管这项1997年达成的全球协定取得了很多积极成果,但却没有将碳排放减少到安全水平。

如今气候的挑战已经空前巨大,但世界各国政府仍然没有找到明确的解决办法。日本、加拿大和俄罗斯都拒绝签署第二阶段的约束性协议,而美国在第一阶段就拒绝加入。那么,在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行将结束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做?怎样才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今年早些时候,SustainAbility组织和GlobeScan对全世界七十多个国家的八百多位可持续问题专家和活动者进行了一项调查,询问他们对气候变化政策的看法。我们要求受访者将解决气候变化的各种机制按照有效性进行排序。值得注意的是,那些得到最多支持的工具都是能够改变温室气体排放成本,并且由此改变能源经济的措施(包括经济手段、监管办法和技术发展)。

图1. 后京都时代减缓全球气候变化最有效的方法(数字为受访专家数的百分比)。

这些科学家都承认:仅靠加深对全球变暖影响的认识是无法改变人类行为的。因为过去二十年中环保界一直在进行这方面的努力。真正、持久和广泛的转变需要改变碳的定价方式,而最有效实现这一点的办法就是利用经济手段、监管办法和技术进步。

商业界的受访者无疑比其他领域的人更加青睐用技术方式解决气候变化,但他们也看到了监管办法和经济手段的相对价值。而在经济手段之中,温室气体排放税被广泛视为一个最有潜力的全球解决办法。

图2. 2012年后减缓气候变化最行之有效的经济手段 (数字为受访专家数的百分比)。

令人吃惊的是,排放交易体系被视为效果最差的经济手段,而在2006年的调查中它曾高居第二位。这个结果很可能是受到欧盟排放交易体系明显缺陷的影响,这一体系既没有实现预定的二氧化碳减排目标,也没有形成稳定可靠的碳价格。

但是,欧洲人仍然对监管办法保持某种信心,而且对于技术进步的期待要低于其他地区的受访者。

图3. 后京都时代各区域减缓气候变化最有效的方法(数字为受访专家数的百分比)。

但是总的来说,调查结果表明人们对国际协议的信心低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比如,大家都不相信京都议定书的后续协议能够找到适当的解决办法。这在很多其它地方也有反映,如人们对即将在六月份召开的里约+20峰会的期待度很低,就像对去年12月的德班会议一样。

因此,我们的专家对于后京都时代的气候变化解决之道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改变温室气体排放的费用,改变能源经济。排放多花费高,排放少花费低。这是真正能够改变人们行为的方式,无论在制度还是个体的层面上。我们并不需要一个复杂的限额与交易机制,而是需要各国政府都采取税收、免税、贴现以及支持技术发展的方式。

但这是否就意味着企业和个人可以坐等政府行动呢?当然不是。我们都知道有影响力的产业在世界许多国家对公共政策形成有多么重要。目前,反对气候变化行动的声音还很大,大到足以拖后腿。对于那些真正理解气候变化影响(无论对其产业本身还是对整个经济)的企业来说,都应该让自己的声音更加响亮。

面对推动低碳经济的政策和行动仅仅“不反对”是不够的。决策者们必须明白产业界肯定会支持气候变化行动,因为这对于长远的商业成功至关重要。

杰夫•埃里克逊,SustainAbility组织高级副总裁。

文章来源:中外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