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刚刚买了一张并不存在的桌子!

 

美国  慈云

甲:看,我买的新桌子,好不好?

乙:好是好,不过它其实不存在。

甲:怎么可能?这肯定存在的,因为我看得很清楚,头脑也很清醒。

乙:虽然你清楚地看到了,但它实际上并不存在,只是像镜子里的影像或梦.

甲:怎么可能?

乙:咱们来分析。这个桌子是不是桌子面和桌子腿组成的?

甲:是。

乙:如果桌子的的确确存在,那么它应该不依靠任何其他的东西,不依靠桌子面,也不依靠桌子腿。也就是说,把这些东西都拿走,你也应该原原本本看到这个桌子还在这里。

甲:具体怎么回事呢?

乙:我们现在把这个桌子来拆一下(开始拿羊角锤准备撬钉子、拆桌子…)

甲:你还真拆啊?我还要用呢。你就说吧,不用动手。

乙:不拆怕你不明白。不过你如果思维能力好的话,也可以不拆。

甲:我思维能力很好,学物理的时候连看不见的分子原子电子都能想清楚。你就说吧。

乙:好。现在想想,这个桌子的桌子面被拿走了,放到东边。桌子四条腿各自放在不同的方向,你现在找找看,桌子在哪里?

甲:哪里也没有。不过桌子的组成部分还在,所以也不能说桌子根本没有。

乙:所谓桌子就是上面一个面、下面四条腿的东西,可以在上面看书写字的东西。这个东西现在根本没有,怎么能说不是根本没有呢?所谓“桌子腿是桌子的一部分”也完全是你分别念里面把这根方木棍和桌子联系起来的原因,你这么联系的时候,只是心里面假想了一个桌子,然后在心里把方木棍和这个假想的桌子联系在一起,而实际上还是没有桌子。再说,我看这根方木棍跟你那张床的腿也差不多,你为什么不说它是床的一部分?

甲:嗯,好像有道理。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桌子面和腿组合在一起的时候,桌子还是存在的。因为桌子面和腿还是存在的。

乙:桌子面和腿也不存在。

甲:为什么?

乙:呵呵,和桌子不存在的道理一样啊。你想想,桌子面是什么组成的?你可以拿放大镜看看。

甲:这个我知道,是木头纤维。

乙:那你如果把这些木头纤维都去掉,那么还有没有桌子面?

甲:…嗯,是和桌子和桌子面、桌子腿的道理一样。

乙:那不就说明桌子还是没有吗?

甲:这不可能。明明桌子在这里,如果没有,怎么会看得见、摸得着呢?知道了,这个桌子的分子存在的。

乙:分子是什么组成的?

甲:又来了。现在我提前给你说吧,分子是原子组成的,原子是原子核和电子组成的,原子核是质子和中子组成的,质子和中子是夸克组成的。

乙:电子和夸克又是什么组成的?

甲:这个,好像科学家也是只发现到这个层次。而且,好像说,夸克和电子都是不能再分的基本粒子。

乙:怎么叫不能再分了呢?

甲:无论是用碰撞的实验还是别的什么实验,都得不到更小的粒子了。不过以后也许发现能分成更小的粒子。科学总是在发展的。

乙:是啊。

甲:但是不管怎样,最小的粒子肯定不会是什么都没有,肯定是存在的。

乙:肯定不可能存在。咱们用不着等科学家去发现,光是凭思维也能证明最小的粒子其实不存在。

甲:你怎么证明?

乙:你就想,假如说,最后发现了一个最小的粒子,你说这个粒子的大小是不是0?

甲:当然不可能是0。如果是0,那等于根本没有啊。

乙:既然不是0,那么它就是多个部分组成的。

甲:可是这个最小粒子可能无论用什么办法都分不开,无穷坚固。

乙:那没有关系,咱们不用在乎它是不是真的能分开。但它只要体积不是0,它就有多个部分组合而成,有多个朝向。

甲:这么说好像没什么不对的。

乙:既然是多个部分,我们只能说,这个粒子只是这多个部分的组合,这个粒子本身也不能说是存在的,这和桌子的道理一样。

甲:…

乙:进一步说,每个部分又是更小的部分组成,这样分析下去,是不是这个最小部分应该是无穷小?

甲:看来只能如此。

乙:无穷小是多小?

甲:没有个具体的数值,如果有个具体的数值,那就不是无穷小。

乙:对,这就说明所谓无穷小仅仅是一个分别念,如果无穷小存在,就应该能够得到,但无穷小根本得不到,所以等于不存在。

甲:为什么得不到就说不存在呢?比如,现在月亮上的石头,你得不到,不过不能说明它不存在啊?

乙:所谓“得不到”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条件不具备,暂时得不到,比如你说的月亮上的石头。还有一种是根本不存在,所以得不到,比如石女的儿子。

甲:那你的意思是无穷小是因为不存在才得不到的?为什么?

乙:可以用反证法嘛。假如你得到了,总是有个东西。好比月亮上的石头,假如得到了,它是什么形状、多重等等。可是,假如你得到了无穷小,它是多小呢?像你刚才说的,如果有个具体的数值,那就不是无穷小。所以还是得不到。

甲:道理是这样,但数学里面也经常用到无穷小,比如积分里面就用无穷小。

乙:可是在数学里面假如一个结果是无穷小,肯定是不合理的。这就是说,单独的一个无穷小本身没有意义,它只是一个概念,而且在计算过程中必须把无穷小抵消掉才有意义。

甲:高等数学现在快忘光了。咱们还是回到粒子上吧。

乙:好,刚才说到,即使你得到了一个所谓无比坚固的、不可再分的粒子,但它实际上也是不存在的,因为它本身依靠组成部分,而又没有真实存在的组成部分。所以,其实粒子根本不存在。

甲:这太不可思议了。不过,现在的物理学家说,粒子只是能量,可能不能用一个实在的小球那样来形容。

乙:这也没关系。能量是不是也是某一块空间内的?

甲:应该是吧。

乙:是就好办。咱们可以用上面同样的方法来看这块空间。这块空间是不是更小的空间组成的?

甲:哈,我知道你要怎么说了。空间这么分的话,最后连空间也不存在了。

乙:你还蛮聪明的。总之,不在乎最小的粒子是什么形态,也不在乎微观层次是什么规律。它无论再怎么特殊,也不能没有空间大小。想想看,是不是?

甲:那倒是。如果没有空间大小,什么都没有了、都消失了。

乙:所以,这样分析的话,无论如何这些粒子是小球也好、能量也好、波也好,都得不到实实在在的东西。

甲:虽然很奇怪,但分析下来,的确不得不承认。可是既然不存在,那我们怎么会明明看到这些桌子椅子的呢?

乙:这都是幻像一样的。就好像你做梦的时候,你也能梦到桌子房子等,梦里也以为是真的,但其实醒来就知道是假的。

甲:难道说,我现在在做梦?

乙:是啊。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一部佛经,叫做《金刚经》?里面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佛陀早就现见这个真相,告诉了我们。

甲:看来我得要好好学学佛经了。

乙:另外,一切如梦,不是说咱们今天分析了你的桌子之后才变成梦的,从来都是在梦中一样的。佛陀也不是仅仅依靠这种分析才这么想的。他老人家现证了这一点,很多高僧大德也现证了这一点,他们就像明眼人,我们就像盲人,他们告诉我们,我们也看不到,于是只好用种种方法给我们分析。

甲:嗯,还真是不分析不信。

乙:回到你这张桌子上,这下你也不得不承认,你刚刚买了一张并不存在的桌子!

甲:啊?那我不是白花钱了吗?

乙:没关系,你的钱也不存在,所以也不能说白花钱。不信,你把你的钱包拿出来,咱们分析一下。

甲:不用了。我都头晕了。

乙:你说你头晕了,你都不存在,你的头也不存在,怎么会晕呢?不信,再像刚才那样分析一下你的身体,你的头。

甲:嗯,是啊。不光是桌子,钱,连自己的身体也是一样的啊。那我怎么会头晕呢?

乙:这就是我们的错觉。而且,这个错觉太可怕了。想想看,你我迟早会有一天真的要死的,那时可不会像现在这样轻轻松松地谈话。最后呼吸上不来的时候,等于活活憋死。很可怕的。

甲:是啊,我想都不敢想。再说,想了也没用,还是得过啊。

乙:怎么没用?刚才咱们的分析不是没事儿找事儿说着玩儿的。这就是著名的“中观”中称为“离一多因”的一种分析方法。以前的高僧大德通过这样的分析,然后再再观察思维,真的得到如梦如幻的定解,心里的这种实有执著一下子消失了,就获得了证悟,一下子就解脱了生死苦。这可不是假的。

甲:是吗?什么是证悟?证悟以后是什么样的?

乙:这可说来话长,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你以后慢慢学吧。

甲:那太好了。你说真的能通过这么分析,就了脱了生死,好像也没那么容易吧。

乙:是啊,比如我,虽然会说,可是也还没有到那个地步,真的现在就死的话也很怕。所以还得要从基础学起。

甲:有道理。等明天我也开始好好学。

乙:明天太晚了吧?万一今晚上你就死了呢?

甲:不可能吧?

乙:你看看别的人死之前,有多少知道这是他最后一天了呢?

甲:说的也是。那我现在就开始学。

乙:好!

文章来源:http://www.bodhiinstitute.org/forums/index.php?topic=21999.msg133608#msg133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