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的生命观是不是科学的生命观?

                                                             ——“佛教的生命科学观”演讲听后感

 南京 吴居士

y20140124-104

一、 前生后世存在的思考

我年轻时就读于北大,专业是西方文化与文学,接触过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西方的古希腊古罗马文学;宗教方面,对基督教的渊源,教义和经典有一定了解。而对文艺复兴之后的宗教衰变以及工业革命和科学的崛起,有着浓厚的兴趣。这种背景使我有机会感受到在人类历史的深层,无论是文学史文化史,还是哲学史或者宗教史,还是科学史,确实有着同一条主线,同一个脉搏,就是:

对于生命价值和人类生存意义的不懈探索和诠释。

而这所有不同的探索的共同出发点,就是对于生命是否有延续性的思考,即:人有没有前后世。

受到北大学风的熏陶,在此问题上,我一直保持着自己独立的思考。26岁之前,我不相信轮回的存在;现在来看,这仅仅是教育环境灌输的结果,而没有任何真实的理由,当然也缺乏独立深入的思考。26岁以后,我有幸遇到佛法和真正能够传授佛法的善知识;由此对佛法的生命观、对佛法的因明、唯识和中观等甚深理论有缘作一个初步的了解。虽然仅仅是理论上的初步了解,但我对于佛法和生命的延续性有不可动摇的信解。借用堪布演讲问答的一句话: 这样的信心,是来自骨髓的,不会有丝毫质疑。

如果佛法也像基督教那样,依靠单纯的教条和信仰来传播,那么我也许会像特雷莎修女那样,即使身为最虔诚的信徒,心底深处还是难免有一些怀疑。但是佛法没有任何教条;任何一个稍微有智慧和客观公正态度的知识分子,只要有足够的缘分来系统了解佛法的理论,一定会像我一样产生最坚定的信心并欢喜不已;更不用说通过修行,依靠佛法的窍诀,亲身证悟心的奥秘和生命的究竟意义了。

10多年来,在此问题上,我不止一次认真独立地再再思考和确证过,没有任何迷信的成分。所以,当3月14日晚,在南京大学听到尊贵的索达吉堪布仁波切演讲“佛教的生命科学观”时,我再一次感受到佛法的智慧带来的欣喜。堪布仁波切的风格与其说是大班智达式的,不如说是金刚阿阇梨式的;他窍诀性的讲法,在短短的时间里,为我们搭起了一个智慧的框架,同时又留下很多空间鼓励我们自己去思考和探索。而我禁不住内心认识真理的欢喜心情,迫不及待地和大家作一点分享。

不破则不立。所以,首先,很有必要先检视一下我们固有的观点。从整个历史来看,或者从当今世界的整个人口来看,不相信前后世的人是少数。但从我们这一代人受到的教育来看,持唯物主义,认为人死如灯灭,不存在前后世的,非常普遍。那么,这样的观点,是否有依据呢?

其实,只要你静下心来,客观公正地思考,就很容易发现,这样的观点没有任何真实的理由。很多人根本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如果追问,他们最“充足”的理由,无非两点:1.我们和身边的人,从来没有见过前世。2.科学是真理的化身,“科学常识”告诉我们不存在后世。

那么,没有见过,是否等于不存在呢?当然不是!在中世纪的时候,整个欧洲的人群都没有听说过美洲大陆,更没有见过,那么是否美洲大陆不存在呢?还有,即使医学如此发达的今天,肯定还有很多我们没有发现的病毒,但是没有人见过决不等于它们不存在。

当然,很多人会想:如果确实存在前后世,它和我们如此密切相关,又重要,应该有一大批人能够回忆。事实上,只要我们想想,有几个人不依靠父母的描述能够记得自己1岁以前的事情呢?何况,我们受到一种胎障的遮蔽,绝大多数人都会失去对前世的记忆。对此,佛法有非常详尽完整的理论和描述,而佛陀几千年前对于胎儿在母亲体内的发育过程的描述,远远超过了当今最新的医学研究。对此,大家只要稍微对照一下有关经典就会深有体会。

反过来说,只要有一个能够回忆前世的案例被确认,就完全可以证明前后世的存在。这个道理显而易见,就像,虽然只是哥伦布和他的几个水手见到了美洲大陆,但是在他们满载而归的“战利品”面前,其他所有人,也不得不信服确实一直存在这样一个新大陆,只不过今天才刚刚被欧洲人发现而已。

那么,有没有证明前世的案例呢?有!而且很多!这些案例,大体有几种来源:

1.虽然多数人不能回忆前世,但是确实有少数人,由于前世修习禅定的力量,或者其他特殊因缘,今生能够清晰地回忆前世。这样的案例是非常多的,世界各地,各个时代都有,决不限于佛教徒。虽然其中肯定有一些是牵强附会,甚至伪造的,但是肯定有很多非常真实的案例,让人不得不置信。随着生命科学领域的新拓展,一些有识之士,开始采用完全符合当代科学习惯的试验方法,来收集并逐一验证这些案例。他们的研究成果,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比较著名的,如堪布提及的史蒂文生博士,还有雷蒙德穆迪博士。这方面的资料,大家有兴趣的话,不妨看一下慈诚罗珠堪布的《前世今生论》。

2.西方对于濒死体验和催眠体验的研究,也提供了大量可信的案例。并且依靠这样的研究成果,治好了很多“心理”疾病。

3.在很多宗教历史上,比如道教、古印度的婆罗门教等,都有相当多的修行人,依靠修习禅定的力量,可以回忆前世。尤其佛教历史上,很多高僧大德,都透露过自己的前世。(更多的修行人,虽然有这样的能力,但是轻易不会透露。)这些高僧大德,往往都是舍弃了一切令人艳羡的世间名利而出家修道,他们的语言、行为和事业无不昭示着其卓尔不群的高尚人格。他们已经断除了世间的贪恋,自心获得自在,完全没有必要共同来编织这样一个天衣无缝的大谎言。

4.佛经中有大量关于轮回和因果的公案。佛经是佛陀亲口宣说,完全可以信任。—— 对此,很多人会误认为是一种宗教教条。其实不是。在佛教的因明学中,有非常完美的逻辑理证,可以成立佛陀是实语者,不妄语者,因为佛陀已经断除了不实语的因缘和一切过失的缘故。其整个推理的过程无懈可击。当然,对一般人来说,这样的逻辑理证比较深奥和细微,理解起来有点艰难。但是作为一个博学求真的知识分子,完全有必要做一些深入的了解。那时候一定会心服口服,因为其中没有任何信仰的成分,完全是最严谨、最严密、最完美的逻辑推理。依靠因明理证的智慧,世出世间所有深奥微妙隐秘的真理,最后都会完全无遗漏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相关的论典,堪布特别推荐了《释量论》和《量理宝藏论》。也希望有识之士能够参阅。

二.前生后世存在的理证

对于以“科学常识”来否认前后世的人们,其实他们对于科学的了解浅显得可怜。在轮回的问题上,正如参加讲座的南大田老师所说,科学既无法证明,也无法证伪。

而早期盖洛普的一项调查显示,人类近现代300多年科学史上,有着巨大贡献的300多位科学家中,242位完全信仰宗教,而真正不信的仅有20位。很多最著名的科学家,都把自己的科学研究成果,归功于上帝和神的恩赐。在他们的一生中,宗教和科学从来没有对立过。如果这些科学家们不能代表科学,那么还有谁能代表科学呢?难道是那些傲慢无知,打着“科学主义”牌子压制客观求真精神的人吗?

在和田老师的交流中,他提出,堪布的演讲题目应该是“佛教的生命观”,而不是“佛教的生命科学观”。因为科学既不能证明前后世的存在,也不能证伪。反之,佛法也无法提供充实的理证。所以,田老师认为,佛教的生命观,应该是一种价值取向的选择,而不是一个理性思考的结果。我虽然赞叹田老师的学风,但是对其观点却不能苟同。作为一个普世的真理,一定可以提供圆满的理证。那么,佛教的生命观,能否找到这样的理证呢?—— 回答是:完全可以!

前面提及的案例,其实已经是一种非常可靠,无懈可击的证明方式。这其实就是科学研究中的实验数据。但是,即使完全不借用这些案例,仅仅依靠逻辑推理本身,也完全可以成立佛法的每一个观点,包括轮回的观点。换句话说,佛法的生命观,不仅有得到确证的大量实验数据,而且具足最无懈可击的理证基础。

佛法的因明学,就有关于轮回的完美理证。对此,堪布在演讲中只是一句带过。这是一种智慧的取舍。短短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面对大多数“门外汉”,堪布选择了搭建一个智慧的框架,提出一个崭新而引人入胜的核心课题,留下空间给大家自己去探索和思考,而不是急于带大家进入纯理论的抽象思维中。但是,这并不等于堪布不掌握这样的教授,更不等于佛法缺乏这样的理性说服力。

既然田老师已经提出了这样的质疑,并且代表了相当多人的想法,我倒是不自量力,想简短地介绍一下有关的理证。当然,正如堪布说的,这方面的道理细微和深奥,仅仅简单地看一两本书是不行的,必须深入地学习,才会真正明白。那时候,就会对佛法产生无法撼动的信心。以下,只能是最简单浅显的一个介绍,以期引起有缘者的兴趣。我所了解的理证如下:

(一) 我们的心识,和物质的身体是完全不一样的。

对此,观察一下电视机和人的差别就会明白。电视机里播放着完整的故事情节,似乎具足悲欢离合。但是电视机自己知道吗?电视机自己有感受吗?—— 不知道!只有当人去看电视的时候,它才似乎具有意义。如果地球上根本没有人看电视,那么电视机里即使播放再多再精彩的节目,也没有任何意义;和虚空中很多无序的电子运动,也没有本质的差别。

但是,人不同!人在思考和感情冲动的时候,在悲欢离合的时候,他(她)是否需要另外一个人来感受呢?不需要!他自己感受自己。他有一种明明清清的感受。这就是心识,和物质世界完全不同。也是佛法所说“有情”和“无情”的本质差别。

有些人把心识和精神看作物质的,是一种“最复杂的物理运动形式”。结果,他们不得不担心,有一天电脑取代了人怎么办?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因为再复杂的电脑软件,离开了它的使用者人,也不过就是一个无序的电子运动而已。但是有情的心识,完全不同!他(她)自己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她)自己感受得到自己的欢喜悲哀。—— 这一点,每个人观察一下自己,就会马上完全明了。

(二)小麦的种子只能长出小麦。

小麦的种子不会长出水稻。而阳光,水分这些只是共同的助缘;再多的阳光,水分,也无法单独变成小麦,因为它们根本不是一类。小麦的种子,叫作麦芽的同类因,或者近取因。—— 这样的道理,谁也无法否认。尤其在最注重自然界因果法则和客观规律的科学研究者面前。

所以:麦芽一定是由同类因的麦种产生的。阳光水分仅仅是助缘,而不是真正的主因。主因另有其人。

同样道理:心识的同类因,一定是另一个心识。物质的身体,仅仅是助缘。物质的身体永远无法单独产生一个完全不同类的心识。——对此,谁也无法推翻!

很多人见到有的患者脑部生了疾病,变成痴呆,就推断思想是由脑细胞产生的。其实,物质的大脑,仅仅是心识的一个工具,就像书法家手中需要有一支毛笔。脑部生病了,毛笔坏了,书法家不能写字了,但是不等于书法家消亡了。

(三)心识是刹那刹那生灭的。

这一点,观察一下自己的思想或者念头,就可以明白。我们当下这一刹那的心识,一定有一个同类因,即:一定存在一个前一刹那的心识。

这个道理,就像:虽然我们没有见到小麦的种子,但是见到了麦芽,我们就知道田里一定播撒过小麦的种子。

同理:往前看,我们此生第一刹那的心识,它不会无缘无故突然产生;也不可能来自完全不同类的物质世界;它一定存在一个同类因,即:一定存在一个前一刹那的心识。

由此往前推,成立前识没有边际。即:前世没有边际。

往后看,我们此生的最后一个刹那心识,一定会引生下一个刹那的心识,不可能突然自己就完全断灭。当因缘际会,所有的因缘都具足的时候,不可能不产生相应的果。

由此往后推,成立后识没有边际。即:后世也没有边际。

这样,轮回的存在,就确凿无疑地被证明了。

(四)佛教眼中的生命是如何延续的呢?

此生粗大的身体消亡后,会产生一个细微的“意幻身”。同理,此生粗大的眼耳鼻舌身识等消亡后,会产生一个细微的识,阿赖耶识。它会一世一世一直不断流转下去。所以生命不是无缘无故突然产生的,生命是延续的。

以上是佛法因明学提供的一种理证。在因明、唯识、中观中,还有很多其他无懈可击,完美的理证。

正如堪布所说,对于前后世的了解非常重要。对个人来说,如果有后世,而我们完全没有任何准备,对一个自认为具有智慧和高尚人格的知识分子,实在是一种悲哀。对一个社会,一个时代来说,不相信后世,认为人死即灰飞烟灭,必然不畏惧因果,不注重善恶的取舍;必然伴随世道人心的大滑坡。

在对后世的了解和应对上,科学可谓一片苍白,其战略取向如此,专注于物质的方面;其他的宗教,虽然承认前后世,但是对生死缺乏足够的了解和应对的智慧。确实唯有佛法,具足完全的通达和殊胜的智慧。这一点,倒也不是自我吹嘘,把没有的一定要说成有;相信大家日后一定会慢慢地了解,并生起同样的体会。

三、“科学”和“科学主义”的差别

最后,针对田老师的质疑,我想提一下“科学”和“科学主义”的差别。

没有圆满的理证基础,仅仅有观察数据,那仅仅是有待探索的现象;没有实验数据的支持,仅仅有完美的理证,那仅仅是一个完美的假说。只有确实可靠地实验数据,加上圆满的理证基础,才成为一个科学定理。佛法的生命观,两者都具足,它是不是一种最科学的生命观呢?——当然是!

现在的有些人,把科学狭隘地理解为具体的学科:物理,化学,数学……只有最传统的研究领域,研究方法才是“科学”。并且以“科学权威”自居。他们的“科学”其实只是“科学主义”。一旦科学变成了“主义”,科学家变成了“科学权威”,科学真正的内涵已经霉烂了。那么,什么是真正的科学呢?——就是客观公正的态度,和求真的精神;如果再和科学的姊妹——宽广的胸襟,济世利生的人文精神——结伴而行,那就非常圆满和完美了。那才是真正的科学精神的内涵,是人类科学史最绚丽最灿烂的地方。

佛法本就分教法和证法。教法就是最圆融和圆满的理论。证法就是佛法的修行实践和证悟体验。这和科学的理证和实验并重,是完全吻合的。如果说,建立在理证和实验基础上的求真精神,是真正的科学;那么,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最究竟的科学,就是佛法。

在文章结束之际,我想再提一下堪布推荐的几本书:

1. 慈诚罗珠堪布的《前世今生论》。对轮回有独到深入的解析,既有世间的角度,也有宗教的角度。最好能系统地学习。

2.《西藏生死书》。是佛教徒对于后世的准备和应对智慧。非常重要。

3.《释量论》和《量理宝藏论》。是因明学最好的论典,有兴趣深入学习研讨者,值得好好看看。

2011-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