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儿童的前世记忆(2)

回忆前世的孩子

美国纽约市的警察John McConnell退休之后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1992年的一天晚上,他下班回家,在经过一家电气商店时,看到两名劫匪正在抢劫,他拔出了手枪,这时,柜台后面的一名劫匪向他开枪,他倒在地上,仍然努力还击,爬起来与劫匪交火。整个过程中,他中弹6次,一颗子弹从背部射入,穿过左肺,心脏和肺部主动脉。经医院紧急抢救无效后死亡。

John是一个顾家的男人,过去经常对女儿Doreen说:“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在他去世五年后,Doreen生了一个男孩,叫做William,孩子出生不久就昏迷了。医生诊断结果表明其患肺动脉瓣闭锁,其表现为肺动脉瓣不完整,血液因此无法到达肺部。此外,动脉瓣问题还导致右心室发育不完全。William因此接受了几次手术,虽然需要一直通过药物来维持,但是可以正常生活。

William出生时就有出生缺陷(birth defects),所在位置与其外祖父遭受的致命伤极其相似。从2岁开始,他开始说出外祖父的生活经历。William3岁时的一天,Doreen在书房中做事,但是William一直在闹来闹去。她警告他:“坐下!否则我要打你了!”。William答道:“妈妈,当你是个小女孩,我是你的爸爸,很多时候你都非常调皮,但是我从来不打你。”

Doreen听到之后被吓坏了。但是随着William描述外祖父的生活越来越详细,她开始觉得父亲已经回来了, 对这一切感到很温暖。他多次谈及外祖父的生活以及死亡方式。他告诉母亲,当时现场几个人激烈交火,还问了很多与此相关的问题。

一次,他问母亲:“你当时还是个小女孩,我是你的爸爸,我的那只猫叫什么名字?”母亲答道:“你是说Maniac?”

“不,不是那只,”William说。“白色那只”

“Boston?”妈妈反问。

“对,”William说,“我过去把他叫做Boss,对吧?”确实如此。那时家里有两只猫,叫做Maniac和Boston,但是只有John把白色那只叫做Boss。

一次,Doreen问William是不是记着出生前发生过的什么事情。他说自己死亡那天是星期四,然后去了天堂。他说那里有动物,说:“我对上帝说我要回去了,在星期二出生。”Doreen感到很吃惊,因为他从来不可能知道这一点。她故意考验他,“你是出生在星期四,死亡是在星期二?”他立刻说:“不是,我死于星期四晚上,出生在星期二早上。”他说的非常正确,William死于星期四,五年后的一个星期二出生。

还有几次,William谈起转世之前的那个时期的事情。他告诉母亲,“当你死亡之后,你不会直接去天堂。你会去不同的层面,先是到这里,然后这里,然后这里。”他用手比划,一次比一次高。他说动物也会像人一样转世,在天堂中看到的动物既不咬也不抓。

之前的John是罗马天主教徒,但是他相信转世,曾经说过他下一世也会很关爱动物。他的孙子William说要做一名动物医生,去动物园照料大型动物。

William的很多行为都会让Doreen想起他的父亲。他像祖父一样爱读书,和母亲去拜访外祖母时,他可以在外祖父的书房中呆上几个小时,一如多年前外祖父所做的那样。他爱整理东西,非常健谈,这也与祖父非常像。

William会对母亲说:“妈妈,别担心,我会照顾你的。”这时,Doreen就会倍加思念当年的父亲。

研究结果支持转世存在,这一观念令许多西方人吃惊,因为转世可能看起来既怪异又荒谬。人们有时候会拿前世或者来生开玩笑,纪录片也会用假想但是夸张的方式来描述古代的生命。转世也与大多数科学家的唯物主义观念相违,不符合很多人的宗教信仰。

虽然有些人认为转世是荒谬的,很多人却认为这是信仰中的重要部分。从古到今,包括柏拉图,古希腊人,亚洲的印度教和佛教,西非人,北美洲西北部的土著人,甚至早期的基督教,都认为转世是存在的。今天,世界上相信转世存在的人可能比不信的人更多。

这离我们并不遥远。根据一项调查,美国人中有20%-27%相信转世,这个数字大体与欧洲的情况类似。他们不可能是因为弗吉尼亚大学的研究才相信的,因为他们缺少了解;他们也不可能是由于宗教信仰的缘故,因为许多持此观点的人所信仰的宗教教义中并不包含这种观念。实际上,根据2003年哈里斯民意调查的结果,美国基督徒中21%相信转世存在。这里描述的研究可能为这些个体的信念提供支持,但是需要指出的,研究不是在任何宗教教义基础上进行的,这样可以保持研究的客观性和中立性。我们的目的就在于为这些儿童的描述寻找最具合理性的解释,并考察科学界是否应该将转世视为一种可能。

大多数人可能希望答案是肯定的。毕竟,对我们很多人来说,死亡之后就不再存在这个想法令人不安。虽然许多美国人可能无法欣然接受转世这一观念,但是我们死亡之后仍然以某种方式存在这个想法确实很有吸引力。如果死亡之后,人能够以某种形式继续存在,然后得以重生,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延续生命。我们可能会继续与挚爱之人在一起,或者我们去天堂,抑或到达存在的某种维度。如果这些儿童的前世记忆是真实的,那么,肉体死亡之后,我们生命中的某些部分是能够继续存在的。

具体来说,如果转世存在,那么意味着生命能够重新回到世间,这对很多人来说颇具吸引力。过去的错误已经瓜熟蒂落,我们无能为力,但是我们可以更好把握未来。如果我们能够再活一次,我们会成为更健康的人,人生更加精彩。

我们希望自己能够重新再活一次,我们也希望挚爱之人的生命也能如此。显然,William的母亲在意识到深爱的父亲死后做为自己的孩子再次出现时,是多么的兴奋和感动。本书中我们也会描述类似亲人丧失的例子:一位母亲看着幼子死于癌症,一位男人的父亲由于某种原因临终前也无法与儿子相见。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渴望生命再次降临,与亲人分享爱的温暖。我们任何人在为失去的亲人痛苦时,当获知他们将会以某种方式再次进入我们的生活时,我们倍感温暖。

相信这种可能性看上去可能仅仅是一种愿望,而非其它。但是转世会否不仅仅是一种愿望呢?

虽然转世看上去很难让人相信,但是证明转世确实存在的证据可能存在 。本书中会呈现研究者收集的案例,表明有些人确实在死后继续存在,转世为另一个人。这一过程并不草率,研究者采用和研究其它课题时一样的开放的分析方式来研究这一课题。我们的研究依托于理性而非感性,建立在头脑冷静而非宗教狂热的基础之上。当然,许多人是仅仅因为宗教信仰而相信转世存在的。尽管我避免借鉴任何宗教的观点,宗教也没有必要将我们阻拦在寻找支持转世存在的证据的行列之外。在探索生命的奥秘过程中,信仰不应该成为束缚我们的力量,我们的探索会成为科学成果,而非基于任何宗教考量。

因此,本书对转世持严谨分析的态度,而不是诉诸于情感或者宗教来进行解释。我不会试图为了推广某一理论而说服你们相信这些案例证明转世确实存在。我会呈现案例所有的细节和信息,读者可以认真思索,给出自己的结论。我会给出我认为证据意味着什么,但是你们也应该独立判断。这样做,你们就可以不必急着做出论断—这些案例都是胡说或者这些证明转世无可质疑。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会尽量鼓励读者去质疑,如同我们在研究者所采用的方式一样。

这些案例不是“实验室意义上的铁证”,但是它们是证据。由于案例发生在纷繁复杂的现实世界,而非严格控制的实验室,所以不可能是“铁证”(注:实验室研究可以最大化控制各种条件,以排除任何可能混淆的解释)。实验室意义上严格的证据可能更多发生在自然科学和药物研究中。比如,许多药物被判定为具有疗效,是因为即使尚未证明绝对有效,但是证据表明它们发挥了作用。我们的工作涉及的这一领域,即转世的可能性,这个问题本身的特殊性导致了对其研究具有相当的难度。一些人甚至认为不应该去研究转世,因为这已经超出了经验领域的范围。然而,世界上没有比生命死亡之后是否会延续更重要的问题了,我会在这里与大家分享研究者收集到的各方面证据,以尽可能地回答这个问题。

每一个个案都具有独特性,但是我们可以讨论其中的共同特征。在接下来的章节中,我们会深度探索大量这种案例。

临终预言,实验胎记法和预兆梦境

很多事情在出生之前就已经发生了。一种情况是年迈的老人或者濒死之人预言自己的来生。这种情况虽然少见,但是在两个地区中确实存在。西藏就是这样的地方。虽然转世的喇嘛们的预言通常显得模糊而不够清晰,但是人们确实可以根据这些线索可以找到喇嘛的转世灵童。最近的例子就是,十三世达赖喇嘛并没有给出任何转世预言,但是其身边的高僧大德在其死后根据定中所见,也寻找到了其转世。

在美国阿拉斯加州的特林基特部落,预测转世是很平常的事。在调查中的46个案例当中,10个案例都留下来世预言,其中的8个甚至给出来世父母名字。比如,一个叫做Victor Vincent 的人告诉他的侄女,他会转世成为她的儿子。他让侄女看到身上两处外科手术后留下的疤痕,说自己将来转世后身上还会有。Victor Vincent死后18个月,其侄女的儿子出生,在相同的位置确实有两处一样的胎记。其中一处是线条式的,周围是圆圈,如同外伤缝合处愈合之后的样子。当孩子大些,他说自己就是他之前的叔叔(或者舅舅,英语中为相同表达,译者注),他看起来好像还认出了Victor当时的一些亲戚和朋友。

在有些案例中在孩子出生之前出现其他一些特征。在一些亚洲国家中,家庭成员或者朋友可能会在濒临死亡或者刚刚死去的人身体某处做出标记,希望借此来确认转世之人,这被称作实验胎记法,在《生命印記》文中将会详加描述。

预兆梦境通常发生在孩子出生之前。家庭成员,一般是孩子的母亲,通常在怀孕前或者怀孕中做梦,梦中有人告诉她将来成为其将来的孩子。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一个家族当中,即梦中出现的通常为家庭中去世的成员,或者母亲至少认识这个人。几乎所有的文化中都记载有先兆梦境,在我们的数据库中的1100多个案例中,有近22%曾报告此种经历。在不同的地区,预言出现的时间有差别 。在缅甸,预言通常出现在怀孕前;而在北美的一些部落当中,预言通常发生在怀孕后期。

胎记与出生缺陷

个案中有许多人出生时具有胎记或出生缺陷,通常他们与前世所遭受的致命伤位置匹配。在土耳其的一位叫做Süleyman Caper的个案同时具有先兆梦境和出生缺陷。个案的母亲在孕期梦到一个陌生男子,说:“我被铁锹重击而死。我只希望与你在一起。”当Süleyman出生时,他的颅骨后面确实向内凹陷,而且后脑勺位置确实有个胎记。当孩子开口说话,他说自己之前是一名矿工,被一位愤怒的主顾用钝器重击后脑致死。母亲根据说出的矿工名字和其他信息找到了他之前所在的村庄,描述得到了证实,村中确实有一位矿工被愤怒的主顾用铁锹重击后脑致死。

许多胎记并不是通常所见的痣式胎记。相反,形状和大小通常都不常见,而且往往呈现褶皱状,有高低起伏而不够平坦。在一些个案中,胎记外观非常夸张而少见。本书中《生命印記》的密歇根州的一名叫做Patrick的男孩,身上具有3处与前世匹配的显著胎记。许多个案身上同时具有子弹射入时的圆形弹孔胎记和子弹穿出身体时的不规则形状胎记。还有一些案例的胎记也不同寻常,比如环绕脚踝出现,或者四肢残疾(包括残肢或者脚趾等)。

在这些案例中,胎记和出生缺陷可以提供个案与其前世之间显而意见的关联。由于这些都很容易在身体上观察,这些并不依赖于目击者的记忆。当法医的尸检报告可以获取时(比如Süleyman),研究者就可以客观比较两者之间的对应程度。

胎记和出生缺陷在我们的调查当中并不少见。印度1/3的受访个案具有此种特征,其中18%能够在医学记录当中得以证实。然而值得指出的是,胎记和出生缺陷在具有前世记忆儿童总体中所占比例较低;我们经常需要决定研究哪些个案,由于我们对此种现象尤其感兴趣,这类个案得到了更多关注,最终导致我们记录了很多此种类型个案。

前世描述

个案当中的一项关键特征是儿童进行的前世描述。比如,黎巴嫩的Suzanne Ghanem ,在不到1岁时,她说出的第一个词是“Leila,”她抓起电话时会说“你好,Leila。”,她开始讲述自己的前世,在讲述中,前世死于在美国进行的心脏手术,回忆也到此为止。虽然Suzanne对于自己的前世讲了很多,但是直到5岁,她的父母才找到其所说的前世。当时,Suzanne遇到了她前世的家人,她认为自己之前就属于这个家庭,当她了解到这个家庭的诸多信息,她确认地告诉他们自己就是这个家庭中去世的那个女人。这个女人死于美国一个医疗中心的心脏手术,其确实有一个女儿叫做Leila,当时因为护照问题无法赴美。在其去世之前,她的兄弟曾经给Leila电话,但是没有联系上。Suzanne曾经有过40次前世描述,经过确认非常准确,包括其提到过的25个人的名字。

这些儿童通常在年幼时候进行前世描述,大多数个案在2-4岁之间就开始进行回忆。一些父母说,子女通常在非常小的年纪回忆出前世大量细节。但是,如同我们随后将要讨论的那样,心理测验表明许多个案都非常聪明,进行这种描述所需的超前的语言能力也支持这种测验结果。孩子通常在6-7岁时停止回忆,然后开始过一种正常的生活。

大多数的儿童描述前世都以一种平和与冷静的方式进行,却有一些个案在其中投入了很多情感。西雅图男孩Joey就是这样一个案例,他多次回忆起自己前世的母亲死于车祸。4岁时的一次晚餐,他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面色苍白,对母亲说:“你不是我的家人,我的家人都死了。”他默默抽泣了一会儿,一滴眼泪从面颊滑落,然后坐下继续吃饭。尽管后来母亲对此表现出全然地接纳,当时有客人在场的事实并没有缓解尴尬的场面 。

一些儿童对前世的描述很少,他们只是在一些特定的时间谈论,通常都是在比较轻松的时刻;而有些儿童则总是谈论,内容也非常丰富。一般来说,儿童倾向于关注前世的临终阶段。前世在成人阶段离世的孩子谈论的内容往往是自己的配偶和子女,而非他们的父母。75%的孩子描述的是他们先前的死亡方式,通常都是突然而至的激烈事件。

儿童所描述的前世距离现在并不久远,大多出生之前的15-16个月。不过,本书开篇提到的Kemal属于例外。很少有儿童报告自己的前世是名人,大多数前世描述都关于普通人,死亡方式往往充满痛苦。

当儿童讲述的前世信息可以辨别出与其有关联的逝者,我们认为案例就可以“完结”了;如果无法辨别,就处于“未完结”状态。一位同事告诉我说他反对“未完结”这种表达方式,因为这暗示儿童确实具有前世记忆。需要指出的是,这并不是我使用这种表达的意图,如何表达并不意味着转世自然而然成立。

大多数这类儿童描述的前世只关乎一生,然而也有例外。此外,大多数儿童都不谈论两次生命之间发生了什么,也有一些儿童提及这一点。这种讲述往往会涉及到前世的葬礼以及另外维度层面的存在。一个叫做Kenny的孩子,讲述了一名死于交通事故的男子的大量细节。Kenny说,其前世死后,另外一个灵魂,可能那辆车的司机,拉着他的手,两个人与其他许多灵魂一起在一个巨大通道中,Kenny说另外一个灵魂——他认为是上帝,告诉他说有人想要一个孩子,自己被选中了,后来就出生了。

前世行为

除了前世描述,许多儿童还表现出一些与其提及的前世记忆相关联的行为。许多人具有强烈的情绪反应。在有些案例中,儿童会哭着乞求父母带自己去前世的家庭,通常父母最终都会答应。如果前世自己被谋杀,个案可能会表现出对杀手强烈地恨意。在后文的一个案例中,一个孩子试图勒死一位据他声称前世杀害过他的人。

有些儿童会沉迷于不寻常的游戏。比如,印度的Parmod Sharma在四到七岁的时候十分执著于当食品店店主的游戏,他说这是他前世的工作。他上学的以后,仍然乐此不疲,而导致忽略学业。母亲把其糟糕的学业成绩以及其后的就业机会受限归因于其对前世记忆和儿童时期店主游戏的沉迷。这个案例可谓极端。在这种类型的案例当中,儿童会重复性地做一种游戏,这种游戏通常与家庭其他兄弟姐妹所喜爱的并不相同,也不是从其他家庭成员处习得的。通常,这些儿童会如同Parmod一样,沉迷于模仿前世的角色,其背后的驱动力让人震惊。一些儿童会重复地展现他们去世时的场景,这有些像经历过创伤事件后的儿童在游戏中重复经历,唯一不同的只是这种经历来自于前世。

有时,恐惧症似乎与前世记忆有关。许多儿童会表现出对前世死亡方式的强烈恐惧。大多数时候,这种表现在儿童在能够报告出前世记忆之前就开始出现。比如,一个小孩子可能对水有一种强烈的恐惧。斯里兰卡的Shamlinie Prema说,小时候要三个大人才能控制住他让他洗澡,后来他说这是因为自己前世溺水而死。

一些儿童对某些事物或者物品特别着迷,包括前世中喜爱的食物,酒或者烟草。虽然在许多文化中,酒精和烟草很常见,但是对于3岁孩子来说,这些都应该是很陌生的。父母们对于3岁孩子尝试喝酒这件事感到既有趣又震惊。而对于食物,一个缅甸的儿童特别喜欢吃生鱼,他说自己前世是一个日本兵。

对于少见游戏的沉迷、恐惧症和特殊癖好,与前世描述、胎记与出生缺陷,这一切都表明受访个案与前世有极强的关联。这些个案的经历往往超越了简单的记忆层面,他们也会表现出情绪和行为上的延续性。

前世识别

有时候,个案在面对一些人和地方时,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受。通常,当家人带这些孩子去前世的家庭时,他们会认出前世的家庭成员。有些前世家庭会希望这是他们逝去的挚爱亲友又回来了,这可能让他们的心态开放到将孩子的任何行为解读为他认出他们的证据。有些家庭则会怀疑这种行为的动机,认为找上来的家庭是为了钱才这么做,但事实上似乎从未有过这种案例。有些家庭会拿出前世用过的物品让孩子辨认,以此来考察其是否在说谎,然后再决定是否承认和接纳。

在极少数的情况下,个案会被要求在严格情境下进行测验,在本書《似曾相识》文中,我们会呈现这些个案中的一部分。这些最有力的案例更加支持了这样一种观点,即一定有什么存在着,而这些存在不能被简单归结为愿望或者幼儿的幻想。

简言之,世界各地表明前世存在的各种案例包括:与前世伤口相匹配的胎记、准确的前世记忆、与前世极度相似的行为,以及相关的强烈情绪反应、对不寻常游戏的沉迷、恐惧症、儿童对于前世生活情境的再认。

《Life before life》

作者 : 吉姆.塔克(Jim Tucker)博士

維吉尼亞大學兒童精神病學家,於一九九六年加入伊昂.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博士前世今生的研究團隊,目前主導人格研究部門兒童前世記憶的研究,也是兒童及家庭精神科的門診主任。

译者:林群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