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两片森林

阿正  文

陈华  图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确定今年世界环境日的主题是“森林:大自然为您效劳”。这个主题不禁让笔者想起近日在香港出差时见到的“两片森林”,其中一片森林便是臭名昭著的“石屎森林”。“石屎”意为混凝土,因此地高楼林立,街道狭窄,生活在其中的人被冷冰冰的建筑包围,因此得此“臭名”。“石屎森林”的最初出处虽已不可考,但久而久之,已与另一个词“文化沙漠”成为香港的别称,也成为习惯了大房间、大广场的内地人来港最普遍的感受。

外来者直观上更青睐另一片森林:登上太平山顶,俯瞰城市全景,无论是近处的渔港还是远处的大小离岛,映入眼帘的尽是郁郁葱葱。“石屎”带来的不悦感受一扫而空。

香港是个不大的地方,陆地总面积1100多平方公里,但大多数人口集中在港岛和九龙约130平方公里的狭长地区,其余的新界及200多个离岛从卫星图上俯视,全被绿色的森林覆盖。即便经过了150多年的开发,香港开发利用的土地还不到全境的30%!另有40%的面积保留作森林公园和自然保护区。这种“抠门儿”的集约化土地利用传统虽然造成了地价飞涨,但在整个城市的未来发展空间上面,已经超过了一墙之隔的深圳,虽然后者大规模开发不过30多年,但已经用掉了70%以上的土地。伫立山顶,身前身后两片森林貌似冲突,却互为因果,令人不由感叹决策者的深谋远虑——就让人造的归人造,自然的归自然吧。

一个周末,随当地人登上渡轮直奔长洲岛,本想领略一下太平清醮的盛况,不料却碰上抗议港府在邻近的石鼓洲建垃圾焚化炉的人群,虽然只有数十人,但白底黑字的抗议标语在欢庆节日的人群中十分扎眼。虽然他们引起的关注有限,但组织有序,态度温和,积极地向过往行人发放材料。

原来,香港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高达1万吨,目前主要靠低成本的填埋法处理,而现有的三个填埋场在未来十年内将悉数填满,无奈之下,政府只好于年初提出在离岛石鼓洲填海建垃圾焚化设施,每日处理3000吨垃圾,2018年落成。

由于垃圾焚烧炉是所谓“厌恶设施”,政府不得不做出说明,如采用欧盟先进技术,将不会产生二噁英污染,燃烧垃圾还能每年发电4.8亿度,减排44万吨二氧化碳,甚至还会给当地创造数百个就业机会等。

如此看来,垃圾焚烧炉似乎变得可爱许多,但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仍敏锐地指出了建人工岛和海水淡化设施对江豚、白腹海雕、双足蜥栖息地和珊瑚群落的不利影响。受此提醒,环保部门保证,建设时会利用隔沙网等设备来保护海洋生态,并在附近划出700公顷建海岸公园作为补偿。即便如此,民众仍有不满之声,仅从标语来看,他们的呼声已经脱离了单纯的环境考虑,上升到要求反思政府整个垃圾处理政策的层面。

离开抗议人群,在岛上碰到一对开店的艺术家夫妇,他们说,已经去过世界上很多地方,但最后还是喜欢在这个安静的绿色小岛专心创作并搞环保义卖。我问他们对于石鼓洲垃圾焚烧炉的看法,尤其是这一运动可否理解为所谓“邻避”(NIMBY,Not In My Back Yard)效应?他们表示,长洲岛不光是岛民的后院,也是他们的后院,所有香港人的后院按照现在的形势发展,尽管最后还是不可避免要建,不过总要有人提出不同意见,一来表明当地居民的态度,二来指出政府在环评中可能忽视的生态问题,“就像一辆大巴士啦,大家都坐在上面,司机很想加速早点到目的地,乘客则为了安全要他下坡别忘了踩刹车,尽管踩油门能让车开得更快,踩刹车最终也不会妨碍车到目的地,但没有刹车的超速汽车终归要出事。”

这次在港时间不长,离开时最深的印象不是国际化大都市的繁华与高效,而是市民在环境问题上的敏感与主动参与。如果说“石屎森林”反映了港人“螺蛳壳里作道场”的精致,那么,环绕这片城市“森林”的那片真正森林则反映了港人对人与环境关系的成熟实践。当然,除了这两片森林,在这10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还有一片无形却也更茁壮的森林,那是抵挡无孔不入的现代化与工业化狂风的绿色意识。

文章来源:世界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