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儿童的前世记忆(1)

6岁男孩Kemal Atasoy的前世记忆

澳大利亚心理学家Jürgen Keil研究过这样一个案例。一位叫做Kemal Atasoy的6岁土耳其男孩,以无比确认的口气回忆起前世。访谈在男孩的家中进行,男孩的家庭属于富裕的中产阶层,父母具有很好的教育背景,当时翻译也在场。男孩父母觉得孩子讲述中透露出来的热情有些搞笑。男孩说自己曾经生活在500英里外的伊斯坦布尔,并说出当时家庭的许多细节:家族名字是Karakas,属于富裕的亚美尼亚基督徒,家中有一套三层的大房子。邻居的女主人是土耳其当时的名人,叫做Aysegul,后因法律纠纷离开祖国。Kemal说他家的房子建在岸边,经常有很多船停泊在那里,房子后面不远处还有一座教堂。他还提到他当时经常随身携带一个体积稍大的手提包,一年中只有部分时间住在上述的房子中。

在1997年遇到Keil博士之前,没有人知道Kemal的故事到底是不是真的。他的父母不认识伊斯坦布尔的任何人,他的母亲甚至从来没去过,父亲只是由于生意的缘故到过两次。而且,家族也从来没有与亚美尼亚人打过交道。父母都属于Alevi穆斯林,是穆斯林中具有转世信仰的一个分支。虽然如此,但是他们认为这些前世记忆只是一个孩子自2岁以来一直说的玩笑话,从来没认为这有什么特别。

Keil博士打算看看是否有在世的人可以证实Kemal说的话。如果有这样的人存在,那么就表明孩子的描述并不是信口胡说。

当Keil博士和翻译一同到达伊斯坦布尔,他们真找到了邻居Aysegul的房子,确实挨着一套三层的大房子,如同Kemal描述的一样,房子位于水边,有许多船只停泊,后面有座教堂。但是接下来寻找人证却费了不少周折,几乎找不到Kemal提到的亚美尼亚人在那里居住过的证据。在那个时代,几乎没有亚美尼亚人出现在伊斯坦布尔,Keil博士当时也找不到任何能够记起房子中住过亚美尼亚人。后来他又回到伊斯坦布尔,找到一位亚美尼亚教堂的神职人员,但是他说他们也不知道是否有亚美尼亚人在那套房子中住过,教堂中的历史记录无法证明这一点,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许多记录毁于大火,证据可能因此消失。Keil博士后来与房子的一位邻居交谈,这位邻居说在许多年前,这里确实居住过一个亚美尼亚人,现在教堂的神职人员当时太过年轻,不了解这里的情况。

由于获得了这份极为重要的消息,Keil博士决定继续探索。第二年,他第三次抵达伊斯坦布尔,并对一位精通当地史的历史学家来进行了访谈。访谈过程中,为保持信息的可信性,Keil博士没有进行任何暗示,以避免影响报告出有偏差的信息。访谈中,这位历史学家说,那套房子中确实住过一位富裕的亚美尼亚基督徒,他是那片区域中唯一的一位亚美尼亚人,姓氏为Karakas,妻子是希腊正教会信徒,她的家族并不赞成两人的结合。这对夫妇后来育有三子,但是他们的名字不得而知。历史学家说Karakas家族居住在伊斯坦布尔的某个地区,经营皮革生意,去世的人中确实有一位经常携带一个大手提包,每年夏季在房子中居住,死于1940或1941年。

虽然Keil博士无法证实Kemal描述中提到的妻子和孩子具有希腊姓氏,但是上述结果表明其妻子是来自希腊家族。Kemal回忆家族姓氏为Karakas,确实是一个亚美尼亚姓氏,意为“善良的人”。虽然Keil博士无法证实房子的主人确实被人称作Mr.Karakas,但是他还是对男孩能在周围没有人了解Karakas的意思的情况下说出这样一个姓氏感到震惊。

一个居住在500英里之外的男孩,知道伊斯坦布尔一位在其出生50年前就已经去世的男人的事情,这如何可能?他也不可能听说过这个人。答案可能很简单:Kemal的前世就是他回忆的那个人。

并不是只有Kemal如此。世界各地都有儿童描述他们对前世的记忆。40多年以来,研究者一直关注这些案例。弗吉尼亚大学人格研究部的档案中记录了2500多个这样的案例。一些儿童说他们的前世是家族中去世的某位成员,其他一些儿童回忆的前世则是一些不相干的人。在一个案例中,一个小孩子开始描述前生记忆,他坚持要被带到回忆中位于某地的前世家庭。当他后来可以说出前世家族姓氏并给出了更多关于前世所在地的细节时,父母满足了他的要求,找到了他说的那个前世家族,发现孩子的描述确实与这个家族中某位去世成员的情况相符。

Kemal和另外2500多个案例真的能够具有前世记忆吗?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研究者许多年。本书试图来回答这个问题。此前,我们已经针对科学界,发表了大量著述。现在,我们已经积累了40年具有研究价值的数据,公众有机会一览全貌。我将会最大程度的描述事物本身,以便让每位读者自己做出独立判断。儿童前世记忆现象非常吸引人,你慢慢就可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你可以最后自己做出决断,认为Kemal这样的孩子是否已经再次来到世间,然后想想自己,是不是也是如此?

《Life before life》

作者 : 吉姆.塔克(Jim Tucker)博士
维吉尼亚大学儿童精神病学家,于一九九六年加入伊昂.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博士前世今生的研究团队,目前主导人格研究部门儿童前世记忆的研究,也是儿童及家庭精神科的门诊主任。

译者:林群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