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80节课

第八十节课

现在继续讲《前行》中的“依止上师”。

总结前文内容,作者得出一个结论: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首先应当善巧观察上师,中间善巧依止上师,最后善巧修学上师的意行,这样的弟子无论如何必定会趋入正道。如《功德藏》中说:“首先善巧观察师,中间善巧依止师,最后善巧学意行,此人必将趋正道。”

我们依止上师,不能有疲厌心,一定要认识到它的重要性,然后如理如法去行持,这才是学佛的因缘,也是成就的因缘。《华严经》云:“亲近供养诸善知识,是具一切智,最初因缘。是故于此,勿生疲厌。”意思是说,亲近供养善知识,是具足一切智慧的最初因缘,因此,我们千万不要有厌烦心,也不能产生邪见。即使有时候对上师的行为、密意无法接受,自己也应当默默忏悔,正面认识到上师利益众生的超胜事业,这样自相续就能得以平静,许多功德也会自然生起。

作为弟子,依止具一切功德的殊胜上师后,求法过程中再怎样苦行,也要不顾惜生命,就像常啼菩萨依止法胜菩萨、那若巴依止圣者帝洛巴、米拉日巴依止马尔巴尊者那样。

在这个问题上,各位一定要深深地思维。倘若自己有能力,就应该不顾生命去寻找上师、依止上师,最终获得上师的意趣。如是具有信心的弟子,在上师面前即使没有呆很久,短短的时间中,也能得到上师的一切意趣。

不过,假如你没有机会亲自依止上师,那通过光盘、法本来接受上师的教言,也会从中获得真正的法益。就像法王如意宝,从来也没见过麦彭仁波切,但因为从小就对他有信心、欢喜心,依靠麦彭仁波切的法本和自己虔诚祈祷,最终无欺得到了一切加持。后来,法王在每本著作前面,都会先顶礼麦彭仁波切。还有智悲光尊者,也没有亲见过无垢光尊者,但他看到尊者的法宝之后,对他生起了如佛陀般的信心,通过精勤祈祷、修持,感得无垢光尊者现身加持,最终自己也获得了开悟。所以,从古大德的传记中看,有些人尽管没有亲自在上师座下听法,但是依靠信心,也能得到不共的成就。

包括现在学《入行论》、《前行》的很多人,尽管我们彼此没有见过面,但他们从法本上、光盘上还是得到了一些利益。当然,我不敢说让你开悟、赐予加持,我也没有这个能力,可是我所传下来的法,都是大德们的金刚语,依靠它而受益,这也合情合理。因此,你们跟上师见见面、说说话,这个我觉得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要从上师所传的法中得到利益。

 

弟子要不惜生命依止上师、苦行求法,下面《前行》讲了三个典型的公案。这些文字通俗易懂,我只是从字面上给大家讲一下,不必引用什么教证、理证。

一、常啼菩萨依止法胜菩萨

《大般若经》、《小品般若经》中都有这个公案,但文字比较古,看起来不是特别好懂。所以,讲这个公案时,我会以浅显易懂的语言进行描述。

常啼菩萨,《般若经》中叫萨陀波伦,这是梵语,翻译过来就是常啼,又作常悲。法胜菩萨,《般若经》中叫昙无竭,又名法涌、法盛、法上、法来等,有不同的译法。那么,常啼菩萨是如何依止法胜菩萨的呢?

常啼菩萨从小就喜欢远离喧嚣的寂静处。有一次,他在寂静处修行,突然从空中传来这样的声音:“善男子,你前往东方,将会听闻到智慧波罗蜜多。不要在意身体劳累、昏沉睡眠、寒冷炎热、白昼黑夜,也不要左顾右盼,而当勇往直前,不久你就会获得智慧波罗蜜多的经典,见到具有智慧波罗蜜多法门的说法比丘[1]。尔时,善男子,你当在这位圣者面前听闻智慧波罗蜜多,对他生起本师想,并且恭敬正法,随后依止而行。即使见他享受五种欲妙,也不要生邪见,要了知那是菩萨调伏众生的善巧方便,千万不能失去信心……”听到这番话后,常啼菩萨立即起程前往东方。

没走多远,他猛然意识到:“我怎么没有问问那声音到底需要走多远呢?现在,我根本不知道宣讲智慧波罗蜜多法的地方,到底该往哪里走啊!”想着想着,他不禁伤心地失声痛哭起来[2]。

常啼菩萨一边啼哭,一边暗下决心:“在没有闻受智慧波罗蜜多法门之前,我绝不在意辛劳疲惫、饥渴交迫、昏沉睡眠、白天黑夜等,要像死去独子的母亲般,排除一切其他杂念[3]。哎,真不知何时才能听闻智慧波罗蜜多法?”想到这里,他心里异常忧伤,一直哭了七天七夜。

这时,一位如来出现在他面前,连声赞叹求法的功德,并说:“善哉善哉!善男子,过去无数如来为菩萨时,以精勤苦行求得智慧波罗蜜多,就是如你现在这样。”

接着又告诉他:“距离此地五百由旬,有一座名叫‘香积[4]’的城市,周围有五百七宝林苑环绕,七重楼阁、七重宝树等,环境妙不可言,一切功德吉祥圆满。位于此城中央的最高处,就是法胜菩萨的七宝宫殿,周围达一由旬,林苑等受用齐全。菩萨住此宫中,常与六万八千侍女游诸苑池,五种欲妙应有尽有,尽情享受诸般嬉乐。

法胜菩萨三时为身居于此的众眷属,宣讲智慧波罗蜜多,此时会有无量天龙非人恭敬供养。大众听完法后,有的思维,有的诵持,有的书写,有的转读,有的如说修行,有的豁然顿悟……你前往他的座下,就会闻受智慧波罗蜜多。”

常啼菩萨听了这话,当下处在无所作意的境界中。以不可思议的缘起力,他清晰地听到法胜菩萨在那里宣讲智慧波罗蜜多的法语,现前了许多禅定法门,目睹了十方无量诸佛都在宣说智慧波罗蜜多,说法之后又同声赞叹法胜菩萨,随即就从视野中消失不见了。

此时,常啼菩萨对法胜菩萨生起了无比的欢喜心、信心、恭敬心。他想:“我应以怎样的方式去拜见法胜菩萨呢?我非常贫穷,供养法胜菩萨的衣裳、珍宝、妙香、珍珠等资具一无所有,总不能空手前去吧。所以,我应当卖掉自己的身体,以此得来的资财供养法胜菩萨。”

他接着又想:“从无始以来流转生死的过程中,我曾卖掉过无数次身体,并以贪欲之因,无数次身堕地狱,遭受砍割。那样白白地虚度人身,既不是为了求得这样的正法,也不是为了供养法胜菩萨这样的圣贤。所以这次非常值得,我一定要卖掉这个身体!”

他路经一座富饶美丽、人们安居乐业的大城市时,在集市中心,高声叫卖:“谁想买人?有谁想买人吗?”魔王波旬见他为正法这般苦行,心想:“假如他真得到了般若法门,必定会以此饶益有情,令他们证得无上正等菩提,这样我的魔众就会越来越少,不能让他这么做。”于是魔王从中作梗,隐蔽了他的声音,以至于大家都听不见他的叫卖声。唯有一位商主之女,因宿世善根深厚,魔不能蔽,听到了这个声音。

常啼菩萨没有找到买自己身体的人,便在一旁悲伤哭泣,泪水夺眶而出,心想:“我是造了什么罪啊,连想卖掉身体换点资财的能力都没有!”

此时此刻,帝释天王想观察他的意乐,化为一位少年婆罗门,来到他面前问他为什么哭。常啼菩萨讲了原因后,少年婆罗门说:“虽然我不需要人,可是我要作一次供施,急需人肉、人油以及人的骨髓[5]。如果你肯卖,我可以给适当的价钱。”

常啼菩萨喜出望外,毫不犹豫地用利刃刺穿右手,鲜血顿时喷出,他又割下右腿上的精肉,然后到墙角下准备砍断骨骼,取出骨髓。

正在这时,那位商主的女儿[6]从楼上见到此景,吃惊非小。她下楼走到他近前,不解地问:“善男子,您为何这般折磨自己呢?”

(常啼菩萨这个公案若拍成电影,应该很好看。一般在电影里,经常是一个男人正在做什么,突然就出现一个女人。1998年学院耍坝子时,我们演过《释尊广传》中义成王子的故事,还有释迦牟尼佛十二相成道的公案。当时我们请了个导演,大概排练了一个月。导演准备按汉地的风俗,在里面穿插一些感情的情节。我赶紧制止道:“观众基本上都是出家人,在出家人面前演这些,不一定很好。”但导演说:“不行啊!一定要出现这样的情节,不然的话,没有味道。”即便如此,我还是坚持不加,没同意改佛经的故事。不过,她讲得也有道理,你看现在很多特别清净的佛教电影,就是因为各种需要,便加一些莫名其妙的镜头。

现在有些城市里的佛教徒,经常自编自演一些佛教故事。前不久我就看了一个,光盘上写着很吸引人的文字,当时我觉得可能特别精彩,结果打开一看,只有两三个人在台上一直唱唱唱,然后就结束了。这样简单的故事,我当导演都可以,应该不是很困难。以前开金刚娱乐法会时,我就负责编排过《地藏王菩萨传》、《西游记》、《释尊广传》等。如今个别道友还常去当年表演的地方,特别得意地告诉别人:“我曾在这里演过什么什么……”

其实,以后有机会的话,这些能令人对大菩萨生起欢喜心、对释迦牟尼佛生起恭敬心的故事,拍成电影真的非常好。现在欧美国家有不少这方面的著名电影,里面既有世间的情节,也融入了出世间的道理。通过这种方便方法,让人了解到佛法和佛陀的伟大,对众生也容易生悲心,确实是度化众生的一种方便。)

常啼菩萨向她讲述了为供养法胜菩萨而卖身的经过。

商主之女继续问:“对他作如此承事,会得到什么功德呢?”

常啼菩萨告诉她:“法胜菩萨能宣讲一切菩萨的善巧方便及智慧波罗蜜多,如果依此修学,会有两种功德:一能获得具足圆满功德的佛果,二能将此妙法如意宝分享给一切众生。”

(对有智慧的人来讲,这两点非常重要。我们求法的目的是什么?有些人根本不懂,其实从长远来看,就是这两点。当然,暂时想身体健康、生活快乐也可以,但这并不是究竟目的。)

商主之女由于前世的善根,听闻空性之义后,汗毛竖立,欢喜如狂。她深为感动地对常啼菩萨说:“就是为了那些功德中的其中一分,舍弃恒河沙数身体也值得,更何况是这一个身体了?(我们学的时候也要这样想:就算是为获得空性法门的一分功德,恒河沙数的身体也可以舍弃,更何况其他身外之物了?)但是,请您不要令自己遭受如此痛苦,供养法胜菩萨所需的一切资具,我来给您。并且,我也想与您结伴前去法胜菩萨处,也希望得到那些功德,增长善根。”

(她是常啼菩萨路上遇到的顺缘。就像我们有些道友,计划来学院的时候,路上碰到一个人,那人说:“没事,你到那边好好出家、好好修行,我可以供养你。但你一定要带我去,不能舍弃我,我也要跟着你。”)

此时,帝释天王也现出了自己的身相,对常啼菩萨说:“我是帝释天,为了观察你的意乐而来。你需求什么,我可以拱手奉送。”

常啼菩萨说:“我不需要其他什么,请赐给我佛陀的无上功德。”

帝释天说:“这不是我的境界,实在无能为力。”

常啼菩萨又说:“那请赐给我智慧波罗蜜多。”

帝释天回答:“这个愿望我也没办法实现。要不,我帮你把身体恢复如初吧?”

常啼菩萨说:“我的身体要完好无损,不需要您费力。依靠真实谛的加持,我自己就可以做到。”他随即说:“但愿以诸佛不退转授记之谛实,与我自己坚定不移之殊胜意乐的真实谛以及此等真实语,使我的身体恢复如初。”话音刚落,他的身体便与从前一模一样了[7]。这时,帝释天也不见了。

于是,常啼菩萨与商主之女一同来到她的家中。商主之女请他在门外稍等,自己先进去跟父母禀告,并请求道:“我需要金银财宝、大象、花鬘等各种供品,而且要跟常啼菩萨一起前往东方,到法胜菩萨那里求智慧波罗蜜多。”父母听后很惊讶,忙问常啼菩萨到底是什么人。商主之女就把事情前前后后详细讲了一番。她父母也是有善根之人,听后非常赞叹,说:“你想拿什么就拿吧。但是有一个条件:我们两个也要跟你们去。”就这样,商主一家三口及五百侍女、诸多随从一起坐上马车,随常啼菩萨浩浩荡荡地奔赴东方。

(他们家还是很好,不像汉地的个别道友,求父母答应比登天还难。尤其是女众,在求法的过程中,也像常啼菩萨一样哭得特别多:首先家人不同意,哭了很长时间;中间找不到上师,哭了很长时间;找到以后买不到房子,哭了很长时间;买到房子以后,冬天特别寒冷,又哭了很长时间……相比之下,在城市里学佛的道友,没有来学院求法的道友哭得那么多。当然,你们也会因家人反对学佛而哭,单位工作忙碌而哭,生活压力沉重而哭,也有各种各样的痛苦。

不过学佛的痛苦,跟世间的痛苦比,还是有差别。有时候我去外面传法特别累,身心特别疲惫,但一想到这能将佛法传递给别人,或者自己可以求到法,痛苦当下就消失了。所以,心的力量非常非常大。就像我昨天去一个很远的寺院开示,早上六点钟出发,中间讲法并见了很多人,晚上两三点才赶回来,一路上特别困、特别累。但当时我想:“这不是为了自己的生计,也不是为了名声和地位,而是想把这么好的佛法一点一滴传给众生。”一生起这样的念头,就觉得浑身有劲,劳累一扫而光。所以,你们在求法或弘法的过程中,倘若遇到一些痛苦,用佛法来安慰自己很重要。)

当他们一行人来到香积城时,远远望去,见到法胜菩萨正在为成百上千的眷属讲法。见此情景,常啼菩萨获得了比丘入定般的安乐。众人立即从马车上下来,披上最庄严的衣服,步行直往法胜菩萨那里去。

(原来我见到有个居士,她准备见上师时,首先要打扮半天,十个指头戴满金戒指、银戒指,然后一个个手镯、一层层衣服要佩戴齐全。她是少数民族的,说:“按照我们的民族习惯,必须穿戴最漂亮的衣饰,以最好看的样子拜见上师。”然后她就像演皇后一样,戴着五冠帽去见上师。呵呵,现在看来,这也是有佛经依据的。)

在途中,他们见到一所七宝组成的宫殿,由红色栴檀严饰,各种珍珠璎珞覆盖,四方安置四盏如意宝灯(另说是如意宝珠),四个白银香炉中燃着的全是黑沉薰香[8]。中央的四宝箧内,放置着一个经函,里面有用琉璃汁撰写在金箔上的智慧波罗蜜多,众多天人纷纷前来供养。常啼菩萨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就询问帝释天。帝释天说:“这是智慧波罗蜜多,一切诸佛之母,能生一切如来应供正等觉及诸菩萨众。”常啼菩萨听后欣喜万分,很想打开来看。但帝释天说经函被法胜菩萨用七宝印封着,不能轻易示人。于是常啼菩萨和商主之女、五百侍女等,就将手中所持的供品分成两份,一份供养般若法宝,一份带去供养法胜菩萨。

(此处说,般若经典被安放在这个城市最豪华、最庄严的宫殿里。所以,我们有条件的话,也应把般若经典放在最好的佛堂里、最好的宝箧中,不能随手扔在一边。现在很多刚学佛的人,觉得佛经跟报纸、书籍差不多,经常把它到处乱扔,这是不合理的。只有对法本恭敬、尊重,自相续才会得到功德和利益。)

他们来到法胜菩萨的座前,将供品恭敬献上。奇妙的是,这些供品全部升到空中,变成一个庄严无比的宝帐,一直住于法胜菩萨头顶。常啼菩萨等人见此,生起无比的欢喜心,皆在法胜菩萨面前发了殊胜菩提心,说自己也要求得智慧波罗蜜多,获得无上圆满的佛果,并像法胜菩萨一样,以神通变化利益十方无边众生。

之后,常啼菩萨对法胜菩萨讲了自己的整个经历,说路上曾遇到一位如来指路,还见到了很多佛陀。然后他问:“前面见到的诸佛,是从何而来?去往何处?”

法胜菩萨就宣讲了《诸佛无来无去品》,告诉他如来不可以色身见,真正的如来是法身,而法身无来无去……常啼菩萨听后,心住于无所住的境界中,为酬谢法恩又进行了供养。

到了黄昏,一天的传法圆满后,法胜菩萨从法座上站起,回到自己的宫殿,七年中安住于一等持的禅定。在此期间,常啼菩萨等人始终未曾合过眼,也没有安坐一刻,仅仅以站立、行走两种威仪度日,一心期盼着法胜菩萨出定演说妙法。

(这个是最关键的!为了求法,我们一定要苦行。有些人不要说七年,就算站了七个月、七天、七个小时,乃至七分钟,恐怕也不一定忍得了。)

七年即将过去之时,诸天人告诉常啼菩萨:“离法胜菩萨出定宣讲正法,还有七天时间。”于是常啼菩萨与众眷属一起去对法胜菩萨将要传法处一由旬以内的地方进行清扫。为了不起灰尘,首先需要洒水。这时,魔王波旬使所有水都不见了。

(可见,在求法过程中,法越深,魔王波旬越不高兴,不顺心的事情就越多。有些人闭关修行时病倒;去上师那里求正法时,路上遇到违缘,只好无功而返;就算已得到了法,也常身体不好、心情不好、被人干扰,各种各样的违缘此起彼伏,这都是魔王波旬在捣乱。此时你一定要坚强,要不屈不挠,让魔王感到羞耻。所以,每修一个甚深的法,肯定会出现诸多不顺,这是必然现象,也是自然规律。你们今年听了《般若摄颂》后,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常啼菩萨见找不到水,心想:“我无始以来流转生死,数数为五欲丧失身命,未曾为正法舍过身体。所以,我今天应刺身出血。”于是他刺破身体的血管,用鲜血洒地压尘。商主之女等人见此,也刺破各自身体的血脉,洒血压尘。这时帝释天将所有的鲜血,用天界的红栴檀加持,使那块地变成了红色。

然后,常啼菩萨及其眷属铺设狮子座。商主之女与五百侍女各脱一件干净的妙衣,为法胜菩萨层层敷在座上。

(他们听了一段《诸佛无来无去品》,听得不圆满,就一直等了七年。而现在有些人求法时,常跟上师说:“您现在给不给我传法?不传的话,我马上要走了,票都已经买了!”他们不像常啼菩萨,等了七年,一直站着,也不会说“来不及”。)

一切陈设圆满就绪之后,法胜菩萨入座,宣讲了智慧波罗蜜多。听到这些法语,常啼菩萨当下获得六百万禅定法门[9],同时,亲睹了十方三千大千世界的佛陀尊容。从此以后,他行住坐卧一切威仪都是般若的幻化,甚至做梦时也常常面见如来。据说,现今常啼菩萨在妙音无尽如来座下[10]。

 

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应当体会怎么样依止上师。《华严经》云:“为求一切佛法故,等心敬奉诸善知识。”若能如此,便可获得一切智慧境界,诚如《父子合集经》所言:“若能亲近诸善知识,是人即得慧眼清净。”

常啼菩萨的求法经历,并不是杜撰出来的,而是真正发生过。当年无著菩萨修了六年后,因见不到弥勒菩萨,对自己很失望,打算放弃修行。他下山后在一家读了《般若经》,觉得自己苦行不够,差常啼菩萨实在太远,于是又回鸡足山继续闭关。

所以,你们有时间的话,最好也读读鸠摩罗什翻译的《小品般若经》,以及玄奘翻译的《大般若经》。这个故事读了以后,很多人都会对般若法门、对依止善知识生起欢喜心。当然,前世未与般若法门结过善缘、没有正见的人,可能对此半信半疑,甚至产生严重邪见。毕竟每个众生的根基都不相同,刚才讲法胜菩萨传法时也说了,有些人听后已经开悟了,而有些只是在读诵。所以,闻法受益的程度因人而异,同一个故事对不同人带来的利益,也截然不同。但不管怎么样,希望大家还是能或多或少得到点启发,对依止上师、精进求法有一种信心!

 

 

 

[1] 法胜菩萨虽现为在家瑜伽士的形象,但因已证悟空性,故可称为真正的“比丘”。

[2]常啼菩萨之所以名为“常啼”,《大智度论》讲了其中的原由,如云:“问:何以名萨陀波伦(萨陀,秦言常,波伦名啼),是因缘得名字耶?答:有人言其少时喜啼故,名常啼;有人言此菩萨行大悲柔软故,见众生在恶世贫苦老病忧苦,为之悲泣,是故众人号为萨陀波伦;有人言是菩萨求佛道故,忧愁啼哭,七日七夜,是故天龙鬼神号曰常啼。”

[3]《大般若经》中,佛告须菩提:“善现当知,譬如父母唯有一子,端正黠慧,多诸伎能,爱之甚重。其子盛壮,卒便命终,父母尔时悲号苦毒,唯忆其子,更无余念。常啼菩萨亦复如是,当于尔时更无余念,唯作是念:我于何时,当闻般若波罗蜜多?我先何故不问空声劝我东行去当远近至何处所,复从谁闻甚深般若波罗蜜多?”

[4]《大般若经》译为妙香,《小品般若经》译为众香。

[5]《大般若经》中与此略有不同:婆罗门要的是人血、人髓、人心。常啼菩萨听后,欢喜踊跃。先持刀刺左臂给他鲜血,再割开右腿破骨出髓,最后到墙边准备挖心给他。这时候,商主之女出现了……

[6]莲师空行母益西措嘉的密传中说,商主之女是她的前世,她还在释迦牟尼佛时代当过恒河女神。这样的圣者,前世对般若法门就有非常深厚的善根,所遇到的善知识完全不相同,听到的法要也与自己特别相应。

[7]《大般若经》中与此略有不同:常啼菩萨说自己以谛实语即可令身体恢复。但帝释天祈求道:“虽然佛的神力不可思议,菩萨以诚心无事不办,但因为是我损害了菩萨的身体,故请慈悲开许,让我来恢复你的身体。”常啼菩萨答应后,帝释天即现天威,令他的身体平复如故,相貌比往昔更为端严。

[8]黑沉薰香:沉香。梵语译为“无重”或“去心”,分白、黑及赤色三种。

[9]《大般若经》说得到六十百千三摩地门。

[10]《大般若经》译为大云雷音如来;《小品般若经》译为雷音威王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