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47节课

第四十七节课

下面继续学习《大圆满前行》,现在正在讲“轮回过患”中的饿鬼之苦。

观修这些共同加行相当重要。虽然我这次讲《前行》的时间,比其他上师要长得多,但很多道友因此打好了修行的基础,在有生之年对佛教的见解不容易退转,这是很有必要的!

有些人说自己见到了本尊、看见了明点,对此我不会特别羡慕,因为每个众生的脉络不同、根基不同,见到一些特殊的相也不足为奇。以前法王如意宝在课堂上就说过:“有些人虽未证达很高的道次第,但也可以看见一些道相。因此,判断一个人的修行境界,不能以是否见到道相为标准,而应该主要看他对佛教的基本认识和修持。”

学院的四众道友,及城市里很多修行人,这次通过学习《前行》,不仅不共加行上做了准备,对共同加行也有了稳固的定解——过去只是文字上知道地狱有十八大地狱、饿鬼有空游饿鬼等,从来也没有具体思维过,更没有反复观修过。而今通过再再观修,很多人才明白就像见到食物与品尝食物迥然有异一样,观修之后对自相续的作用,与只是耳边听听完全不同。因此,《华严经》、《宝积经》等诸多经典中都强调:闻思之后务必要实修。

在我们学院,最近让大家闭关一步一步修加行,效果还是很不错。我具体问过一些人:“你轮回痛苦观得怎么样?无常观得怎么样……”从他们的回答来看,很多人确实有感悟。这部《大圆满前行》,以前我用藏语、汉语传过多次,很多道友即使全都听过,也不一定融入于心,而此次通过闭关实修,再三思维其中内容,不少人的内心真正有了改变。实际上按华智仁波切、托嘎如意宝的传统,对《前行》不但要讲解,更重要的是实修。这次我们学修《前行》的人比较多,以此缘起,希望对后人认识藏传佛教的次第性起到一定作用。

再过几年,你们若把共同加行、不共加行修圆满了,对我而言,活在人间也有了意义。《前行》确实是诸佛菩萨的窍诀精髓,如今以最广的方式讲解,让你们从理论上认识、意义上修持,这种机会相当难得。在我的一生中,也许会做很多事,但传讲这部《大圆满前行》,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而对你们来说,从降生直至离开人间,也会做很多事情,但若能认真学习并实修这部法要,将会给你这辈子乃至生生世世带来难以估量的利益。

因此,大家在学习过程中,不要觉得疲厌。有些人听一部法时间长了,难免会希望它早点结束。对大多数人而言,学一些简短的法,比如今天讲《亲友书》、明天讲《弟子规》、后天讲《菩提心释》,经常换个口味,可能比较喜欢。尽管这样的法我也会讲,且翻译过不少,但为了次第性地把藏传佛教最殊胜的法完整传给你们,我经过反复考虑后,还是选择了这部《大圆满前行》。

我来到这个人间,在短暂的人生中也做不了很多事情,这几年假如没有横死,自己很想为社会、为佛教做点什么。至于以后如何享受、过什么样的生活,这些从来也没想过,即使想了也不一定成功,所以没有任何必要。但若要真正为社会、为众生做点事,没有准备是不行的,没有大家的聚合也不行。以我现在的年龄来看,再过十年、二十年,肯定已经没力气了,即使没有死,也做不了什么,所以这几年还是很珍贵的,我想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我经常祈祷诸佛菩萨、护法神加持,最好能把这几部法讲完,之后如果因缘成熟,再给大家不同程度地讲些密法。密法我在上师座下听得比较多,虽不敢说有大的开悟,但小的理解和认识应该会有,这些我想给真正打好基础的人讲一下。若能如此,就算我一辈子做不了很多事,只要对你们有点帮助,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常给学院的发心人员讲:“你们想一想,假如你用五年来发心,默默无闻地为众生做点事情,即使别人不知道,你来这里也有了意义,父母对你的付出也没有白费。在人的一生中,若是为了自己发财、成名,以偶尔的机会也可以获得,但能切切实实地利益众生,这种机会相当难得、极为珍贵!”

而对外面的道友来讲,在学习过程中也不要有疲厌心,学会的组织不能解散,应以集体的形式来闻思修行。在这个世界上,要想成办一件有意义的事情,离不开众人齐心合力。佛法也是同样如此,个人的修证可以各自成办,但要广泛地弘扬佛法,必须借助共同的力量,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做到的。因此,希望大家乐于参加小组的学习,参加之后尽量不要退,否则,你随随便便想退就退,最终到底能得到什么,相信每个人都心里有数。

己二、空游饿鬼:

空游饿鬼,指妖精、王鬼 [1]、死魔、厉鬼 [2]、鬼女、独角鬼等。

一讲到这些,有人或许认为是民间传说、封建迷信,这种认识不对。以前我在《佛教科学论》中就曾以章太炎等人的亲身经历,说明过鬼神的真实存在。现在有些唯物论者、科学工作者,因为不了解诸法真相,只承认物质,而不承认此外的神秘现象。还有些修行人,宣称一切都是空性,以此否认鬼神的存在,这也比较过分。虽然究竟而言,在胜义谛中,抉择清净的本来面目时,不但鬼神没有,一切法都不存在,这从米拉日巴尊者、无垢光尊者的道歌中也看得出来。但是,在众生迷乱的分别心面前,上有天堂,下有地狱,中间业力深重的饿鬼也是不虚存在的。

佛陀在《灌顶经》 [3]十二卷中,就讲过很多魅鬼、山精,有些有头,有些无头,种种形象各异,而且山有山鬼,水有水鬼,火有火鬼,路有路鬼……就像夏天漫山遍野是小虫一样,我们周围到处都是鬼。有些佛经说,饿鬼的种类有八万四千种,有些则说是六千六百种。尽管说法不同,但饿鬼的数量确实很多,有些人知道以后,可能连路都不敢走了。不过,鬼也不一定都是害人的,有些虽以前世的业缘专门害众生,但有些只是享用自己的食物,不会伤害其他众生。

所以,佛教也不能太学术化了,稍微神秘一点就认为是迷信、传说,这是不合理的。在这个世间上,确有许许多多的可怜众生,当你了解到它们来自哪里、趋往何处、所受痛苦后,就不会对其恨之入骨了,也不会遇到一点违缘,就想尽办法把它们赶走或者灭掉。

因此,佛教的认识很重要,这会让我们对一切众生产生悲心。否则,假如不懂这些,一遇到鬼魔作祟,一有修法上不顺,就想用密咒害死它们,这种心态很可怕。以前上师如意宝讲过:“有些瑜伽士只有降伏的能力,却没有救度的能力。若是这样,你用猛咒害了鬼魔,而不能超度它们,过失会特别大!”因此,在修行过程中,我们不能害任何一个众生,而应该用慈悲心将违缘转为道用。

我曾看过一个故事:有个仁波切在闭关时,受到一个魔的危害。他当时忘了大悲心,先是用忿怒的形象,把自己观想成六臂玛哈嘎拉。谁知道那个魔根本不怕他,反而变成阿弥陀佛的样子,坐在他的头顶上。这时,他突然忆起了大悲心,觉得这个魔虽然神通很大,但却到处造恶业,真的很可怜。这种悲心刚一生起,魔马上就变成一只小鸟掉到地上,慌慌张张地逃走了。因此,密咒的力量皆归摄于悲心当中,任何一种降伏法,必须在大悲心的基础上才可以施行。

其实,对饿鬼来说,始终处于提心吊胆、担惊受怕、恍恍惚惚的错觉中,经常居心不良,怀有歹意,精勤于害他的恶业,死后的下场多数是立即坠入地狱等恶趣的深渊。我们平时总认为鬼会害人,千方百计去降伏它们,却不知它们因前世的恶业堕为饿鬼,即生以各种方式害众生,以此害心又将辗转于恶趣中,生生世世不得解脱,确实很可怜。所以,不管饿鬼怎么样害我们,我们都要用悲心对待,不能以恶意去降伏它们、驱逐它们。

悲心是一切修行的基础。前段时间,我请藏地著名的土登尼玛活佛作个开示,并录制了一张光盘。他在开示中说,以前“文革”期间,他见有些人对佛教徒不满,常常批斗他们,刚开始很生气,有点接受不了。但转念一想:“这些人特别可怜,竟然有这样的行为!”生起如是的悲心时,好像整个世界都变了……后来他在任何逆境中修行,均不会随违缘所转。即便是最困难、最紧张的时期,也能每天坚持念《文殊真实名经》,多则13遍,少则3遍以上,几乎从未间断过。可是政策开放以后,他被迎请至许多国家传法,名声、待遇相当不错,在这种顺境中,修行反而上不去了,《真实名经》也很少念了。他自己有这样的体会,我听后也感觉的确如此:很多修行人遇到磨难、行持苦行时,对轮回痛苦观得起来,悲心也修得起来;而一旦有了财富、名声、地位,原来的修行就捡不起来了,顺缘反而成了违缘。

但不管怎样,对于饿鬼的作祟,大家应该坦然面对,不能对其心生恶意,这也是我多年来的修行经验。有些人一生病就特别不高兴:“是不是鬼在捉弄我?我要念咒语害死它!”这样不行。《旧杂譬喻经》里有一个修行人,他在山里修行时,一个鬼准备害他,化作无头的样子,来到他面前。修行人见后,沉静地说:“没有头,就不会头痛。少了眼根攀缘色尘、耳朵听到是非、鼻子分别气味、嘴巴贪执美食,就会减少许多烦恼,多舒服啊!”

鬼没办法,又变成没有身体、只剩四肢的样子,再度飘向修行人。修行人看了一眼,开口说道:“少了身体就不会有痛痒,没有内脏就不会为病苦所折磨,这不是最快乐的事吗?”

鬼听了这番话,又化为没有手足的样子,忽前忽后、忽左忽右朝修行人而来。修行人说:“这样更好了!没有手脚,就不会盗取不义之财,这更是修行人所希望的。”鬼听完这话,立即消失不见了。

不一会儿,这鬼化作一名端庄男子,走近修行人,躬身向他顶礼,说:“您的求道意志如此坚定,实在令人佩服。不久后,您将成道证果。”说完恭敬顶礼而去。 [4](真正的修行人要达到这种境界啊!但对很多人来讲,可能有一定的困难。)

实际上饿鬼很可怜,尤其最为难忍的是,不管它生前是因病身亡、利刃所毙,还是悬梁自尽等途径横死的,每隔七天,都要感受一次以那种方式死亡的痛苦。我故乡有个21岁的年轻人,好像也没发生什么大事,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早上就吊死了。可能是他一时痛苦,想不开就自杀了吧。

自杀等横死,其实是很不吉祥的。世间上有些人经常选择自杀,这是极不明智的行为。《中观四百论》云:“有为苦所逼,现见求自死,时彼愚痴故,不能趣胜道。”有些人被痛苦逼迫,为摆脱苦恼而自杀身亡,这样的人因愚痴而舍生,不可能趣入解脱胜道。虽然叔本华说过:“当一个人对生存的恐惧大于对死亡的恐惧,他就会选择自杀。”但按照佛教的观点,自杀后痛苦也并不会消失,只会让自己堕为饿鬼,感受无数次的自杀之苦,不但不能趋入善趣,反而会一直往下堕。因此,自杀是最愚痴的行为。

尤其是学了佛以后,就更不应该自杀了。去年有个人对我说:“您讲了《入行论》后,起码好几个人没选择自杀。”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现在的年轻人,在生活中虽会遇到种种不顺,但学佛之后应该懂得,一切实际上都是因缘,没有必要去强求什么。你生意搞不好、婚姻不美满,自杀又有什么用?生命那么灿烂、可贵,应该好好地活着。你看,冬天有白雪,夏天有玫瑰——能不能说玫瑰啊?想自杀的人看到玫瑰,可能会更伤心。好吧,不说这些了。

总之,一旦选择自杀,则很容易堕入饿鬼,并且每七天就要感受一次自杀的痛苦。这些饿鬼想把这种痛苦转移给别人,所以无论到哪里,都是损人不利己。本来满心欢喜地来到昔日亲友面前,结果却使他们重病缠身、精神疯狂等,遭受各种不幸之事。所以,变成饿鬼的众生很可怜,我们平时应该多为它们念些《烧施仪轨》。

《涅槃经》中也讲过要布施饿鬼的道理。经中记载 [5]:一次佛陀游行到圹野聚落,那里有个圹野饿鬼,杀害了许多众生,并且每天要吃一个人。佛陀虽想度化他,但见它暴恶愚痴,心不堪能接受佛法,就先变成大力鬼的样子,震动它的宫殿,令其不得安宁。圹野饿鬼带着眷属出来,见了大力鬼后特别害怕,昏厥倒地,犹如死人。这时佛陀把它救醒,并恢复了如来身相,给它们宣讲种种佛法,令其受不杀生戒。受戒以后,圹野饿鬼问:“我及眷属向来以食用血肉为生,如今受戒不杀生,我们岂不要饿死?”佛陀承诺道:“从今以后,我会让声闻弟子无论在何处修行佛法,都为你们布施饮食。”所以在汉地寺院,每天午饭之前均会施食,并诵偈云:“大鹏金翅鸟,圹野鬼神众,罗刹鬼子母,甘露悉充满。”其中就提到了圹野饿鬼。

在藏地,通常会用烧烟供的方式,为饿鬼施食。烟供有素、荤两种,由于有些饿鬼只吃血肉,就像虎狼一样不可能吃草,因此只能给它们烧荤烟,放一些血、肉、酒等,以布施给专吃荤的饿鬼。(现在有些人也是这样,天天吃虾,不吃蔬菜。我就遇到一个领导,他说:“青菜我可吞不下,我不是牦牛,是吃肉的人!”这些人死了以后,很可能就变成这种饿鬼。)烧荤烟的仪轨,一般是在下午念,食肉饿鬼享受到荤烟以后,就不会再杀害众生了。所以,修行人要记得给饿鬼布施。

在施食的过程中,应当多念《救面然饿鬼陀罗尼神咒经》中的咒语“纳美萨瓦达塔嘎达 阿瓦洛格得 嗡 桑巴桑巴吽”,同时还要念一些观音心咒,及四位如来的名号,这是我们修行人应该经常做的。在我家乡那边,好多老修行人在日常生活中,时时刻刻想到利益众生,就算在方便时、扫地时、倒灰尘时,也会念一些咒语,回向给那些肉眼看不到的饿鬼。其实作为佛教徒,时刻有一颗善心很重要,若能如此,不论你做什么、到哪里去,周围都是可以帮助的对象。并不一定非要你成为国家总统,让全国人民都行持善法,才是利益众生,只要对地狱、饿鬼、旁生、人类等有一颗善心,随时发出你的光和热,就可以帮助无量众生。

反之,假如没有这颗善心,当自己遭受饿鬼危害时,则很容易想去报复它们。有些瑜伽士作诅烧抛 [6]仪轨时,将饿鬼镇压在地下黑咕隆咚的地方长达数劫,或者烧在作火施的烈焰中;还有些咒师抛撒驱邪芥子、石子或米,会使这些饿鬼粉身碎骨,头颅裂成百瓣,肢体断成千截……在大苏、小苏的公案中,这类现象比较多。我们作为修行人,没有悲心的话,绝不能用猛咒或降伏仪轨去害饿鬼。

有些人整天拿个金刚橛,看见一个病人就咬牙切齿地念“嗡班匝格勒格拉雅吽啪的(金刚橛心咒)”,怒目而视、连捶带打,甚至将病人的衣服也撕得破破烂烂,这种行为对众生不一定有利。虽然密宗的降伏仪轨和咒语不可思议,你若原原本本做到位了,威力肯定相当大。但前提是你必须要有悲心,不然的话,随便念些降伏仪轨,然后对着饿鬼抛撒芥子,那么依靠诸佛菩萨咒语的力量,马上就会伤害它们,令其多生累劫中饱受痛苦、不得解脱。这些饿鬼原本就已经很可怜了,冬季太阳寒冷,夏季月亮酷热,始终都摆脱不了痛苦。如果我们不但不能减轻它们的苦难,反而还火上浇油,增加它们的痛苦,这实在不是修行人的行为。

其实从大乘最高境界来讲,万法都是自心的幻化,这些饿鬼也不例外。因此,真正能伤害自己的,并不是外在的鬼魔,而是内在的我执。寂天菩萨也说:“世间诸灾害,怖畏及众苦,悉由我执生,此魔我何用?”世间一切灾害、恐怖、痛苦,全都是从我执而生,我执是最可怕的魔王,正是因为它,我们才会被鬼魔所害。因此,修行人应该对付的,不是那些饿鬼,而是根深蒂固的我执。

当然,从显现上来讲,鬼也是真实存在的,并不是一种传说。例如,英国查尔斯王子的前王妃戴安娜,死后一直冤魂不息,甚至出现在情敌卡米拉面前,令其精神陷入崩溃。卡米拉因与查尔斯的婚外情,对戴安娜所造成的伤害深感愧疚,失控落泪,恳求她的原谅。戴安娜的弟弟也承认,人们常能看到戴安娜的鬼魂出没,甚至有人见过她站在湖边哭个不停,似乎非常不开心。这类现象,现在科学无法解释,只能将其列为“世界十大神秘灵异事件”之一。(不过对我们学佛的人来讲,这个一点都不神秘,鬼肯定是存在的。)

还有美国好莱坞影星梦露,死于上个世纪60年代,至今虽已有几十年了,但她的鬼魂依然出没不息,尤其是常附在爱模仿她的人身上。比如,英国有个女人叫姬尔,她在模仿梦露成名之后,整个人变得像梦露一样,纵情酒药,最后更是步上她偶像的后尘,服食过量药物,香消玉殒。她的朋友透露,姬尔本是个洁身自爱的女子,从来没什么不良嗜好,但自从她一举成名后,变得喜欢饮酒,又爱与男人鬼混,跟原来的性格判若两人。她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变成这样,就仿佛梦露在背后操纵她一样,使她一步一步走进鬼门关。

姬尔自杀后几个月,几名在好莱坞扮演梦露的演员,也遇上了同样的事,感觉到梦露的鬼魂,正逐渐占据她们的躯体,使她们不知不觉变成另一个人。

以上现象,要么是有人亲眼所见,要么是有人亲身感受,故令人不得不正视鬼魂的存在,因为在科学的领域中,确实无法解释这些。然而现在有些人特别过分,什么都不承认,这是不对的。而有些人正好相反,在他的眼里,一切都是鬼魔作祟,整天提心吊胆、大惊小怪,这也没有必要。尤其是在一些殊胜道场里,以大成就者的威德力,根本不会有鬼的立足之地。不要说是鬼,就算是具邪见的人,在这里也呆不住,用不了几天就会离开的。

所以,现在人对佛教的认识,很多方面还不够。有些人过于“聪明”,什么都不承认;有些人又太迷信,觉得哪里都有鬼,这是两种歧途。我们作为修行人,首先应承认鬼的存在,同时若有鬼来害你,应观想一切的病魔、痛苦、屈辱等,统统都归罪于我执上,诚如《修心七要》所言:“报应皆归一。”若能如此,你的修行必定会成功。

当然,对于鬼魔作害,虽然应当心怀慈悲,但必要的时候也要遮止。《了凡四训》中讲过一个读书人,有天他听到两个鬼在说话,一个说:“某某女人,丈夫在外很久不回家,因此公婆逼她改嫁。她想不通,明晚会吊死在这里,我终于得到替身了。”读书人知道后,很想帮助那个女人,就暗中卖了田地,得了四两银子,以女人丈夫的名义写了一封信,并把银子寄到她家。

那人的父母见到信,虽然不像儿子的笔迹,但银子是真的,于是没有逼媳妇改嫁。后来,他儿子果然回来了,夫妻完好如初。

后来有一天,读书人又听到两个鬼说话。一个说:“我本来找到替身了,无奈这秀才坏了我的好事。”旁边的鬼问:“你为什么不害他?”这个鬼回答:“上天认为这人心好,任命他作阴德尚书,我哪里能加害呢?”

汉地有许多这样的精彩故事,以浅显易懂的方式阐明了佛教甚深之理,引导人们思维该怎么对待饿鬼,并培养自己的善良人格。我们作为修行人,不见得非要做特别大的事情,关键要看自己有没有一颗好心。如果通过学习这些论典,你的说话、做事、起心动念稍有改变,以前不如法的逐渐变得如法,这就是我们共同学修的目标。

 

此外,有些饿鬼还现为鸟、狗等旁生相,到处散播传染病,以令人讨厌的形象,遭受各种意想不到的痛苦。

譬如,以前加拿大爆发禽流感时,当时就杀了家禽1700万;埃及为了对付猪流感,下令将35万头猪一天内全部杀光;英国为了消灭疯牛病,共杀牛1100多万头……从佛教角度来看,这些行为十分残忍。人得了这种病却不杀掉,而其它众生,即使没有得病也要被杀,人类造的业太可怕了,这些瘟疫完全是杀生的果报所致。

现在有些人觉得旁生的死活无所谓,根本不懂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这种人就算形象上是人,他的行为也值得观察。当然,我们也不可能以佛教理念要求全人类,但是从行为上看,自己到底是人还是旁生?每个人应好好思维。在座的道友也想一想:你没有学佛前,行为怎么样?不知取舍因果前,是如何对待其它生命的?在那段时间里,你害过多少众生?从现在起,打算用什么方法来偿还?……仔细反省之后,相信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真实的故事。

就我而言,虽说生于佛教家庭,长于佛法兴盛之地,但因为时代和环境的原因,还是造了很多业。你们有些人可能也曾如此,但遇到佛教的光明之后,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现在已经从迷茫中醒过来了。那么从今以后,每个人都应该努力,尽量让下半生过得完美一些。虽然从根本上断除所有的烦恼、习气,对我们来讲不太现实,但从现在开始,行为上还是要有所转变。否则,自己以前造过无数恶业,就算没意识到,将来仍会堕入地狱、饿鬼、旁生,如同一个人吃了毒药后,不管自己是否知道,痛苦依然都会降临的。

我们即生中能遇到佛法,是很幸福、很幸运的。世间上人人都在追求幸福,口口声声说“为了幸福,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但他们所追求的幸福生活,与佛教所说的安乐有何差距?有智慧的人不妨比较比较。

总而言之,在这个世间上,有无量无边的内障、外障、特障饿鬼,也有不计其数的妖魔鬼怪,它们都在感受难忍的痛苦。我们了知之后,应怀着一颗慈悲心,发愿代受这些众生的痛苦,并尽量对它们给予帮助。哪怕你吐口水时,念一句观音心咒,也是极大的布施。就像夏天在草地上倒点饮料,不知不觉就会聚集无数蚂蚁一样,我们平时吐口水、倒洗脸水,也会招来大量的饿鬼,此时若以善心念些观音心咒回向,虽然水比较脏,但也能令其得到利益,而不会互相争夺、伤害。这些行为看似微小,但每个人都值得努力。

不管怎么样,对已堕为饿鬼的众生,我们一定要观悲心,同时,自己应尽量断除饿鬼之因(《正法念处经》中讲了很多)。其实所谓的修行,就是在行为上一点一点转变,而不是成天说些大话,或者在空中飞来飞去。因此,对于以上这些道理,大家应圆满具足加行、正行、后行来观修。

 

 

[1]王鬼:是厉鬼的一种。

[2]厉鬼:又名魑魅,是一种魔鬼,梵音译作部多。

[3]《灌顶经》:十二卷,全称《大灌顶神咒经》,又作《大灌顶经》。东晋帛尸梨蜜多罗译。收于《大正藏》第二十一册。

[4]《旧杂譬喻经》云:“昔外国有沙门,于山中行道。有鬼变化作无头人,来到沙门前。报言:无头痛之患。目所以视色,耳以听声,鼻以知香,口以受味,了无头何一快乎!鬼复没去,复化无身,但有手足。沙门言:无身者不知痛痒,无五藏了不知病何一快乎!鬼复没去,更作无手足人,从一面车转轮来至沙门。道人言:大快无有手足,不能行取他财物,何其快哉!鬼言:沙门守一心不动。鬼便化作端正男子来,头面著道人足言:道人持意坚乃如是。今道人所学但成不久,头面著足,恭敬而去也。”

[5]《涅槃经》云:“善男子,如我一时游彼圹野聚落丛树,在其林下。有一鬼神,即名圹野,纯食肉血,多杀众生。复于其聚,日食一人。善男子,我于尔时为彼鬼神广说法要,然彼暴恶愚痴无智,不受教法。我即化身为大力鬼,动其宫殿,令不安所。彼鬼于时将其眷属出其宫殿,欲来拒逆。鬼见我时,即失心念,惶怖躄地,迷闷断绝,犹如死人。我以慈愍手摩其身,即还起坐,作如是言:快哉今日还得身命,是大神王具大威德,有慈愍心赦我愆咎。即于我所生善信心,我即还复如来之身,复更为说种种法要,令彼鬼神受不杀戒。即于是日,圹野村中有一长者次应当死,村人已送付彼鬼神,鬼神得已即以施我,我既受已,便为长者更立名字,名手长者。尔时彼鬼即白我言:世尊,我及眷属唯仰血肉以自存活,今以戒故,当云何活?我即答言:从今当敕声闻弟子,随有修行佛法之处,悉当令其施汝饮食。善男子,以是因缘为诸比丘制如是戒,汝等从今常当施彼圹野鬼食。若有住处不能施者,当知是辈非我弟子,即是天魔徒党眷属。”

[6] 诅烧抛:采用压胜(镇压)焚魔、抛掷朵马、食子等方式,以消灾祈福的一种密宗降魔方式。